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兵败,亡! 上
    咚咚咚!!!!!

    清晨,东边的一轮红日才刚刚跃过了水平面,一阵阵的震天动地的擂鼓声就已经开始在柴榆城外响起来了。

    牧军开始进攻了。

    “进攻!”

    陈到率景平第一军三营的主力,正面主攻主城,攻势十分猛烈。

    “杀!”

    “冲上去!”

    “投石机,抛射!”

    “上井阑,井阑靠近城墙二十步!”

    “撞城车,推出来了,给我狠狠的砸,必须把这城门给我砸开了!”

    牧军各部将士的行动力是很高,军令一下来,诸将立刻就各就各位,以一个个部曲为单位,形成攻防一体的军阵,把攻城器械掩护在其中,不断的推进城墙之下。

    推进到城墙底下,才是进攻的开始。

    “弓箭!”

    “射!”

    “投石机,对准敌军中军,给我抛射石弹过去了!“

    而益州郡兵这边,雍闿已经亲自坐镇城头。

    这一战,他要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他舍弃了恐惧,亲自上战场,哪?#29575;?#20040;也?#24187;?#26377;表现,只要他坐镇在这战场之上,效果就已经很明显的。

    “儿郎们,反击!”

    “不要让牧贼靠近,杀退他们!”

    本来低落的军心,在雍闿的亲自振奋之下,有一种跌底反弹的趋势,将士们的?#20998;?#24320;始变?#20204;?#30427;很多了。

    “主公,城下最危险的就是他们的井阑车,万万不可让他们的井阑车靠近我们城墙!”

    雍通是沙场大将,一眼就看出战场上对他们危险性最大的东西,他拱手说道:“柴榆的城墙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土坯城墙,很低,一丈高的井阑,就能和我们平地而战,一旦靠近,我们等于失去了居高临下的优势,这对我们防守柴榆,带来很大的麻烦的!”

    “普通的井阑车,虽有平城墙,无视城墙防御的作用力,但那时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笨重,而且灵活度不足,很容易就成为了箭靶子,这些牧军的井阑车,活动力居然这么强!”

    雍闿也是身经百战的大将,他岂能看不到这一点,但是他看的更加仔?#31119;?#20182;发现那一艘一艘的井阑车,居然在脚底下装置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让他们增加的移动能力。

    “必须毁掉它们!”

    雍闿也认同雍通的话,道:“不然对城墙防御的威胁太大了,只是,这也不?#27809;?#25481;!“

    “我亲自率军出击,突袭他们!”雍通请命。

    “恐?#29575;?#27809;什么机会!”

    何宇站在雍闿旁边,?#25239;?#29454;猎,看着城外铺天盖地的牧军将士,心?#24418;?#24494;一动:“或许他们正在给我们一个出城突袭的机会,要是我们出去,反而上当了!”

    “昨日一战,不也很顺利吗?”雍通皱眉,?#34892;?#19981;满的看着何宇。

    “昨日是昨日,今日?#22681;?#26085;,昨日我们能出城,那是因为牧军的主力在蓄势,给了我们机会而已,今日,但凡我们干出城而战,十去九不回!”

    何宇分析说道。

    “牧军主力,战斗力尚在我们之上,此言并不虚也!”徐闵拱手说道:“太守大人,现在最关键的是,还是守城,哪怕损失更大,也要避免不出,绝不给牧军任何一个突破我们的机会!”

    “可如此一来,守军的压力那就更加的大了,五日,未必能扛得住!”

    雍闿来回踱步,神色?#34892;?#38452;沉。

    牧军进攻之势,才刚刚拉开,他们已?#26800;?#25377;不住的气息,要是任由牧军的工?#21776;?#26800;继续的发挥作用力,这座小小的柴榆城,还真未必能挡得住。

    “扛不住也要?#31119;?#20915;不能出击,?#35013;?#32473;了对方机会!”何宇微微拱手行礼,然后轻声的道:“主公,事已至此,吾等皆然身不由己,这柴榆之战,已是吾等之命运所在,血战在所难免,生死各安天命,就算城墙守不住,也要把牧军他们给拖在县区?#21487;?#20043;中,这样,我们才能有一线的机会,活下去的机会!”

    “你的说的对!”

    雍闿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变得坚定起来了,阴着脸庞,冷然的下令:“各部坚守,死守不出!”

    “诺!”

    各部主将拱手领命。

    ?#26114;么?#30340;耐性!”战场上,牧军主将黄忠的眼眸一览战场事无巨?#31119;?#24403;他看到井阑车在渐渐的靠近城墙的时候,而益州郡兵?#27492;?#27627;没有动静,他就?#34892;?#30340;忍不住佩服说道。

    “这是死守之势吗?”

    一个参将低沉的说道。

    “死守?”

    行辕的所有人?#25239;?#37117;注视在了这一座小小的柴榆城之?#23567;?br/>
    “不管他们打什么主意,死守也好,突围也罢,这也无法改变我们的战略部署,这一战,终归是要硬攻一番,不把他们打痛了,他们始终还是不愿意投降的!”

    黄忠道:“传我军令,景平第一军,全部压上去,另外,命令五溪蛮军,从北城城下,骚扰式的进攻,吸引敌军注意力!”

    “诺!”

    传令兵迅速去传递军令。

    牧军的攻势开始变得更加的凶?#25512;?#26469;了,一个个将士如同虎狼,凭借着手上超人一等的武器,开始凶猛的冲击柴榆城摇摇欲坠的城墙。

    轰!

    一辆井阑车,在城内的投石机作用力之下,变成了沸水,井阑车上面上百将士,?#37070;?#26080;数。

    “靠!”

    陈到打出火气来了,他挥剑之冲:“把石?#20248;?#25512;上来!”

    石?#20248;冢?br/>
    那是投石机的升级版,是牧军新型的一种攻城武器,石弹的重量不是重,甚至比不上投石机,但是关键是发射的方式,能让准头比投石机的准头,标准百分之二十以上。

    这是一种近距离性的重型进攻武器。

    “中郎将,我们第一军只有两架石?#20248;冢?#36816;来战场的,也只有一架而已,目前还在试验之中,军工司的人,配备的研?#25239;?#21280;!”

    “少废话,你们说的天花?#26131;梗?#29616;在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让?#26216;?#30475;,石?#20248;?#26159;不是真的这么厉害!”陈到粗狂的说道。

    “诺!”

    一群匠人,在士兵的保护之下,推着石?#20248;冢?#36827;入了战场之?#23567;?br/>
    “准?#31119; ?br/>
    “调度准点!“

    “弦线拉上!”

    “装炮弹!”

    “发!”

    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一颗石弹轰出去,速度极快,关键不是向天抛去,而是直线急速的轰炸过去。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了,城墙上沙尘滚滚,坍塌的声音无处不在。

    一颗石弹,天摇地动。

    “怎么回事?”

    雍闿?#34892;?#24778;魂不定,就在刚才,其实就在那一瞬间,自己左边,距离不到五十步的城墙,被一颗石弹直面轰动,城墙坍塌大半,这个城墙段的两三百将士,随着坍塌而被埋在了下面。

    “牧军有很恐怖的进攻武器!”

    何宇面色很?#22253;祝?#36825;?#34892;?#39072;覆了他的所想,投石机不都是利用向天抛射,而进攻的那,直线如箭,指哪打哪的投石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家主,左边城墙被敌军的投石机集中,出现了坍塌口,牧军正在向这个口子给突击进来了!”

    雍通咬咬牙,冷静下来,向雍闿请命:“末将请命,截住缺口,坚守不让,决不能让牧军有突进来的任何机会!”

    “嗯!”

    雍闿拳头?#25112;簦?#20801;了雍通的请命:“雍通,给我守住了!”

    “诺!”

    雍通领兵而去,率军在缺口与牧军主力正面交锋,哪?#29575;?#21435;了城墙的防御力,雍通还是雍通,拥有和牧军一战的实力,死死地堵住了缺口。

    城下,陈到眸光灼热的看着前方,距离不远处了那个城墙缺口,这石?#20248;?#30340;威力,还真是恐怖,让他?#34892;?#30340;喜出望外:“再来,给我轰,他们不是以城墙为防御吗,那我就直接把他们轰成了废墟,我看他们拿什么来抵挡我们!”

    这石?#20248;?#30340;威力,还在他预料之?#23567;?br/>
    要知道,投石机最精准的范围,也只能控制在目标的方圆三十步之内,而这石?#20248;冢械?#22909;像是床弩,基本上是指向哪里,就击中哪里。

    远距离或许威力不是很强,但是好像他这样已经突击到城下了,反而有很大的?#20040;Γ?#19968;炮打破一道城墙缺口,十跑下来,这城墙绝?#38405;?#23849;塌,到时候就直接长驱直入。

    “中郎将,恐怕要等等!”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来?#36291;?#24037;司的一个工匠,他苦涩的说道:“石?#20248;?#30340;发射力强,但是造成他们强大的发射力的十七个弓弦,一连断了五根,需要修补之后,才能继续进攻!”

    “啥东西啊!”

    陈到不满的说道:“第一次用,才发射了一炮石弹,那就费了,一次性的东西,你们军工司?#22242;?#20986;这样的东西来了?”

    “目前石?#20248;?#36824;在试验的阶段之中!”

    工匠无奈的说道:“我们谁也无法保证石?#20248;?#30340;进攻力?#22270;崛投齲?#36825;都是我们需要一步步?#29287;?#30340;!”

    “算了!”

    陈到意兴阑珊,不过看着前方的打出来的缺口,?#19981;?#26159;?#34892;?#39640;兴的,他踏出一步,指着前方,道:“传我军令,全军进攻,从这个缺口,给我突进去!“

    “杀!”

    “杀!”

    牧军杀心爆发,开始进入红血模式,一个个?#37096;?#32780;战。

    ………………

    在战场之外。

    一片丛林之中,一个白衣青年昂然站立,眸光凝视前方,看着那血战不休的战场,他的心思正在不断的推演之?#23567;?br/>
    “看来雍闿是真的没有第二条路了!”

    青年嘴角微微扬起:“如此以来,我也就放心了!”

    “先生,王的先锋兵马,已经靠近双柏!”

    一个蛮族探子悄无声息的摸进来,禀报说道。

    “告诉王,等吾的信号,然后再进攻,在这之前,必须要忍耐下来,绝对不能功亏一篑!”白衣青年低沉的道:“我蛮军成败,在此一举,不容他任性!”

    “是!”

    一众蛮族将士听到青年这句话,倒是没有觉得什么不?#20303;?br/>
    孟获如今是蛮族的王,蛮族各部落共同推举的王,能如此训他的人,并不多了,恰恰好,白衣青年就是其中一个。

    因为他不仅仅是孟获的兄长。

    还是如今蛮军?#33804;司?#20329;的大军师,一个以手无缚鸡之力,却能让蛮人部落的?#29575;?#20204;敬佩,独他一人,在无其他任何人了。

    他就是孟优。

    他?#19981;?#27721;学,?#19981;?#35835;书,?#19981;?#29992;智慧解决问题,?#19981;?#34542;族的?#39034;?#21628;他为先生。

    “先生,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白衣青年旁边,一个魁梧如虎,双眸如铜铃,一脸胡须,却秃头无发的光头大汉询问起来了。

    “等到什么时候?”

    孟优双手背负,衣袍在微风之中扬起,嘴角的一抹诡谲的笑容让他整个人?#36335;?#21464;得阴柔了很多,他轻轻的说道:“等到雍闿他们拼劲最后一口气,却被活生生的吃掉之后!”

    “为什么?”

    光头大汉问:“你不是答应了何宇,五日之内,必然出兵吗?”

    “我们蛮族?#29575;?#30340;承诺,是对盟友了,不是对敌人的!”孟优冷笑:“?#32972;?#20182;们背叛我们,让我们将近两万的?#29575;浚?#38519;入生死绝地之中,死的死,被俘虏的被俘虏,如此大恨,岂能烟消云散,我?#33804;?#20182;们也尝试一下,这种?#30776;?#20026;有盟友,却陷入无援的绝境之中!”

    …………………………………………………………

    第二天的进攻,牧军突然?#21152;?#22823;势,却始终未能突破,益州郡兵的韧性爆发了出来了,看似摇摇欲坠的防线,却挡住了牧军的疯狂进攻。

    大战在入夜之后才结束,打了整整一天,景平第一军?#20013;?#20102;高强度和高伤亡的作战,?#34892;?#39059;废了下来。

    “明天,某要改变战略方向!”

    夜色之下,黄忠在总结了今日的进攻之后,开始布置明天的作战方?#31119;骸?#27801;摩柯,明日,五溪蛮军为主力,从北面进攻,如?#21361;俊?br/>
    ?#30333;?#21629;!”沙摩柯点头。

    今日景平第一军的进攻凶猛,他是亲眼所见,打到这份上了,他不会怀疑,牧军是在消耗自己的?#29575;俊?br/>
    这时候,他也愿意出击。

    牧军的强大,牧军的纪律,牧军的先进作战理念,都是他所敬佩的,虽然一开始他带着五溪蛮族走出来,更多的只是想要找一个?#21487;?#32780;已。

    但是现在,他感觉明侯府的未来,是无限量了,五溪蛮族或许能搭乘这艘大船,从此脱离了吃不上饭,穿不上衣,住不上屋子的困境之?#23567;?br/>
    “陈到!”

    “在!”

    “从景平第一军,挑选两千精锐,明日北面打响之后,我将要亲自率领他们,突击城墙,我就不相信,打不开这个缺口,进不去这区区的柴榆城!”黄忠一拳,直接把一张案桌给击的粉碎起来了。

    “诺!”

    陈到拱手领命。

    黄忠亲?#36234;?#25915;,和自己进攻,乃是不一样的概念,黄忠拥有的勇猛和一往无前的气势,不管自己怎么学,都是学不会来的。

    “诸将速速去准?#31119; ?#40644;?#19968;?#25381;手:“明日景平第一军,抽掉两千精锐之后,所有将士,进入一日的休整之中,但是在后日之前,你们必须回复战斗力!”

    “诺!”

    陈到点头。

    .com。妙书屋.com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