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八章 对交趾的志在必得
    江州的事情牧景从不担心,对于益州的掌控,他是有自信的,而且现在益州的兵马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从他整军开始,建立七军七营的编制系统,益州军权已经全部收回来了。

    所以即使刘璋能翻天,也翻不了益州的江山。

    因?#22235;?#26223;并不急着率兵返回江州,?#29616;?#30340;事情,要处理的妥妥帖帖不容易。

    花费了这么多精力,动用了这么多兵马,打生打死这么多场战役,牺牲了无数儿郎,才有今日的局势,可这个局势并不是很稳固。

    说到底牧景兴兵,并?#19988;?#24072;,不得民心。

    兵祸殃及无数百姓,暗中怨恨牧氏政权的人,多不胜数。

    不说过年前,就算过年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镇守滇池的神卫军在巡夜的时候,就被偷袭了不下二十次,每一次都有伤亡,折损超过五十儿郎。

    这些伤亡,可是非战场伤亡,都是百姓自发性的突袭。

    而且这种情况并非滇池这里有,牂牁,越嶲,永昌,自发性袭击牧军和牧氏派遣去的官吏的案例数不胜数。

    这就?#24471;?#20102;一件事情,牧军现在还没有彻底安稳?#29616;小?br/>
    想要彻底掌控?#29616;?#22235;郡,更是遥遥无期。

    大军可摧毁一个政权,但是民心不可欺,哪怕牧景已经可以的压制,战争依旧带来了无数家庭的伤亡,让牧氏背上的一层阴霾的恨意。

    这是可?#36234;?#24515;比心的,普通百姓并不是很在意你们谁掌权,但是他们一旦家破人亡了,自然会把怨恨发泄在发动战争的人头上而去。

    牧军是入?#32456;擼?#22312;很?#29616;?#20154;的心中,是屠夫,是刽子手,是让他们家破人亡的元凶。

    所以想要?#21355;砟现校?#26159;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军人的职责在战场上,而不是屠戮百姓,维持地方秩序,那是六扇门的职责,?#29616;?#22235;郡的六扇门衙门,必须尽快建立起来,保证每一郡的秩序!”

    牧景又一?#25569;?#24320;?#22235;现?#37117;督府的会议,这一次商讨的是?#29616;?#31209;序问题。

    “这一战打下来,不管是?#29616;校?#36824;是我们牧军,伤亡都不少,但是活下来的都是历经战场的老兵,我在?#29616;校?#21482;是建立了一个?#29616;?#20891;,出去?#29616;?#20891;的两万儿郎编制之外,剩余的兵卒并不少!”

    “这就是各郡各县六扇门的捕快兵?#20445; ?br/>
    “关键是现在要抉择出六扇门各郡总捕快的人选!”牧?#20843;担骸?#39318;先是云南郡!”

    “我举荐一人!”

    第五越?#26087;?#26159;?#34892;?#36991;嫌的,毕竟他作为云南郡太守,执云南郡政务大权了,不能再涉及兵权了,但是他不愿意有一个人来制衡自己,所以他斟酌再三,决定举荐,哪怕这个人不是他一系的,只要不和他作对就行了,毕竟他有野心,想要进入明侯府高层,必须要在云南郡?#34892;?#25104;绩。

    ?#20843;担 ?br/>
    “正昂!”

    “正昂?”牧景眯眼:“永昌郡正昂?”

    “正是此人!”

    “为什么?”

    牧景问。

    正昂此人,他倒是听过,文人出身,去善于带兵,如果不是雍闿独霸永昌郡,他也不会被罢黜,赋闲在家,而且他很年轻,关键还是寒门出身,没有和任?#38382;?#23478;豪族扯上关系。

    要说合?#21097;?#20498;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但是牧景更想要知道,第五越的心思。

    第五越豪赌一场,投?#30340;?#27663;,现在位登云南太守的位置,做人还算是?#20599;鰨?#20294;是做事情比较高调,不难看得出他的野心,不过这种野心牧景也是乐于看到的。

    ?#27604;唬?#20182;也得善用才行,不能助长了这一?#21892;?#35753;第五越飘起来了,未来就?#21387;?#20102;。

    “正昂善于统兵,为人刚正不阿,手无缚鸡之力,却能统军上战场,能力不容置疑!”第五越说道:“而且他嫉恶如仇,痛恨盗贼,六扇门的职责,缉拿贼盗,维持地方秩序,用此人,可事半功倍!”

    “诸位认为如何?”

    牧景?#20102;?#20102;一下,才微微抬头,眸子里面的光芒一扫而过,看着一张张面孔,问。

    “我认为可以!”刘劲说道:“正昂此人,我也听过,的确?#24515;?#21147;,关键是孑然一生,没有太多羁绊,必可正《明科》之法,不会徇私!”

    ?#26114;茫 ?br/>
    牧景斟酌了,也认为此人选合?#21097;?#27966;人去永昌,传唤正昂,征辟出仕。

    至于正昂会不会出仕,牧景倒是不怀疑,毕竟寒门子弟读书,要说只是为了陶冶性情,谁都不想写,读书出仕途,乃是一种追求,正昂又不是七老八十,年纪轻轻,罢黜数年,如今有机会出仕为官,他因为不会拒绝。

    接下来,继续讨论越嶲,牂牁,永昌三郡的六扇门总捕头的位置,颇有争执,在?#29616;?#37117;督府的会议厅里面,倒是吵了一个不可开交。

    这样的讨论会议,连续好几天时间,都没有完全抉择出四个郡的总捕头人选。

    到了后来,牧景都?#34892;?#28902;躁了,直接从军中点将,这样才把云南,牂牁,越嶲,永昌,四个郡四个总捕头的位置给定下来了。

    ……………………

    时间渐渐的进入二月,渐渐的春天的气息明显了,气温回升,万物?#27492;鍘?br/>
    牧景在?#29616;校?#20063;坐不住太长时间了。

    倒是还有一件事情,他需要安排了。

    “公义,坐吧,不必拘谨!”牧景泡茶,亲自给张任倒上了一杯。

    “是!”

    张任跪坐在案前,品茶一口,倒是没什么感觉,相对于茶的甘甜?#24049;?#21619;道,他还是?#19981;读?#37202;的味道,不过在牧景面前,还是?#34892;?#35013;模作样的当个文人专心品茶。

    “我决议在二月下旬,率军返回江州!”牧景开门见山:“天下局?#31080;?#24187;莫测,我不能在?#29616;凶?#22826;久了,但是?#29616;?#19981;稳,所以我打算暂时把东州军留下来,镇守?#29616;校 ?br/>
    “末将领命!”

    张任很早就听闻这个消息了,从牧景口中说出来,倒是让他踏实了一点,没有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或许一年,或许好几年,东州军可能都要镇守?#29616;校?#25421;卫我益州南疆的太平!”牧景轻声的道:“别看现在我们打下?#22235;现校?#23601;没有敌人了,南疆边疆,还是有让我们忌惮的敌人的!”

    “主公说的是鸠僚部闵越部那些部落吗?”

    在永昌南疆,?#34892;?#33073;离汉朝疆域之外的地方,有一些部落生存,之前柴榆一战之中,鸠僚部就冒头了,只是?#31508;毕?#24535;才?#31361;?#24544;想要尽快收拾蛮军,并不想多事,暂时不去狙击他们而已。

    “这些是敌人,毋庸置疑!”牧景道:?#20843;?#20204;的危险程度,比之蛮族,更甚,有机会,可以往死里面打,但是必须是在?#29616;?#22826;平的基础之上,?#29616;?#20081;局刚?#25484;较ⅲ?#26242;?#31508;?#19981;?#24066;?#36973;遇战乱的,不然尽量不要挑衅他们!”

    “末将明白了!”张任点点头。

    ?#26263;比唬?#19968;旦中原战事?#36234;簦?#35843;动东州军北上,也是可能的,所以东州军尽可能保持巅峰战斗力,不可松弛,保持战士斗志的地方,永远都是战场,如若你感觉,东州军?#34892;?#20859;尊处优了,我?#24066;?#20320;向外征战!”

    “是!”

    “还有!”牧景摊开一张地图在案桌上,道:“你知道景平水师去哪里了吗?”

    “知道!”

    张任点头:?#20843;?#20204;从去年开始,已经向着交州进发了,上个月最好的消息,已经进入交趾境内,和交趾郡兵打了两场,听说战况胶着,暂时不得进!”

    “我让景平水师去交州,目的是打通交趾郡,至于交州其他地方,可以暂且不管,我要交趾郡的目的只有一个,拿下海岸边!”牧景道:“一旦我班师回江州,应?#27809;?#29575;领一部景平水师返回,到时候甘宁的兵力肯定不足,这就需要东州军的支持了!”

    出海口牧景要,但是长江水道始终是水师的战场,所以水师在打通交趾之?#21097;?#20063;必须要把一部分兵力撤回去,重建对长江水道的进攻趋势。

    “要是交州士燮直接向我们宣战呢?”张任问。

    “那就打!”

    牧?#20843;?#30340;斩钉截铁,道:“交州我不管,但是我对交趾是志在必得,我对于这个正对面的海口,是不惜一?#20889;?#20215;,都要拿下来了,明白吗!”

    “末将明白了!”

    张任感受到的是牧景的坚决。

    “也不需要这样严肃,我已经让鸿胪司的伊籍南下,和士燮谈判,他如果能顺利交出交趾,自然是相安无事,即使付出大一点的代价,我也是可?#36234;?#25163;的!”

    牧景笑着说道:“总体来说,东州军最主要还是小心南疆的敌人,蛮军尚不安稳,要是有人想要浑水摸鱼,造成?#29616;?#20043;?#36965;?#37027;就麻烦了,到时候我根本顾不上,只能让东州军独立平叛!”

    “末将决不?#24066;?#36825;种情况存在!”

    张任拱手说道。

    “尽力而为!”牧景想了想,又说了一句:“另外,?#34892;?#21016;焉旧臣,你可能保不住了!”

    “末将无所求,但求主公?#29287;?#29835;小儿一命,末将愿为主公当牛做马!”

    张任跪下来,磕头恳求。

    “你如此对刘焉之忠心,吾虽然怒意,?#19981;?#26159;十?#20013;?#24944;的,刘焉也算是没?#21019;?#20320;,?#27844;?#21040;?#22235;?#30340;手中,也算是拖对了!”牧景轻声的道:“这些年,他与州牧府背驰而行,已表忠心,我能做的是,在他没有犯下不可?#20035;?#30340;众怒之下,不管什么情?#21361;?#25105;不杀他!”

    “多谢主公!”

    张任自然知道牧景这句话的?#33267;浚?#20182;已欣慰,能做的他都做了,接下来,只能看命运了。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