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天,何其不公也!
    “让岳述去!”牧景斟酌了一下,道:“我需要荆州最详细的消息!”

    “好!”

    谭宗想了想,点头说道:“就是?#34892;?#33510;了岳述,自从我这条腿断了之后,外面的事情,都是他在跑!”

    “人才要善用!”

    牧景平静的说道:“岳述有本事,就让他冲在前面!”

    他走上来,拍拍谭宗的肩膀:“你现在不一样了,不用太拼,学会掌控,才是王道,如果坐在这个位置上,你还不能掌控全局,那你自己退下来吧!”

    “主公,我明白你的用?#29287;?#33510;,我不?#23835;?#20320;失望的!”

    谭宗身上有一股?#23835;?#30340;气息。

    经过了断腿之后,他身上那股锋芒和暴戾,并非是消失,而是藏起来了,藏而不漏,反而更加能震慑人心。

    “赵?#25293;?#36793;你也多关注一下!”

    牧景提点的说道。

    “主公不信任赵信?”

    ?#21543;?#31435;景武左右两?#33606;?#25105;是为了分你们的权力,好掌控景武?#33606;?#26223;武?#26223;?#34255;太雄厚的力量,单单交给一个人,谁我都不放心!”牧景说的很坦荡,在谭宗面前,他也无需遮遮掩掩,坦荡一点,反而更能让谭宗感激和信任:“赵信我是相信,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赵忠的时候,我?#22242;?#20182;心软,做这样的一行,哪怕一点点的心软,都会要他的命,赵信会心软,赵忠未必,十常侍,各有本事,赵忠当年这样都死不出,已经说明了,或许十常侍之中,最可怕的不是张让,而是赵忠,他现在是站在天子的立场,那还好说,可有一日,他换了一个立场,必然就会对赵信下死手!”

    “?#28909;?#22914;此,主公为什么还要让赵信去对付赵忠,这任务,我们左司可?#36234;?#19979;来!”

    “不管是赵信,还是右?#33606;?#20182;们想要担当重任,这一关,就必须亲自面对!”

    牧景摇摇头。

    “主公原来是打算用赵忠当赵信的磨刀石!”谭宗恍然大悟。

    “赵信狠起来,比你更狠更?#33606;?#29616;在他藏拙不漏,就是身上还有束缚,而这个束缚,就是他的义?#31119;?#24403;年在宫里面能让他相依为命的赵忠!”

    牧景道:“我需要赵信这柄利剑!”

    他看着谭宗,苦笑的说道:“说老实话,谭宗,你做这一行,当年还真是让我逼出来的,你在这方面的天?#24120;?#24182;不是很高,不然也不会有这?#21019;?#30340;失误,而且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做事情,容易留一手,却显得犹豫不绝,缜密是没错,可当机立断,杀伐果断,才是最重要的!”

    “是我让主公失望了!”

    谭宗?#34892;?#40687;然。

    “不!”

    牧景摇头:“其实我也不希望你有一天变成这样,当年蘑菇山上下来的弟兄,今日还有多少,特别是关中一战,几个叔父断后,拉着暴熊军一起埋葬在这了关中的大地上,现在我明侯府麾下,当年在蘑菇山上一起同生共死的人,大多都是年?#23835;耍?#32780;且也不多了,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

    “先主若能看到主公的今日,他也是很欣慰的!”

    谭宗听出来了,牧景?#34892;?#30340;感伤,他低声的说了一句。

    当年蘑菇山上的儿郎,两个冒头最快的,成为牧景身边的左右手,一个是军中悍将雷虎,另一个就是执掌景武司的自己。

    牧景对先主的?#26143;椋?#37117;寄托在当年蘑菇山上了,对于蘑菇山上下来的同生共死的兄弟,特别的器重。

    他并不知道的还有一点,牧景当年重生在了蘑菇山上,对于蘑菇山更是的有一种?#26143;椋?#29305;别是蘑菇山上的人。

    “这些盐商有动静吗?”牧景的伤感,并没有耽误很久,迅速?#25512;?#38745;下来了,淡然的问。

    “目前没看到他们有想要联系外面诸侯的迹象!”

    谭宗回答。

    “盯紧了!”牧景想了想,道:“我用六扇门和商贾合作,对付盐商,东郭家是必须要动了,其他盐商都可以考虑,我只是要大洗牌,不是要大扫除,盐,终究需要有人来制造?#22836;?#21334;!”

    “万一他们准备和外面的诸侯联手呢?”

    “那?#22270;?#19968;个杀一个!”

    牧景冷厉起来了杀意惊鸿:“我?#24066;?#20182;们和我斗,但是不?#24066;?#20182;们敢在我眼皮底下勾结外敌,决不?#24066;恚 ?br/>
    “属下明白了!”

    “还有一件事情,本?#20174;Ω萌?#21491;司去做的,但是现在右司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这事情县左司去做,?#29616;?#20043;地,还得盯紧一段时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不相信蛮族这么好说话,我也不想这些益州?#38647;?#20250;乖巧的臣服,不怕他们闹起来,?#22242;?#20182;们藏起来!”

    牧景道:“不管怎么样,景武司在?#29616;?#30340;力量,必须盯紧了,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汇报一番,我想要知道他们的动向,一举一动,都要清楚!”

    “明白!”

    谭宗点头。

    这?#29616;?#21018;平,牧景不放心,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景武?#23601;?#26679;不放心,岳述刚刚从?#29616;?#22238;来,他在?#29616;?#20570;的布置,还是少了一点,谭宗认为,自己可能亲自去一趟?#29616;校?#24067;置?#38405;现?#30340;盯?#20063;判小?br/>
    “其他各?#20998;?#20399;,可有什么消息?”

    牧景把景武司当成窥探天下诸侯的眼睛,景武司也在努力的成为能悬在天空之上,睁开就能看到天下东南西北的一举一动的眼睛。

    “目前来说,还算安稳,就是……”谭宗低声的说道:“我感觉北方有动静!”

    “感觉?”

    “就是他们的消息很平静,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

    “说来听听!”

    “幽州准备和河北开战,去年就打起来了,今年刘备增兵了,刘备就是凭借着和河北的拉锯战,才顺利掌控了幽州,之前还有一些忠于刘虞的人,最后也投身在了刘备的麾下!”

    谭宗说道:“刘备的实力很强大,而且,他镇住了公孙度,或许他能调动辽东!”

    “说到辽东,主公可知道,其实辽东和青州,其实很近很近的!”

    “另外在青州的消息是,曹?#31995;?#22909;像准备集合兵马,攻打青州,如果不是袁术称帝的事情,恐怕现在已经动起来了!”

    “……”

    谭宗说,牧景听。

    牧景听了很仔?#31119;?#30520;光在?#20102;福?#19968;会明亮,一会晦暗,思绪转动的其快:“青州,冀州,幽州……袁本初是棋输一着,还是……”

    这里面的关系?#34892;?#22797;杂了,牧景都摸不清楚。

    “算了!”

    牧景摆摆手:“你先盯着,任何消息,第一时间汇报!”

    “?#25285; ?br/>
    谭宗点头。

    “主公,其实右司最近还有一个任务在进行,左司不能干预太多,但是我想,这事情还?#33804;?#20027;公知道才行!”谭宗拱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拱手道。

    “什么事情?”牧景皱?#36857;?#36213;信不是一个?#36824;?#30697;的人,他能走到今日,其中分寸掌握的很到位,从不会逾越自己的权力半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不让他知道的事情。

    “逼反皇甫嵩!”

    “这个我知道,是我给他的任务!”牧景道:“有进展,还是……”

    “应该是长安朝廷方面有布置!”谭宗道:“这一?#25569;?#35752;袁术之后,可能就是皇甫嵩和长安翻脸的时候了,董卓麾下不少人,已经潜入了南阳,想要取而代之,另外吕布在豫州,名为压阵,更多的是想要渔翁得利,想要鹬蚌都直接收拾了!”

    “董卓大厮征兵,吾已感觉?#34892;?#30340;不对劲!”

    牧景冷笑:?#26263;?#26159;没想?#21073;?#20182;先下手的会是皇甫嵩,不过也对,攘外先安内,他董卓想要独掌乾坤,就先得除去保?#23454;常?#26397;廷那些人在他眼皮下,也做不了什?#21019;?#20107;情,唯独是这个皇甫嵩,手握重兵,武略天下第一,一日不除,他一日不安心吧!”

    “不过皇甫嵩这么迂腐,他会反?”牧景眯眼,?#34892;?#24847;外。

    “如果是天子给他们的诏令呢?”

    “这倒是有可能!”

    牧景道:“那就告诉赵信,尽可能的让天子逼皇甫嵩举起义旗帜!”

    “?#25285; ?br/>
    谭宗立刻就去通传赵信。

    牧景招招手,让霍余把?#20998;?#25165;叫来了,霍余亲自去了北武堂官衙,?#20998;?#25165;?#23492;?#21322;个时辰之后,进入了昭明阁。

    “什么事情?”?#20998;?#25165;最近?#34892;?#24537;,军中整顿,计划的时候容易,但是一旦做起来的时候很难,特别是?#29616;?#20891;,?#29616;?#20891;两万兵力,单兵力量很强大,但是军阵略有不如,这些人又是狂野习惯的人,就算是孟获,也很难压得住,黄忠亲自镇压军心,他乘机去完成对军纪的整顿,忙得不可开交。

    “你走一趟襄阳,另外,下命令,命战虎营和五溪蛮营,速速北上,进入襄阳郡!”

    “怎么了?”?#20998;?#25165;浑身一个激灵。

    “?#19968;?#30097;董卓是意不在袁术,而是皇甫嵩!”牧景道:“我准备要南阳!”

    “那皇甫?#38405;兀俊?br/>
    “他比蔡老头还固执的人,让他求?#23454;萌剩?#26368;好还能让他为我消耗一下朝廷的实力,?#19978;?#40644;忠需要坐镇中军,不然我就让黄忠北上,试探一下吕布这两年的能耐了!”

    …………………………………………………………

    九江,风云际会,各?#20998;?#20399;,纷纷入场。

    寿春城。

    汝南九江已经战火纷飞,但是在这一座寿春城之中,一如?#38887;?#30340;安稳?#25512;?#38745;,?#36335;?#22806;面的一切风雨都没有能够影响到这一座城的?#27604;佟?br/>
    “哈哈哈,跳得好,朕皆有尚!”

    一座?#36824;筇没?#30340;府邸,占地部下二百亩,一片片的府邸群,整个九江,难有第二座,但是?#19978;?#23545;于宫殿而言,就寒酸的说不过去了,这就是的袁术的宫殿。

    宫殿之中,歌姬弹奏,舞娘起舞,酒香肉池,袁术身披龙袍,怀抱佳人,美酒当头,叫的正欢。

    “主公!”

    阎象走进来了,看着这一幕,眼眶?#34892;?#30340;冷意。

    “是朕的?#37325;?#30456;来了!”

    袁术推开怀抱美人,笑呵呵的说道:“汝等都下去吧!”

    一群歌姬舞娘,盈盈而走。

    “主公,曹军已经攻?#36843;?#38452;了,不用多日,便会南下,届时兵临寿春,吾等当如何自立!”阎象不知道袁术是从什么时候变了,但是他很清楚,现在的袁术,已经不是那个志存远大的袁公路了,他享乐,他肆意,天下诸侯不?#39029;?#24093;,他做了这成为众矢之的的事情,现在的汝南九江,已经岌岌可危。

    “区区曹贼,有何可畏惧!”

    袁术大叫:?#21322;?#30340;大将军何在!”

    “末将在!”

    纪灵站出来。

    他是愚忠,无比的愚忠,不管袁术做了什么,吩咐什么,他都会奋不顾身的去做。

    ?#21322;?#21629;你,率军北上,阻挡曹贼,把曹贼的人头,取回来!”

    “末将领命!”

    纪灵出征了,他带走了寿春的一部分兵力,这让寿春显得更加虚弱起来了。

    “主公……”阎象想要说什么,但是说不出口了。

    “丞相还有事情吗?”

    “属下告退!”阎象无奈。

    “丞相,下次记得称朕为陛下,新朝刚立,无规矩不成方圆,你乃是朕之爱卿,不要让朕失望!”袁术突然说道。

    “主公……”

    阎象抬头,看着袁术,这个袁术不是他投效的明主,今日他心中多日的怨念忍不住了,猛然的爆发起来了:“汝可知吾等之处境何在,天下唯汉,时机未至,主公如此任性,建立新朝,成天下公敌,如今敌军已兵临城下,主公却?#26143;?#19981;知奋力而战,如此之行径,可对得起袁氏一族的儿郎们,对得起汝南九江十余万兵卒……”

    “混账!”

    袁术?#22238;?#33324;的站起来了,冷喝一声:“来人!”

    “在!”

    外面几个卫士冲进来。

    ?#25226;?#35937;咆哮君主,目中无人,给朕压下去,关入死?#21355;?#38754;!”

    “主公,回头是岸,撤新朝,认汉庭,罪己诏,割疆土,方有一线生机!”阎象还在怒吼。

    “给朕压下去,先打三十大板,然后丢进死?#21355;?#38754;!”

    “?#25285; ?br/>
    左?#19968;?#21355;把阎象倒着拖下去了。

    大殿上,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了,几个大臣也沉默不语了,外面一板子一板子的声音越发的响亮起来了。

    “都下去吧!”

    袁术挥挥手,淡然的道:“新朝乃是应天而生,自当得天之必有,我仲氏朝廷,即使于天下为敌,也无不可也!”

    众人行礼,然后纷纷下去。

    “主公越来越暴戾了!”

    “连阎大人?#25670;?#37117;不听了,日后他还能听得进出何人的话!”

    “如今强敌兵临,他却在贪图享乐,此乃昏君之像也!”

    一个个袁氏大臣走出门口,三三两两,窃窃?#25509;?#36215;来了。

    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

    但是在大殿之上,孤独的坐在位置上的袁术?#36335;?#37117;能听得?#21073;?#28982;而,他丝毫不在乎,只是眸光?#34892;?#38544;晦难明,一盏一盏的酒拼命的?#21462;?br/>
    咳咳!!!

    两口淤血,从嘴?#24378;?#20986;来了。

    半响之后,他才喃喃叫出来:“天,何其不公也!”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