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舞阴商战 三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蒋路闻言,微微苦笑。

    这一句造反的圣言他自然不陌生,暴秦末年,陈胜吴广这揭杆起义的口号,流传数百年。

    但是在儒门之中,很少有人认可此言。

    很多人说这是反贼的造反的动力。

    他也有此认可。

    所以看着牧景的眸光也变得的?#34892;?#22797;杂起来了,景平村虽安静,奈何反贼果然是反贼,?#34892;?#26412;性是改不了的,他想要教化向善的壮举看来是任重道远。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蒋路收拾心情,神色凝重,道:“我可?#22253;?#20320;这一次!”

    他?#37096;?#19981;起那些士族。

    ?#28909;?#29287;景想要拼一把,他也不介意帮一帮。

    “多谢先生相助!”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忍着心中的喜悦,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蒋路早晚会成为他身边的?#31508;浚?#20182;面容平静,表现沉稳,循声问道:“如果先生是士族,你?#23835;?#20309;动手?”

    “这个简单!”

    蒋路道:“如果我是士族中人,对付区区商贾,何须主动出手,我只要发一个消息出去便可!”

    “消息?”

    牧景皱眉:“什么消息?”

    ?#20843;?#33021;灭了他们,就可得我们士族的友谊!”

    “就这么简单?”牧景皱眉。

    “就这么简单!”蒋路道:?#20843;?#35828;舞阴士族在你们父子?#31181;?#21507;了不少亏,但是士族终究是士族,几百年来的屹立,天下人的敬仰,他们在其他人心中有这样的威势,届时动心的热你不少,而舞阴商贾不止一两家,他们肯定会有人动手,到时候士族便可坐着观斗,毕竟对付一些他们认为麻烦?#22270;?#30340;蝼蚁,最好的方法,自然是让他们自相残杀了!”

    “麻烦,?#22270;俊?br/>
    牧景冷笑:?#20843;?#20204;就不怕被反咬吗?”

    “这么多年来,有几个商贾能成大事啊!”蒋路摇摇头:“吕不韦只有一个,而且就是是吕不韦,在这个时代,他也难?#19978;?#20301;,战国时代最少还百家争鸣,如今却独尊儒道,商贾,?#22270;?#19981;可群之!”

    “?#28909;?#20182;们如此看不起商贾,我就要以商贾之名,狠狠的咬他们一口!”

    牧景坚定的道:?#20843;?#20204;想要让我们商贾自相残杀,我也觉得是一个好机会,?#28909;?#22914;此,不如就来一把大的,趁着这个机会一统舞阴商界,我要告诉他们,商贾虽?#22270;?#21487;是?#37096;?#20197;伤人的!”

    “看来你很自信!”蒋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谈到商贾之事,牧景异常的兴奋和自信,这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自信。

    “在这个领域,我才是王者!”

    牧景嘴角微微翘起,勾勒起一抹邪气凛然的笑容,这笑容即使蒋路都?#34892;?#19981;寒而栗。

    笃笃笃!!!

    外面的敲门声又一次想起来了。

    “进来!”牧景收拾了一下心情,淡然的道。

    “少当家,大当家归来了,正在前堂,拜会太平圣女殿下!”

    “回来了?”

    牧景眸光一亮,父亲离开也?#34892;?#26102;日了,他想的很,他立刻站起来,?#25239;?#30475;了一眼蒋路:“蒋先生,不如随我一同前去,吾?#26438;?#26159;武夫,但是对读书人也?#22856;?#25964;重!”

    “甚好!”

    蒋路点头:“我对当年三锤破宛城的牧三锤也有点兴趣!”

    既来之,则安之,?#28909;?#20182;已经来了这贼窝,这牧山他早晚要会一会。

    两人并肩走出去,穿过走廊,向着前堂而去。

    大堂之上,灯火通明。

    牧山卸下的人皮面具,身上的战甲卸去,一袭普通麻布,喝了不少酒,脸颊?#34892;?#32418;润,虎眸赤红,对着侧位上坐着的圣女殿下拱手行礼,这鞠躬九十度,行礼真诚,没有丝?#21015;?#24773;假意,声如雷霆:“?#24597;?#25104;渠帅麾下牧山,拜见圣女殿下!”

    “?#20102;?#26080;需多礼!”

    太平圣女幽幽的道:“小女子如今不过只是一个无处可去之人,得牧少当家相救,落户在此,圣女之称,早已是过眼云烟,如今小女子只想要安安分分的过日子,?#20102;?#31216;小女?#28216;?#23425;儿便可,昔日父亲也是如此称呼宁儿的!”

    太平圣女,闺名张宁。

    “殿下此言差异,殿下乃是大贤良师唯一血脉,太平嫡传,谁人敢不敬也!”

    牧?#25945;?#22836;,虎眸坚定,大声的道:“某一日是?#24179;?#24069;,一世是太平徒,大贤良师虽然归天而去,渠帅追随而去,然某还在,岂能看着圣女殿下受辱,张燕郭太之辈,某定当灭之,斩其头颅,为殿下清理门户!”

    他缓了缓,继续说道:“犬子能救得殿下,必然大贤良师在天之灵所?#25954;?#27492;乃大贤良师显灵,大贤良师虽已不在了,但是殿下尚在,吾?#20219;?#26085;寻不得殿下那就不说,如今殿下南下而来,吾等作为?#24179;?#23558;士,大贤良师之部将,当尊殿下为主,日后少主便是我牧山之尊,吾之麾下,数千部将,任由调遣!”

    “大当家?”张谷面容惊变,这是要交出兵权吗。

    “闭嘴!”

    牧山冷冷一瞪,煞气外露,张谷顿时不敢说话了。

    “?#20102;?#19981;可!”

    太平圣女美妙的眸之?#20102;?#20102;一下,连忙摇摇头,道:“小女子羸弱之躯,实在受不起!”

    “殿下……”

    牧山皱眉。

    “爹!”

    这时候牧景从外面?#35851;?#36339;跳的走进来,这时候的他,才表现出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儿郎应有的跳脱,直接扑过去,大声的道:“你回来了,我?#19978;?#27515;你了,差点?#22270;?#19981;到你了……”

    “景儿!”

    牧山骤然看到儿子扑上来,眼眸之中也?#34892;?#28287;润起来了,从小做爹又做娘,把儿子宝贝到了?#20013;模?#36825;也是他第一?#21355;?#24320;儿子这么长时间,自然?#34892;?#24819;念。

    不过他环视一眼,脸一下子黑下来了:“混账小子,堂堂读书之人,这成何体统,快下来,不懂的礼貌,你没看到圣女殿下在此吗,还不赶紧向殿下行礼!”

    “这不是看到你有点激动吗?”

    牧景感觉自己老子?#34892;?#26292;走的气息,赶紧放手,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太平圣女,喃喃自语:“行什么礼,我天天见她,难不成?#19968;?#22825;天向她行礼不成!”

    “哼!”牧山一声冷哼。

    牧景顿时寒颤了一下,连忙又是拱手,又是作揖:“景,拜见圣女殿下!”

    “少当家有礼了!”

    太平圣女一双小小的月牙美眸?#20102;?#30528;得意的神情,心中念念叨叨的:这坏小子终于有人治得住他了。

    这小?#23601;?#29255;子!

    牧景看着她得意洋洋的神情,?#34892;?#30952;牙。

    他赶紧扭头,对着身后的蒋路,介绍说道:“爹,这是蒋路,蒋先生,我请来的教习先生!”

    说着,他又附耳给牧山把蒋路的事情说了一遍。

    “蒋路拜见牧当家!”

    蒋路行礼。

    “蒋先生?”

    牧山微微眯眼,虎眸一扫而过,这个中年看起来了?#34892;?#30340;羸弱,但是气势不凡,是读书人的气势,牧景这小?#21451;?#30555;毒辣,相中的人恐怕不简单。

    他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一事,需要先生出谋,还请先生不含赐教!”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