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舞阴商战 十四
    “要打仗了!”

    “听说了吗,汝南贼兵南下了,我们舞阴县城首当其冲!”

    “那怎么办?”

    “快快准备好粮食和细软,随时准备逃命啊!”

    “对,必须准备足够的粮食逃命!”

    “可是我们县不是有数千县兵吗?”

    “我可是听说汝南贼兵高大数十万贼众,?#25512;?#25105;们区区县兵,如?#25991;?#25377;得住!”

    “还是早做准备好!”

    ?#21834;?br/>
    平地一声雷,一则战争来临的消息毫无征兆的爆发,在县城之中的爆发出来了,大街小巷,茶楼酒肆,人人都在讨论,一下子闹的沸沸扬扬的。

    “正方,这是怎么回事?”县衙后院,一个书斋之中,蔡图面容铁青。

    汝南?#24179;恚?#32858;集葛坡,起义造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占据了,大半个汝南之地,这消息他是知道的,但是他没听说汝南?#24179;?#26377;南下南阳的打算啊。

    “禀报大人,属下派人查了一查!”李严眸光?#20102;?#19968;抹凌厉的光芒:“此事好像有人可以散播消息!”

    “为何?”

    “目前不清楚!”

    李严道:“只是知道,散播消息的?#22235;?#26159;本县之中一些地痞流氓而起!”

    “难不成真的是?#24179;?#36156;准备南下了?”

    “应该不是!”

    李严摇摇头:“据我所知,?#24179;?#36156;虽然占领了大半汝南,但是汝南太守并没有放弃抵抗,聚兵数万,已经准备交战,除非他们兵败逃命,不然这时候应该不会南下吧!”

    “汝南?”蔡图闻言,微微眯眼:“那可是袁氏的地盘,当年?#24179;?#20891;最强盛的时候,都不敢在汝南大张旗鼓,这时候却起来了,某多少?#34892;?#24576;疑!”

    “县尊大人怀疑袁氏?#28909;?#32437;容他们?”

    “不无可能!”

    蔡图平静的道:“袁氏是四世三公,天下第一门阀,不说袁氏双雄如今乃是朝廷栋梁,就算袁氏在汝南根基之深厚,掌控大部分人口,粮食,布匹,铁矿,随时能拉出兵马数十万来,所以要说?#24179;?#36156;在汝南能立足,袁氏必然手下留情了!”

    “为何?”李严毕竟寒门出身,对世家豪门之事并没有蔡图摸得准,所以他很疑惑。

    “世道如此!”

    蔡图平静的道:“朝廷无望,天子昏聩,信任十常侍?#35828;然?#23448;,还将天下兵权交于何进如此匹夫,国事艰难,天下躁动,大家都只是在?#39029;?#36335;而已,就好像我们蔡氏家主明知道牧山此獠乃是贼,然却始终纵容贼类横行,无非就是结下一念兵权之意,日后若是天下混乱,能交之?#31080;?#20043;辈,方为正道,世家豪门,利益为先,怎么还圣贤之念,可悲也!”

    “县尊大人高义,属下佩服!”

    李严眸光一闪,他看着蔡图的神色变了变,这看起来?#34892;?#36802;腐而小人的县尊也并非一无是处,他?#21355;?#21439;城绝对是一把好手,?#23835;?#20043;后颇有成效,另外就是他对时局还有世家豪门只了解,并非自己这种寒门出身的人如今能媲美的。

    这就是世家子弟和寒门子弟的先天差距。

    世家子弟,家族之中,多有官宦,耳濡目染之下,眼观早已经放大,对天下时局有了腹稿。

    而寒门子弟,苦苦挣扎在温饱之间,读书也是艰难,只能从书籍之中吸取只是,却毫无历练。

    蔡图叹了一口气,摆摆手,把这些杂念驱除脑外,现在这些并非他一个小小县令能应付得来的,他还是管好他舞阴县衙的事情比较好,他问道:“本县还是想知道,这消息到底为何传出来?”

    “属下倒是有一个猜测!”李严道。

    “说!”蔡图看着李严,低?#21462;?br/>
    “这有可能和最近舞阴城中的一些物价波动有关!”

    “就是那些士族鼓动之下,商贾内乱的事情?”蔡图皱起眉头。

    “没错!”

    李严看着蔡图不屑的样子,也知道他对商贾天生存在偏见,但是他还是细细的说了:“大人可不要小看这些商贾,他们或许乱不了县城,但是他们身后的人,可就能让县城大乱!”

    “这么说舞阴的士族和牧山的较量?#26377;?#22312;了商贾的战场上!”李严?#34892;?#26126;悟。

    “的确!”

    李严道:“舞阴士族根基深厚,牧山手握兵权,他们之间水火不容,却不敢翻?#24120;?#25152;以只能靠如此方式来较量,不过的人说错了,这是舞阴士族和牧龙图之间的较量!”

    “又是这小子,他倒是本事大啊!”

    “谁说不是!”李严笑着道:“他弄出了一个景平商行,有意同意商贾之力,不想战场血腥,就想要阴柔之刀刮下士族的影响力!”

    “?#25512;?#36825;些商贾?”

    “大?#22235;?#35201;小看他们,如今大人居于中位,不敢偏倚,士族无法动用官府力量镇压,就连县城孟吴此时此刻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岂敢得罪手握重兵的县尉,如此以来,士族已经自断一臂!”

    李严平静的道:“而且这其中有牧龙图插手,事情未必?#23835;?#20182;们所?#31119; ?br/>
    他顿了顿,说:“其实此事我们无须在意,县城之中,终究乱不了,大人只要立身正,不管是士族还是牧山,恐怕都不敢对县府无礼!”

    “说的对!”

    蔡图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如今更重要的是闹清楚到底?#24179;?#36156;有没有南下意图,还有,牧山对于出征之事可有决断,若是他执意违命,恐怕舞阴要陷入刀兵之祸中了!”

    “请大人放心,?#19968;?#35828;服牧山的!”

    “希望吧!”

    蔡图抬头,看了看天际,一片万里无云,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然后坚定的道:“当年我求学之时,曾立下志向,若为一方官,必保一方太平,这舞阴城与我共存亡也,我决不?#24066;?#26377;人在舞阴开战!”

    *********************

    随着流言的爆发,县城之中陷入了一阵阵抢购的浪?#20445;?#20197;粮食为主,物价开始不断的飙升起来了。

    “来两石栗米!”

    “七百钱一石!”

    “怎么这么贵啊?”

    “现在就这么价,爱买不买!”

    “买!”

    ?#21834;?br/>
    一天之后。

    “掌柜,五石栗米,这是钱!”

    “不够!”

    “为何?”

    “看看上面的牌子!”

    “八百钱一石?昨天不是才七百吗?”

    “不好意思,今天你涨价了!”

    “买!”

    ?#21834;?br/>
    又过了一天。

    “?#22841;?#23567;米,九百钱一石,就剩下这点存货了,快手快得,手慢没有!”

    “来一石!”

    “给我两石!”

    “给我一斗就行了!”

    ?#21834;?br/>
    不过只是三四天的时间,县城因为战乱的气氛笼罩,两家节节攀升,已经超过平?#25112;?#36817;一倍的价格,弄得整个县城人心煌煌的。

    ……

    景平商?#23567;?br/>
    牧景白衣如雪,手握一卷竹简,郎朗读书声回荡在竹林之中,谁恐怕都想不到,在这堆积金钱的俗地会有如此光?#21834;?br/>
    “大掌柜!”张恒走进竹林,微微行礼。

    “说!”

    牧景放下书籍。

    “他们应该断货了!”张恒道:“连续拉高价格,一石米赚了平时三石米的钱,他们忍不住想要赚钱,就不断出货,顾不上手中的存货少!”

    “断货了之后,他们?#23835;?#20309;?”

    “不会坐以待毙,自然是借!”

    “向谁借?”

    “只能是士族了,如今整个舞阴,唯有士族才有粮食!”

    “那就让他们去借!”

    “那价格还要拉高吗?”

    “在拉高一点!”牧景平静的道:“我们?#33804;?#20182;们看到利益,才让他们入套,就是不知道这些士族有多大的力量支持,来的越多越好,吃掉他们,才能让这些士族心痛!”

    “明白!”

    张恒点头而去。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