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战成名 十 (上架第七更)
    黑暗吞噬了红日,幽幽的夜色开始降临大地。*随*梦*小*说 .lā

    黄劭军营。

    营盘建立在一座名为牙口山的西簏山坡上,距离定陵城也就只有三十余里的,距离月?#37070;?#28071;出口不过是十余里而已,正正是堵着出口的位置。

    从月?#37070;?#28071;出来,唯一能走的路只能这座营盘踏过去。

    整个营盘很大,数万驻扎,而且背靠大山,极为之稳固,主要分为前营,中营,后营,三营之间,互相连接,中间以瞭望木塔连接,另外中营还有一个左翼护营,一个右翼护营。

    他们就好像是一座山,堵住?#22235;?#23665;万余兵马的去了,把他们堵死在了山涧之?#23567;?br/>
    “三日!”

    主将黄劭站在大营的门口,眺望月?#37070;?#28071;的方向:“三日他们必败,届时我到是招降,还是剿杀你?”

    这对他来说?#34892;?#20026;难。

    作为一个黄巾渠帅,他的荣誉感还是很沉重的,他对大贤良师的?#26143;椋?#23545;太平道的?#26143;椋?#23545;于黄巾军的信仰,都?#40644;?#20182;几个渠帅要的沉重的很多。

    他知道,他如今围杀的也曾经是一个黄巾渠帅,所以他为难了。

    ?#30334;?#25253;渠帅,月?#37070;?#28071;有动静了,他们好像要冲杀出来了!”

    一个士兵来报。

    “算算时间,也应?#29467;?#22260;了!”黄劭并不意外,他只是淡然一笑:“不过牧山选择我这个方位突围,是看不起我吗?”

    他走进了营帐之中,?#20204;?#21355;为自己戴上战甲,然后把青铜剑系在了腰间,手握一柄长枪出营而去。

    “传令前营,务必挡住他们的突围,堵住官道,决不让官道有一丝一毫的?#31508;В ?br/>
    在黄劭看来,牧山率军夜袭,必然是突袭官道,挡在官道之前的是他的前营,只要挡住了官道,就能保证万无一失,绝不让他们逃走半分。

    “诺!”一个传令兵去传令。

    “传令中营,所有将士立刻集合,我们准备接应前营!”

    “诺!”

    再来一个传令兵去传令。

    “传令后营,战甲不离身,兵器不离手,随时准备作战!”

    “诺!”

    又一个传令兵去传令起来了。

    ……

    夜幕之下,火光映照。

    “杀!”

    牧山一马当先,手握泰山?#31119;?#20154;如虎,马如龙,暴走而出,杀意惊鸿,一掠而过,宛如一头狂暴起来了黑熊,直接了当的杀过去了。

    “杀!”

    “杀!”

    周仓雷虎?#28909;耍?#36319;在后面,迎面杀上来。

    “弓箭手,射!”

    前营主将,乃是黄劭麾下得力部将费力,费力善用双刀,武艺不凡,还读过书,排兵布阵颇为熟悉,面对冲锋,丝毫不怕,盾兵在前,长枪兵在中间,弓箭手在后。

    咻咻咻!!!!

    他一声令下,弓箭手开始纷纷开始射箭。

    ?#26263;玻 ?br/>
    牧山长啸,冲锋在前的把手中的铁盾举起来了。

    “再射!”费力大声下令。

    “成罗,弓箭?#21482;?#20987;!”

    “是!”

    成罗的弓弩营在行走之中还击。

    箭矢在空中来回交错,双方的交锋开始了,不断的有弓箭落下,不断的有人?#21307;?#20498;下,而双方之间的阵型却越来越近。

    “杀过去!”

    挡住一波之后,牧山怒声如雷,越发接近黄巾战阵:“今日挡我者,杀无赦!”

    他彻底的暴走了,凌?#31449;投?#20986;了手中的铁锤。

    大飞锤。

    轰!

    这杀伤力之强大,让人出乎意料,落在了黄巾军最前面的阵型之中,宛如山崩地裂,六七个将士手中那得铁盾都挡不住,硬生生的被他砸入了一个坑里面。

    “杀!”

    “杀!”

    牧山的勇猛如虎让所有将士的都?#31185;?#26292;增起来了。

    ?#26263;?#20303;!”

    ?#26263;?#20303;!”

    前营足足两万将士,列阵成型,手中不少铁盾,宛如铁塔,死死地挡在前方,想要挡住牧山的去路。

    “破!”

    牧山已经进入了前营阵型,他低头,垂手,单手把砸入地面泰山锤抄起来,然后一锤打出,把挡在前面的黄巾将士?#39029;?#21435;!

    “冲进去!”

    “冲进去!”

    牧山打开一个缺口之后,后面众将开始冲锋。

    双方士兵开始交错起来了。

    “杀!”

    ?#26263;?#20303;他们!”

    “冲过去!”

    “结镇,迎敌,把他们挡下来,决不让他们过去!”

    “今日一战,视死如归,我们拼了!”

    ?#21834;?br/>
    血色的交战开始了。

    山坡上,黄巾军的中营已经列阵,渠帅黄劭策马在前,?#25239;?#20463;视下方的战场,嘴角扬起一抹冷然的弧度:“不愧为昔日南阳黄巾第一猛士,厉害,不过今日一战,注定你们必败!”

    “渠帅,此獠凶猛无比,前营未必能挡得住!”一个旅帅低声的道:“要不我去率军增援!”

    “费力的铁桶战阵没这么好攻破的,我们再等等,消耗一下牧山的?#31185;?#20877;一举出击!”

    黄劭精于算计:“我们不必要硬拼,只要拖时间便可,等到龚都大军从后面杀过来,他们腹背受敌,那就必败无疑了!”

    “是!”

    跟在他周边的黄巾旅帅点头表示?#36132;?br/>
    “铁盾何在!”

    黄巾大将费力看着前方将士形成的军阵被牧山硬生生的击破,怒然一声长啸。

    “在!”

    “在!”

    一个个黄巾将?#31185;?#22768;喝起来。

    “立!”

    费力大喝:“铁桶军阵!”

    “铁桶军阵!”

    “铁桶军阵!”

    这个军阵是一个超级防御军政,以一层层的铁盾形成,他训练的数年才有一点点成效,也让他已跻身为黄劭麾下第一将领。

    “嘭!”

    “嘭!”

    铁桶军阵形成之后,牧山大军各营受阻击,即使牧山,也被挡在了阵外,毕竟他可以一锤破一铁盾,却无法挥动数十?#31119;?#25968;不清的铁盾挡在了他面前,他寸步难?#23567;?br/>
    “改道,冲向右面山坡,杀上去!”

    牧?#38477;?#36716;马头,从侧翼打开一个缺口,向着山路杀上去。

    “杀!”

    “杀!”

    上万大军跟着牧山冲锋陷阵起来了。

    “他们想做什么?”

    “这是为什么啊?”

    “不是突围吗?”

    山坡上的众将顿时变得?#34892;?#31946;涂了。

    前营堵住了是官道,而把山道放开不了,可是沿着山道而入,就是死路一条,要知道,山坡上有中营将近两万将士,还有一个上万将士的后营在增援,怎?#21019;?#37117;是的死路一条。

    “他想要阵前斩将!”

    黄劭拳头?#25112;簦?#23545;于牧山的狂妄他?#34892;?#24868;怒,然而他很冷静,他冷然一笑,道:“我看来是小看他牧山了,没想到他如此魄力,居然想要在阵前斩我,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攻破我的中营吗,?#25307;?#22916;想!”

    他?#34987;?#31435;断:“传令前营,不可妄动,恪守官道,传令后营,不可妄动,小心戒?#31119;?#20013;营所有将士,随我御敌,挡住一个?#32972;剑?#36275;以让他们不攻自破!”

    “诺!”

    众将领命,?#31185;?#39640;涨。

    “我做老子的不能输给儿子,今日一战,当我扬名千里之时刻!”

    牧山心中有一股傲气,特别是听到儿子凭借着数千兵马就把龚都刘辟这些说我数万兵权的大将玩耍手中,他特别的骄傲,骄傲的同时又有一抹羞愧,他这个做老子的,不能输给儿子。

    所?#36234;?#26085;一战,他必须拼命:“儿郎们,此战我们必胜,随?#39029;?#38155;,杀!”

    “杀!”

    “杀!”

    周仓雷虎等等大将,一个个赤红双眼,杀上上坡上面。

    “放箭!”

    “放箭!”

    中营储备的箭矢比前营的还要多,人未到,弓箭先来了,一轮一轮的箭矢铺天盖地的的来。

    ?#26263;?#20303;箭?#31119;?#19981;得后?#32781;?#20914;锋杀敌,一往无前!”

    牧山一声一喝,声?#38138;?#22825;,一马一?#31119;?#20914;锋在前,无畏箭矢之雨,硬生生的冲杀进去。

    “冲锋杀敌!”

    “一往无前!”

    气势是一种可以感染的东西,当牧山的气势杀出来之后,他麾下一个个将士开始忘?#25104;?#27515;,忘怀的恐惧,脑海之中,只有冲锋的念头。

    轰轰轰!!!!!!

    前后五百米的距离,他们瞬间杀上山坡,宛如一重重的巨?#32781;?#35206;盖在了前方的黄巾军将士的身上。

    “某家虞南在此,给我挡住他们,决不能让他们靠近中营!”

    一个黄巾大将站出来,挡在前面。

    “死!”

    牧山杀上,一锤而过,?#36234;拖?#34880;?#23665;?#19977;尺。

    “凶残!”

    “太狂暴了!”

    “这不是人,就是一头从冬眠之中?#25307;?#36807;来的暴熊!”

    一个个黄巾将士被这一幕给震慑住了?#29287;椋?#27605;竟这个名字为虞南的将领在黄劭军中是位列前十的武将,可是连牧山一锤都挡不住,想想就凶悍。

    其?#30340;?#23665;没有他们想象之?#26143;?#22823;,如果是平日,也要十余招才能拿下这个虞南,可是?#32972;?#38155;的气势发起,他一个武将可?#36234;?#29992;军中无敌的气势,一锤可无?#23567;?br/>
    ?#26263;?#20303;!”

    “给我必须挡住他!”

    黄劭?#34892;?#27668;急败坏,他瞳孔赤红,神色铁青,看着已经距离自己不远的牧山,?#34892;?#32966;怯起来了,此时?#19997;?#30340;牧山,比之前交锋的时候还要可怕三分。

    ?#26263;?#20303;!”

    ?#26263;?#20303;!”

    中营的一个个营帅甚至旅帅主将都迎上去,想要挡住牧山,

    可是狂暴之下的牧山,战斗力是平时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以上,出?#24863;?#29467;无比,无?#22235;?#25377;住他一锤之力,让他的气势冉冉?#22124;?#32780;起,彻底的成为了一个人形凶兽。

    “莫营帅战死了!”

    “陈营帅也战死了!”

    “白旅帅战死了!”

    ?#21834;?br/>
    牧山的铁锤之下,大军杀如中营,如同屠戮,大?#39047;?#21387;之下,交战还不到一个?#32972;?#30340;时间,就已经击破了中营的前半军阵,而起气势越来越强,直入后面中营营帐。

    “龚都,你在干什么?”黄劭牙口都要碎了。

    “渠帅,他们太凶猛了,我们的将士军心被击溃,根本挡不住他们了,如今左右两侧营都压上了,但是还挡不住他们,快让前营和后营增援!”一个黄巾将领道。

    黄劭知道,自己小看牧山了,如果一开始把前营后营都压上来,也许就不会导致中营在短短不到一个?#32972;?#20043;中溃败。

    说?#38477;?#36824;是他太信任龚都了。

    认为龚都部会从后面压上来,所以才没有放开官道,拼死挡住,以为挡住了,就能拖死他们,可是龚都的兵马迟迟不到,让他中营近乎溃败。

    “快,传令前后营,压上来,围剿他们!”

    黄?#25239;?#19981;上官道了,大喝起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牧山之凶猛,居然在短短时间之中,杀到了自己的前面。

    “黄劭,吃我一?#31119; ?br/>
    他凶?#25237;?#26469;,气势如雷,力有压山之势。

    轰轰轰!!!!!

    挡在黄劭面前的五六个亲兵迎上,却一锤而败,一道?#37070;磧暗?#39134;出去,口吐鲜血,生死不知。

    “某家何惧呢!”

    黄劭周围亲兵不多了,已经避无?#26432;埽?#20182;唯?#26143;?#33258;持枪杀上,毕竟他也算是一个一流武将。

    “死!”牧山的泰山锤在他手中重如山?#28291;?#21482;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砸下来,力若万钧,周围的气流都被压制出去了。

    “嘭!”

    巨锤与铁枪碰撞之下,巨力反震,黄劭的虎口彻底爆裂,血流在枪柄之上。

    “再来!”

    牧山又是一锤。

    “嘭!”

    黄劭被震动了五脏六腑都移位了。

    “哈哈哈,痛快,我们今日一战方休!”牧山怒吼,出锤之势连绵不绝。

    不出二十回合,黄劭已经挡不住了,一口鲜血吐出来了,他步步后?#32781;抗?#26377;一抹惊骇之色,此时?#19997;?#30340;牧山,太凶猛了,他即使同为元罡境的武者也挡不住。

    “渠帅?”

    “快去救渠帅!”

    左右无数黄巾士兵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想要上来救援。

    “杀!”

    “杀!”

    周仓和雷虎左?#39029;?#20987;,邓洪中营直入,刘劲率南阳兵碾压后方,形成一个诡异阵型,强行杀进来,左右屏?#22235;?#20123;靠近的黄巾将士。

    “黄劭,你输了!”

    牧山巨锤压在黄劭的天灵盖上,冷漠无情,杀意惊鸿。

    “南阳牧山,昔日你名气不扬,是我小看?#22235;悖?#33021;得?#24597;?#25104;渠帅之器重,赖以为宿卫之将,岂会是?#24717;?#20043;辈,我错了,我认命!”

    黄劭倒是败的起,他缓缓的冲地面上站起来,面容?#34892;┎园祝骸暗?#26159;今日之败,非战之罪,龚都负我,他日若能再战,我绝不给你任?#20301;?#20250;!”

    若非他期望龚都的兵马合围,他不会放置前后营不动,而是倾尽全力,挡住牧山,保证牧山靠不近他的身边半?#21073;上?#23601;是一念之错。

    “你没有机会了,立刻传令,各部停战!”

    牧山冷冷的道。

    他们虽然突入中营核心,俘虏黄劭,可是他们的兵马甚少,只能控制中营,周围还有数万黄巾将士俯视眈眈,他们没有必要死战?#38477;住?br/>
    “各部停战!”

    黄劭如今是刀俎下的鱼肉,他知道牧山的杀伐果断,也很是惜命,所以号令各部停战。

    “渠帅在他手上,停!”

    “都给我住手!”

    ?#21834;?br/>
    黄劭声威很高,黄巾各部投鼠忌器,反而不?#21307;?#25915;中营了。

    夜色之中,一场突击战役,落下帷幕。

    战场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对?#20013;?#21183;,牧山率兵直入中营,挟持了黄劭,但是外围还有数万黄巾军在包围他们,但是这些黄巾将士,投鼠忌器,不敢乱刀。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