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三國之龍圖天下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戰成名 十 (上架第七更)
    黑暗吞噬了紅日,幽幽的夜色開始降臨大地。*隨*夢*小*說 .lā

    黃劭軍營。

    營盤建立在一座名為牙口山的西簏山坡上,距離定陵城也就只有三十余里的,距離月牙山澗出口不過是十余里而已,正正是堵著出口的位置。

    從月牙山澗出來,唯一能走的路只能這座營盤踏過去。

    整個營盤很大,數萬駐扎,而且背靠大山,極為之穩固,主要分為前營,中營,后營,三營之間,互相連接,中間以瞭望木塔連接,另外中營還有一個左翼護營,一個右翼護營。

    他們就好像是一座山,堵住了牧山萬余兵馬的去了,把他們堵死在了山澗之中。

    “三日!”

    主將黃劭站在大營的門口,眺望月牙山澗的方向:“三日他們必敗,屆時我到是招降,還是剿殺你?”

    這對他來說有些為難。

    作為一個黃巾渠帥,他的榮譽感還是很沉重的,他對大賢良師的感情,對太平道的感情,對于黃巾軍的信仰,都被其他幾個渠帥要的沉重的很多。

    他知道,他如今圍殺的也曾經是一個黃巾渠帥,所以他為難了。

    “稟報渠帥,月牙山澗有動靜了,他們好像要沖殺出來了!”

    一個士兵來報。

    “算算時間,也應該突圍了!”黃劭并不意外,他只是淡然一笑:“不過牧山選擇我這個方位突圍,是看不起我嗎?”

    他走進了營帳之中,讓親衛為自己戴上戰甲,然后把青銅劍系在了腰間,手握一柄長槍出營而去。

    “傳令前營,務必擋住他們的突圍,堵住官道,決不讓官道有一絲一毫的缺失!”

    在黃劭看來,牧山率軍夜襲,必然是突襲官道,擋在官道之前的是他的前營,只要擋住了官道,就能保證萬無一失,絕不讓他們逃走半分。

    “諾!”一個傳令兵去傳令。

    “傳令中營,所有將士立刻集合,我們準備接應前營!”

    “諾!”

    再來一個傳令兵去傳令。

    “傳令后營,戰甲不離身,兵器不離手,隨時準備作戰!”

    “諾!”

    又一個傳令兵去傳令起來了。

    ……

    夜幕之下,火光映照。

    “殺!”

    牧山一馬當先,手握泰山錘,人如虎,馬如龍,暴走而出,殺意驚鴻,一掠而過,宛如一頭狂暴起來了黑熊,直接了當的殺過去了。

    “殺!”

    “殺!”

    周倉雷虎等人,跟在后面,迎面殺上來。

    “弓箭手,射!”

    前營主將,乃是黃劭麾下得力部將費力,費力善用雙刀,武藝不凡,還讀過書,排兵布陣頗為熟悉,面對沖鋒,絲毫不怕,盾兵在前,長槍兵在中間,弓箭手在后。

    咻咻咻!!!!

    他一聲令下,弓箭手開始紛紛開始射箭。

    “擋!”

    牧山長嘯,沖鋒在前的把手中的鐵盾舉起來了。

    “再射!”費力大聲下令。

    “成羅,弓箭手還擊!”

    “是!”

    成羅的弓弩營在行走之中還擊。

    箭矢在空中來回交錯,雙方的交鋒開始了,不斷的有弓箭落下,不斷的有人慘叫倒下,而雙方之間的陣型卻越來越近。

    “殺過去!”

    擋住一波之后,牧山怒聲如雷,越發接近黃巾戰陣:“今日擋我者,殺無赦!”

    他徹底的暴走了,凌空就丟出了手中的鐵錘。

    大飛錘。

    轟!

    這殺傷力之強大,讓人出乎意料,落在了黃巾軍最前面的陣型之中,宛如山崩地裂,六七個將士手中那得鐵盾都擋不住,硬生生的被他砸入了一個坑里面。

    “殺!”

    “殺!”

    牧山的勇猛如虎讓所有將士的都士氣暴增起來了。

    “擋住!”

    “擋住!”

    前營足足兩萬將士,列陣成型,手中不少鐵盾,宛如鐵塔,死死地擋在前方,想要擋住牧山的去路。

    “破!”

    牧山已經進入了前營陣型,他低頭,垂手,單手把砸入地面泰山錘抄起來,然后一錘打出,把擋在前面的黃巾將士砸出去!

    “沖進去!”

    “沖進去!”

    牧山打開一個缺口之后,后面眾將開始沖鋒。

    雙方士兵開始交錯起來了。

    “殺!”

    “擋住他們!”

    “沖過去!”

    “結鎮,迎敵,把他們擋下來,決不讓他們過去!”

    “今日一戰,視死如歸,我們拼了!”

    “……”

    血色的交戰開始了。

    山坡上,黃巾軍的中營已經列陣,渠帥黃劭策馬在前,目光俯視下方的戰場,嘴角揚起一抹冷然的弧度:“不愧為昔日南陽黃巾第一猛士,厲害,不過今日一戰,注定你們必敗!”

    “渠帥,此獠兇猛無比,前營未必能擋得住!”一個旅帥低聲的道:“要不我去率軍增援!”

    “費力的鐵桶戰陣沒這么好攻破的,我們再等等,消耗一下牧山的士氣,再一舉出擊!”

    黃劭精于算計:“我們不必要硬拼,只要拖時間便可,等到龔都大軍從后面殺過來,他們腹背受敵,那就必敗無疑了!”

    “是!”

    跟在他周邊的黃巾旅帥點頭表示認同。

    “鐵盾何在!”

    黃巾大將費力看著前方將士形成的軍陣被牧山硬生生的擊破,怒然一聲長嘯。

    “在!”

    “在!”

    一個個黃巾將士齊聲喝起來。

    “立!”

    費力大喝:“鐵桶軍陣!”

    “鐵桶軍陣!”

    “鐵桶軍陣!”

    這個軍陣是一個超級防御軍政,以一層層的鐵盾形成,他訓練的數年才有一點點成效,也讓他已躋身為黃劭麾下第一將領。

    “嘭!”

    “嘭!”

    鐵桶軍陣形成之后,牧山大軍各營受阻擊,即使牧山,也被擋在了陣外,畢竟他可以一錘破一鐵盾,卻無法揮動數十錘,數不清的鐵盾擋在了他面前,他寸步難行。

    “改道,沖向右面山坡,殺上去!”

    牧山調轉馬頭,從側翼打開一個缺口,向著山路殺上去。

    “殺!”

    “殺!”

    上萬大軍跟著牧山沖鋒陷陣起來了。

    “他們想做什么?”

    “這是為什么啊?”

    “不是突圍嗎?”

    山坡上的眾將頓時變得有些糊涂了。

    前營堵住了是官道,而把山道放開不了,可是沿著山道而入,就是死路一條,要知道,山坡上有中營將近兩萬將士,還有一個上萬將士的后營在增援,怎么打都是的死路一條。

    “他想要陣前斬將!”

    黃劭拳頭握緊,對于牧山的狂妄他有些憤怒,然而他很冷靜,他冷然一笑,道:“我看來是小看他牧山了,沒想到他如此魄力,居然想要在陣前斬我,不過他以為這樣就能攻破我的中營嗎,癡心妄想!”

    他當機立斷:“傳令前營,不可妄動,恪守官道,傳令后營,不可妄動,小心戒備,中營所有將士,隨我御敵,擋住一個時辰,足以讓他們不攻自破!”

    “諾!”

    眾將領命,士氣高漲。

    “我做老子的不能輸給兒子,今日一戰,當我揚名千里之時刻!”

    牧山心中有一股傲氣,特別是聽到兒子憑借著數千兵馬就把龔都劉辟這些說我數萬兵權的大將玩耍手中,他特別的驕傲,驕傲的同時又有一抹羞愧,他這個做老子的,不能輸給兒子。

    所以今日一戰,他必須拼命:“兒郎們,此戰我們必勝,隨我沖鋒,殺!”

    “殺!”

    “殺!”

    周倉雷虎等等大將,一個個赤紅雙眼,殺上上坡上面。

    “放箭!”

    “放箭!”

    中營儲備的箭矢比前營的還要多,人未到,弓箭先來了,一輪一輪的箭矢鋪天蓋地的的來。

    “擋住箭矢,不得后退,沖鋒殺敵,一往無前!”

    牧山一聲一喝,聲勢滔天,一馬一錘,沖鋒在前,無畏箭矢之雨,硬生生的沖殺進去。

    “沖鋒殺敵!”

    “一往無前!”

    氣勢是一種可以感染的東西,當牧山的氣勢殺出來之后,他麾下一個個將士開始忘懷生死,忘懷的恐懼,腦海之中,只有沖鋒的念頭。

    轟轟轟!!!!!!

    前后五百米的距離,他們瞬間殺上山坡,宛如一重重的巨浪,覆蓋在了前方的黃巾軍將士的身上。

    “某家虞南在此,給我擋住他們,決不能讓他們靠近中營!”

    一個黃巾大將站出來,擋在前面。

    “死!”

    牧山殺上,一錘而過,腦漿和鮮血飛濺三尺。

    “兇殘!”

    “太狂暴了!”

    “這不是人,就是一頭從冬眠之中蘇醒過來的暴熊!”

    一個個黃巾將士被這一幕給震懾住了心靈,畢竟這個名字為虞南的將領在黃劭軍中是位列前十的武將,可是連牧山一錘都擋不住,想想就兇悍。

    其實牧山沒有他們想象之中強大,如果是平日,也要十余招才能拿下這個虞南,可是當沖鋒的氣勢發起,他一個武將可以借用軍中無敵的氣勢,一錘可無敵。

    “擋住!”

    “給我必須擋住他!”

    黃劭有些氣急敗壞,他瞳孔赤紅,神色鐵青,看著已經距離自己不遠的牧山,有些膽怯起來了,此時此刻的牧山,比之前交鋒的時候還要可怕三分。

    “擋住!”

    “擋住!”

    中營的一個個營帥甚至旅帥主將都迎上去,想要擋住牧山,

    可是狂暴之下的牧山,戰斗力是平時的百分之一百二十以上,出錘兇猛無比,無人能擋住他一錘之力,讓他的氣勢冉冉攀升而起,徹底的成為了一個人形兇獸。

    “莫營帥戰死了!”

    “陳營帥也戰死了!”

    “白旅帥戰死了!”

    “……”

    牧山的鐵錘之下,大軍殺如中營,如同屠戮,大勢碾壓之下,交戰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擊破了中營的前半軍陣,而起氣勢越來越強,直入后面中營營帳。

    “龔都,你在干什么?”黃劭牙口都要碎了。

    “渠帥,他們太兇猛了,我們的將士軍心被擊潰,根本擋不住他們了,如今左右兩側營都壓上了,但是還擋不住他們,快讓前營和后營增援!”一個黃巾將領道。

    黃劭知道,自己小看牧山了,如果一開始把前營后營都壓上來,也許就不會導致中營在短短不到一個時辰之中潰敗。

    說到底還是他太信任龔都了。

    認為龔都部會從后面壓上來,所以才沒有放開官道,拼死擋住,以為擋住了,就能拖死他們,可是龔都的兵馬遲遲不到,讓他中營近乎潰敗。

    “快,傳令前后營,壓上來,圍剿他們!”

    黃劭顧不上官道了,大喝起來。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牧山之兇猛,居然在短短時間之中,殺到了自己的前面。

    “黃劭,吃我一錘!”

    他兇猛而來,氣勢如雷,力有壓山之勢。

    轟轟轟!!!!!

    擋在黃劭面前的五六個親兵迎上,卻一錘而敗,一道道身影倒飛出去,口吐鮮血,生死不知。

    “某家何懼呢!”

    黃劭周圍親兵不多了,已經避無可避,他唯有親自持槍殺上,畢竟他也算是一個一流武將。

    “死!”牧山的泰山錘在他手中重如山岳,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砸下來,力若萬鈞,周圍的氣流都被壓制出去了。

    “嘭!”

    巨錘與鐵槍碰撞之下,巨力反震,黃劭的虎口徹底爆裂,血流在槍柄之上。

    “再來!”

    牧山又是一錘。

    “嘭!”

    黃劭被震動了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哈哈哈,痛快,我們今日一戰方休!”牧山怒吼,出錘之勢連綿不絕。

    不出二十回合,黃劭已經擋不住了,一口鮮血吐出來了,他步步后退,目光有一抹驚駭之色,此時此刻的牧山,太兇猛了,他即使同為元罡境的武者也擋不住。

    “渠帥?”

    “快去救渠帥!”

    左右無數黃巾士兵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想要上來救援。

    “殺!”

    “殺!”

    周倉和雷虎左右出擊,鄧洪中營直入,劉勁率南陽兵碾壓后方,形成一個詭異陣型,強行殺進來,左右屏退那些靠近的黃巾將士。

    “黃劭,你輸了!”

    牧山巨錘壓在黃劭的天靈蓋上,冷漠無情,殺意驚鴻。

    “南陽牧山,昔日你名氣不揚,是我小看了你,能得張曼成渠帥之器重,賴以為宿衛之將,豈會是泛泛之輩,我錯了,我認命!”

    黃劭倒是敗的起,他緩緩的沖地面上站起來,面容有些蒼白:“但是今日之敗,非戰之罪,龔都負我,他日若能再戰,我絕不給你任何機會!”

    若非他期望龔都的兵馬合圍,他不會放置前后營不動,而是傾盡全力,擋住牧山,保證牧山靠不近他的身邊半步,可惜就是一念之錯。

    “你沒有機會了,立刻傳令,各部停戰!”

    牧山冷冷的道。

    他們雖然突入中營核心,俘虜黃劭,可是他們的兵馬甚少,只能控制中營,周圍還有數萬黃巾將士俯視眈眈,他們沒有必要死戰到底。

    “各部停戰!”

    黃劭如今是刀俎下的魚肉,他知道牧山的殺伐果斷,也很是惜命,所以號令各部停戰。

    “渠帥在他手上,停!”

    “都給我住手!”

    “……”

    黃劭聲威很高,黃巾各部投鼠忌器,反而不敢進攻中營了。

    夜色之中,一場突擊戰役,落下帷幕。

    戰場上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對持形勢,牧山率兵直入中營,挾持了黃劭,但是外圍還有數萬黃巾軍在包圍他們,但是這些黃巾將士,投鼠忌器,不敢亂刀。

    
冒险丛林怎么玩
微乐天津麻将规则 浙江11选5推荐号码 天津麻将技巧 北京赛车pk开奖直播手机版 湖北11选5号码预测 大圣娱乐棋牌下载 体彩山东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北20选5免费预测 网上兼职赚钱是真的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舞龙 打麻将上下分app软件下载 街机捕鱼王者 开元棋牌app 天天红包赛是步数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