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天子暴怒 (补更,9/20)
    清晨。

    东面的海平线之上,一轮红日太阳冉冉升起,朝阳的光芒照耀雒阳城,前两日下的雪已经被这光芒彻底的融化,温和的阳光?#33804;?#26377;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雒阳东市,一场大火刚刚才被扑灭。

    这一场大火源于景平商行所在了大宅,却牵连周围几乎十七户人家的?#21487;幔?#28041;及千余人,算得上是雒阳城这些年以来最大的一场失火了。

    “我家怎么烧了!”

    “天杀的,到底是谁放的火!”

    “爹,你醒醒啊!”

    “官老爷,你们要为我们做主啊!”

    ?#21834;?br/>
    被救出来的很多百姓都是商户,他们在哀嚎,在哭泣,在看着自己的?#21487;?#25104;为了一片废墟。

    “怎么会这样?”

    雒阳令司马?#26469;?#30528;县兵,走过来,?#25239;?#30475;着这一排排的被烧的?#21487;幔行?#21891;喃自语。

    事情变成这样,让他措手不及。

    “司马建公,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你心中不清楚吗?”

    执金吾袁滂,龙行虎步走过来,他今年已经年逾五旬,须发发白,神容?#20873;?#33485;老,但是作为一个曾经担当司徒之位的老臣来说,他的气势之中有一种强势:“尔等好狠的心,为杀一人,牵连雒阳近千无辜百姓,今日就算告到御前,老夫也饶不了尔等!”

    他是陈郡袁氏的人,也算是士族。

    但是和世家门阀并不入流,倒是和卢植王允他们颇为政见相同,不过在朝堂之上,他是一股清流,曾经官?#20102;?#24466;,?#33485;?#32463;被流放千里,如今依旧屹立朝堂,可见能力。

    这宅子里面住着何人,他自然清楚。

    朝堂之争,他也是历历在目,却不曾想到有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在他眼皮底下,弄出如此事情来,追究上来,他这个执金吾难辞其咎。

    “袁公,请息怒,此事与我并无关?#25285; ?#21496;马防连忙说道。

    “嘿嘿!”

    袁滂冷笑:“司马建公,你当老夫眼瞎啊,昨夜阻碍我执金吾缇骑进入东市的就是你雒阳县兵,真当这天子脚下是尔等说了算的!”

    “袁公,请听我解析!”司马防急了。

    “你去御前解析吧!”

    袁滂拂袖而走。

    “该死!”司马防面容阴沉。

    “父亲!”这时候司马?#39318;?#19978;来,对着父亲低声的道:“刚刚?#33251;?#20986;来,被烧伤了五百多人,而在这个大宅里面,抬出来的就有一百多具尸体,尸体皆已?#25112;?#20102;,恐怕已经辨认不出身份来了!”

    “袁家误我!”

    司马防长叹一声,牧景杀不了,但是这责任却让他来担当,他怎么推恐怕也推不掉了。

    ……

    雒阳北宫。

    灵昆宛。

    这个宛园是几年前灵帝亲自下令修建的,就在北宫之北,靠近上林宛,旁边还有一个鸿池,是一个风景秀丽,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天子心情好的时候,总?#19981;?#26469;这里修养身体,但是此时此刻的天子,却这个地方大发?#20570;?br/>
    他昨夜召蔡邕入宫,一番长叹,心情大好,还多喝了几倍,宠幸了几个新入宫的娇艳妃子,一直到如今才刚刚醒过来,但是一醒过来?#24466;?#21040;了张让的消息。

    天子是万万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些人居然敢如此放肆,这简?#31508;?#35753;他忍不住要发怒:“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牧景不顺他们意,他们就要杀牧景,为了牧景,还不惜焚我雒阳,要是朕不顺他们意,是不是他们也要杀朕,要焚了朕的皇宫,要造反了是吗?”

    他竭斯底里的声音带着的浓浓的杀意,还有一抹不为人知的惊慌。

    昨夜的事情,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34892;?#35268;矩,已经开始失效了,这雒阳城之中,?#37096;?#22987;藏刀兵之祸,那么他这个皇帝,还能当的顺吗。

    “陛下息怒!”

    张让赵忠等宦官俯首在下,连忙安抚。

    “在朕的眼皮底下,他们居然还敢如此放肆,他们眼中还有朕吗?”天子心中怒火已经无法压抑了,他的瞳孔之中火焰都要爆发出来了:“看来是朕太纵容他们了,如今他们居然连朕的圣旨都不放在眼中,?#28909;?#22914;此,朕也无需留着他们了,朕要杀人,朕倒是要看看,朕的刀锋利否!”

    “陛下,请息怒啊!”

    张让连忙上前,跪膝天子脚下,哀求的道:“陛下,他们手握兵权,此时万万不可动荡朝堂,若是逼急了他?#29301;?#20260;了陛下龙体,那就不好了!”

    “陛下,我们来日方长,奴婢等定当为陛下除去这些忤逆圣意之臣!”赵忠也连忙说道。

    “呼呼呼!!!!”

    天子怒火越来越盛,大口大口的喘气,一个气息上不来,顿时直接昏厥过去了。

    “太医!”

    “快传太医!”

    张让一看,顿?#34987;怕?#20102;起来了,他们连忙对外面高喝。

    太医很快就来了,诊断之后,一个老朽的太医针灸之后,才让天子从幽幽之中苏醒过来。

    “朕怎么了?”

    天子喘过了一口气,面色倒是好了很多。

    太医说道:“陛下,你此乃气急攻心,心血不继,从而伤的龙体,还望保持心情,万万不可再伤了龙体!”

    “下去吧!”

    天子已经冷静下来了,摆摆手,说道。

    “?#25285; ?br/>
    几个太医收拾衣箱,离开了这个宫苑。

    “陛下!”张让跪膝走上来:“是奴婢的错,奴婢无能,让陛下生气了!”

    “不管你的事情!”

    天子站起来,气息平顺了很多:“朕知道,他们就是想要把朕困死在这宫城之中,他们以为釜底抽薪,就能坏了朕的算计,他们也太小看朕了!”

    他挣扎的站起来,问道:“牧景小儿现如今怎么样了?”

    “他伤的不轻,身边护卫更是?#37070;?#26080;数,但是他算是捡回一条命,如今已被上军营保护起来了!”

    赵?#19968;?#31572;说道。

    牧景脱困之后,第一时间去了赵忠府邸,他知道整个雒阳城,恐?#36718;?#26377;宦官,才能保得住他的命,所以他连名声都不顾,光明正大的求援赵忠。

    赵忠也不含糊,直接出动西园八营之首,实力最强大的上军营来保护牧景。

    “去汝南传旨的人可有出发!”

    ?#30333;?#22812;已经连夜出发!”

    “何人?”

    “是高望亲自去传旨!”

    高望也是十常侍之一,天子?#20873;?#20449;任的人。

    “朕记得高伴伴轻功不错,派人去督促一下,让他尽快赶赴汝南,落?#30340;?#23665;之归?#25285; ?#22825;子冷静下来,思绪变得清晰起来:“?#34892;?#20154;若是不死心,必然会在汝南动手,牧山绝对不能反,他必须为朕所用!”

    “?#29301; ?br/>
    张让点头说道:“奴婢这?#22242;?#20154;传信给高望!”

    “传旨!”

    天子沉声的道。

    “在!”

    张让亲自摊开一份金帛,点墨写字。

    “念牧景年少,献艺有功,特赦免牧景罪身,赐牧景为皇子协之伴读,加封其为鸿都门学祭酒,同时,朕亲自征辟牧景为造印监的治监,秩俸六百石,另外命大鸿胪和将作大?#24120;?#22312;十日之内,修建好西鄂乡侯府!”

    天子昨夜已经召见了蔡邕,他很清楚,牧景用?#21019;?#21160;蔡邕的东西有多可怕,这一个工?#25112;?#20250;颠覆整个士林,这也是他听到牧景昨夜被刺,几乎身亡之后,如此生气的理由之一。

    如果之前他更在意牧山手中的兵权。

    那么现在也在意牧景的才能。

    两者若能都为他所用,必能为他改变当今朝廷的格局。

    “陛下,圣?#24049;?#20102;!”

    张?#20040;?#24178;上面的墨迹。

    “立刻传下去!”

    天子盖印,然后吩咐说道。

    “?#25285; ?br/>
    张让点头。

    “陛下,执金吾袁滂,雒阳令司马防,城防将军吴匡,宫外求见!”一个宫廷卫?#30475;?#22806;面走进来,拱手禀报。

    “不见!”

    天子冷冷的说道。

    “陛下?”

    “朕说的不见!”

    “?#25285; ?br/>
    众人不?#20197;?#24548;逆这个君王的声音。

    “继续传朕旨意!”天子阴沉沉的说道。

    “?#29301; ?br/>
    “执金吾袁滂失职,造成雒阳大火,百姓?#37070;?#26080;数,去职待命!”

    “?#25285; ?br/>
    “雒阳令司马防失职,造成雒阳大火,百姓?#37070;?#26080;数,革职归乡!”

    “?#25285; ?br/>
    “城防将军吴匡,护卫雒阳不力,革职流放!”

    “?#25285; ?br/>
    三道圣旨一下,朝野震动,天威浩瀚,棒棒有力,雒阳城之中顿时静?#37027;?#30340;一片,一个个大臣这时候都?#34892;?#20667;眼了。

    ……

    大将军府邸。

    “大将军,?#35753;?#21834;!”吴匡年约三十,跪膝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泣起来了。

    他纯属是无妄之灾。

    怎么算也算不到他头上。

    可是他却是被罚的最凄惨的一个,流放边关,那可是前途尽毁。

    “吴匡,圣?#23478;?#19979;,本将军也改变不了,你暂且?#28909;?#20937;州一趟,凉州有本将军亲信董卓,他会照应你,本将军会尽快把你回雒阳来!”何进捏了捏疲惫的鼻?#28023;?#27785;声的道。

    “?#25285; ?br/>
    吴匡无?#21361;?#20316;为何进大将军的心?#25329;?#23558;,镇守京城防御,如今被陛下拿来开刀,也无话可说,幸好是流放凉州,要是其他地方,恐怕连翻身的机会都没?#23567;?br/>
    吴匡离开之后,何进面容阴沉下来:“张津,怎么回事,我让你去杀人,不是让你去放火!”

    ?#30334;?#25253;大将军,?#21069;?#28779;是牧龙图自己放的!”

    张津拱手说道。

    “什么?”

    “若?#24708;前?#28779;,我等已经把他们都格杀了,可是火势一起,整个场面都混乱了,昨夜又是夜风呼啸,火势蔓延的很快,外面救火的人也很多,吾等无奈之下,只好撤退!”

    “好狠!”

    何进对这个堂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越发的?#20667;?#36215;来了:“他就不怕自己被烧死吗?”

    “大将军,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主簿陈琳沉声的道:“此少年有大魄力,不可留!”

    “?#19978;?#22312;陛下已经发怒了,他明明知道吴匡是兄长的?#21069;?#23558;,却直接流放,摆明的告诉兄长,我们要是再有动作,恐怕陛下就容不下我们了,即使姐姐在宫中?#19981;?#34987;冷落,届时,我等该如何?#28304;Γ ?#20309;苗道。

    “来日方长!”

    何进咬咬牙,这一回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杀不了牧景,还损了一员爱将,丢失了城防将军的位置,他沉声的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补缺上城防将军的职务,不可?#33804;?#38075;了空子!”

    ……

    司空府。

    “陛下这是?#20570;?#22823;怒,这一板打的够重的!”司空袁逢跪坐堂前,阴沉沉的说道。

    “兄长,此事之后,司马家恐怕会因此和我们离心离德!”

    袁隗道。

    “只要关中世?#19968;?#20449;任我们便可!”袁逢倒是不是很在意司马家,司马家的影响力还不如弘农杨氏:“不过雒阳令还是要争一争的!”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