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三國之龍圖天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子崩 六
    雒陽城的夜晚,黑暗覆蓋,冷雨紛飛,寒意一陣陣的升起。?隨?夢?.lā

    北宮。

    這一座宮城今夜注定是一個血流之夜,天空之上落下的雨水,聲音滴滴答答,卻已經蓋不住這不斷逼近的一陣陣重重疊疊的步伐聲音。

    “父親,何進正在召集在攻打顯陽宛,北軍大軍,集中宮城北面,皆在顯陽宛周圍,宮城東南已是空虛!”虎賁中郎將袁術身披戰甲,手握戰槍,策馬而上,拱手稟報。

    “立刻進宮城!”

    袁逢大手一揮:“今夜我們是平戰亂,穩朝政,不可讓雒陽而亂!”

    誅不誅何進,是一回事。

    但是今夜他們必須要告訴天下人,世家門閥,在京城也是有決斷力的。

    南宮禁衛軍。

    加上以虎賁中郎將之名召集的世家府兵。

    他們掌控的兵力,已可影響雒陽局勢。

    ……

    東側的宮門之上。

    “建陽,不要在等了!”盧植眸光看著城門,冷冷的道:“久則生變!”

    “可是……”

    丁原上任執金吾其實還不過五日而已,對雒陽并不熟悉,若非他帶著麾下數十精銳的并州將領上任,此時此刻恐怕整頓執金吾緹騎都來不及。

    才剛剛整頓衙門兵馬,突然就要面臨如此的境地,他能出兵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可終究要面對他昔日上主何進,心中是有些猶豫不絕。

    “建陽,你要逆旨嗎?“

    “不敢!”丁原連忙道。

    “建陽,你我同朝為臣,當忠義陛下,陛下若有事,你可擔當得起嗎?”王允策馬旁邊,冷冷的道。

    “兒郎們,進城!”

    丁原無奈之下,下令執金吾緹騎進城而去。

    ……

    西園校場正對宮門正西的位置。

    西園精兵,已集合完畢。

    “大將軍還是入宮了!”袁紹的面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終究遲了一步,擋不住大將軍入宮,只能立刻召集兵馬,他陰沉沉的看著的北宮西門。

    “陛下要誅大將軍,雖然不知何之方式,可已勢不可擋!”

    曹操策馬旁邊,嘆氣說道:“大將軍已陷絕境!”

    “無論如何,某必須進宮城!”

    袁紹決絕的說道:“保住大將軍,才能保住我們所有人!”

    “殺!”

    眾將領命,長驅而入。

    “兄長!”曹仁策馬上來,詢問曹操:“要進宮城嗎?”

    “進!”

    曹操想了想,說道:“今夜這一戰,躲恐怕是躲不掉了,唯有進城!”

    ……

    北宮之中,顯陽宛。

    正院大殿。

    “何進,你居然敢弒君,咱家與你不死不休!”蹇碩浴血奮戰,抵抗北軍絞殺,麾下兵馬折損大半,僅存數百殘兵,率兵進入,入目這一瞬間,猛然大怒,怒嘯九天之上。

    “何進,亂臣賊子!”

    “當為國賊!”

    “殺了此國賊,為陛下報仇!”

    “……”

    張讓趙忠這時候也率殘余的宦官,從后側門直接破門而入,直觀此一幕,一個個怒喝何進。

    “舅父,你怎可如此?”

    太子劉辯跨步而入,看著這一幕,面色泛白,目光瞪大,死死的看著何進。

    他親眼所見。

    他就跟著何進后面而踏入大殿,前后不足一刻鐘時間,而聽其聲勢,在大殿之中,明顯只有天子和何進。

    天子被一柄長刀貫通身體,而何進,近在遲遲,結果已經很明顯。

    何進居然殺了他的父皇。

    “何進弒君,大逆不道!”

    張讓怒目圓瞪。

    “何進弒君,大逆不道!”

    “何進弒君,大逆不道!”

    “……”

    整個顯陽宛都爆發出如雷灌耳的聲音,綿綿不絕的聲勢在北宮的天空之上。

    夜色已經降落,一片陰雨之中蒙蒙,北宮宮闈涼意陣陣,此時此刻卻始終回蕩著這一聲聲的吶喊聲音,宛如多米諾骨牌推翻了一般,直接散出去。震驚了整個雒陽城。

    “完了!”

    何進站在中堂,目光凝視這一幕,渾身的寒意浮現。

    算了一輩子,終究算不過天子的狠。

    天子居然以性命為賭注,賭上了他的性命,他太急了,急著想要遺詔,急著想要正統的輔政地位,急著想要大漢權力,所以他中了天子的圈套。

    弒君之名,水洗不掉。

    “大將軍!”

    “大將軍這是?”

    “大將軍居然弒君了?”

    這時候一個個的北軍的將士也不約而同的沖入了顯陽宛之中,一個個看著眼前的事實,有些不知所措。

    即使他們是何進麾下的將士。

    可大漢終歸正統。

    弒君是一輩子翻不了的惡名,是所有人唾棄了一個罪名。

    所以他們的心中有些抵觸起來了。

    “陛下,這是你逼我的!”何進被逼絕境,反而爆出一身膽氣,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令:“傳令下去,十常侍刺殺陛下,罪無可赦,北軍所屬,屠刀盡開,殺,今夜這顯陽宛,一個都不許活著走出去!”

    “舅父?”

    劉辯面容蒼白。

    “太子,老夫在為你的江山而戰!”何進拔刀,虎步踏出,戰意崇尚九重天:“殺!”

    今夜只有趕盡殺絕,殺盡顯陽宛所屬,才能堵住這天下幽幽之口。

    “殺!”

    “殺!”

    北軍將士聞言,面面相窺之下,很快就有了結果,還是何進這個主將的威嚴比較重,所以異口同聲的殺伐起來了。

    “去太后宮殿!”

    張讓三人對視一眼,互相點點頭。

    局勢訊息萬變,如今他們宦官只有亂中取勝,得太后扶持,皇子協登基,他們才能穩住地位。

    “殺出去!”

    “殺出去!”

    十常侍分開三個方向,率殘兵而突圍出去。

    這里畢竟是宮城,周圍是長廊大殿,不是平原之地,即使何進手上有兵馬數萬,其實大部分還在宮苑之外,卻始終張不開網,反而被十常侍的零散打發拖著打,周圍的場景一片混亂起來了。

    “何進弒君了!”

    “何進弒君了!”

    “何進弒君了!”

    在混亂之中,十常侍本來就武功了得,趁著雨水和夜色的沖殺,還是有不少人沖出了北軍防線,在宮城四處亂喘,同樣把何進弒君的消息宛如病毒一般,傳播出去。

    ……

    “何進弒君?”

    盧植和丁原率兵而入,距離顯陽宛不過是一個宮城而已,突如其來聽到這個噩耗,頓時楞了。

    “他焉敢如此大逆不道!”

    王允渾身發抖。

    “誅何進,滅國賊,平朝綱!”

    丁原終究下定了決心,要誅殺國賊何進:“兒郎們,隨我殺進去,截殺北軍!”

    “殺!”

    “殺!”

    執金吾的將士求實不多,緹騎千余,兵馬數千,但是戰斗力不凡,長驅直入,直殺想北軍之陣。

    ……

    “何進居然敢弒君,他瘋了?”

    袁逢也接到了消息,他的面容鐵青,這是底線,任何人都不能跨越的底線,弒君就是謀逆,天下人都保不了何進:“公路,子旭!”

    “在!”

    虎賁中郎將袁術和南宮令皇甫連拱手待命。

    “傳令下去,所有將士殺進去,斬北軍,誅何進,撥亂反正,正朝綱!”袁逢怒喝。

    “諾!”

    大軍廝殺而入,直撲北軍。

    ……

    “不可能!”袁紹兵馬才剛剛過了宮城西門,距離顯陽宛已經不足一里,突然被抓回來的舌頭聽到這個消息,如雷轟頂。

    “袁校尉,我們如何是好?”

    一眾校尉看著袁紹,有人低聲詢問。

    “諸位,這是十常侍的圈套,都不要相信,如今大將軍危在旦夕,唯大將軍而讓吾等無憂,殺進去,誅十常侍,營救大將軍!”袁紹一咬牙,唯一條道走到黑。

    曹操緊跟在后,卻面容難看。

    他怎么也想不到何進居然會弒君,僅憑這一點,何進已經無法立足朝堂,天下幽幽之口,他堵不住,公憤之心,他壓不下,今夜,何進必敗。

    “傳令!“

    “在!”

    “誅十常侍,扶持太子!”曹操迅速抓住了今夜的戰略。

    “諾!”

    他麾下眾將領命而去。

    ……

    宮城已亂作一團,雨水還在下,滴滴答答下個不停,而宮城之中,在滔滔不絕的喊殺聲之中,一陣陣的火光卻漸漸而起。

    “兄長,南軍反了,已攻破我前翼!”車騎將軍何苗渾身染血而入,拱手道。

    “父親,執金吾殺進來了,嚷著逢圣旨,而誅殺父親!”

    北軍中侯何咸拖著血色的腳步,一步一個血印,走進來,拱手說道。

    “天子,你好狠!”何進回頭,目光看著倒在血泊之中的天子劉宏,他的拳頭握緊:“想要誅殺我,就憑他們,還不夠!”

    他大手一抓,把太子劉辯抓在手中:“太子,此地不能待了!”

    “舅父?”

    劉辯才剛剛回神,看著何進兇神惡煞的氣勢,不禁驚懼起來了。

    “太子殿下,他們不想讓太子登基,我們必須出宮,只有脫離了這些亂軍圍攻,太子殿下才能登基為帝!”

    何進抓著劉辯,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兒郎們,扶太子而登朝政,此乃朝廷大公之名,吾乃當朝大將軍,豈會懼稍小而亂,隨我殺出去!”

    “殺出去!”

    “殺出去!”

    北軍將士震懾在這一股強大的氣勢之下,一個個士氣猛漲,爆發強悍的戰斗怒了。

    
冒险丛林怎么玩
四肖八码免费资料领取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直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波克安徽麻将 重庆幸运农场常见技巧 波波网赚论坛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钻石帝国 篮球比分直播188球探 德甲录像回放 有没有线上打南京麻将的群啊 辽宁11选5技巧任二 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11选5组三 快乐扑克技巧 大庆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