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天子崩 六
    雒阳城的夜晚,黑暗覆盖,冷雨纷飞,寒意一阵阵的升起。?随?梦?.lā

    北宫。

    这一座宫城今夜注定是一个血流之夜,天空之?#19979;?#19979;的雨水,声音滴滴答答,却已经盖不住这不断逼近的一阵阵重重叠叠的步伐声音。

    “?#30422;祝?#20309;进正在召集在攻打显阳宛,北军大军,集中宫城北面,皆在显阳宛周围,宫城东南已是空虚!”虎贲中郎将袁术身披战甲,手握战枪,策马而上,拱手禀报。

    “立刻进宫城!”

    袁逢大手一挥:“今夜我们是平战乱,稳朝政,不可让雒阳而乱!”

    诛不诛何进,是一回事。

    但是今夜他们必须要告诉天下人,世家门阀,在京城也是有决断力的。

    南宫禁卫军。

    加上以虎贲中郎将之名召集的世家府兵。

    他们掌控的兵力,已可影响雒阳局势。

    ……

    东侧的宫门之上。

    “建阳,不要在等了!”卢植眸光看着城门,冷冷的道:“久则生变!”

    “可是……”

    丁原上任执金吾其实还不过五日而已,对雒阳并不熟悉,若非他带着麾下数十精锐的并州将领上任,此时此刻恐怕整顿执金吾缇骑都来不及。

    才刚刚整顿衙门兵马,突然就要面临如此的境地,他能出兵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可终究要面对他昔日上主何进,心中是?#34892;?#29369;豫不绝。

    “建阳,你要逆旨吗?“

    “不敢!”丁原连忙道。

    “建阳,你我同朝为臣,当忠义陛下,陛下若有事,你可担当得起吗?”王允策马旁边,冷冷的道。

    “儿郎们,进城!”

    丁原无奈之下,下令执金吾缇骑进城而去。

    ……

    西园校场正对宫门正西的位置。

    西园精兵,已集合完毕。

    “大将军还是入宫了!”袁绍的面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终究迟了一步,挡不住大将军入宫,只能立刻召集兵马,他阴沉沉的看着的北宫西门。

    “陛下要诛大将军,虽然不知何之方式,可已势不可挡!”

    曹操策马旁边,叹气说道:“大将军已陷绝境!”

    “无论如何,某必须进宫城!”

    袁绍决绝的说道:“保住大将军,才能保住我们所有人!”

    “?#20445; ?br/>
    众将领命,长驱而入。

    “兄长!”曹仁策马上来,询问曹操:“要进宫城吗?”

    “进!”

    曹操想了想,说道:“今夜这一战,躲恐怕是躲不掉了,唯有进城!”

    ……

    北宫之中,显阳宛。

    正院大殿。

    “何进,你居然敢弑君,咱家与你不死不休!”蹇?#23545;?#34880;奋战,抵抗北军绞?#20445;?#40638;下兵马折损大半,仅存数百残兵,率兵进入,入目这一瞬间,猛然大怒,怒啸九天之上。

    “何进,?#39029;?#36156;子!”

    ?#26263;?#20026;国贼!”

    “杀了此国贼,为陛下报仇!”

    “……”

    张让赵忠这时候也率残余的宦官,从后侧门直接破门而入,直观此一幕,一个个怒喝何进。

    “舅?#31119;?#20320;怎可如此?”

    太子刘辩跨步而入,看着这一幕,面色泛白,?#25239;?#30634;大,死死的看着何进。

    他亲眼所见。

    他就跟着何进后面而踏入大殿,前后不足一刻钟时间,而听其声势,在大殿之中,明显?#25381;?#22825;子和何进。

    天子被一柄长刀贯通身体,而何进,近在迟迟,结果已经很明显。

    何进居然杀了他的父皇。

    “何进弑君,大逆不道!”

    张?#38376;?#30446;圆瞪。

    “何进弑君,大逆不道!”

    “何进弑君,大逆不道!”

    “……”

    整个显阳宛都爆发出如雷灌耳的声音,绵绵不绝的声势在北宫的天空之上。

    夜色已经降落,一片阴雨之中蒙蒙,北宫宫闱凉意阵阵,此时此刻却始终回荡着这一声声的呐喊声音,宛如多?#30528;?#39592;牌推翻了一般,直接散出去。震惊了整个雒阳城。

    “完了!”

    何进站在中堂,?#25239;?#20957;视这一幕,浑身的寒意浮现。

    算了一辈子,终究算不过天子的狠。

    天子居然以性命为赌注,赌上了他的性命,他太急了,急着想要遗诏,急着想要正统的辅政地位,急着想要大汉权力,所以他中了天子的圈?#20303;?br/>
    弑君之名,水洗不掉。

    “大将军!”

    “大将军这是?”

    “大将军居然弑君了?”

    这时候一个个的北军的将士也不?#32423;?#21516;的冲入了显阳宛之中,一个个看着眼前的事实,?#34892;?#19981;知所措。

    即使他们是何进麾下的将士。

    可大汉终归正?#22330;?br/>
    弑君是一辈子翻不了的恶名,是所有人唾弃了一个罪名。

    所以他们的心中?#34892;┑执?#36215;来了。

    “陛下,这是你逼我的!”何进被逼绝境,反而爆出一身胆气,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令:“传令下去,十常侍刺?#21271;?#19979;,罪无可赦,北军所属,屠刀尽开,?#20445;?#20170;夜这显阳宛,一个都不许活着走出去!”

    “舅?#31119;俊?br/>
    刘辩面容?#22253;住?br/>
    “太子,老夫在为你的江山而战!”何进拔刀,虎步踏出,战意崇尚九重天:“?#20445; ?br/>
    今夜?#25381;?#36214;尽杀绝,杀尽显阳宛所属,才能堵住这天下幽幽之口。

    “?#20445; ?br/>
    “?#20445; ?br/>
    北军将士闻言,面面相窥之下,很快就有了结果,还是何进这个主将的威严比较重,所以异口同声的杀伐起来了。

    “去太后宫殿!”

    张让三人对视一眼,互相点点头。

    局势?#26029;?#19975;变,如今他们宦官?#25381;?#20081;中取胜,得太后扶持,皇子协登基,他们才能稳住地位。

    “杀出去!”

    “杀出去!”

    十常侍分开三个方向,率残兵而突围出去。

    这里毕竟是宫城,周围是长廊大殿,不是?#30342;?#20043;地,即使何进手上有兵马数万,其实大部分还在宫苑之外,却始终张不开网,反而被十常侍的零散打发拖着打,周围的场景一片混乱起来了。

    “何进弑君了!”

    “何进弑君了!”

    “何进弑君了!”

    在混乱之中,十常侍本来就武功了得,趁着雨水和夜色的冲?#20445;?#36824;是有不少人冲出了北军防线,在宫城四处乱喘,同样把何进弑君的消息宛如病毒一般,传播出去。

    ……

    “何进弑君?”

    卢植?#25237;?#21407;率兵而入,距离显阳宛不过是一个宫城而已,突如其来听到这个噩耗,顿?#23849;?#20102;。

    “他焉敢如此大逆不道!”

    王允浑身发?#19969;?br/>
    “诛何进,灭国贼,平朝纲!”

    丁原终究下定了决心,要诛杀国贼何进:“儿郎们,随我杀进去,截?#21271;?#20891;!”

    “?#20445; ?br/>
    “?#20445; ?br/>
    执金吾的将士求实不多,缇骑千余,兵马数千,但是战斗力不凡,长驱直入,直?#27605;?#21271;军之阵。

    ……

    “何进居然敢弑君,他疯了?”

    袁逢?#27493;?#21040;了消息,他的面容铁青,这是底线,任何人都不能跨越的底线,弑君就是谋逆,天下人都保不了何进:“公路,子旭!”

    “在!”

    虎贲中郎将袁术和南宫令皇甫连拱手待命。

    “传令下去,所有将?#21487;?#36827;去,斩北军,诛何进,拨乱反正,正朝纲!”袁逢怒喝。

    “?#25285; ?br/>
    大军厮杀而入,?#36924;?#21271;军。

    ……

    “不可能!”袁绍兵马才刚刚过了宫城西门,距离显阳宛已经不足一里,突然被抓回来的舌头听到这个消息,如雷轰顶。

    “袁校尉,我们如何是好?”

    一众校尉看着袁绍,有?#35828;?#22768;询问。

    “诸位,这是十常侍的圈套,都不要相信,如今大将军危在旦夕,唯大将军而?#26790;?#31561;无忧,杀进去,诛十常侍,营救大将军!”袁绍一咬牙,唯一条道走到黑。

    曹操紧跟在后,却面容难看。

    他怎么也想不到何进居然会弑君,仅凭这一点,何进已经无法立足朝堂,天下幽幽之口,他堵不住,公愤之心,他压不下,今夜,何进必败。

    “传令!“

    “在!”

    “诛十常侍,扶持太子!”曹操迅速抓住了今夜的战?#28020;?br/>
    “?#25285; ?br/>
    他麾下众将领命而去。

    ……

    宫城已乱作一团,雨水还在下,滴滴答答下个不停,而宫城之中,在滔滔不绝的喊杀声之中,一阵阵的火光却渐渐而起。

    “兄长,南军反了,已攻破我前翼!”车骑将军何苗浑身染血而入,拱手道。

    “?#30422;祝?#25191;金吾杀进来了,嚷着逢圣旨,而诛杀?#30422;祝 ?br/>
    北军中侯何咸拖着血色的脚步,一步一个血印,走进来,拱手说道。

    “天子,你好狠!”何进回头,?#25239;?#30475;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天子刘宏,他的拳头?#25112;簦骸?#24819;要诛杀我,?#25512;?#20182;们,还不够!”

    他大手一抓,把太子刘辩抓在手中:“太子,?#35828;?#19981;能待了!”

    “舅?#31119;俊?br/>
    刘辩才刚刚回神,看着何进凶神恶煞的气势,不禁惊惧起来了。

    “太子殿下,他们不想让太子登基,我们必须出宫,?#25381;?#33073;离了这些乱军围攻,太子殿下才能登基为帝!”

    何进抓着刘辩,大步流星的走出去:“儿郎们,扶太子而登朝政,此乃朝廷大公之名,吾?#35828;?#26397;大将军,岂会惧稍小而乱,随我杀出去!”

    “杀出去!”

    “杀出去!”

    北军将?#31354;?#24913;在这一股强大的气势之下,一个个?#31185;?#29467;涨,爆发强悍的战斗怒了。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