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盐商之战 三
    经过大半个月的修养之后,牧景的伤势好了不少,就连霍余也能正常的走动了。

    “中恒,你的伤势刚好,不得操劳!”

    书阁之中,?#25239;?#21512;上一卷书籍,?#25239;?#30475;了一眼正在整理一些文卷的霍余,沉声的道。

    “世子,我伤势已经好了差不多了!”

    霍余轻笑的道:“这点小事,刚好活动一些气血,并无大碍!”

    “我让你回南阳去修养,你不去,我让你在后院静养你也不做,你非要来书阁,好了,我允了,你又如此不爱惜自己,你是非要逼我禁足你吗?”牧景凌厉的道。

    霍余伤的根本,日后就算养好的身体,也不能过度操劳,牧景着手,想要给他求个爵位,然后送他回南阳修养,但是他脾气倔,就是不愿意。

    “世子,余碌碌无为半辈子,好不容?#23376;?#19978;世子赏识,能在世子身边,做些许事情,证明自己毕生所学乃是有用之功,此乃余之幸,余恳请世子,不要让余回南阳去,余不想后半辈子就此寂灭南阳!”

    霍余跪膝而下,真切的说道:“余愿一直陪伴世子身旁,?#20102;?#19981;悔,还请世子成全!”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见。

    多少人背负一身才学,却寂灭山林荒野之外。

    霍余也算是一个读书人,他读的半辈子书,只是才学不及,名声全无,寒门出身,按道理这辈子都难走出中阳山那一片困牢,可是他遇上了牧景。

    ?#32972;?#29287;景把他们带出来,让他们见识了天地的广阔,带着他们会了一个个才学出众之人,这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了。?

    他知道自己的才学不是很好,也没有什么睿智之智,但是在牧景身边,他的每一件事情都做的很好,牧景给了他机会,他当以全力而不负牧景的知遇之恩。

    这是他一展所长的地方,他不愿意离开。

    哪怕再来一次,他还会以身而挡,为牧景挡住这一剑的必杀。

    “你啊!”

    牧景长叹一声,他无法拒绝霍余的请求,对于霍余,他是带着惭愧的心的,能满足霍余的条件,他都会满足,他想了想,说道:“留在雒阳可以,但是你要保证,日后每日不得忙碌超过四个?#32972;剑 ?br/>
    “世子……”霍余还想说什么,要知道作为牧景身边的文吏秘书,他有太多东西要处理了,一天四个?#32972;剑?#20845;个?#32972;?#37117;不够,平日他最少每天工作八个?#32972;健?br/>
    “就这么决定了!”

    牧景道:“日后我身边的大小事情还是你来亲自决议,但是?#19968;?#32473;你多?#24515;?#20960;个手下,你用心培养一下,笨人动手,精人动口,你要学会用人!”

    以他目前的身份,手中的事情,成立一个秘书处是必然的,霍余这种人,心志坚定,让他回南阳恐怕也是郁郁不得志,就留在身边,知根知底好用一点。

    “属下遵命!”

    霍余唯有拱手领命。

    “已经下午了,你今日还有一次行针,?#28909;?#25214;张宁行针,要是她待会看不到你,肯定杀过来找人,可会拿?#39029;?#27668;的,这些天你也尽量不得忙碌,修养身体为第一要务,只要把身体养好了,日后想要如何忙碌都行!”牧景道。

    自从他受伤了,小命都握在张宁手中,可不敢在张宁面前嚣张。

    “是!”

    霍余放下手中文卷,行礼之后,转身离去,去了景平院的西厢。

    不多?#20445;?#25103;?#38745;?#21254;匆而回。

    他拍了拍身上的雪花,才走进书阁之中的,盘膝坐下来,双手放在火炉上取热,一边取热一边抱怨的道:“你倒是的好享受,我可?#22242;?#26029;腿了!”

    “呵呵!”

    牧景笑了笑:“现在我也就只能?#22815;?#19968;下你而已!”

    “最近盐市的情况听汇报没有!?#27605;分静?#38382;道。

    “还没有!”

    牧景摇头:“今天没有奏报来了!”

    “今天恐怕景平商行上下都没空搭理你了!”

    “怎么了?”

    “张恒玩崩盘了!?#27605;分静?#27785;声的道:“盐商方家,家主方绍,太敏锐了,让他顺藤摸瓜,摸到了景平商行去了,出手也够狠?#20445;?#25968;千金一下子砸下来,把景平商行砸了一个楞头了!”

    “方绍?”

    牧景闻言,微微眯眼:“居然有这么敏锐的触觉,倒是少见啊!”

    “不能小看雒阳这些商贾,能在雒阳的市集上打滚了,绝对没有一个善茬!?#27605;分静?#35828;道。

    “那就麻烦了!”

    牧景站起来了:“去景平商行!”

    “现在!”

    “商场如战场,?#28909;?#26377;了变数,就要尽快出手,宜早不?#39034;伲 ?#29287;景披上一件虎袄,走到门口,把暖靴穿起来了。

    “圣女殿下?#23835;?#20320;出门吗?”

    戏?#38745;?#36208;上来,打趣的说道。

    ?#20843;?#21435;速回,应该没问题吧!”牧景没有多大自信,说的很勉强。

    但是不管如何,他还是出门了,他和戏?#38745;?#20004;人,霍绍黄忠亲?#26376;?#19968;百余精兵护送,直奔景平商行而去了。

    “闷了快一个月了,都快闷死我了!”

    马车上,牧景揭窗?#20445;?#30475;着街?#37070;下?#19979;的雪花,吐出了一口气浑浊之气。

    “你说我要是把你的行踪公布出去,会不会引人上钩啊!?#27605;分静?#22352;在车厢里面,笑眯眯的道。

    燕山剑圣王越踪迹全无,他还是?#34892;?#25285;心,如果可以,他倒是想要为牧景解决这个麻烦。

    “呵呵!”牧景笑了:“我?#22242;?#20854;他人不上?#24120;?#25105;老子先上钩了,到时候知道你是的馊主意,那就完蛋了,我也保不住你的小命了!”

    “这倒是一个问题!”

    戏?#38745;龐行?#35754;讪的道:?#25353;?#38395;太傅大人的性情暴躁,南阳一暴熊,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耐心,?#19968;?#30495;怕被他五马分尸了!”

    太傅府距离景平商行也就半个?#32972;?#30340;?#28902;獺?br/>
    当牧景?#31995;?#26223;平商行的时候,景平商行在京城之中的掌柜,除了瘸子许林之外,基本上都已经齐聚一堂,一个个面带愁色,苦闷忧郁。

    “大掌柜来了?”

    张恒看到牧景走进来,连忙站起来了行礼。

    “拜见大掌柜!”

    “大掌柜安好!”

    一众掌柜也纷纷站起来行礼。

    “愁眉苦脸的,遇?#19979;?#28902;了?”牧景大马金刀的坐下来,?#25239;廡表?#20102;一眼了张恒。

    “恒不才,有负大掌柜期望,我们景平商行尚未进入战役状态,就已暴露了踪迹,现在被方家严家两大盐商里联手打击,半月苦功,?#36127;?#19968;朝丧!”张恒跪膝而下,羞愧的说道。

    “商场上,怎么可一帆风?#24120; ?#29287;?#20843;?#27627;不惊,淡然而霸道的声音开口,冷绝的道:“上山打猎,不可能只遇到野鸡野兔,遇上老虎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28909;?#26377;虎拦路,那我们就打虎!”

    他霸气的话,倒是让殿堂之中本来?#31185;行?#20302;落的景平商行一众掌柜振奋了不少了。

    “大掌柜说的对!”

    “我们景平商行齐聚了南阳商贾的力量,我就不相信还应对不了一个雒阳的盐市!”

    “就和他们干到底!”

    ?#21834;?br/>
    众掌柜的斗志渐渐的恢复。

    牧景满意的笑了笑,商场如战场,战场要的就是?#31185;?#36825;股?#31185;?#36824;算不错,这一战,他们还有希望,他压压手,让众人平静下来,这时候才问:“目前的情况如何?”

    “方家对我们景平商行的几个商铺动手了,然后严家?#20174;?#36807;来了,现在景平商行立足在雒阳城之中的商铺,都被两家盯死了,特别是我?#20999;?#24320;设了五个盐铺,?#36824;?#31435;了!”

    张恒?#36214;?#30340;道:“主要是方家动手太快,我?#20174;?#19981;足,此乃我之错,还请大掌柜责罚!”

    “这么说大部分的盐巴还掌控在他们手中!”

    “嗯!”

    “何家的事情进展如何?”牧景敲动指头,思绪转动了很快。

    “何家已经答应了,但是我们只是口头协?#36857;?#36825;种状况,我怕何?#19968;?#30340;?#27492; ?br/>
    “?#27492;?#20182;们有动静没有!”

    ?#38712;?#26102;很安静!”

    “那就不一定会?#27492; ?#29287;景眯着眼,道:“现在破局,?#25512;?#22312;何家!”

    “可是他们不可靠了!”张恒犹豫。

    “商场上要拼,就要冒险!”牧景果决的道:“你再去找何家,告诉他们,利益五五开,景平商行冲锋在前,何家只要从旁协助就行!”

    “?#25285; ?#24352;恒点头。

    ?#25353;?#29616;在开?#36857;?#25152;有资金盯着刘家打,刘家的商铺所有盐巴全部拿下,不惜任何代价,五天之内,我要让刘家商铺全部关门,无盐可售!”

    “城东刘家?”

    “没错!”

    牧景道:“雒阳盐商百户,能做主了只有这四五家,一口气打下去会很难吃力,那就单打,我要看看,人心是不是这么团结!”

    “为什么是刘家?”旁边的戏?#38745;?#31361;然问道,他虽聪明绝顶,在军事和政治上哪都有敏锐的触觉和智慧,可商界,他终究没玩过,多少会?#34892;?#30475;不透根本。

    “因为刘家和方家是盟友啊!”牧景道:“方绍破局了,我就给他在设一个局,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没有魄力以方家资金去为刘家挡刀!”

    “又是攻心为上!?#27605;分静?#26126;白了。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