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结盟和招降之间的区别
    韩暹兵败,这消息如同重重的一击,击打在杨奉的心头。

    如果说之?#20843;?#36824;有一些有余。

    现在他已经?#38405;?#26223;的消息信的八成。

    此时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热锅上的蚂蚁,正在上下跳喘,但是哪怕如此,他的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30007;摇?br/>
    人始终是不见棺材不会流泪的。

    杨奉哪怕相信的八成,还是有两成?#30007;?#34892;礼,在他心中?#30007;?#30340;去想,或许只是西凉军一方面的兵力对他们动手了,只要西凉军没有和匈奴军联合在一起,他凭借手中兵力和白波谷的地形,还有粮仓里面已经收起来的秋?#31119;?#36275;可挡几个月的时间。

    所以这时候哪怕他变得?#34892;?#24613;躁,明面上也还稳得住。

    可当第二天,北面传来了消息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什么,胡帅兵败?”

    杨奉眼眸赤红,死死地盯着的斥候,道:“这?#38477;?#26159;怎么一回事?”

    ?#30334;?#25253;杨帅,两天之前,匈奴骑兵突然渡河直入襄陵,偷袭了胡帅的大军,胡帅主力伤亡惨重,幸得李帅率兵接应,才顺利逃出包围圈!”

    斥候跪膝在下,拱手禀报:“但是被匈奴骑兵一路追杀,他们的兵马损伤很大,现在驻扎在白波谷八十里不?#38477;?#28165;屏山上,这座山周围已经被匈奴军给包围起来了,他们岌岌可危,派出十几路斥候兵突围,前来求援!”

    “清屏山?”

    杨奉摊开几份地形图,这些地形图皆以牛皮画出来的,线路迂回,覆盖面积小,需要好几副合在一起才能看的清楚明白:“?#30431;潰?#36825;个地方麻烦了!”

    他来回踱步,越想越不安。

    白波黄巾的实力已经跌落最低,这时候面临两大势力的夹攻,弄不好恐怕白波谷就会失守了,届时白波黄巾要么全军覆没,要么成为流寇突围杀出去。

    还有谁能救白波黄巾?

    他莫名的想到了牧景和张宁,一个是当今相国之子,一个是太?#38477;?#32479;继承人,或许他们会有一点办法吧……

    “杨帅,北面的情况如?#21361;俊?#36825;时候休息一夜之后,韩暹已经恢复了不少精神,身上的?#19997;?#34987;包扎好了,他走进来,?#34892;?#32039;张的问道。

    现在西凉出兵,已经?#30431;?#20204;失去了南面的屏障,要是北面再出事情,恐怕白波黄巾真的要的全军覆没了。

    “情况不好!”

    杨奉苦笑,道:“胡才被匈奴军偷袭了,李乐虽提前做好的?#24613;福?#20294;是在援助胡才的时候,还是导致了不少伤亡,他们一路南下逃亡,可两条腿比不上四条腿,现在被匈奴骑兵围困在清屏山上,差人来求援了!”

    “清屏山,那个地方虽也是一个防守之地,可进出一条路,想要接应都艰难吧!”

    韩暹面容一下子变了?#34892;?#38452;霾起来了。

    “韩兄,看来他们真的想要趁我们群龙无首的时候,一口吃掉我们!”杨奉?#32479;?#30340;道:“此时此刻,我们需摒弃前嫌,同?#30007;?#21147;,?#20389;?#28193;过难关!”

    “杨兄打开城门,让我入城,已是恩义,我韩暹岂非小人,日后当尊杨帅为渠帅!”

    韩暹拱手说道。

    昔日他们都是交情甚好的战友,但是渠帅的?#24674;?#21482;有一个,郭太战死之后,他们都想要争这个?#24674;茫?#26368;后才闹出了嫌隙,导致他率兵离开白波谷,胡才李乐兵马北上,白波黄巾分为三股。

    可昨日杨奉打开城门的举动,?#30431;行?#32670;愧。

    杨奉在这个关头信任他,他自然也要有所回报。

    况且在这个关头,白波黄巾若是再内乱,恐怕就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白波黄巾的未来。

    “韩兄高义!”

    杨奉摇摇头,长叹一声:“若是之前,恐怕?#19968;?#27627;不犹豫的接下来,可如今,白波黄巾危在旦夕,你我就算为渠帅之将,短时间之内?#38405;?#26381;众,无论是我降了你,还是你降了我,都难?#26126;?#19979;将士的信服!”

    “那杨兄的意思是……”韩暹?#34892;?#24847;外,没想到杨奉把到嘴的肉直接吐出来了,他顿时?#34892;?#25720;不透杨奉的心态,沉声难道问道。

    “圣女殿下!”

    杨奉幽幽的道:“此时此刻,能让将士们信服,同?#30007;?#21147;作战了,不是你我,恐怕只有圣女殿下了!”

    圣女之名,在黄巾军之中拥有很高的声誉,郭太如果还在,他们不需要如此,甚至圣女殿下来了?#20179;?#25345;不了大军,因为白波黄巾上上下下都是郭太的心腹。

    但是郭太战死,白波黄巾一盆散沙,他们四大?#30431;В?#27809;有一个能彻底镇得住场面,方弄成的如今的?#30452;?#29926;裂。

    “殿下?”

    韩暹闻言,?#20102;?#20102;半响,这才抬头,看着杨奉的?#25239;?#26665;栩发亮,道:“杨兄想清楚了,殿下并非只是单纯的殿下,如今你也?#24515;抗?#30585;,她根本就是唯牧龙图马首是瞻,难道你想要归降牧氏?”

    “归降未必不可,我们可以不怕死,但是如果我?#21069;?#27874;的黄巾军?#24187;?#20102;,你们有何颜面去见渠帅!”

    杨奉道:“非必要,我不想这样选择,可如果只有这条路能救我们,?#19968;?#36873;择的赌一把!”

    他想了想,补充一句:“而且你我不得不承认一点,牧山是黄巾渠帅,圣女殿下又选择了他们,论起黄巾正统,他们比我们更有资格!”

    “可即使如此,远水救不了近火,谷里面就他们四个人,唯黄忠可用,而匈奴军和西凉军进攻趋势已成,不出三日,他们必然会?#25239;?#30333;波谷,他?#21069;?#26126;要吃掉我们,而牧氏兵马远在京城,根本救不了我们!”

    韩暹道。

    牧氏在河东根本没有兵马。

    “那就要看看他牧龙图有什么本事了!”

    杨奉冷声的道:?#20843;?#25954;来白波谷,难道就一点凭仗都没有?”

    ……

    中午,刚刚吃过午?#29275;?#29287;景一行人就被请来了议事厅。

    “杨帅有消息了?”牧景笑眯眯的道。

    自从把消息传给了杨奉他们,牧景这段时间就不在过问这事情了,他知道不到最后关头,白波黄巾绝不?#23835;盟?#20204;去插手,一旦?#30431;?#20204;插手,就等于承认了归降。

    牧景也不急,毕竟这事情急不得,有人在谷外面歪打正着的给他推波助澜,这股压力将会是成为他的助力。

    当然,他?#20179;?#36947;,想要这些人压服,还需要一点火候。

    所以这几天他虽?#24213;?#24067;置了一些东西,明面上却一直在谷里面游历风景,白波谷?#27492;?#19968;个山谷,其实是间隔在左右山脉的一个小?#30342;?#36825;里面可有不少奇骏之地,风景很不错,加上一千八百年前的空气,更加的舒心了。

    “牧世子的消息可真灵通!”杨奉?#34892;?#38452;沉的道。

    “看杨帅这样子,吃亏了吧!”

    牧景淡淡的说道。

    “哼!”

    杨奉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牧世子,如今我们的情况很不好,打了太突然了,绛邑丢了,北面的平阳和襄陵也丢了,南北之路被堵死,眼见两方大军就要兵临城下,而且胡帅和李帅的兵马还被匈奴军困在了清屏山,我白波黄巾,已岌岌可危,世子之前也说了,我们乃是一脉相承,皆为太平徒,黄巾军,若是世子有法门能?#20973;鄭?#36824;请相助!”韩暹拱手,把事情说了一遍,真诚的道。

    “咱们先不?#33268;?#25105;能不能解决这个局面!”

    牧景的眸子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他盯着杨奉,道:“如果?#39029;?#25163;帮了你们,我能得到什么,如果是亏本的买卖,我可不干?”

    “只要你能解决这个困局,我可以代表白波黄巾,与你们牧氏结盟!”杨奉沉声的道。

    “杨帅,看来你还是?#34892;┙男?#21834;!”

    牧景冷笑:“我这一次是来招降了,不是来结盟了!”

    结盟,那是需要同等地位才能实现的,不是他小看白波黄巾,即使郭太尚在,白波黄巾势力最鼎盛的时候,就不配与现如今掌朝廷的牧氏结盟。

    白波黄巾现如今都元气大损,还面临全军覆没的危机,居然还意图想要以结盟保持自主性,这买卖,牧景作为一个精打细算的商人,可不?#23835;?#20570;。

    “我不想日后我们之间有什么龌蹉,也不想日后有人说我牧氏背信弃义,所以?#34892;?#20107;情我要挑明了!”

    牧景继续说道:“若是尔等?#33145;?#38477;,一切可商议,可若是想要结盟,恕我不奉陪了!”

    “世子何必如此小看我白波黄巾呢?”杨奉面容铁青。

    ?#23433;?#38750;小看!”

    牧景摇摇头:“我只是不想欺骗你们,就算我今日应下来了结盟的提议,任由你们提意见,日后我们一样会动手吃掉你们,这是实力的碾压,你们见过一头黑熊和一头小猫结盟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必自欺欺人!”

    杨奉和韩暹闻言,对视一眼,眼眸之中都能倒影对?#20389;?#24868;怒而无可奈何的神情。

    他们无法反?#30340;輛八?#35828;。

    今时今日的白波黄巾的确已经没有资格和牧山结盟了。

    “如果我们同意归顺牧相国,今日我白波黄巾之祸,汝可平之?”

    半响之后,韩暹先开口,问道。

    “我尽力!”

    牧景话不能说的太慢,但是他表示诚意了:?#30333;?#22351;的结果,我和你们一起死在这里!”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