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 黄忠首秀,进退之间的控制 下二
    又过去了一天的时间。

    西凉军和黄巾军双方之间的萦绕这绛邑城西郊方圆五六十里的范围之内调兵遣将,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对持的局势。

    黄巾军在中间的位置。

    黄巾营寨,南北为两翼,正中大营建立在一座陡坡之上,三角位置,品字防御。

    而黄巾营寨正东面十二三里的地方,就是绛邑城的位置,这里驻扎西凉军李榷的一万多主力,一?#21046;?#24320;,在东面依靠城墙,形成了一道网。

    西面是西凉军郭汜的主力军。

    这部分兵马缓缓逼急,切断了两条返回的白波谷的路,一条驰道,一条小路,都被郭汜麾下兵马给?#21355;?#25226;持住了。

    对持的形势之下,西凉军频频出兵的试探。

    可黄巾军却?#28909;?#27888;山,丝毫不见被围困的慌乱。

    再等两天时间。

    黄巾军不乱,西凉的两个主将倒是?#34892;?#30340;急躁起来了。

    这一日,李榷?#22270;?#35817;带着一百余的骑兵,亲自去了黄巾军营门之外,观察黄巾军将士的情况。

    “我们的主力已经东西夹击,围困了他们两天时间,但是他们好像丝毫不见乱啊!”

    李榷看着黄巾营中,一个个将士们三五成群的坐在?#40644;穡行?#25042;散的气氛,更多谈笑发出的声音并没有丝毫的急促。

    “他们好像在拖着我们!”

    贾诩眯着眼,看着黄巾军营,幽幽的说道。

    这些天,黄巾军没有任何攻势,面对面的交战都表现出一个字,稳,越是稳,越是在拖时间,这些黄巾军,明显在拖时间。

    “拖着我们?”

    李榷道:“拖着我们有什么用?”

    “不知道!”贾诩苦笑,他想了半响,转头向北的天空看过去:“如果他们的主力不在这里,或许?#36864;?#30340;通了,他们根本就是想要出兵清屏山,解救匈奴军的围困,但是又担心我们捣乱,所以出兵挑衅我们!”

    “那我们更不能等了!”

    “可我并不能?#33539;?#20182;们的兵力,这是作战大忌!”贾诩行事谨慎,他不得不担心这会不会是黄巾军的一个圈?#20303;?br/>
    “军师,我认为你还是想太多了!”

    李榷沉声的道:“你我都计算过黄巾主力的兵力,?#36864;?#26377;圈套,以我们的兵力,也不会吃很大的亏!”

    黄巾自从数月之前的大败,郭太被他们斩首之后,所剩兵力,已经一目了然,即使如今牛辅已经率领飞熊军去了雒阳,凭借他们的兵力,也能吃掉这些黄巾。

    之前不打,更多的?#36963;?#24819;?#37096;?#30333;波?#26085;?#20010;硬骨头。

    如今黄巾军居然舍弃白波谷,那就已经是一个大好机会了。

    贾诩闻言,沉默不语。

    他虽然依旧感觉?#34892;?#19981;对劲,但是却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李榷说的很对,黄巾兵力,一目了然,如果畏首畏尾,恐怕就会错失良机。

    “通知郭汜,我要合围黄巾军!”

    李榷决定了,作为一个领兵大将,他有当即决断的魄力。

    贾诩是一个军师,作为牛辅器重的军师,在西凉军之中也算是举足轻重,他精通军事谋略,有精密的布局,谨慎的作战计划,但是在战场上却还是少一份的?#34987;?#31435;断的决心?#25512;?#21147;。

    所以他还在审时度势的时候,李榷下令了。

    董卓麾下,一文一武,执权谋者李儒也,执兵权者,莫过于牛辅,两人皆为他女婿,也是他最为器重和信任的人。

    牛辅麾下,郭汜和李榷为首。

    西凉军留在河东的兵马,也是以两人为首,如今李榷下令,等于决定了此战。

    军令一下,西凉主力开?#35760;?#24034;而出。

    踏踏踏!!!!!

    西凉骑兵速度最快,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31995;?#20102;十里之外的黄巾军营。

    “杀进去!”

    李榷一马当先,手握大刀,直劈杀正门,冲杀进去。

    “杀!”

    “杀!”

    西凉骑兵三千,可冲击万军大营,所到之处,马蹄践踏之下,皆为废墟。

    “没人?”

    “这边也没人!”

    “空营!”

    但是西凉军杀进去之后,却发?#32456;?#24050;经是一座空营。

    “这里居然是空营,他们什么时候撤出去的?”

    李榷骑在马背上,环?#21448;?#22260;的地形,?#25239;?#24322;常阴沉。

    “报!”

    “说!”

    “将军,西面官道发现黄巾军!”

    “官道?”

    李榷?#34892;?#24819;不?#31119;骸?#20182;们居然敢上官道,还是向西,想要?#36924;?#37101;汜主力,从郭汜哪里打开缺口逃出去吗,此行妄想?”

    但是想不透归想不?#31119;?#20182;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要的拿下黄巾军:“传令,全军追击,决不能让黄巾贼逃了!”

    “?#25285; ?br/>
    众将领命,各自领兵追击。

    “想要撤出去,?#24187;牛 ?#26446;榷也?#26159;?#20853;紧咬上去。

    ……

    官道上。

    “将军,西凉军追上来了!”

    “两个时辰不到,就已经追击上来了,不愧为西凉精锐,速度好快啊!”

    黄忠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笑:“不过来的正好!”

    他直接下令:“传我军令,左右两翼,按照原计划推进,在天黑之前,必须与郭汜的西凉军交战,我们要打一场混乱的野战,就从傍晚十分开始!”

    “?#25285; ?br/>
    传令兵策马而去传令。

    黄忠召集了中军五个营帅上来,?#32531;?#25171;开了一份地图:“你们听着,虽然我们只有七千不到的将士,但是地形却能让我们发挥最大的战斗力,我们要在这里打一场,聚集他们!”

    “请将军吩咐!”

    ?#25226;钚牛?#29575;兵两千,在这里与他?#22681;?#38155;,迎战半个时辰,立刻撤退,不许恋战,不许拖延,撤出来之后,引诱西凉骑兵,从这方位来,?#25191;?#36825;个三岔口之后,向右,自行脱离,脱离之后,向西,在这里汇合我们!”

    “?#25285; ?br/>
    杨信领兵而去。

    “郭从!”

    “在!”

    “你率兵一千,在这个三岔口的位置接应杨?#29275;?#26472;信兵马向右之后,你率兵迎上,交锋一刻钟,立刻撤出去,向左沿小路走,?#19968;?#22312;三里之外的小河渡口接应你!”

    ?#30333;?#21629;!”

    营帅郭从拱手领命,率兵而去。

    “其他所有人听我命令!”

    黄忠拳头一握,直接打在了地图一个红心的位置:“我们在这里狙击他们!”

    “?#25285; ?br/>
    众将领命。

    ……

    ?#24418;紓?#27809;有太阳,下着小雪,雪花飘逸之下,李榷率西凉骑兵,上了官道,向西而追击。

    “儿郎们,杀!”

    突然一股黄巾军半路杀出。

    “杀!”

    “杀!”

    两千将士,如狼似虎,先是一波弓箭攻势,?#32531;?#30452;接冲杀出来了,如同伏击一般,在官道这个地方,冲击西凉骑兵的阵型。

    官道毕竟是道路,哪怕宽大,也容不下一个上万人左右正面,所以合适少数兵马伏击多数兵马的战场。

    “伏击?”

    李榷丝毫不乱,他双眸一冷,举手中长刀,冷冷一喝:“他?#20146;?#23547;死路,西凉儿郎们,杀过去!”

    这看上去是一个伏击之地,可左右没有山谷,没有隐藏的夹道,一目了然之下,根本无法伏击他们这些骑兵的冲锋。

    “嗷嗷,杀过去!”

    “杀过去!”

    西凉骑兵,气势异常的凶悍,上了战场有一股无敌气焰,正面上为首的千余骑兵直接顶着箭雨而冲杀过去了。

    “挡住!”

    “挡住他们!”

    黄巾军虽看起来是伏击,但是更像是一场防御行的战争。

    杨信之前还怀疑为什么黄忠会选择这给地方伏击,如今一打起来他突?#24187;?#30333;了,这个利于防守,却不利于骑兵进攻,这样才?#23835;?#20182;们压得住西凉军的攻势。

    短兵交接之下,双方一阵这凄厉的叫声响起,无数的血肉横飞激荡。

    “杀过去,一个不留!”

    李榷?#34892;?#24868;怒,他死死地盯着前方,为数不多的黄巾军居然挡住了他们。

    “后撤!”

    “再撤一点!”

    “再回来一点点!”

    在西凉军的攻势之下,黄巾军自然是节节败退,但是撤退之下,反而让他们的伤亡没有那么的明显。

    “营帅,挡不住了,在退下去,一马平川,我们就失去地理优势了!”

    “交战多长时间了!”

    “差不多半个时辰左右!”

    “撤吧!”

    杨信谨遵黄忠的军令,交战半个时辰左右,直接下令撤兵。

    ?#30333;罰 ?br/>
    李榷正杀的性起,突然他看到黄巾军想要撤兵,心中勃然大怒,这是挑?#22369;穡?#25376;痒,挠完?#22242;埽?#21738;有这么好的事情,他二话不说,直接下令?#39134;薄?br/>
    ?#30333;罰 ?br/>
    ?#30333;罰 ?br/>
    西凉军将士此时?#19997;?#26174;得特别的窝囊,这官道太窄小,根本不利于他们展开,打了半天好不容易想要贯通这个官道,把兵力铺开?#21019;潁?#36825;黄巾突然撤了,自然让他们感觉愤怒。

    西凉军穷追不舍,可黄巾军却因为地形的关系,撤的很快,双方之间的距离不大,西凉军追的急的,还能看得清楚的黄巾军将士的影子。

    追追赶赶,走了三里路左右。

    这是一个三岔口。

    “儿郎们,向右!”

    杨信抬头,环视四周,在一个丛林之中,已经看到了郭从的兵马整?#25353;?#21457;,他没有打招呼,直接向右而去。

    交接之间,就是空隙。

    这个空隙很容易就会被人抓住,所以他们异常的小心。

    “所有弓箭手?#24613;福 ?br/>
    郭从站在?#40644;?#19995;林之中,?#25239;?#26665;栩,凝视前方的官道。

    这个三岔口地形比较特殊,向左向右,都绕不过?#40644;?#19995;林,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

    “给我追,决不能让他们跑了!”李榷冷厉的声音在官道之上不断难道回荡,西凉骑兵马蹄轰轰,把地面踏响。

    “咻咻咻!!!!“

    突然,一阵箭雨从丛林之中的覆盖出来。

    “该死!”

    “是弓箭手!”

    “防御!”

    冲击在最前面骑兵被射中了不少,一个个人仰马翻,坠落在马蹄之下的,有被践踏的,有直接摔死的,?#40644;?#28151;乱。

    短短那一拨之下,上百骑兵惨死。

    “好一个诱而攻之!”

    李榷勒住了马缰,?#25239;?#20940;厉的扫过,嘴角扬起一抹萧杀的笑容,这是他愤怒极点的表现:“弓箭手何在?”

    “在!”

    马蹄响起,西凉军的弓箭手出列,形成两队,左右半俯,挽弓拉箭,箭?#35813;?#20934;四方。

    “给我乱射!”

    李榷指着丛林:“把他们逼出来!”

    “咻咻咻!!!!“

    一阵乱射之中,丛林之中响起?#24178;?#20932;厉的叫声。

    “撤出去!”

    这片丛林不大,在弓箭覆盖之下,藏不住人,郭?#21448;?#33021;带着将士撤出来了,把身影暴露在的西凉军的眼皮之下。

    “这点人,也配伏击某家,找死!”

    李榷杀意升起:“冲过去,碾碎他们!”

    “杀!”

    “杀!”

    冲在前面的骑兵气势汹涌澎湃。

    “儿郎们,给?#39029;?#22238;小路!”

    郭从环视一眼,他麾下将士不如杨?#29275;?#26472;信还有骑兵对杀,他的只有步卒,凭借弓箭挡住他们一刻钟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现在决不能以硬砰硬。

    “将军,他们一路向右,一路向左,我们怎么般?”

    西凉将领?#34892;?#36855;茫的看着三岔口的左右方向。

    “兵分两路?”

    李榷环视一眼,直接把脑海之中的这想法给去掉了。

    他征战沙场不是第一次,一些不必要的错误他不会?#31119;?#20004;次被伏击,虽然伤不了他的?#31185;?#21644;主力,但是也给他提醒了,前方路?#32531;?#36208;。

    “向左,走小路追击!”李榷下令。

    ?#30333;罰 ?br/>
    ?#30333;罰 ?br/>
    西凉军一窝蜂的冲向左边小路上。

    “快点!”

    “在快点!”

    “他们的骑兵要追击上来了,快!”

    郭从在?#29992;?#20182;的一千兵马仅存不足八百,整整两百将士都是在被追击的道路上的倒下了,这区区不足三里的路程,让丢了两百多将士的性命。

    即使是小路不利于骑兵追击,骑兵依旧是这个时代的王?#31080;?#31181;,太克制他们这些步卒了。

    “到了!”

    这是一条小河,飘雪之下,河面上飘着一层雪花,看不清深?#24120;?#21482;看到一条一条的船只已经停泊在岸边,郭从慌忙之下,直接上船,使船向着?#22253;?#32780;去。

    “该死!”

    西凉骑兵追击上来,却?#31456;?#23736;边,他们没船,根本无法渡河而过,只能用?#34892;?#38452;沉的?#25239;?#30475;着的正对面的方向。

    “这都让他们跑了,可恶!”

    李榷姗姗来迟,他拳头?#25112;簦?#30524;眸阴厉的杀意凝视消失的身?#21834;?br/>
    数千骑兵就这么立在的河岸边,看着他们远去。

    “将军,我们怎么办?”

    “去上下游,看有没?#26143;牛?#25105;们找一条桥过去!”

    “?#25285; ?br/>
    众将领命,正要掉头沿河流上下游。

    咻咻咻!!!!!!

    就在这时候,他?#36963;?#26366;注意的背面,山坡上,一阵阵弓箭发出,形成箭矢雨,把这三千骑兵完全覆盖其?#23567;?br/>
    “?#32531;茫 ?br/>
    “快防御!”

    “后面还有敌人!”

    西凉骑兵乱了,他们没想到追击的敌军已经渡河了,后面不曾注意的一个小山坡还藏着敌军伏击,当他们所有注意力都河上渡河敌军身上的时候,后面藏着的黄巾军对他们发起了进攻。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