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关下斗将,吕氏奉先!(第一更)
    关东联军的营寨?#23567;?br/>
    “华雄的头颅?”

    “这前后一刻钟都没有吧!”

    “一招斩了华雄吗?”

    一众诸侯此时此刻看着这一颗血淋淋的头颅,不禁都?#34892;?#20667;眼了。

    他们都不看好关羽。

    皆因为华雄这些天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但是没想到短短时间之内,关羽就把华雄的头颅带回来了,那一盏送行的酒的确还温热,甚至能看到袅袅热气在蒸腾,这场景,在场的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

    “哈哈哈!”

    关东联军的盟主袁绍也不禁楞了一下之后,但是很快?#22836;?#24212;过来了,猛然大笑起来了:“是某家小看的关英雄,做得好,此一战,可扳回我联军劣势!”

    “来人!”他大喝一声。

    “在!”

    “去把华雄头颅悬挂辕门之上,正对汜水关,暴晒三日,震慑敌军!”袁绍高兴的说道。

    斩了华雄,算是为联军提升的?#31185;?br/>
    这个关羽很不错。

    他顿时心生的招揽之心。

    “关英雄的武艺了得,颇为不凡,一招之内斩杀那恶贼华雄,恐怕能耐已不在南阳刀王之下,我联军得如此悍将相助,攻破汜水关,直入雒阳,救回陛下,指日可待,?#19978;部?#36154;也!”

    袁绍招揽的方式也很简单,直接抬举关羽。

    南阳刀王黄忠,但是当今武将之中唯一的神话。

    他斩了何进。

    他败了童渊。

    无论是朝廷还是江湖,他的武艺都是超神的,他的战绩是彪悍,功参造化,?#26007;?#22914;神。

    而关羽,此时此刻只是一个小小的马弓手,籍籍无名,如今一下子被抬到了这个位置上,自然是莫大的荣誉,也为他日后积累下了声誉。

    乱世之中,有名气的人才会被招揽。

    “盟主过奖了,斩区区贼将,不足为道!”

    关羽谦虚的道,但是他一双丹凤眼?#20102;?#30528;凌厉的战意。

    南阳刀王?

    他很想要会一会,不论立场身份,以武会友,他想要试一试,此人是否如传闻般,号张角之后,天下不可匹敌的武者。

    “关羽?”曹操的眸光也?#20102;福?#20182;微微眯眼,打量了一下刘?#31119;?#22312;看看关羽,然后还略过了一个黑脸张飞,最后摇摇头,沉默不言。

    “云长莫要谦虚!”袁绍叫着关羽的字,以表亲热,微笑的道:“接下来还?#22836;?#20113;长前去叫阵,以?#35828;?#36824;与彼身,他们既敢如此猖獗,吾等也让汜水关不?#39029;?#26469;一人!”

    袁绍意气奋发的说道。

    “说的对!”

    “我们营门被堵了这些天,早就?#27809;?#22238;去了!”

    ?#21834;?br/>
    一众诸侯纷纷说道。

    “末将遵命!”关羽拱?#33267;?#21629;。

    会议散去之后,一众诸侯鱼贯而出,离开中营。

    不少人都主动和刘备打招呼了。

    之前刘备虽顶着一个汉室子弟的身份,但是不被认可,不过只是公孙瓒身后的一员将领,这些诸侯自抬身价,并不愿意屈尊交往。

    但是关羽展露本领之后,他们就如同苍蝇般盯上了,在这战争之中,一员猛将的价值太大了,就好像华雄,一人可压他们数十万联军的气势,?#19978;?#32780;知强者的作用力。

    “玄德兄,可愿意与某家饮一杯!”曹操也主动伸出了橄榄枝。

    “?#31995;?#20804;相邀,岂敢不应!”

    刘备连忙拱手鞠躬,想必自己一个不被认可的中山靖王之后,曹操那可是实打实的名誉,在京城刺杀牧贼,得陛下圣旨召兵勤王,任何一个身份,都不是他能媲美了。

    当夜,两人在一个偏营之中,饮酒畅?#31119;?#35848;论战事,谈论局势,谈论天下格局,兴致倒是颇为高涨,直到半夜两人才散去。

    “主公,要不我们接触一下的关羽,此将武艺不凡!”曹操走出营帐之后,曹仁迎上来,低声的道。

    他白天可是亲自观战了,亲眼看着关羽一刀斩了华雄,那?#20540;斗?#35753;人有一种哪怕相隔数百米之外也不寒而栗的气息。

    “不用了!”

    曹操虽喝得?#34892;?#24494;?#31119;?#20294;是神智很清晰,在夜风吹拂之下,晃了?#25991;?#34955;:“刘玄德颇有大志,野心不小,非屈人之下之辈,关羽既为他兄弟,难以招揽了,今盟军声势正盛,不要为了些许小事而糊涂!”

    一顿酒下来,曹操已经感觉出来了,刘玄德绝对是和自己一样的人,这样的人是不会被收复了,无论怎么去招揽,哪怕?#30772;齲?#26368;后他?#19981;?#21453;。

    ……

    ……

    这一夜,关东联军爆发了强大的声势,高声呐喊,那?#31185;?#33410;节攀升。

    而汜水关内,却一片死寂。

    “怎么会这样?”

    董卓看着这一个无头尸体,面露悲沉:“某家的华雄啊,痛煞吾也!”

    华雄,乃是他没有招揽吕布之前,麾下第一猛将,为他征战西凉,杀入关中,铺路雒阳,立下了赫赫功劳,却被人一刀斩去了头颅。

    “好凶猛的?#26007;ǎ ?br/>
    牧山也轻轻的蹲下,看了看脖子上的伤口:“这一刀,干净利落,在战场上,恐怕少有?#22235;?#20570;得到!”

    华雄,他能感觉这武将与自己伯仲之间,甚至?#26007;?#20043;强大,打起来战斗力凌驾自己之上。

    ?#19978;?#22312;就被斩了头颅。

    而且斩了如此干净利落,实属罕见。

    “你们说,到底是谁杀?#22235;?#23478;的爱将!”

    董卓暴怒,对这几个西凉将领暴喝。

    这几天华雄压得对方营寨挂起免战牌,他们自然也不会天天上城头观战,所以并没有看到此战的过程,一直到华雄的尸体抬回来,他们才后知后觉。

    “是……是……”

    一个将领战战兢兢的道:“是一个陌生的将领,此人身高九尺,面红如枣,善用一柄长刀,他只用了一刀,就把华雄将军斩下马了!”

    “一刀?”

    “不可能!”

    “天下怎么会有一刀斩了华雄将军的人!”

    整个议事厅顿时炸锅了。

    这里的武将不少,无论是西凉将领,还是的牧系大将,都能清晰的认知华雄的强大,可听到华雄被一刀斩杀的,他们都不敢置信。

    “不可能,天下没有人一刀能杀得?#22235;?#23478;的爱将!”

    董卓大喝起来了。

    “的确只是用了一刀!”

    一个青年从董?#21487;?#21518;缓缓走出来,虎眸凝视这伤口,?#20102;?#36807;一抹精芒:“主公,华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这脖子的伤口很整齐,而且此人的?#26007;?#24102;着虚空之力,刀罡可以瞬间震碎人的经脉,而?#19968;?#38596;将军应?#20204;?#25932;了,不然他应该能支持十余回合!”

    “奉先,你确定?”

    “确定!”

    “那此?#33046;?#20043;你,可有胜算?”董卓眸光冷冷,杀意惊鸿。

    “不足为惧!”

    青年傲然的道。

    他?#31456;?#21517;布,字奉先,被西凉?#25112;擔?#25308;董卓为义?#31119;?#32780;华雄,就算全力戒?#31119;?#22312;他手下走不出十?#23567;?br/>
    “好,好,吾儿就是的悍勇,天下无双,奉先,明日你出战!”

    董卓?#34892;部?#36215;来了。

    “遵命!”

    吕布淡然的领命,但是一双眼眸已经充斥这灼热的光芒,他?#26085;?#19968;天,等了很久了。

    论武艺,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黄忠,当日在牧景大婚的时候,他曾与黄忠激战,伯仲之间,但是自己的戟法尚?#21019;?#25104;,距离自己的巅峰战力还差一点点,黄忠却已是?#21050;?#26368;巅峰。

    只要给他时间,他有机会击败南阳刀王,冠绝天下武者之巅。

    而他少了只是一个名而已。

    黄忠斩了何进,败了童渊,名扬天下。

    他虽在战场上?#34892;?#24314;树,可终究差了一点。

    这一次,就是他的机会。

    名扬天下的机会。

    “相国大人,让奉先出战,如何?”董卓这时候还是?#22235;?#29287;山主帅的身份,沉声的道。

    “华雄将军战死,颇为遗憾!”

    牧山看了一眼吕布,想了想,也不拒绝:“?#28909;?#22823;司马对吕?#21152;?#22914;此自信,那明日就让吕布出战吧,但是只许胜利,不许失败,汝若战败,为朝廷脸面,莫怪某家无情!”

    “请相国大人放心,某只胜不败!”

    吕布自信的说道。

    ……

    夜色深邃,黎明将近。

    汜水关的城楼上。

    牧?#22870;?#36127;双手,来回走过,他?#34892;?#30561;不着,所以亲自来巡逻一下,城墙上防守的兵马是西凉军的张济部,还有就是南军禁卫第一营,黄劭亲自坐镇。

    “拜见相国大人!”

    黄?#25239;?#25163;行礼。

    “老黄,这都快天亮了,你怎么不去休息?“

    “关下重兵压境,末将当值,不敢?#23578;福 ?#40644;劭沉声的道。

    南军疯狂的扩军,他麾下的嫡系已经被打散,但是依旧?#31080;?#22256;难,这时日他一直在练兵,但是想要彻底的整合战斗力很艰难,唯?#26143;?#33258;上阵,才能镇得住麾下那些关中士卒。

    “今日华雄战死之战,你可亲眼目睹!”

    “看了!”

    黄劭点头:“华雄轻敌了,但是即使他不轻敌,恐怕也要战死!”

    “此獠何人?”

    “不清楚,但是我能感受那刀势,不在汉升将军之下!”黄劭也是一员元罡境的武者悍将,他?#32479;?#30340;道:“如果他来?#25239;ィ?#25105;未必挡得住!”

    “你认为吕奉先挡得住他吗?”

    “汉升将军说过,吕奉先不在他之下,而?#25671;?#40644;劭沉默了一下,道:?#21543;?#33267;在他之上!”

    “那就让吕奉先去打一场看看!”

    牧山松了一口气:“不过吕奉先终究我们自己人,黄忠如何还没有消息吗?”

    吕奉先给他很大的压力,他?#25237;?#21331;之间,并非和?#25512;?#27668;的,随时都有可能翻脸,黄忠不在身边,他?#20667;?#19981;住吕布,这让他?#34892;?#30340;忧心。

    但是黄忠?#25342;?#27874;军自河东出来之后,就不见声息了,关中之大,即使自己也难以寻其根源。

    “这要问少主才能知道了!”

    黄劭苦笑的道。

    “也不知道景儿在河内的情况如何!”牧山?#25239;庠短鰨?#24515;中有一抹忧心:“景儿心大,他从不曾想要过阻挡,进攻才是他的长项,恐怕他不会安居河内!”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