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战上庸 六 (补上七月欠更,1/15)
    “小山镇?”

    入夜,夜色寂寥,火光通天,张索站在数个火把的光芒映照之下,摊开一份行军图,仔细的看了看,冷厉如冰的声音怒喝?#39608;八?#20204;要和我在小山镇决战,好胆量!”

    突然出现在城外的兵马,连他的后营都攻不破,不用想,肯定不是牧军援军,?#28909;?#19981;是援军,那只可能是?#26144;?#20013;出来的兵马。

    他们本来可以固守上庸城,这时候出城而战,为什么?

    只有一个可能,另劈战场。

    现在这股兵马在撩了他们一下之后,直接后侧,连续行军十里,撤入了小山镇之中,那就等于想要把他们引入小山镇。

    他这时候顿时明白了。

    城中的牧军主将这是要另劈一方战场,和他决战城外。

    只是他还想?#24187;?#30333;一点。

    为什么占据优势的牧军主将,要突然另劈战场。

    “难道……”

    张索想了想,面色顿时?#22253;?#36215;来了?#39608;?#29287;军的主力快到了!”

    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怎么办?”

    张索面容阴沉如水。

    “好啊!”

    想了很久,张索都没有破局的希望,他心中顿时发狠?#39608;?#20320;想要战,我?#22242;?#20320;战一场!”

    牧军主力什么时候会进入战场,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一点,自己的援军,杨柏的主力也在?#19979;貳?br/>
    这是一场时间上的战争。

    而这时候,牧军突然劈开了另一方战场,就等于把他逼上了绝路,他麾下的上庸兵是不能不战而逃的,上庸城在这里,他们的将士就必须在这里。

    所以他要拼一场。

    不就是赌一个时间差吗?

    他赌了。

    他已经把主力拉到这里,如果突然想要变阵,返回上庸城,这时候也来不及了,看上去距离城墙不过十里的路程,却是一个时间上的相差。

    战场已经定下来。

    无非打一场。

    现在就看他攻下小山镇快,还是牧军的主力来的快。

    只要他攻下小山镇,剿灭这一股牧军。

    那么他还有返回增援的机会。

    不然,张卫的三千兵马,必将是遭遇牧军主力的扑杀,必然是一个兵败如山倒的局面。

    “传我军令,连夜进攻,围堵这个小山镇,给我拆了这一座小镇,杀进去,片甲不留!”张索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他决定之后,立刻下令,怒喝起来了?#39608;?#25105;亲自冲锋,所有将士,后退者,杀无赦!”

    “杀!”

    “冲进去!”

    “县尊有令,一个不留!”

    将士们如狼似虎的开始进攻小山镇。

    小山镇只是一个小镇,周围的城墙都是土坯墙,?#36335;?#19968;推就倒下?#22235;?#22303;,让这一座城镇看起来千仓百孔。

    面对上庸兵马的进攻,张石如山不动。

    “挡住!”

    “列阵在前!”

    “方阵变圆阵!”

    张石有条不紊的指挥将士,坚守小山镇。

    大战彻底的爆发。

    这一方战场不同与之前城墙上不温不火的战役,一上来就是白热化的赤膊战役,张索率领上庸兵马猛攻如火,张石率领第五营不动如山。

    激烈的碰撞,让两军将士不断的倒下,残尸断骸到处都是,鲜血把天地都染红了。

    “想要拼命,我?#37096;?#20197;!”

    张石作为武备堂第一届学子的佼佼者,当年从景平村之中就是少年营的主将,这些年一步步在战场上奋战,他年?#36864;?#19981;大,但是见识过?#26085;?#36824;要残酷的战役。

    他无惧,坚定的信念让他的指挥很稳重?#39608;?#20799;郎们,看看我们头上飞扬的是景平军旗,这军旗是主公的灵魂,他正在看着我们,我们要战,我们不畏战,今日,除非我们所有将士战死在这里,不然,我们不退!”

    “不退!”

    “不退!”

    第五营乃是精锐之中的精锐,面对血战,他们从来不畏惧,面对兵力在他们几倍以上的上庸兵,他们也从来没有害怕过,无非一战而已。

    ……

    ……

    上庸城。

    城头之上,陈到背负双手,?#25239;?#22914;虹,看着城外隐隐浮现的火光,?#20013;?#30340;一天的战役已经结束,但是他知道,正在十里之外的一个小山镇之中,血腥的战役正在开始。

    “张辽,我相信你,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他喃喃自语。

    这是一场博弈。

    失败了,他将会损失整个景平军第五营。

    成功了,他将会留下汉中军上万的兵马。

    为什么要博弈?

    不是他不?#24066;模?#32780;是牧军兵力不如汉中军,唯有兵行险要,尽可能的在与张鲁主力对碰的时候,吃掉他们的一些兵力,这样才能保障牧军主力顺利的杀入汉?#23567;?br/>
    而这一场博弈,关键就在张辽的主力什么时候将会?#32454;?#25112;场之上。

    “陈校尉,你这一次,赌的太大了!”

    叶儒虽也熟读兵书,但是总归不是战场上的将领,一开始他只是以为陈到想要吸引城外兵马的注意力而另劈战场,但是渐渐的他发现,陈到根本就是在赌一场胜利。

    只是这一场胜利,赌的太大了。

    一旦失败,上庸还是能保得住的,可陈到麾下的数千精锐,可能就要尸骨无存了。

    要是换了他为主将,他没有这个魄力。

    这就是文官和武将之间的区别。

    他是文官,陈到是武将。

    “明生公,你知道我们在关中损失了多少儿郎吗?”陈到淡然的问。

    “这个……”

    叶儒摇摇头?#39608;?#25105;只是知道,牧军主力,在关中战役之中,损失过半!”

    “这也没错!”

    陈到道?#39608;?#20294;是损失过半,这只是一个模糊的数字,我其实也不知道牧军将士损失如何,主公不说,或者不敢说,因为我们都承受不起来,但是我知道的,牧军麾下,暴熊军被打残了,景平军元气大伤,白波军伤亡也在三分之一以上,而?#24179;?#20891;,十万大军,一夕之下,鸟兽散去,唯有三万余精锐仅存,我们?#37070;?#30340;儿郎,不?#30772;?#25968;,可我们还要战,那是因为,我们要一个生存的地方!”

    “为此,你们可以不惜伤亡!”叶儒明白了,他补充了陈到的?#21834;?br/>
    “对!”

    陈到点头?#39608;?#27721;中是我们最后安身立命的地方,谁挡住我们,我们就和谁拼命!”

    “我明白了!”

    叶儒苦涩的道?#39608;?#26080;论是你,还是张鲁,其实都没有退路,天师道要扎根,他只能选取汉中,而谋略了这些年,他不可能放弃,而你们,也唯有汉中而立,所?#38405;?#20204;?#19981;?#25340;命,这注定是一场血腥的战役,只是苦了我们汉中的百姓了!”

    “乱世之下,谁能置身事外!”

    陈到摇摇头?#39608;?#38750;我们心狠,而是不得已而行之!”

    “我知道!”叶儒下决心了?#39608;?#25105;也想通了一件事情,唯有一个稳定的秩序,才能让汉中安稳,从现在开始,我倾尽全力帮你们,帮你们?#23835;?#27721;中,希望你们日后不?#27721;?#20013;百姓之期望!“

    ……

    ……

    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天已经开始亮,天边红霞冲天而起,一轮朝阳驱散的重重的雾水,冉冉升起,充满生机的阳光,倾洒在大地之上。

    “儿郎们,攻进去!“

    张卫横?#35835;?#39532;在城下,?#25239;?#29454;?#26144;?#22681;、

    昨夜张索已经书信一封,把能告诉他的都告诉他了,他现在知道,这已经不是一场能做戏的战役了,这将会是一场决战,?#28909;?#29287;军分兵,那城中兵力必然空虚。

    他要攻破此城。

    “杀!”

    “进攻!”

    “上云梯!”

    “杀进去!”

    这些将士凶狠如虎,前赴后继的冲锋。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