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最后的天师 上
    阎圃死了,被一箭穿透了胸口,来不及哀叹直勾勾的倒下了,空洞了的眸子只剩下惊骇。

    百步穿杨已经是对于这个时代神射手的赞誉了,一百二十步之外,一般弓箭已经失去了杀伤力,他却死在了这个安全射程的范围之内。

    当阎圃倒下之后,汉中军捍卫后翼的军阵顿时群龙无首,各部将领也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一箭给他们太大的震慑力了。

    “杀进入!”

    黄忠一声怒吼,一马冲锋。

    “杀!”

    “杀!”

    白波军瞬间疯狂的进攻,汉中军一下子被冲的七零八落。

    在不足半个时辰的时间,防御战场后翼的数千汉中兵马,已经是?#37070;?#27526;尽。

    汉中军布置出来如同铁桶一般的军阵顿时被撕裂一个口子,空门大开。

    白波军紧接着长驱直入,直面杀入正面战场之?#23567;?br/>
    黄忠一柄长刀,无人是半合之敌,本身凶猛无敌,白波军几个校尉也是悍将,如箭矢般冲锋,大军仿佛洪水一般的扑面而来,直面覆盖过去了。

    “怎么回事?”

    “后面有敌人?”

    “我们后面的御敌的将士呢,去哪里啦?”

    “该死!”

    “迅速变阵啊!”

    “前阵变后阵,快防御来自后方的敌人!”

    “不能变,前面也有敌人!”

    “我们怎么办啊?”

    汉中军彻底的乱了,他们没想到后方压阵的军阵最先被破,所有没有来得及反应,被白波军杀了一个突然,他们正在集中注意力御?#26143;?#26041;,突然被后面的人砍杀,自然而然的?#31361;?#28151;乱起来了,应声倒下的将士,数百上千,一片接着一片,其余的将士?#21482;?#30340;不知如何应对。

    这就是一个连锁的反应,战场上,所有的军阵都是衔接的,你掩护我,我掩护你,这才是战场,当一个军阵被破,?#31361;崛?#24038;右军阵都受到连累,然后整个军阵都会崩溃。

    当他们乱起来之后,阵法不成阵法,面?#38405;?#20891;仿佛只能一个打三个,各自为战,不断的被?#37070;薄?br/>
    “从后面来的兵马?怎么会这样,阎?#38405;兀?#25105;后面的将士呢?”

    张?#31243;?#22836;,看着战场上,这时候的战场,夕阳的光芒异常的美丽,却让他感觉很刺眼,他的瞳孔这瞬间灰白无光,他的神情一刹那?#22253;?#26080;色。

    特别是白波军的主力如同?#37070;?#19968;般进入战场,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力回天的气息。

    汉中军这一次真的是败了。

    兵败如山倒。

    在战场上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面?#38405;?#20891;仿佛只能被?#37070;保?#19968;片一片的倒下。

    “杀!”

    “哈哈哈,儿郎们,援军来了,大胜在即,随?#39029;?#38155;!”

    牧军的将士本来是苦战心思,突然发现援军进入,顿时兴奋起来了,越战越勇。

    “黄忠来及时啊!”

    中军的指挥部上,牧?#23433;?#39532;观战场,能上战场已经是极限冲锋陷阵轮不到他,他?#31508;?#21051;刻掌控全局,发现白波军的出现他也兴奋起来了了,黄忠和戏志才不负他所望,还是及时来了。

    这一刻,如重山般的压力在这一瞬间仿佛都卸下来了。

    这一战,汉中军的顽强,加上汉中军的兵力在他之上,还有张鲁以神权来营造出来的一股?#31185;?#20182;正面对敌也?#34892;?#30340;自信不足,不然他不会亲自冒险上战场,振奋军心,就算是占据上风,他还是?#34892;?#25285;心。

    待黄忠?#25342;?#27874;军出现,他就知道,此战已成了定局,这一战他打赢了。

    汉中,已经是他的了。

    “师君大人,我们突围吧!”汉中军大将杨任从崩溃的战阵之中杀出一条血路,召唤散落的将士,齐聚张鲁身边,拱手的说道:“后面军阵已经被攻破,左右两翼?#39029;?#19968;团,再不突围,我们恐怕全部都要死在这里了。”

    “师君大人,突围吧,只要突围出去还有希望!”

    不少将领也呼叫起来。

    “突围!”

    张鲁已经反应过来了,他咬着?#28291;?#30520;子之中带着怨毒的光芒,扫视了一眼前方的身影,?#34987;?#31435;断,冷然的下令:“传我军令,所有将士立刻向我集合,我亲自来开路,东北方突围!”

    “?#25285; ?br/>
    众将领命,来势召集被击散的将士,向着东北方向突围而去。

    战场的东北方向是牧军兵力最为的薄弱的一个方向。

    汉中军虽被前后夹击,乱了军阵,折损过半,但是张鲁振臂高呼之下,将士们还是激起的求生之心,纷纷向着他的方向而集合,倒是让他积聚了将近八千残兵。

    张鲁本身武艺不凡,他更是亲自冲锋陷阵,率麾下亲兵铁卫冲出了一条路,向着东北方向扬长而去。

    倒是让他杀出了重围之?#23567;?br/>
    这时候混乱的战场牧军将士还在的绞杀散落的汉中军将士。

    牧景始终?#24443;?#20840;局,他的眸光看着东北方向,大喝一声:“张辽,黄劭!”

    “在!”

    “张鲁要跑了,在东北方向,你们立刻率军追击,决不能让张?#31243;?#20986;去,这一战,我要绝对的胜利,不给他们任何东山再起的机会!”牧景冷厉的说道。

    “?#25285; ?br/>
    两人各自率兵,向着东北方向,呼啸而去。

    …………

    ……

    入夜,夜空的星光璀璨。

    一片狼藉的战场此时此刻已经寂静下来了,但是硝烟未散,仅存的汉中军将士战死的战死,受伤的被抬去治疗,活着的基本上都已经投?#25285;?#22312;这片天空下,飞扬的只有牧军的战旗。

    汉中军败亡。

    牧军无数的将士正在举着火把,仔细的打扫战场,收敛战友尸体,收拾战利品……

    此战下来,虽张鲁带着残兵突围,但是主力全完了,战死?#22836;?#34383;的汉中军将士两三万的以上,战场上血腥冲天,残尸断臂?#33804;?#19981;堪入目。

    “末将黄忠,拜见主公,救驾?#21019;耍?#36824;请主公?#24213;錚 ?br/>
    黄忠从战场北面过来,直接跳下马?#24120;?#21452;膝一跪,在牧景面前请罪。

    “来的不晚,一点都不晚!”

    牧景哈哈哈大笑,直接上前扶?#21482;?#24544;:“你来早了,哪有这样畅快淋漓的机会能一举破敌,这时候,刚刚好!”

    这?#34987;?#30340;确刚刚好。

    要是来早一天,都难以掩盖行踪,一旦露出踪迹,多少会被汉中军防?#31119;?#19968;旦有了防?#31119;?#27721;中军怎么?#23835;?#27492;顺利的和他摆下军阵对垒。

    “?#21364;?#25195;战场,然后增援张辽和黄劭他们,他们去追击张鲁了,此战虽大胜,可张鲁?#24187;穡?#31096;患无穷,我们必须要斩了此獠!”

    牧景扶持了黄忠,嘱咐说道。

    虽然他有很多问题想要询?#21097;?#24517;然黄忠是怎么?#29273;?#25104;都的,?#28909;?#40644;忠是如何北上的,大军行军北上可遇到什么问题,诸如?#27515;啵?#20294;是现在不是时候。

    “?#25285; ?br/>
    黄忠点头,留下一部分的兵马协助看守俘虏和打扫战场,亲自率精锐主力,直奔这东北方向而去了。

    两个时辰之后,消息传回来。

    张鲁率兵逃亡,被张辽从一条小路杀出,扑杀一阵,损兵过千,前?#26041;?#26029;,被迫改变方向,舍弃北方向,向东的小路岔进去,继续逃喘,逃喘十里,又被黄?#23380;?#19978;来了连番被伏杀,兵马仅存五千不足,马乏兵疲,无奈之下退入一座孤山,孤山背靠汉水,左右峭壁,如同死路。

    “主公,此山易守难攻,然敌军兵力已经不足五千,各位将军驻守之前,恳令进攻。?#32972;?#20505;说道。

    “传令他们,驻兵山脚,困死他们便可,不必?#25239;ィ ?br/>
    牧景摇摇头,沉声下令,让各部把这孤山围困起来了。

    大战一天一夜,各部将士,早已疲惫不?#21834;?br/>
    这时候胜利在望,?#25239;?#24471;不偿失,反正都是烂在了锅了面的肉,时至如今,他也张鲁还能飞了不成。

    接到牧景军令,张辽,黄劭,黄忠,各部驻扎孤山的山脚,摇摇对上山岗之上的五千汉中余的残兵。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