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先下手为强
    城外,江河上。

    战船连营,封锁大江,一艘一艘的战船扬帆屹立,单单是斗舰,配备起码过百,大大小小的艨艟战船更是有两三百之多。

    而且这些斗舰可不是汉中造出来的那些简化版的斗舰战船,乃是荆州造价极高的战船,全副武装,最少装备一架投石机,十个大型弩床,还有每一个垛口的长距离铁弓弩穿甲箭。

    这些战船,在江河之上,如同一头满口利齿的巨兽。

    在这些战船萦绕的?#34892;模?#26159;一艘巨无霸。

    这是楼船。

    水战利器,河道之王。

    这一艘楼船虽然只是三层楼船,比不上最精锐的五层大楼船,但是也足够恐怖,大船三层之高,每层都设有防护墙,用以防御敌方射来之弓箭、矢石,墙上开有箭眼,用以发射弓弩。

    为防御敌方火攻,船上还蒙有皮革,以隔热。

    ?#35013;?#20043;前,船尾之上,各配置两艘投石机,左右垛口之上配置最强大的弩床,宛如刺猬,让人看一眼都感觉寒意丛生。

    楼船之巅,一面战旗飞扬。

    邓!

    这是荆州大将邓龙的战旗。

    ?#35013;?#19978;,一个披甲壮汉站立,宛如虎熊之躯,浑身散发浓烈的戾气,一双虎眸如铜铃,凝视前方。

    这是邓龙。

    邓龙这个名字或许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太大的烙印,最大的记载莫过于成就的甘宁的威名。

    历史记载邓龙乃是黄祖部将。

    其实不然,邓龙的确是黄祖举荐的,但是他效忠的是刘表,算是刘表颇为器重的猛将,之前对抗江东军的时候,他率部归于黄祖统领。

    江东军退去之后,他率部归襄阳,六月份他率军上樊城,防守南阳。

    在如今的荆州而言,邓龙也算是一员大将,排名前十的战将,刘表麾下,稳稳能压住他的,唯文?#31119;?#34081;帽,张允,黄祖几人而已。

    ?#38712;?#32473;他们一天?”听到副将回禀傅巽的话,邓龙微微眯眼:“一天时间我倒是等得起,但是这个陈崖不会耍某家吧!”

    “他应该不敢!”

    副将是邓胡,乃是一个文士青年,作为同族子弟,深的邓龙器重,为邓龙身边的文吏和军师,他想了想,说道:“以如今山都的兵力,只要陈崖不傻,都知道如何选择!”

    “希望他能选择对!”

    邓龙冷笑。

    他善于水战,熟于船只作战,在江河之上方有胜算,攻城终究是他的软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进攻山都,虽然他对山都志在必得,但是他不想耗费自己的兵力。

    “兄长倒?#24378;?#20197;给他点压力!”

    邓胡嘴角微微扬起,扬起一抹笑容,说道:“不如进十里!”

    “也好!”

    邓龙眸光一亮,道:“传令下去,前进十里,护城河扎营!”

    “诺!”

    各部校尉拱手领命而去。

    “他要一天,我就给他一天,明天?#31456;洌?#20182;不该我答?#31119;?#37027;就莫怪我心狠手辣,哪怕我不想,可?#28909;?#20027;公已经下了军令,不惜代价,我也要拿下山都,直上筑阳!”

    邓龙看着前方,眼眸之中爆出凶芒。

    ……………………

    景武司的眼线把山都县城盯的死死的,陈崖以一天时间的考虑归降荆州的消息自然瞒不过他们,南阳镇掌旗?#22815;?#20041;亲自去给了牧?#26696;?#21629;。

    “主公,荆州使者给了陈崖最后的通牒,一天时间考虑,不归降就进攻,陈崖已经召集了城中大大小小二十余家族,在商讨此事,估计他?#24378;?#19981;住了!”

    夜色寂寥,战船的风帆被夜风吹的猎猎而响,牧景站在?#35013;?#19978;,静静的凝视前方,听着黄义的禀报。

    “扛不住?”

    牧景听到黄义说的话,感觉?#34892;?#35815;异,突然问:“秉?#32781;?#20320;的意思,在这之前,陈崖其实并没有归降,他还在抵抗荆州的游说?”

    “确实如?#32781; ?br/>
    黄义点头,道:“我打探的消息,荆州使臣进县衙已经更有三四日的,游说数日,也不能让陈崖松口,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此?#33368;?#32463;做好的归顺荆州的准?#31119;?#25454;我所知,他应该是希望得到城中的大户豪族支持才归降!”

    “文远,你如何?#21019;?#20154;?”牧景?#20102;?#21322;响,问。

    “此人在山都为官之声名如何?”张辽闻言,?#20102;?#20102;一下,眸光凝视了一眼黄义,问。

    “百姓对此人颇为爱戴!”黄义如实说道。

    “那他归顺荆州,并无不妥!”

    张辽面无表情,站在客官的立场上阐述:“南阳内战,山都成为筹码,被袁军割据给我们,可袁军也不会就此松手,加上荆州窥视,三方争夺,若是?#27604;?#32773;摇摆不定,必受兵祸之乱,再一个我?#19988;?#32473;不了他们的信心,他们这时候不选择归降荆州,难不成要抱着死守山都的决心来为我们效忠吗?“

    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此人若是一个负责人的父母官,他就该为山都百姓着想,谁能给山都带来?#25512;劍?#20182;自然?#25512;?#21521;何人!”

    “也对!”

    牧景闻言,顿时?#20035;?#24275;然开朗起来了,之前是他想的太多了,或许对陈崖这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但凡任何人站在陈崖的位置上,恐怕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这么说,不管是为了山都,还是为了陈崖这个能为我们所用的人,我们不能给他这一次的选择了机会啊!”牧景眯眼:“所以,我们必须要比荆州军早一步进城!”

    山都如果成为战场。

    这个战场必须是让他们有地理优势的,攻防之间的方位一定要分清楚。

    “传令,所有战船动起来了,立刻出发,加快前进!”

    ?#35828;?#36317;离山都尚有五十里,他们本打算休息一夜在行军,但是现在,恐怕等不了了,牧景话音?#31456;洌?#24352;辽心神领会,立刻向身边的传令兵下达军令。

    数十里在这个时代,行军有时候需要一天,慢一点两天都需要,不过他们顺流而下,加上有足够的战船,反而速度了很多,不过半日光景,已进入了山都境内的河段。

    这时候已经是上午时分了。

    距离落日,尚有半日时间。

    这个半日时间,足可决断山都归属。

    这也是牧景要争分夺秒的机会。

    “秉?#32781;?#26377;办法进城吗?”

    牧景遥看前方,那一座城池已经隐隐可见。

    山都县城不仅仅?#24378;?#27827;流,还是被河水从中间流淌而过,贯通城池的南北,把一座城分为东西两城,周围还有护城河环绕,如?#35828;?#29702;,想要进攻,必须要有水军。

    可是水军即使攻进去了,还是要登陆作战。

    打起来立刻就会惊动东南郊外,蓄势以待的荆州军。

    现在牧景的优势是,他在暗,荆州军在明,这是一个可以算计的机会,但是前提是,他能率军在荆州军毫无警惕之下,进入山都县城。

    “景武司在城中倒是安排了一些人,但是最近城门防守严肃,恐怕没有什么机会,想要进城,或许只能赌一把!”黄义拱手禀报说道:“我已经?#31456;?#20102;县兵的一个军侯,他麾下有二百余将士,但是如果让他打开城门让我?#22681;?#22478;的话,把握不大,此人虽?#23433;坪蒙?#20294;是对县尉严青倒是有几分忠心!”

    “你且去尝试一下接触,可许以厚利!”

    牧景沉声的道。

    “诺!”

    黄义拱手,匆匆而去。

    “文远,可有进城良策?”牧景?#19981;?#25112;前做好两套准?#31119;?#20182;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黄义的策反之上,万一失败了,他也要进城,必须进城,哪怕打进去。

    “难!”

    张辽苦笑。

    “如今我们和荆州军必须是要干一场的,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唯有先进城,方得先手机会!”

    牧景拳头?#25112;簦骸?#27492;战,看是势均力敌,我们算过,兵力之间的差距不大,但是这种地形,水战之下,我们是短板,比不上荆州军是事实,若无地理优势,胜算不足四成!”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