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荆州水师的凶猛 上
    城郊。

    荆州水寨。

    数百战船,八千荆州水师,沿江河而列阵,气势昂然,杀气腾腾。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邓龙高大魁梧的身躯站在楼船之巅,目眺远方,看着那一座近在咫尺的城池,再看看天空已经偏西落下的太阳,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回禀将军,已是未时!”

    “传我军令,进攻!”

    邓龙闻言,摘下令旗,直接丢下去。

    “诺!”

    十余传令兵各自捡起令旗,传令而去。

    “邓将军,不是说?#31456;?#20043;后再进攻吗?”傅巽在船舱之中听到动静,赶紧冲出来,低声的责问。

    “傅从事,请放心,我只是佯攻!”

    邓龙平静的说道:“我相信你能说?#37011;?#20204;,但是没有兵锋震慑,他们是不会心?#26159;?#24895;的为我荆州效命的,我此去,乃是沿汉水而上,直入城中,但是不会登陆,我?#28909;?#31572;应了你,就绝对会等到?#31456;?#20043;后再攻城!”

    傅巽闻言,想了想,邓龙这样做也说得过去,毕竟连他都没有把握陈崖能绝对归降,有荆州大军震慑,反而能促使他迅速的走出决定。

    ?#26114;?#21543;!”

    傅巽同意了,但是还是嘱咐了一句:“邓大人,吾等代表荆州而来,承诺如同主公亲言,?#28909;?#31572;应了他们,万万不可丢了荆州的信任,不然日后无人在信我荆州之言!”

    “明白!”

    邓龙耸耸肩,他虽看不惯文人的拖拉,但是对于读书人,他还是很尊重的。

    荆州战船,迎风而上,沿汉水北上,先越过护城河,然后直冲入城内河之?#23567;?br/>
    ……………………

    ……

    县衙。

    陈崖的面容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他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的青年,如此年轻,如此气度,就算他想要不相信,恐怕?#33329;?#19981;出理由。

    “你是明侯?”

    县尉严青吞咽了一口唾沫,那个属于南阳的传奇人物如今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让他不敢相信。

    牧氏风起南阳,以一介反贼而登朝廷之巅,执掌朝廷大权,事迹早已经在南阳传遍,多少南阳英豪以此为荣,以此目标,希望能走向和他们一样的道路。

    而相对于昔日的大汉相国牧山,如今的明侯牧景更是一尊让人不得不敬佩的少年英豪。

    当初牧山战死关中,多少人认为牧景是活不下来的,但是这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却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撕裂了关中重围,硬生生的杀出来了一条血路。

    今岁年方十七,执掌汉中九县和南阳三分之一的江山,当之无愧的一方诸侯,与天下枭雄并肩。

    如此少年,却非世?#39029;?#36523;,岂不能让无数寒门出身的英豪引以为傲。

    “如假包换!”

    牧景平静面容之下,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冷笑,眸子盯着县令陈崖:“陈县令,听?#30340;?#24819;要归顺荆州,所以本侯亲自来送你一程,如何?”

    陈崖闻言,拳头猛然之间?#25112;簦?#27985;身颤栗。

    千算万算,算不到牧军会南下。

    若是他早知道牧军会南下,他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更算不到,在汉中的明侯牧景会出现在山都。

    ?#25226;拢?#25308;见明侯大人!”

    陈崖到底是一方县令,他沉得住气,并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跪地求饶,是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数,然后道:“真没想到我小小的山都会?#22836;?#26126;侯大人亲?#36234;?#20020;!”

    “我若不来,恐怕这山都就要?#23383;?#20102;!”牧景冷冷一笑,道:“我南阳的地方,可容不得荆州人插手!”

    他踏上一步,?#25239;?#22914;?#24230;校?#30447;着陈崖:“现在陈县令?#24613;傅?#25105;乎?”

    “不敢!”

    陈崖后退半步,摇摇头。

    他?#20982;?#30693;之明,牧景既已经入城,他就没有任何优势,的确,他可以继续召集城?#26143;?#22766;,与牧景鱼死网破,可鱼或许会死,网未必会破。

    ?#25226;?#38738;,让他们放下兵器!”陈崖沉声的道。

    “县令大人?”

    严青面容紧张,要知道明侯可是来?#39318;?#30340;,他们要是放下兵器束手就擒,恐怕就连一丝生机都没有了。

    “明侯大人乃是千金之躯,即使他愿意冒险,他麾下之将也不敢让他冒险,他既敢入城,恐怕已经掌控的山都县城,抵挡已是无谓的伤损,没有必要!”

    陈崖很冷静,他摇摇头,平静的道:“放下兵器吧,明侯行事是有章法的,他不会滥杀无?#36857;?#25105;们也无需让山都儿郎为我们白白送死!”

    “是!”

    严青艰难的下令,县衙之中约莫二百县兵纷纷放下兵器。

    “张石!”

    “在!”

    “?#31456;?#20182;们的兵器,派人把他们看管起来,另外城中的武库粮库全部拿下!”牧景?#24895;饋?br/>
    “诺!”

    张石立刻率领部将去干活。

    陈崖严青,还有县衙十余官吏,此时此刻皆下了牢狱。

    县兵牧景交给了开城门接应他的莫林看管,莫?#30452;?#26159;军侯,如今又?#24515;?#26223;撑腰,手中还有嫡系部曲,接管这千余的县兵,哪怕不能为他提供战斗力,也不需要耗费第五营的兵力。

    牧景盘坐在县衙的大堂之上,先手已下,接下来就是和荆州军的决战,他有?#25509;?#23558;近六千的将士,但是荆州军有八千,兵力之上,他不?#21152;?#21183;。

    但是他拿下了县城,?#20174;?#20102;一个先手冲四的机会。

    他开始萦绕全城,有条不紊的开始布置全城。

    “主公,朔方营到了!”

    张石来报。

    ?#26114;?#22909;,命令牛盖,给他一个时辰的时间,接手全城的防御!“

    “诺!”

    张石领命而去。

    牧景在等,现在先手已经下,就等着?#31456;?#20043;后,荆州军的到来,届时必是一场血战。

    在等待之中,他让人把陈崖提上来了。

    陈崖?#34892;?#25259;头散发的被两个将?#30475;?#19978;来,已不见刚才那一?#19978;?#20196;的风采,不过风骨还在,脊梁骨一直挺的笔直,一张?#25745;?#20063;不见惊惧。

    “陈县令,如果今天我不来,你是不是要开城归降荆州?”牧景在安静的喝茶,大战之前,总需要心中有一份宁静,他看着陈崖,平静的询问。

    “是!”

    陈崖已为阶下囚,但是他却显得很平静,并没有呈现战战兢兢的状态,很直接也很坦诚的回答了牧景的问题。

    “为什么?”

    牧景笑眯眯的问。

    ?#21543;?#37117;县羸弱,经不起任何的战争!”

    陈崖回答简洁。

    “读书人不是应该讲?#24656;?#23389;礼仪吗?”牧景再问。

    “忠?”

    陈崖抬头,?#25239;?#26665;栩,凝视着牧景:?#21543;?#37117;该忠于何人?当初刘劲提拔了我为山都县令,理所当让,我是应该忠于,明侯府对吗?”

    牧景无言,还真回答不出他这个问题。

    “若论儒学,我辈读书子弟,应该忠于朝廷的,可朝廷现在早已经管不了我们了,我们山都本属南阳,忠于南阳太守府,理所当然,可南阳兵败,却把我们抛弃了!”

    陈崖淡淡的声音有无尽的悲凉,乱世之中,山都根本没?#20982;?#20445;的能力,唯随波逐流而已:“荆州军来了,我三封密函北上,求南乡出兵,但是皆?#24187;?#26377;回声,我山都,唯自保而已!”

    “或许你没做错!”

    牧景站起来,看着大?#29467;?#38754;:“但是你小看本侯了,是本侯的地盘,寸步不让,是本侯的东西,谁也夺不走,你选择了荆州,无?#25105;玻?#20294;是在你心中,未尝不是认为荆州势大,我牧景只是是丧家之犬而已,今日我让你看看,即使荆州有称雄的水军,也奈何不了我牧景!”

    “报!”

    这时候外面一声传令兵的声音响起。

    “传!”

    “主公,荆州水军进城了!”传令兵俯首,拱手禀报:“中郎将大人与荆州水军短兵交接,折损战船?#20035;遙?#22914;今退避向北,荆州战舰穷追猛打!”

    “来的这么快?”

    牧景眯眼,他猛然的抬头,看了一眼陈崖,道:“看来你没说错啊,现在?#31456;?#36824;没有结束,荆州军已经进攻了,他们也没打算守信啊!”

    陈崖面容?#34892;?#38590;看,看来还是自己太天真了,无论是明侯府,还是荆州,都不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山都县令能应付得来的。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