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商行重聚
    这一次视察明一作坊倒是给牧景带来了不少惊喜,特别是那个投石机的组装,这可是攻城的大杀器。

    投石机很讲?#25239;?#33402;的。

    普通的投石机五十斤石弹已经差不多是极限了,如今牧军所用的投石机,也不过是投出四十斤的石弹,对于城墙的杀伤力有限。

    能投一百斤石弹的投石机,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朝廷才?#23567;?br/>
    朝廷始终是人才最集中的地方,当年牧山主朝廷的时候,是有抛出上百斤石弹的投石机,朝廷麾下的河一作坊,长安的太渊作坊,都能盛产这些巨型大杀器。

    但是如今这些作坊,基本上都变成的长安朝廷的,这也是为什?#27425;?#20937;军入住长安朝廷之后,战斗力会爆发一个层次,短短时间之内,定关中,夺并州。

    如果明一作坊能产量投掷一百斤石弹规模的投石机,对于牧军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

    这也让牧景对明一作坊的投?#35270;?#20102;更大的理由。

    有成绩,才有理由。

    才能给牧景一个可以说服整个明侯府,挤出资金,投入到这里来了。

    傍晚。

    牧景返回城中,进驻成固驿站。

    成固驿站去岁修筑过,虽然不是很奢华,但是倒是?#34892;?#35268;模,一个小庭院收拾的不错,住的也算是舒服。

    “主公,明一作坊监令齐叶求见!”

    晚饭之后,牧景难得舒适一下,观赏夜色,但是好景不长,伊籍匆匆来报。

    “他不是去益州吗?”

    牧景闻言,微微吃惊。

    明一作坊,监正乃是?#33402;?#29287;景亲自征辟,考核过的人才,而?#39029;?#36523;不在士族之列,能力也出众,算得上是牧景的心腹。

    而监正之下,是监令。

    监令名为齐叶,字云霄,成?#21776;?#23478;的家主,齐家是明一作坊最大的矿石供应商,按道理牧景不会?#24066;?#40784;叶当监令的,但是事情总有意外。

    当初因为齐家和那些?#21482;?#20837;籍的退伍军人之间的矛盾,让他他对齐叶的感官不太好。

    后来他召见过齐叶,倒是改观了不少。

    不过这不是他任命齐叶为明一作坊监令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齐家的矿石,愿意以市价少三层的价格,提供给明一作坊,这才是牧景征辟齐叶的原因。

    他不怕齐叶敢在其中串联一些什么,?#28909;?#40784;家敢付出这?#21019;?#20195;价,他自然也敢用一用这齐叶。

    “听说主公要视察明一作坊,他就马不停蹄从益州回来了!”

    伊籍拱手说道。

    牧景要视察明一作坊的事情不是绝密,如今的牧景,乃是汉中之王,一举一动,必受汉中百姓瞩目,他的动向除非绝密,不然都会在提前几日公布出来,?#22253;?#27665;心。

    “让他进来吧!”

    牧景披上一件锦袍,现在的节气,寒冬才刚刚过去,春天还没有来,天气还是很冷的。

    “属下齐叶,拜见主公!”

    齐叶是一个中年男子,?#25104;行?#30130;倦,一看就是?#19979;?#36214;成这样的,但是儒雅的气质却丝毫没有打折扣。

    “云霄,不必多礼!”牧景虚扶了一下,笑着指着对面的位置,说道:“一路上风餐露宿的,?#37327;?#20102;!”

    “为明侯府效命,属下不苦!”

    齐叶跪坐下来,毕恭毕敬的道。

    ?#25353;舜我?#24030;,可有收获?”

    “只得了一个矿!”

    齐叶回答:“但是想要开?#35328;?#36755;回来,颇?#34892;?#33392;难!”

    “以谁的名义!”

    “目前只能以齐家的名义购买,但是其中?#22235;?#25105;已经分清楚了,上报给了西曹!”

    “嗯!”牧景点点头,?#20040;?#20102;他一下:“云霄,其实以如今齐家和明一作坊这样的供应关系,征辟你为明一作坊的监令,是不太合适的,但是人才就要用,不拘一格降人才,方能让我明侯府为百姓谋取更大的福利,所以?#19968;?#29992;你,但是你的身份?#24040;限危?#20844;是公,私是私!”

    “属下明白!”齐叶点头。

    牧景知道这是一个聪明人,?#25512;?#24403;初他去?#29616;?#38754;见自己的时候,敢于毛遂自荐,就说明他是不一样的,这些事情他是相信齐叶能处理好的。

    但是他还是要嘱咐一番,?#34892;?#35268;矩不能?#30130;行?#24773;谊他不想坏:“云霄,齐家与我有恩,没有齐家先期的帮助,我建立不起来明一作坊,所以我也希望日后对齐家有?#21152;?#32456;!”

    “主公大义,叶代齐家多谢主公厚待!”

    齐叶颇?#34892;?#24863;动。

    如果牧景想要一口吃掉齐家的所有资源,他也无可奈何,但是牧景能说出这话,足以说明这底线在哪里,只要齐家不出错,这明一工坊世袭的供应商齐家是坐定了,先期自然会亏本,可如同齐家和明侯府签订的契约,三年之内,齐家以市价七成的价格,为明一供奉提供矿石,但是三年之后,契约会重订,三层的市价,在齐家来说,不算亏本,只能算是平价,亏了三年,换一份情谊,对齐家是赚大发了。

    只要牧景一日不倒台,能主宰汉中,齐家在汉中的商贾之中,等同皇商,没有几个人?#21494;?br/>
    “你回来的正好,还真有一事情本侯要和你商讨一下!”牧景亲自泡茶,热腾腾的茶水在案桌上散发出香气来了,对于牧景来说,这茶难喝的很,但是相对来说比之酒还是有点味道的,他可不想招呼人都要喝一顿?#30130;?#21917;茶还是有?#20040;?#30340;。

    “主公请?#24895;潰 ?br/>
    “先喝杯茶!”牧景亲自给齐叶倒茶。

    齐叶倒是不显得很惶恐,他去给牧景汇报工作不是一两回了,对于牧景的脾性多少?#34892;?#29702;解,在政务上,这是一个和善的人,当然在军中如何他就不太清楚,只要你不涉及原则问题,就算当面反驳他,他都不会发怒,少有了好脾气了。

    他抿了一口清茶,温润一下喉咙,这才小小的拍了一个马屁:“听闻蔡祭酒有独特的泡茶手法,能让茶更香,主公此法,学的七八成了!”

    牧景是蔡邕的女婿天下皆知,当今明侯夫?#22235;?#26159;蔡邕的嫡女蔡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那老?#19968;?#20250;的东西可多了,本侯可学不会一二!”

    牧景撇撇嘴,他还在介怀一件事情,教会老师傅,饿死小?#38477;埽?#26126;明是他教会了蔡邕麻将台上的规矩,结果不用两圈,蔡邕就分分钟教他做人,现在他的小金库少的钱还让他心疼的很。

    “言归正传!”

    牧景面容变得正色起来了:“明一作坊要扩张,今年我最少会投入一千万钱以上,如今明一作坊附近三百余亩的山地,我?#19981;?#25209;给明一作坊,一旦规模扩大,恐怕齐家是无法承担巨大的矿石供应了,本侯需要更多的人,为我们供应矿石!”

    “主公的意思,从外面把矿石从运回来!”

    齐叶眸光一亮,拱手说道。

    “南阳是首选,然后就是益州!”牧景道:“但是本侯不可能亲自出面,明一作坊作为牧军的军器第一作坊,?#23835;?#24456;多人忌惮,所以,我要用齐家的名号!”

    “齐家愿为主公效命!”

    齐叶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事情固然有风险,如果被人知道了其中关系,在汉中尚能得到庇护,在外面绝对是杀灭大罪,要是弄不好,齐家的商队就会覆灭当场。

    但是大风险,大收获。

    齐家要屹立,就要付出代价,这代价,他承受得起。

    “你放?#27169;?#21517;义上是齐家的名头,但是人手?#19968;?#20146;自调动,齐家为明侯府效命,本侯也不会看到你?#25970;?#38505;!”牧景宽慰了一下齐叶的?#27169;?#36947;:“不过收购矿石其中有太多的猫腻,还需要齐家从?#34892;?#35843;!”

    “属下?#23835;?#40784;家配合的!”

    齐叶松了一口气,只是用一个名头,这回好很多。

    两人有商讨了其中的细节。

    ?#28909;?#21484;集整个汉中的矿商组合起来了,形成一个供应链条。

    在?#28909;紓?#30719;石如何运进来,?#26680;?#30340;?#28216;?#22914;何安排。

    这些都要商讨。

    不知不觉,已是子时了,天色越发幽静,齐叶也颇感疲倦,他今日可是?#19979;?#25954;了二百里,从剑阁直接回来的,马不停蹄,又和牧景商讨了大半夜,自然疲劳不堪。

    “天色已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牧景颇为体贴的道:“其余的事情,你其一份奏本,送去明侯府便可!”

    ?#30333;?#21629;!”

    齐叶拱手行礼。

    他正想要离去的时候,突然又响起了一事情,不知道当说不当说,?#34892;?#29369;豫不决,要是不说,机会错过了,倒是?#34892;?#19981;?#24066;模?#21487;是说了,齐家已经树大招风了,会不会过犹不及呢。

    “还有事情?”牧景一眼看出来了齐叶的犹豫,沉声问道。

    “主公,听闻明侯府有一项关于驰道修建的计划,不知道可是真的?”齐叶还是咬着牙问出来了。

    “你从哪里知道的?”

    牧景眯眼。

    这计划可是今年的大计划,还没有提前公布。

    “是工曹传出来的!”

    齐叶如实的说道:“如今不少汉中商贾都知道的,而且他们还知道,主公准备御用南阳的商?#37073;?#20027;公昔日乃是景平商行大掌柜,都说主公对商贾厚待,所行商事,从不让商贾亏本,所以?#34892;?#20154;起了?#20035;跡?#19981;知道可否?#27605;?#20960;分财力,他们知道齐叶能在主公面前效命,就恳请齐叶,希望齐叶能为他们与主公之间连线!“

    牧景在商界,名声更加响亮。

    当年的景平商行虽如同昙花一现,?#21830;?#19979;商?#37073;?#35841;人不瞩目,能以商贾之力,撼动关中之乱,那一场关中的?#29976;?#22823;战,至今不少商贾哼哼乐道。

    齐家也是商贾之家,汉中最大的矿商,当初齐叶敢用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勇气毛遂自荐,也有几分牧景在商界的名声影响的。

    牧景闻言,顿时明白了一点,估计是胡昭准备开大招了,提前弄声?#30130;?#25110;许景平商行的人反应不能让胡昭满意,所以胡昭打算把汉中的商?#25527;?#36827;来。

    要是这一份计划,足足修筑四条驰道,贯通整个南阳和汉中,规模之大,耗费之多,常人不敢想象,没有巨额投资,决不可能成功。

    “都有那些人?”牧景轻声的问。

    “?#29616;?#20313;家,上庸商家,西城韩家……加起来,有十余商?#37073; ?#40784;?#30701;?#28982;的道。

    “?#28909;?#20182;们?#34892;模?#26412;侯也不会拒人千里之外!”

    牧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云霄,你告诉他们,三月时分,本侯将会在?#29616;?#25307;标,只要有实力的商?#37073;?#30342;可参与!”

    现在是正月,已经接近下旬了。

    做好准备之后。

    三月招标,时间上已经预备了南阳那些商贾入场,至于谁会得到这一份?#26696;猓?#23601;看谁的魄力够大。

    利益,从来都是伴随危险。

    不敢冒险的商?#37073;?#20174;来不是一个在商道上成功的人。

    …………………………

    ……

    南阳郡。

    宛城。

    正月的天气还冷,城中呼啸这冷风,街道上行走了百姓也少很多。

    一座大宅之中,倒是颇为热闹。

    “老?#37073;?#25105;们?#34892;?#24180;不聚了!”

    “自从景平商行解散之后,这些年我们还是第一次聚集再一次啊!”

    “哎,这些年官府盯着?#24076;?#25105;们这些与大掌柜关系密切的商?#37073;?#37027;敢聚集在一起啊,这不是给南阳太守府一网打尽的机会吗!”

    “说的也是,如果不是张掌柜,许掌柜,孙掌柜,他们联名邀请,我可不敢来?#25226;紓 ?br/>
    “谭兄可知道为何张掌柜他们会联袂宴请我们什么事情吗?”

    “我哪知道啊?”

    “某倒是有点估算,可能可大掌柜有关系!”

    “大掌柜?”

    大堂之上,主角还没到,但是一些掌柜已经攀谈起来了。

    这些掌柜,大多都是当年景平商行的掌柜。

    景平商行实力巅峰的时候,几乎把整个南阳商界都盘进去了,如今南阳行商的,没有几个和景平商行没关系的,即使景平商行已经解散了,影响力也不简单。

    半响之后,为首的张恒,次席的许?#37073;?#21491;席上的孙郝,三人从外面走进来。

    “诸位,好久不见了!”

    张恒拱手,微笑的行礼。

    “拜见张掌柜!”

    众商贾连忙行礼。

    景平商行解散之后,南阳商贾之首,唯恒通商行,恒通商行的影响力,即使南阳太守府也不得不小心应对,这可是一个能以财阀砸死人的庞然大物。

    “坐!”

    张恒气度不凡,跪坐上位之后,一声之下,大堂肃然起来了,众掌柜纷纷入座。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