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张济之殇 下
    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在这一片战场上,无数的火把光芒折射,却有看不清楚的身影。

    这一个战场,若是用一个字形容。

    乱!

    用三个字形容。

    太乱了!

    到处都是人影,西凉军,牧军,羌军,在血气冲天的交战之中,加上一点点的语言不通,打起来就根本没有停下来的那一刻,只剩下拼杀。

    “向东!”

    最危险的是陈到率领的景平第一军第一营,这陷入了两军之中,仿佛夹板气,不能溜出去,就会成为牺牲品。

    “快!”

    “速度!”

    “不要纠缠!”

    “该死,缠上了,第三曲所有将?#21051;?#21629;,我们断后,掩护第一营主力撤出去!”

    第一营的一个个军侯在?#27721;?#30528;。

    “杀!”

    张济亲自率军蒙杀上来。

    “碾碎他们!”羌军滇宫部也冲击上来了。

    “儿郎们,给我凿穿他们!”

    关键时候,朔方营杀上来了,他们向着羌军的尾?#32479;?#38155;,朔方营绝对是第一军最强大的战斗力,牛盖更是悍将之中的悍将,气势?#21917;弧?br/>
    轰轰轰!!!!

    羌军乱了。

    面?#38405;?#20891;的碾压,他们没有后撤的空间,只剩下前进。

    而这时候,战场上的攻守位置在不断的变幻,陈到艰难的厮杀之下,在戏志才的亲?#36234;?#24212;之中,位置从两军中间,杀出了东面而去。

    情形顿时大变。

    一个对冲的阵型形成了,羌军和西凉军正面接触,而这时候无论是张济,还是滇宫,根本收不住手,掌控上万将士的厮杀,战场上求了是一口气,一股势,这时候,谁都不敢退,一旦退,那就会形成一个崩溃的连锁反应,真真正正的兵败如山倒。

    “杀过去!”

    滇宫率军,强行的冲击上去。

    “杀!”

    梵重在后,各部头领也纷纷冲锋。

    羌军开始冲入了西凉军的阵型。

    “上当了!”

    张济不傻,看着这一幕,他顿时已经意识到了一点,牧军和羌军并非是联盟,更像是对敌,而这明显就是诱敌进攻,只是进攻的是他们西凉军。

    但是这时候根本没有解析的余地。

    战场上,?#32622;?#21487;见生死。

    一个个西凉将士的倒下,让张济彻底的愤怒了,这时候,他也没有解析的意念,以杀止杀,才是战场之道:“西凉儿郎,杀上去,撕裂他们的防线,击溃他们的阵?#20572;?#26432;!”

    “杀!”

    “杀!”

    西凉将士,本是凶悍,面对如此挑衅,岂会不反击,一个个将士列军成阵,列阵冲锋。

    猛烈的对冲之下,激起的海浪是一片血色的……

    “撤!”

    戏志才竭斯底里的叫着,战场上的反应能力,有时候就看一瞬间的把控,这一刻,他对战场上的时机把控的精细无比,早一刻不行,晚一刻也不行,这时候,才是他们撤出去了的时候。

    “第二营,撤出去!”

    “第一营,撤出去!”

    “第三营,撤出去!”

    “朔方营,撤!”

    一个营一个营的撤出战场,在景平营的接应之下,他们向东面的方为,丛林山坡,羊肠小道,消失在战场之外。

    “将军,这些牧军撤出去了!”

    西凉军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校尉上报给张济。

    “不管了!”

    张济何尝不知道自己上当了,如果牧军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他后撤十里,或许能避开这样的对冲,但是如今对冲已经形成了,他不可能让羌军踏着西凉军的尸骨来结束这场战争,唯战而已。

    “先杀退这些羌军!”张济发狠了:“今日来者皆为敌,有一个杀一个,有一双杀一双,杀退他们,杀到他们害怕,让他们知道我们西凉儿郎的强大!”

    “杀!”

    “杀!”

    西凉的将士,顿时气血澎湃起来了,一个个怒冲冲的向前。

    而白马羌的?#29575;浚?#36825;时候更是认定了他们都是西凉军,是敌人,所以冲锋起来,悍勇无敌,根本没有一丝丝的犹豫,只有拼杀。

    双方开始残酷的厮杀起来了。

    天亮了。

    一轮红日越过东面的水平线,映照在这一片战场上。

    惨烈而血腥的战争还在继续,羌人本来凶狠,野?#38405;?#24179;,已经打起来了就不知道结束,血战到底是他们的本性,而西凉军本身的也是在荒芜恶略的凉州成军,被人欺到头上了,岂能善罢?#24066;藎?#21807;有大战一场。

    这一战,自然是打的惨烈。

    一个个羌人?#29575;?#22312;倒下,一个个西凉将士死去,鲜血把晨雾都染红了,这一片战场上都是残尸断臂,仿如无间地狱。

    兵对兵,将?#36234;?br/>
    张济一人,悍勇无敌,对上羌人两大头领滇宫和梵重,游刃有余,打的两人喘不过气来了,但是两人也是羌人武将的佼佼者,虽不如张济,却联手起来也让张济短时间之内拿不下他们。

    这也为这一场战争拖延的时间。

    “将军,儿郎们伤亡太大了,不能再打了!”一个校尉策马上来,长枪挑开了一人,张济顺势把滇宫给逼退。

    张济环视了一眼周围,西凉军的儿郎节节败退。

    羌军起码有八千以上,而西凉军,本身也有七八千的,但是胡车儿率军去接应一部俘虏了,只剩下五六千的将士,面对羌军的进攻,?#34892;?#20853;力不足。

    “如何退啊!”

    张济愤怒的看着前方的羌人首领。

    语言不通啊!

    羌人的语言他倒是能听懂,但是说不上几句,这些羌人更是?#21387;?#36890;的很,而且之前就算没仇,现在也差不多结仇了。

    “边战边退!”

    校尉张罗沉声的说道:“我已经派斥候去通传胡车儿率军返回,另外少将军那边我也通传了,只要我们撑住,就能避免更大的伤亡,将军别忘了,牧军虽撤,必在旁边俯视眈眈!”

    “可恶的牧军!”

    张济愤怒的骂了一句:“他们太阴?#25112;?#35784;了!”

    “还是撤吧!”

    “撤!”

    张济终究不敢在这里和羌军拼杀一个两败俱伤,所?#38405;?#24597;拼着自己的伤亡,也要暂避一下羌军的锋芒。

    ……

    战场不远处。

    戏志才?#32479;?#21040;?#28909;?#24050;经休整的几个时辰,虽然不是养精蓄锐,但是?#19981;?#22797;了不少体力,麾下斥候一直在监视战场,战场一举一动都在他们掌控之下。

    “戏司马大?#29275;?#26411;将佩服不已!”

    陈到?#23545;?#30475;着战场,这一战能被戏志才算计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出人意料之外。

    “此战三分天时,三分地利,四分算计,缺一不可!”

    戏志才摇摇头:“我们如此冒险,总归有收获的,要知道,此计若不成,我们就面临两军夹击的状况,可算是拿命来拼的,若无景平第一军的实力,我可不敢这么做!”

    他敢这么做,心中是有底的,哪怕此计不成,他也有能力在两军之中杀出来,凭借的就是景平第一军的实力。

    “戏大人,西凉军正在向后撤!”

    斥候来报。

    “看来张济不仅仅回味过了,还打算暂避锋芒!”

    “羌军会?#24066;?#21527;?”陈到问。

    “别把羌人看的太傻了,他们之前没有反应过来,是因为一口怒气作怪,人一旦愤怒就没有理智,要是西凉军让出空间,给了他们思考的时间,他们会回味过来的!”

    “那我们如何是好?”

    陈到问。

    “如果让你做主呢?”

    “我认为他们应?#27809;?#33021;打一阵,如若?#30007;?#19968;点,他们或许还真的凭一个两败俱伤,不如就让他们在伤亡一点!”

    “叔至,再教你一个战场上的原则!”戏志才语气深长的说道:“战场上从来不?#24066;斫男?#30340;,不能贪,贪就?#23835;?#20320;失去判断,有机会就直接出手,胜利才是唯一的原则,总想着?#33945;?#20129;变得最小,到了最后,伤亡反而更大,这时候我该出手了!”

    这一刻,戏志才变得刚毅起来了,军令下达,杀意凛然:“传我军令,从后面进攻羌军,他西凉军不是要撤出去吗,我就赶着羌军去追,这一战,我要一口吃吃掉他们!”

    “是!”

    各营校尉拱手领命。

    ……

    战场上。

    “他们要撤!”

    “汉人果然是弱者!”

    羌人?#29575;?#30475;着西凉军准备撤出去,顿?#31508;科?#26356;胜。

    “不太对!”

    滇宫这时候好像?#34892;?#21453;应过来了,他后知后觉的在想:“难道袭击我们的汉人,并非西凉军吗?”

    但是战场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

    这时候,在羌军腹部,出现了一直敌人,正是他们一直在找的敌军,这一支兵马整整齐齐,列阵前进,一步步的在靠近羌人的阵型。

    “杀!”

    陈到手握长枪,一马当先,冲锋在前。

    “杀!”

    牛盖爆发,朔方营如同巨山横推而过。

    “杀!”

    “杀!”

    各营主将猛烈的冲锋。

    “啊!”

    “救命啊!”

    景平第一军倾巢而出,在羌军腹部开花,直接杀入中营,仿佛在收割?#34383;?#19968;般,不断的斩杀一个个羌人的?#29575;?#20204;,羌人?#29575;?#21457;出了凄惨的哀嚎。

    “该死,我们上当了,被他们前后夹击了!”

    “怎么办?”

    “杀出去!”

    “他们上万主力,我们怎么杀!”

    几个羌人头领?#34892;?#30340;愤怒。

    “汉人有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滇宫彻底的屏除所有的?#22841;鰨?#22312;战场上爆发羌人的勇气:“?#28909;?#21518;面杀不出去,我们就从前面杀过去!”

    后方太强大了。

    只?#26143;?#26041;,和他们一直交战的西凉军已经怯气了,正是让他们冲锋的一个方向。

    “混账!”

    张济抬头,在阳光下看着这一幕,?#25104;?#38081;青。

    这是一个牛赶羊?#28023;?#32650;群踏草的景象,强大牛是牧军,混乱的羊群是羌军,很不幸,西凉军主动撤退,变成了一片可以践踏的草堆。

    兵败如山倒。

    这一刻,张济真真?#26143;?#30340;感受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感觉,面对羌人?#29575;?#27714;生欲望之下的冲锋,他们正在处在一个主动撤出的境地,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能怪牧军把时机把握的太好了吗?

    不!

    怪自?#28023;?br/>
    张济知道,若?#20146;?#24049;主动想要撤,绝不会有这一幕的出现。

    咻!

    混乱的战场之中,到处都是箭矢乱飞,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一支冷箭,如同流星般越过,穿透了重重人?#28023;?#25554;入了张济的胸前。

    轰!

    在西凉军无数将士的众目睽睽之下,张济中箭坠马,倒地之后生死不知。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