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入冬
?    “痛煞我也!”庞季陨落的消息不到一天?#30171;?#22238;了襄阳,刘表悲愤长啸:“季公,表错了,表不该让你出征啊,区区樊城而已,居折我千军,损我尊师,牧贼,吾于尔等不共戴天!”

    这可不是做戏。

    刘表本是士林之人,对于大儒庞季的尊敬是打从心底的,而且当初他能入住荆州,庞季是立下大功的,无论是出谋划策,出面游说,庞季都很用心去做。

    正因为庞季赌上了自己的声誉,才为他收复了荆州读书人的心。

    庞季死讯传来,他心中悲伤和愤怒已经不可言喻了。

    杀意也冉冉升起。

    “立刻传令邓龙,准备渡江而返!”刘表怒了,他安坐荆州,不惹事,可也不怕事,?#28909;?#29287;贼要战,他就与牧贼死战到底,捍卫荆州每一寸土地。

    邓龙兵马已经从新野撤兵了,这时候正在棘水北岸休整,随时可以渡江南下。

    “主公息怒!”

    蒯良站出来劝谏:“此时并非出兵之时,虽樊城已失,可邓县犹在,尚可保荆州一二,若是此时倾兵而战,必然引荆州之乱,主公还请三思!”

    “季公之仇,岂能不报!”刘表冷喝:“牧贼?#28909;縊共保?#26576;就与他们决一死战!”

    “主公,季公何故往樊城?”

    蒯?#21152;?#27668;深长的说道:“不就是为了荆州之安危存亡吗!”

    “荆州是安危存亡?“

    刘表冷笑:“樊城已失,牧贼可顺流而下,我荆州还有安宁之?#31456;穡俊?br/>
    蒯良看到刘表冷静下来几分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劝谏说道:“主公,樊城之战,实属意外,谁不曾想到,陈生此贼寇,居两面三刀,人在我荆州之营,心却被牧贼所?#31456;潁?#23395;公拼死断后,无非就是为了保存我荆州实力,卫我襄阳之全,主公此时此刻当冷静以对,万不可?#20960;?#23395;公之期望!”

    “陈宏之,我必杀此狗贼也!”

    刘表狠狠的吐出一口唾沫。

    贼寇之辈,本不值信?#21361;?#24403;初他就应该更狠心一点,直接把两人羁押,剥夺兵权,整顿江夏营,?#21355;?#20170;日之变。

    “主公,现在当下之重,乃是襄阳防务!”

    蒯良拱手,道:“江夏援兵?#32479;?#27801;的援兵,什么时候来都还不知道,而且?#29287;?#27809;有任何消息回来,尚不知战况如何,襄阳仅存兵力不多,当早做准?#31119; ?br/>
    “文聘今在何处?”想起了襄阳,刘表才彻底的从悲愤之中冷静了下来,荆州是安危,寄存于襄阳,襄阳乃是首府之城,代表荆州之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容有失。

    “已在邓县休整!”

    ?#20843;?#20204;还有多少兵马?”

    “文聘将军大败,仅存残兵三千,张虎拼死断后,折损不少,兵马也只剩下不到两千儿郎,加起来不过五千将士!”蒯良一接到消息?#22242;?#20154;去邓县打听详细的消息,这一仗,算是败的惨烈。

    “张虎?”刘表面容有一抹阴沉了:“陈生与此人乃莫逆之?#20540;埽?#38472;生之叛,此人难逃罪责,斩了此人,奠季公在天之灵!”

    “主公,张虎倒是与此事无关,而且若非他拼命相护,文聘也逃不出樊城,最重要的是季公保他!”

    蒯良把手中一封书函递上去:“此乃樊城失守之前,季公所书,以庞?#19968;?#21355;而传出,送至我手中,阐述此事之变,揽一切罪责,求主公赦张虎之罪,言之,张虎乃是一悍将,可用之!”

    “季公总是?#21069;?#30340;善良!”

    刘表长叹一口气,看看书函,上面还有一些劝谏,皆对荆州有益,在死之前,庞季都是惦记这荆州之安危。

    “既季公为他求情,那就?#28909;?#20182;三分!”刘表冷声的道:“让文聘回来,主持襄阳防务,留他守邓县,没有吾之命,他?#39029;?#21322;步,?#35835;?#32477;!”

    “是!”

    蒯良拱手领命。

    “子柔,催促一下异度,尽快让江夏?#32479;?#27801;之兵?#32454;?#35140;阳而来!”刘表抬头看看天色,这时候天上飘雪,小雪下的不是很?#20445;?#20294;是也让天地变得白茫茫的一片:?#20843;?#20837;冬了,但是保不住牧军兵行险要,他们若想取襄阳,必然是倾尽主力而至!”

    “诺!”蒯?#23478;?#22312;担心这一点,所以他已经在催促了,只要江夏?#32479;?#27801;的主力进入襄阳,他们就无惧,荆州无论是兵卒,装?#31119;?#36824;是粮草储?#31119;?#37117;是顶级了,打不出去,也容不得别人打进来。

    ……………………

    ……

    邓县。

    文聘和张虎正在整顿兵卒,逃出樊城的时候,并非很顺利,即使有庞季舍身断后,他们为了逃出来,也付出了不少代价,士兵的?#31185;?#36234;发?#32479;痢?br/>
    “主公下令,让我返回襄阳,主持襄阳防务!”文聘把文书递给了张虎。

    他对张虎略有改观。

    张虎无论文?#20309;瀆越?#20026;上乘,而且他可以肯定,张虎?#32479;?#29983;是不一样了,张虎是忠于荆州的,不然他根?#20928;?#19981;来,一路上都是张虎的兵马在断后,前前后后付出了数百的伤亡。

    “我呢?”张虎面无表情。

    “这是你的!”

    文聘又把一份文书递给了张虎:“主公要你坚守邓县!”

    “坚守邓县?”

    张虎嘴角有一抹讽刺的笑容:“邓县无险可守,牧军主力只要长驱直入,就必破武艺,主公这是想要我给季公陪葬!”

    “我返回襄阳之后,?#23835;八?#20027;公的!”

    “生死有命!”

    张虎倒是把生死看的很淡了,他也知道文聘在担心什么:“你也放心,我不会走投无路而投诚的,季公死于牧贼之手,我与牧贼,不共戴天,非他们死,必是我亡!”

    “季公?#28909;?#20320;逃出樊城,那是因为他看好你,若是到了生死存亡之?#21097;?#20320;可舍邓县,率主力入襄阳,主公哪里,我亲?#36234;?#20195;!”文聘给了张虎一个诺言,算是还他的?#35753;?#20043;恩。

    ?#23736;?#35874;文将军!”

    张虎不怕死可也不想窝囊的死,有了文聘这一言,他岂能在邓县进退自如。

    …………………………………………………………

    ……

    樊城之战也八百里传讯传回了汉?#23567;?br/>
    明侯府。

    昭明?#33579;?#22823;堂之上,每一个角落都摆着好些青铜鼎,禁卫营的兵卒正在烧着火,一缕一缕的温气给这个殿?#20040;?#26469;了浓浓的暖意。

    “拿下樊城了?他们的速度?#27599;?#21834;,之前还说攻打不利,这短短时间就把樊城吃掉了,做的不错!”

    牧景摊开手中的奏本,这熟悉的字体是戏志才的,上面倒是这一战的前前后后,包括之前的败退,主动撤出,诱敌出城,陈生反水,围城,庞季自焚,樊城混乱……都说的很仔细。

    “别高兴太早了,樊城虽拿下了,但是百姓民情汹涌,难治了!”

    胡昭跪坐在牧景前方,看到牧景脸上?#34892;?#20852;奋给牧景泼了一盆冷水。

    “本来就没想着好?#21355;恚 ?br/>
    牧景给了他一个白眼,道:“这事情交给南阳太守府,稳得住樊城是他们的功劳,稳不住就是他们的罪,到时候,直?#28216;首?#23601;行了!”

    “你倒是说的简单!”

    “不然呢?”牧景没好气的说道:“还要我亲自去管理吗?”

    “你可知道庞季的声誉有多响,说句不好听了,蔡祭酒在荆州,或许都不如庞季之名,他以死为樊城百姓立下一根种子,几乎闹的全民皆兵,弄不好日后会影响整个进攻荆州的部署!”

    “你想的太严重了!”

    牧景冷笑:“名声不能防饭吃,虽庞季用了手段狠一点,但是只要我们的?#21355;?#21040;位,吃饱饭的人是不会因为几句口号就去挡刀兵之刃!”

    “至于?#20999;?#35835;书人,樊城的读书人?#39029;?#26469;造?#21361;?#25105;就敢杀,庞季都死了,他们死不得吗?”

    杀戮不一等得人心,但是最少能镇得住一批人。

    “你就不怕在荆州名声狼藉吗?”胡昭皱眉。

    “我怕什么!”

    牧?#30333;?#35282;微微扬起:“别忘了,我可是小牧贼,国贼之名,要不然我到现在都没几个读书人慕名而来投靠呢,我早已经不奢望能得荆州士林的认同了,我要的是民心而已!”

    “倒是忘记了,你是债多不愁!”

    胡昭道。

    “不过去樊城也是极限了!”牧景看着窗外的风雪,道:“入冬了,就好好过了这个岁末吧,传令黄忠戏志才,不必继续进兵襄阳,但是要盯住长江水道,益州军的进程,我?#19988;笔?#21051;刻关注!”

    益州军和牧军是双犄角的前进,任何一方退了,都会引发战场上的大溃败,牧军可以坑益州军,但是可不能让益州军坑了。

    “嗯!”

    胡昭点头,这事情他一直都在盯着,掌控大局的不仅仅是牧景一人,他也在做工作,他想了想,还有一事情需要处理:“陈生如何处理?”

    “这个陈宏之,倒是不枉我器重他!”

    牧景想了想,道:“景武司是容不下他了,但是我倒是很看好他,清水口义释张虎,此乃情谊,一个?#26143;?#20041;的人,总比一个冷雪为前途的人更好招揽,让他回明侯府叙职!”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