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三章 以进为退
?    现在内部外部,所有人都?#25239;?#37117;在盯着隆中山上的中军主营帐,仿佛在等待里面有什么消息能出来了。

    这一晚上,隆中山也不太平。

    黑暗之中,有无数的斥候夜行而至,从外面想要突进,进入中军主营帐,但是牧军斥候拦截格杀无数,而在军营的内部也有一些隐隐约约的身影莫名的在靠近营帐,可还没有接近,就被?#26263;?#33829;的将士斩于马上。

    一夜的慌乱,第二天早上反而是平静了下来。

    这天早上,太阳刚刚出来,朝阳如虹,倾洒在了隆中山上,而从昨天开始,就已经进了中营主将整整一夜的各军主将这时候都出来了。

    他们出来之后,直接离开中营,回到?#32422;?#30340;军营之?#23567;?br/>
    当他们回来的时候,麾下的一个个担心了一整夜的军官就走上来询问。

    “中郎将大人,主公伤势如今怎么样?”

    “中郎将大人,现在我们该如何应对!”

    “中郎将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撤兵啊!”

    ?#21834;?br/>
    牧军的将官,都在担心局面,如若牧景出了意外,他们很清楚,牧军必乱,加上牧景无后,群龙无首,四分五裂是难免的无论是各军主将都难以撑得起局势。

    所以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情况,一个个缠扰着直接的主将。

    “慌什么!”

    在景平第一军的军营之中,陈到刚刚坐下,就听到一众将领的询问,顿时怒喝一声,气势上压住了麾下将领,然后才解析的说道:“主公虽受伤了,但是伤势无碍,他已下了军令,命吾等立刻进攻襄阳城!”

    “立刻进攻襄阳城?”

    众校尉闻言,对视了一眼。

    他们?#34892;?#19981;解这个军令的涵义。

    “军令如山!”陈到没有给所有人商量的时间,这一次他独断独行,道:“传我命令,景平营为先锋,朔方营为主力,第一营第二营为左右两翼,立刻进攻襄阳北城墙,三天之内,破城而入!”

    “?#25285; ?br/>
    牧军将领对军令是本能的臣服的,所以陈到军令一下,他们立刻动起来了。

    这时候,暴熊军也在下达作战的命令。

    “一个时辰之内集合!”周仓的军令就?#34892;?#30340;蛮横了一点:“接下来我军要独立进攻襄阳西城门,不惜代价,不惜伤亡,猛攻城墙,必须在三天之内破城而入!”

    “是!”

    暴熊众将虽然带着忐忑的心思,但是终究还是被军令震慑了,一下子动了起来了。

    两军的主力调动。

    动作自然很大,一下子让周围的斥候发现了,然后迅速的就传回来了襄阳城。

    ……

    州牧府。

    后院。

    刘表一夜未眠,心里面一直在猜测,有时候他希望牧景是真的被流失而伤,最后死去,那么他襄阳就?#28909;?#27888;山了,但是他又忐忑?#22235;?#22280;套也。

    所以怀着一颗有盼望,有谨慎的心情,整整一夜都无法入寝。

    “什么?”

    听到斥候冲进来禀报,他一下子跳了起来了:“牧军动了!”

    “对!”

    斥候军侯说道:“主公,一个时辰之前,牧军主力突然调动,而且看其兵锋,并非撤兵,而是……”

    “是什么?”

    “向着我们襄阳而来!”斥候军侯说道。

    “向着我们襄阳来,他们想做什么?”

    刘表闻言,顿时急了起来了。

    他立刻召集荆州文武,商讨此事。

    “你确定他们不是撤兵?”

    蒯良跪坐刘表旁边,听到斥候的禀报,他微微的眯眼,低声的问道。

    他本来?#31361;?#30097;此事,如今更加怀疑了。

    “不是!”

    斥候军侯说道:“我们的斥候都看着,他们根本没有拔营,而是出兵,兵锋的方向,就是我们的襄阳,一路向着北城门,一路向着西城门,估计很快就兵临城下了!”

    “轰!”

    他的话音都还没有完全楼下,就在这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声地动山摇的声音响起,震动了整个襄阳城,这一声的声音,是来自北面。

    “不好!”

    邓龙猛然挑起来了,拱手对着刘表说道:“主公,这是投石机的石弹?#39029;?#22681;的声音,恐怕北城墙有麻烦,末将请求,立刻返回!”

    “去!”

    刘表说道。

    “主公,我也先返回西城墙,戒备一下!”文聘说道。

    “嗯!”

    刘表点头。

    两大主将离去,各部将领也迅速的去?#24613;浮?br/>
    这时候大殿冷寂了下来,只有一群文官在等待消息。

    ?#30334;?#25253;主公,牧贼正在进攻北城!”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个兵卒策马?#26432;级?#26469;,与门口下马,然后冲进来汇报:?#26263;?#40857;将军已经率兵守城,与牧贼交战!”

    “现在看来已经很肯定了,他们并非撤兵,而是攻城!”刘表闻言,咬着牙,冷冷的说道。

    他?#34892;?#24819;?#24187;?#30333;,牧军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进攻。

    按道理牧景?#36864;?#27809;战死,也必然受伤了,砚山一败,牧军的?#31185;?#24517;然低落,这时候不去舔?#32422;?#30340;伤口,跑出来进攻城墙,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么说,牧龙图根本没有死,甚至根本没有受伤?”大殿之内,一个荆州臣子说道。

    “黄太守不必撒谎!“

    有人反?#25285;骸?#36825;?#21019;?#30340;事情,多少江夏兵卒看到了,不能作假啊,可能牧贼命大,没死,但是应该负伤了!”

    “?#28909;?#22914;此,他们为什么还要进攻襄阳!”

    又有人说道:“我们襄阳城城高墙厚,城中尚有数万主力将士,他们只要不?#25285;?#37117;清楚,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攻破的,难道来找伤亡不成?”

    “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进攻,必有缘由!”

    “或许……”

    这句话让蒯良心中一亮,眸子之中?#20102;?#19968;抹精芒。

    “子柔,你想到了什么?”

    “主公!”

    蒯良没有回答刘表的话,拱手对着刘表,反问:“查探隆中山的斥候,有消息回来吗?”

    “隆中山戒?#24178;希?#25105;们最精锐,武艺最好的斥候,都进不去!”

    刘表摇摇头。

    “那?#25237;?#20102;!”

    蒯良说道:“牧军一反常态,突然进攻,或许恰恰好相反,牧龙图在砚山一战之中出了意外,?#36864;?#27809;有战死,恐怕也伤的不轻,所以导致军心不稳,内部甚至出现了矛盾!”

    “怎么说?”刘表皱眉:“内部若是不稳,不应该是先退兵,整顿内部吗?”

    “不!”

    蒯良说道:“他们正是想要掩盖这个事?#25285;?#19981;让我们察觉,所以必须主动出击,这是以进为退!”

    “以进为退?”

    众人顿时?#34892;?#30340;感悟起来了。

    “我认为此事不可武断!”

    “必须要看清楚!”

    有?#35828;?#22768;的说道。

    “上城墙!”

    刘表站起来,一双眼眸凝聚着明亮的光芒。

    “?#25285; ?br/>
    众人领命,紧跟在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