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一章 南线战场的反应
?    南郡,荆州城。

    荆州城乃是南郡除了襄阳城之外最大的一座主城,立于长江河畔,城墙伟岸,城池地理位置独特,乃是南郡,甚至整个荆州的?#34892;?#20043;一。

    自从夷陵大败之后,蔡帽就退兵荆州城。

    荆州城之中尚有张?#20107;?#39046;的主力。

    两军汇合,他们的兵力雄厚一倍以上,压制河道,坐镇荆州城之中,他们如同一座巨山,挡在了前面,压住了西面迎面而上将近二十万的益州军。

    益州军数次进攻,皆无果。

    最重要的一点,荆州城本来就是一座不可多得的主城,城中储备足以维持荆州主力一年半载,所以即使益州军想要袭击粮道,都没有任?#20255;?#27861;。

    他们只能攻城。

    可荆州城这种主城,就算硬攻,没有两三个月,根本是没有见效了。

    这算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攻防战。

    可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让荆州城中两大主将惶惶不安。

    “襄阳丢了?”

    蔡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整个面容都是铁青铁青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信函。

    “不可能!”

    张允比之年轻很多,他不仅仅是刘表的同乡,在辈分来说,他还是刘表的侄子,算得上是刘表的心腹之一,他从小就跟着刘表,学文练武,甚是敬重刘表,绝不愿意相信刘表战败。

    “这已经是事实了!”

    蔡帽?#34892;?#22070;哑的声音说道。

    “我不相信!”张允咬着牙。

    “主公密函,你?#31995;茫 ?#34081;帽把手中的信函递给他,冷冷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

    看着信函上刘表的印鉴,他无法相信的事实就摆在了面前。

    不过愣神了一会,他很快就回过神了:“那主公呢,主公怎样,我们要不要回师襄阳?”

    “主公没事!”

    蔡帽摇摇头:“他已经从襄阳城之中撤出来了,并无大碍,只是部下伤损严重,在一时三刻之间,不可能反夺襄阳城,所以准备撤往江夏!”

    “那就好!”张允松了一口气。

    “我们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蔡帽苦笑:“这样?#21335;?#24687;,很快就会传开,首先我们内部就会动摇军心,另外城外的益州军必然会寻觅进攻的机会,一个不慎,全盘?#20801;洌?#23626;?#27604;?#26159;丢了荆州城,在荆州,再无我们立足之地!”

    “外面不担心,关键是安稳住将士们的心!”

    张允一下子摸到的重点,他沉声的说道:“我们荆州城筹备充足,四面防御也无坚不摧,只要不是城中兵卒出了问题,那就不会有什?#21019;?#38382;题!”

    “可一旦消息传来了……”蔡帽也担心这个。

    张允那边还好说,但是他麾下的将卒,有三四成都是襄阳那边的人,襄阳突然之间沦陷,担心家中安危,那是必然了,如若有大胆一点了,当了逃兵也要回去看看家里面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

    届时要是处理不好,弄成了哗变,那问题就大了。

    “要不先压住这消息?”张允说道。

    “压得住吗?”

    “外面是封城的状态,只要我们自己不说,应该……”张允说着,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自己就摇摇头:“就算我们不公布,益州军?#19981;?#24819;方设法的让城中的将士知道,借此打压我们的军心!”

    “这正是我担心的!”蔡帽说道。

    “那就干脆一点,主公公布出去!”

    张允说道:“最少不给他们造谣的机会,?#20219;?#23450;我们自己人再说,我麾下将卒,大多来自长沙,影响不是很大,从现在开始调防,把你的兵马调回来,让我的兵马上城镇守,腾出时间来了,让你稳住军心!”

    “好!”

    蔡帽点头,这个处理是目前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只要给他时间,他相信他能稳得住这些将士们的心情。

    “还有一点!”张允眯着眼眸,眼神之中多了一抹忧色。

    “你是?#30340;?#20891;会南下?”

    蔡帽看懂了张允的担心,低声的说出来了。

    “你说有可能吗?”

    张允反问。

    “应该就是不可能的,他刚刚得了襄阳城,将卒伤损估计也不小,而且北面还有我们的兵马制衡,他除非不想要襄阳城,不然是不可能出兵南下的!”

    蔡帽道:“但是这个明侯诡谲的很,我们越是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就越是容易发生!”

    “那就防他!”

    张允说道。

    “从哪里防?”

    “长坂坡!”张允说道:“他若是想要南下,绕不开长坂坡,只要我们在这里布置一部分兵力,就能提前防御他的突袭,不至于他兵临城下我们都不知道!”

    “好!”

    蔡帽认同张允的方法,道:“如今进出荆州城,唯水道,我?#26126;?#19979;一营,北上长坂坡!”

    …………………………………………………………

    城外。

    益州军营。

    “哈哈哈!”

    刘焉大笑:“虎符无犬子,当初牧相国能凭借一介白丁,短短时间之内,统帅兵马百万,北上朝廷,统领乾坤,其子之能,又怎会在此之下,此大善也!”

    襄阳城被攻破了,他最高兴。

    以为越是僵持的久,作为进攻的一方,越是着急,荆州是被动迎战,百姓们就算你不愿意,?#19981;?#25903;持,但是他是主动进攻,一旦打起了僵持战役,消耗太大,那就是穷兵黩武,百姓可能就会反他。

    所以他一直都希望能速战速决。

    但是这主战场的突进太难了,水道纵横的荆州,他们空有兵力,却无从用之,当初若非?#20998;靜畔?#31574;,以诡诈的办法,攻破了夷陵,恐怕他们现在还在夷陵徘徊。

    可攻破了夷陵,荆州城又是一道更强的防御,硬生生的压住他们,让他们寸步难进。

    这时候,北面战场有了突破,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好消息。

    但是赞誉起了牧景之后,他又?#34892;?#23545;麾下的大将失望,开?#24049;?#26021;起来了:“你们看看自己,再看看人家明侯,人家才兵马数万,便可破襄阳之称,我们数十万兵卒,却被挡在了?#35828;兀?#27741;?#28909;?#26576;失望也!”

    “吾等该死!”

    众将俯首,拱手认罪。

    “哼!”

    刘焉冷哼一声。

    半响之后,他才看着?#20063;?#30340;青年,道:“志才,如今北线已经取?#29467;?#30772;,但是我南线久久不能突进,汝可有破城之策?”

    他对?#20998;?#25165;十?#21046;?#37325;。

    ?#20998;?#25165;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值得他的器重。

    “使君大人,荆州虽有败势,可实力尚在!”?#20998;?#25165;摇摇头:“襄阳刚破,荆州城中必然防御严谨,此时此刻,破城是不可能的!”

    “那说等于没说,你能说点有用的吗?”

    一个益州大将冷声的说道。

    看不顺眼这个白衣青年的人,在益州军之中,多如牛毛。

    “呵呵!”

    ?#20998;?#25165;冷笑一声,然后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闭嘴!”刘焉呵斥了那个将领,然后才说:“志才,不必理会这些粗坯之将,若有破城之法,还请赐之!”

    “破城之法我没有!”

    ?#20998;?#25165;摇摇头:“但是进攻的办法,我倒是有一个!”

    “说!”

    “请援!”

    “什么?”众将不解。

    “?#28909;?#35140;阳已破,那么我牧军数万儿郎必能腾出一点兵力,若是能从北面南下进攻,必乱了荆州城的阵?#29275; 畢分?#25165;解析。

    “可牧军进攻襄阳,比已经损兵折将,此时此刻,明侯岂会南下!”

    赵韪开口,反驳?#20998;?#25165;。

    刘焉也是如此认为,牧景不是他部下,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一种合作关系,虽然牧景这?#20174;?#21147;的去打襄阳城,但是他更多是认为建立在之间把襄阳许诺给他的?#20449;?#19978;,他可不相信牧景掏心窝子臣服他。

    “只要使君下令,明侯岂能不从!”

    ?#20998;?#25165;淡然的道。

    “某若是下令让其南下,明侯真能从?”刘焉眯眼。

    “使君乃是益州之君,汉中乃是益州之地!”?#20998;?#25165;在表忠心:“明侯自然就是使君之臣,君有令,臣不从,逆也!”

    “好!”

    刘?#20260;?#19981;知道?#20998;?#25165;的葫芦里面买什么药,但是他敢说这句话,自己怎么也要试一试:“我这就下令,让明侯率兵南下增援我军,共破荆州叛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21482;?#29256;阅读网址:.com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