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 打赢了,就把他给卖了!
?    “明侯,你是要和我结盟?”雷薄?#34892;?#26974;了。

    他的眸光直瞪瞪的看着牧景,神情之中倒是有点难以相信。

    这里面的意义可大了去了。

    毕竟以他的地位和势力,充其量也只是一条看门狗而已,和一方诸侯比不上,是根本不可能和牧景这尊明侯相提并论的。

    一旦结盟成功,依旧是说,牧景已经把他放在了同样的位置上。

    但是牧景为什么?#36234;瞪?#20221;,和他小小一个南阳都尉结盟呢?

    “有问题吗?”

    牧景问。

    “明侯恐怕弄错了,某不过只是代主公镇南阳,可没有和人结盟的资格!”雷薄摇摇头:“明侯大人今天恐怕找错人了,你们应?#33804;?#27741;南!”

    “这么说,我?#21019;?#20102;?”

    牧景淡然一笑,直接站立起来了:?#20985;热?#36825;样,那我们就告辞了!”

    他作势就要往外走。

    “留步!”

    雷薄只想要压一压牧景的气势,但是没想到牧景这么干脆利落,顿时?#34892;?#24613;躁了,连忙叫住了牧景。

    “雷都尉?#28909;?#20570;不了主,我又何必浪费口舌!”牧景转过头,冷冷的对他说道。

    ?#20843;?#28982;我不能代表后将军,但是在这新野的一亩三分地,?#19968;?#26159;能做主的!”

    雷薄赶紧说:“我相信明侯如今也希望能压住关中军在南阳的扩张之势,我们之间,合则两利,如若想要保住南阳,某还是希望能和明侯联合作战!”

    自?#28216;?#38452;?#36824;?#30772;之后,他已经断了和汝南的联系,只能苦守新野,腹背受敌,根本是撑不住多长时间,牧景给出了一线生机,他自然要抓住。

    不然真打起来,他新野根?#26223;?#19981;住多久。

    最关键的是,如今牧景已经攻破了襄阳,如果牧景兵马北上,捅一刀他,他就算不死,也得?#23567;?br/>
    “雷都尉,你错了!”

    牧景淡然的道:“合则两利是没错,但是我未必一定要和你合作,我?#37096;?#20197;和关中军合作,一口吃掉你们,南阳在我心中,不算什么,如今我更在意的是荆州,若得南郡,我又?#23561;?#21335;阳!”

    “明侯说这句话,恐怕自己都不相信吧!”

    雷薄皱眉,感觉牧景在装模作样,便显得?#34892;?#38452;沉起来了,道:“若非为了南阳,恐怕明侯不会屈尊?#20498;螅?#21069;来我新野吧!”

    牧景在天下什么名声这个不说,但是以他明侯爵位,执掌一方的诸侯的身份与他主公袁术相提并论,亲自来新野见他,算是上是屈尊?#20498;蟆?br/>
    “我来新野,不是因为我想要夺回南阳,是因为我不希望关中军有南下之势,和雷都尉合作是我的第一个选择,但是如果雷都尉不足以让我相信,那我?#37096;?#20197;和别人合作!”

    牧景淡淡一笑:“就算我谁也不合作,甚至不出兵北上,只要有雷都尉镇守新野,我想就算他们关中军有南下之意,第一个死的,肯定不是我!“

    他就是要告诉雷薄,我可以和你结盟,?#37096;?#20197;不和你结盟,反正我损失不大,毕竟如今雷薄屯兵在新野,捍卫了是襄阳的北线,关中军想要南下,绕不开新野,驻扎新野的雷薄兵马,才是最危险的。

    雷薄拳头?#25112;簦直?#19978;青筋凹凸,却无可反驳,因为牧?#20843;?#30340;话,句句在理,现在他的兵马,挡在一线,要死,也是他死先。

    所以他才会得之牧景亲自北上,?#23835;?#27492;激动,二话不说,直接来迎之,无非就是想要抓住一根稻草?#35753;?#32780;已。

    “明侯,你既已经北上,想必也想要和我们联?#24076;?#20320;的心中应该知道,没有我们在这里挡着,你们的后方也未必太平,襄阳虽然无恙,可武当和山都呢!”这时候雷薄副将陈兰开口说道。

    “你说都对,所以我才北上!”

    牧景没有否认这一点,只是很淡然的道:“?#19978;?#22312;?#34892;?#22833;望,一个连主意都拿不定的人,我岂敢与之盟约!”

    雷薄顿时大脸涨红。

    “明侯想如何?”他一字一言的问。

    “那现在你能做主了吗?”牧景反问。

    “能!”

    雷薄吐出一眼。

    “那才叫有的?#31119; ?#29287;景淡然的说道:“我可以提供一匹粮草,出兵配?#24076;?#25105;希望你能和关中军打一仗,关中军如此猖?#20445;?#26080;非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南阳没有兵马能镇得住他们而已,唯有击败他们一场,才能压住他们的扩大之势,届时才能缓缓的收复南阳!”

    “打一仗可以,你能出多少兵马?”雷薄问。

    “一营!”

    “一营?”

    “三千兵卒!”

    “太少了!”

    “已经不少了!”牧景淡淡的说道:“我牧军一营,可以一敌二,镇三军与阵前!“

    他这话倒是说的雷薄?#34892;?#30340;?#25745;?#36481;红,因为不是说谎,而是真实的,雷薄和牧军交战无数?#21361;?#28145;刻的知道了牧军的战斗力,牧军一营主力,最少能战他麾下五千兵马。

    牧军出兵襄阳,他自认为得了机会,自冠军而出兵,直取顺阳,却被牧军留守的一营,也就是关中军的出现,才算是掩盖住了他的尴尬而已,不然倾巢而出却攻不下一个空虚的南阳西部,他必成为一个笑柄。

    “我要五万石粮草!”雷薄加价。

    “三万!“

    牧?#25226;?#20215;。

    打下襄阳,他的确粮草充足,就算不从汉中运输,他也能保证后勤,还有余?#31119;?#20294;是他的粮草也不是刮大风来了,不是你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可以!”雷薄已经心满意足了,他问道:“你想怎么打?”

    “我们主动出击如何?”牧景问。

    “打育阳?”雷薄?#34892;?#32966;怯,关中军一路所向披靡,从北面赶着他南下,最后在育阳止步,但是他们在育阳也安置了三千兵。

    “不敢打?”牧景冷笑。

    “育阳城虽非坚城,然吾兵力不足,一路兵败,我麾下兵将,仅存不足八千将士!”雷薄轻声的道。

    这倒是?#34892;?#20986;乎牧景的意料之外。

    雷薄败的也太狠了。

    数万主力,仅存八千,这是?#36824;?#20013;军层层剥开来打,打伤了元气了。

    “我牧军可以主动做诱饵!”牧景想了想,轻声的道。

    “哦?”

    雷薄最后一层枷锁被打破了,他是想要打一战,但是他是不信?#25991;?#20891;的,所以对于出兵之事情,一直都很犹豫不绝,但是如今牧军敢主动做诱饵,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29100;?#20307;怎么打,?#19968;?#27966;人联?#30340;?#20204;!”

    牧景劝谏了他一句话:“雷都尉,希望我们这一?#25991;?#21512;作愉快,只要打赢了这一战,最少能挫败关中军的攻势,在短时间之内,他们绝不敢南下!”

    “我也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雷薄松了一口气。

    牧景带上斗笠,当天就已经离开了溧水乡城,奔着西面而去。

    一天一夜的?#19979;罰?#20182;?#25191;?#20102;朝阳县城。

    朝阳县城,如今被牧军所掌。

    城中的牧军,乃是李?#19979;?#39046;的暴熊军平?#25509;?#24179;?#25509;?#26159;负责镇守南阳了,败退南乡之后,?#35828;?#20102;武?#20445;?#20197;武当为守,?#38647;?#21271;面南乡的关中军。

    但是五天之前,接到牧景的传讯,李严就率军来了朝阳。

    朝阳县在混战之中,失去了南阳太守府的镇守,根本就是群龙无首之局,而且之前也曾经被牧军攻打过一?#21361;?#29287;军兵临城下,不用半个时辰,城中人就开门了,顺势了拿下了。

    “末将李?#24076;?#25308;见主公!”

    “无需多礼!”

    牧景扶起李?#24076;?#21644;他说道:“我刚刚?#26377;?#37326;下来,已经和雷薄谈妥了,接下来,我们将会和雷薄商讨好了,共同出兵,攻取育阳,这一?#21361;?#25105;?#24613;?#35753;平?#25509;?#21435;打,记住打育阳不是目的,重要的是,我们要在此战之中,吃掉三千关中军,挫败他关中军的攻势!”

    “雷薄会不会和我们耍滑头!”

    李严不太相信雷薄。

    “不是一条心那是很正常,但是他应该明白现在得罪不起我们的道理,所以有点小动作正常,大局之上他不会出尔反尔!”牧?#20843;?#36947;:“?#38647;?#20182;点也是对的!”

    他拍拍李严的肩膀,道:“我没时间在这上面继续耗下去,这一战,你全权负责,怎么打,我不管,我只要一个结果!”

    “诺!”

    李严眸光明亮,俯首领命。

    牧景想了想,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一旦你们顺利打下了育阳,吃掉了这一部分的关中军,你就顺手把雷薄给卖了!”

    “卖了?”李严楞了一下。

    ?#20843;?#21644;我们合作都是藏着掖着,防止谁知道,已经一目了然了!”牧景微笑的说道:“我偏不让他如?#31119;?#25171;仗之前,我也帮他藏着,打赢了,就的让天下人都知道,雷薄和牧军合作,才能打出如此大胜战役!”

    “主要是?#33804;?#21335;知道吧!”

    李严秒懂,眸光湛然而亮:“主公这是一箭双雕,让北面知道我们结盟了,关中军必有忌惮,?#33804;?#21335;也知道我们结盟了,打赢这一战,他雷薄居功甚伟,却恶了袁术之心!”

    “袁术这么小?#38590;?#30340;人,就看他容不?#33804;?#24471;我这个杀他父亲的仇人和他的部下合作了!”

    牧景冷笑。

    “主公想要招揽雷薄?”

    “雷薄现在是孤狼,训一训,他是有机会成为一条忠犬的,况且我们在新野,也需要一个人镇守,毕竟关乎襄阳大局!”

    牧景点点头。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