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荆州城战役 中
?    “要不我们拖一拖景平第一军南下的速度?”戏志才说道:“景平第一军在襄阳战役之中负伤甚多,这是事实,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休整一段时间!”

    “不行!”

    牧景却轻轻的摇头:“如果没有南下,理由倒是可以,但是?#28909;?#24050;经南下了,那证明我们有战斗力,这时候故意拖延南下的速度,不利于我们在刘焉心里面的形象!”

    “可我们也不能让景平第一军成为牺牲品!!”戏志才声音变得?#34892;?#28608;动了一点。

    “我自然不?#23835;?#26223;平第一军成为牺牲品!”

    牧景站起来。

    他?#30001;?#21518;的一个小书架上,拿出了几分舆图,放在的案桌之上。

    牧军制作的军师舆图精细程度天下少有,每一份舆图关于地形的描绘都是很严谨的,每一个斥候?#28216;?#20043;中,都会有一个善于描绘地形的描绘师,这是从当初牧景成立景平营时候,流传下来的规矩。

    他摊开了几分舆图,都是前期牧军对荆州城周围的地形研究,特别是北郊,这将会是景平第一军的战场。

    “想要我们景平第一军不成为他张任进入襄阳的踏脚石,我们只能先一步破城而入,只要攻破了荆州城,他张任就没有任?#21355;?#30001;借调我的兵马了!”

    牧景沉声的道:“主动参战,也能提高刘焉对我的信任!”

    “可荆州城太过于坚固了!”

    戏志才指着舆图上的位置:“我已经仔细的实地的勘察过,北面一带,?#36127;?#26159;没有弱点了,城中只有几千兵力防守在哪里,就能让我们的兵马寸步难进!”

    “现在是梅雨?#33606; ?br/>
    牧景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戏志才楞了一下,然后眼神变得?#34892;?#24778;悚起来。

    “汉水!”

    牧景?#32479;?#30340;指着汉水江河。

    这里是汉水汇入长江的河道,从北而下,顺流,这时候涨水,水流也很急,一旦从上游截断,那么……

    水淹三军的景象就能造成。

    “你疯了?”

    戏志才瞪大眼睛:“从上游下来,下游方圆数百里,一旦水?#25237;?#36807;,所有的村庄,乡城,都会受到攻击,最重要的是荆州城,荆州乃是主城,几十万百姓,一旦覆水而过,生存下来的人恐怕十分之一都不足,那真的是白骨累累,尸横遍野,得造多大的的孽,攻进荆州城啊!”

    自古以来,水?#31361;?#25915;,乃是战场常规,但是?#34892;?#25307;数是不能用的,因为会殃及鱼池也得有一个度,不然会引起天下公愤的,得不偿失。

    他不相信,牧景会为了一场荆州城的战役,会以百万生命作为代价。

    “蓄而不攻!”牧景又吐出了一个词。

    “虚招?”

    戏志才这才心魂惊定了一点:“可未必能让他们相信!”

    “虚虚实实!”牧景微笑:?#30333;?#30340;真一点,就能让人相信了!”

    “怎么做?”

    “你去献计,但是不要说是虚招,而是实招,益州军做的越真实,这场戏就演的越是到位!”

    牧?#20843;?#36947;:“然后让景平第一军争取这个任务,到时候开不开洪,就是我们说了算!”

    ?#20843;创?#33609;惊蛇?”

    戏志才问。

    “益州军营就是一个漏风的地方,你前脚献计,后脚就会有人?#20005;?#24687;传给了荆州城之中!”牧景淡然一笑。

    “不会吧!”

    戏志才微微皱眉。

    “哼!”

    牧景冷哼:“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一件事情,其实刘表刘?#20260;?#20204;的对对方的防?#31119;?#27604;我们想象之中要深的多,所以刘表在这里埋暗子一点都不意外!”

    “那我去试一试!”

    戏志才第二天早上,就拜营而入,?#23383;?#21016;焉案前,献上了计谋。

    “什么?”

    刘焉正在批阅从益州来的民生奏?#33606;?#21548;到戏志才的话,他猛然的抬头:“志才,你?#30340;?#33021;在半月之内,破荆州城而入,此言当真?”

    “自不敢欺骗主公,属下的确有一策可破城,虽没有万分把握,但是属下认为,与其?#25239;ィ?#25240;损将士,我们可以尝试一下这个办法!”戏志才不卑不亢的说道。

    ?#20843;擔 ?br/>
    刘焉来兴趣了。

    “蓄水淹城!”戏志才说道。

    “蓄水淹城?”刘焉瞳孔微微的?#20102;?#19968;下,看着戏志才的眼神也微微?#34892;?#21464;色:“你详细的说一说!”

    “主公,请?#20174;?#22270;!”

    戏志才从长袖之中拿出一副舆图,摆在?#24178;希?#25351;着说道:“这是荆州城北面,汉水上游,当阳的位置是一个转折,如今本来就是梅雨?#33606;?#25509;下来一个多月都会有雨,我们在这里建堤坝而蓄水,当雨最急,最猛的时候,从这个位?#27599;?#27946;,距离荆州城,不过数十里而已,必?#20260;投?#36807;,覆盖全城,届时破城,只是在?#35789;?#20043;间而已!”

    “志才,?#24605;?#29408;辣,有伤天和!”

    刘焉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摇摇头。

    “主公,当断不?#25103;?#21463;其乱!”戏志才拱手说道:“若不能此一举破城,主公恐怕难图大事也!”

    “何之大事?”刘焉眯眼。

    他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25302;?#30475;看,自己的心思,戏志才和牧?#20843;?#20204;看得懂几成。

    “主公兴兵而来,不就是为了筹谋大事,区区荆州而已,当不得大事,主公求的乃是至尊之位,可若是至尊,当有大功,方得人心!”戏志才?#32479;?#30340;提醒说道:“主公若想要成事,需有狠心,若是瞻前顾后,主公如何得这至尊之位!”

    “狠心?”

    刘焉开始斟酌起来了。

    他年初出兵,如今半岁已过,在荆州耗了越久,益州的后方反而越是不稳,他想要登顶的筹算,?#37096;?#23450;是越是渺茫,最重要的是,他越发感觉自己的身体虚弱。

    年纪终究是上来了,当不得年轻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几个春秋可得,若是在死之前都不能坐一坐那个位置,他不?#24066;摹?br/>
    所以戏志才的话,敲动了他的心门。

    他动心了。

    “此事你去做!”刘?#19978;?#20102;想,轻声的说道:“?#24120;?#20160;么都不知道,你也无需事事禀报!”

    典型的想要做婊子,又想立?#21697;?#30340;想法!

    “诺!”

    戏志才倒是算准了他这个心思,所以请了一下:“主公,我希望能调动景平军来做,毕竟益州将士,我用的不顺手,若是消息走漏,必然图谋落空!”

    ?#30333;跡 ?br/>
    刘焉点头,但是他又有怀疑:“没有龙图去坐镇,你能调动牧军?”

    牧景已入他军营,轻易他是不可能放牧景出去了,毕竟控制了牧景,等于控制了整个牧军,这比进攻荆州城更加重要,宁可不要荆州城,必须把十万牧军?#31456;!?br/>
    “明侯已授予兵符!”戏志才说道:“而且明侯说了,日后调动兵力之事,无需问他,只要有主公授权,便可调动!”

    “龙图之心,某颇为欣慰!”

    刘焉顿时笑了。

    天大地大,兵权最大。

    牧龙图如果?#21307;?#20986;兵权,他还真没有什么不敢信任的地方。

    日后?#21364;?#20107;了,再把牧军的兵权一收,然后夺回汉中,那么牧景就是一头失去了獠牙的野狼,无依无靠,只能仰望他,然后被他训为一条可以为他守门的家犬而已。

    ………………

    益州军第二天的攻?#24179;?#26463;,这一天的进攻比昨天凶猛了很多,也徒添了不少伤卒,所以让张任?#34892;?#24515;?#24120;?#36825;么?#25239;?#19979;去,?#35789;?#30772;城,东州军也伤亡惨?#25671;?br/>
    他?#20843;?#20102;很久,决定将士们的性命,比之他的脸面要重要。

    傍晚,他入刘焉中营,请求说道:“主公,传闻牧军攻击力天下无双,如今一部兵马,驻扎长坂?#25314;?#23454;属浪费,不如调遣他们南下,主攻城门,必能尽快破城而入!”

    刘焉闻言,微微眯眼,他盯着张任,冷冷的道:“我益州兵卒,乃是天下精锐,区区一城,?#26143;?#30772;不开,还要依靠他牧军,你让某之脸面,往哪里搁!”

    “主公,牧军南下,本是增援,他们的战斗力只是传闻,总要亲眼见一见,我们才能放心,让他们攻城,也是看看他们是否对主公忠心!”张任的理由也说得过去。

    “?#20843;?#22914;此,但是对于牧军,我另外有重用!”

    刘焉还是摇摇头,然后沉声的道:“进攻荆州城,乃是汝等责任,若是限时不能破城,莫怪某行军法!”

    如果是之前,张?#21355;?#35831;兵,他就?#24066;?#20102;,他也想要看看牧军的战斗力,?#25302;?#32791;一下牧军的实力,让他们攻击,也没什么不妥。

    但是现在,戏志才肩负破城任务,这景平军就不能轻易调动了。

    “是!”

    张?#25105;?#21676;牙,他虽不知道刘焉到底?#38405;?#20891;有什么安排,还是单纯的不想调动牧军,但是话已经至此,他也只能从命。

    
冒险丛林怎么玩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中国福利彩票官方网 纸黄金和股票哪个赚钱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间辽 山东快乐扑克3 羽毛球比赛总结 天书奇谈刷哪里赚钱 福建11选5开奖时间 298期兰姐五码复式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开码现场 最新股票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分分彩稳赚技巧 做实况主赚钱吗 棋牌赢钱游戏50元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