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三國之龍圖天下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七章 局內,局外,都是一個棋盤而已!
    參狼營扎營西城墻之下,一個不速之客來了。

    “拜見胡長史!”

    眾人在中軍主營之中對著來人行禮。

    正是明侯府僅此明侯牧景之下,即使連戲志才都比不上的第二把手,長史胡昭。

    胡昭出現在這里,是他們都沒想到的。

    特別是黃權張松冷苞等人。

    他們這些叛了劉焉的益州人,已經無路可走,想要自立,也沒有這等實力,只有投靠明侯府,才能生存,只是他們現在都還摸不清楚情況。

    “諸位不必多禮!”

    胡昭一襲長袍,有些消瘦,連番趕路,風餐雨露,自然神色不太好,不過精神倒是激昂著,大變之局,生死一念,他好些年沒有這么興奮的沖動了。

    他打量了一下黃權等人,微微笑了一笑,算是給出了一個善意。

    沉默半日,他問閔吾:“目前的情況如何?”

    “稟報胡長史,我們已經按照原計劃,擊潰了劉焉的主力,抵于西城而不入!”閔吾俯首稟報。

    “和城中取得聯系沒有?”

    “還沒有!”

    趙信站出來,稟報說道:“長史大人,我們已經派人去聯系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

    “盡快!”

    “諾!”

    “公衡,恐怕心中有些糊涂吧!”胡昭目光看著黃權,他知道這些人心中正在忐忑,牧景讓他趕著南下的目的,不就是先安撫好這些人嗎。

    “不敢!”

    黃權拱手,道:“只是吾等身家性命,皆已付于明侯府上,還請胡長史賜教!”

    “公衡,下棋要有點耐心!”胡昭平靜的說道:“這盤棋,雖然是主公和劉焉在下,但是棋子也有棋子能發揮的力量,主公愿意入局,是因為他不想讓棋盤也打翻了!”

    “這不是太冒險了嗎?”

    黃權沉聲的道:“明侯就篤定了劉焉不會殺他!”

    “主公向來喜歡弄險,這方面我也奈何不了他!”胡昭苦笑:“他常常說,大風險,大收獲,如果可以選擇,我自然是希望他能置身事外,兵鋒交戰,我明侯府,從不畏懼任何人,可打起來,終究是傷亡,損了益州,也損了我們!”

    他想了想,道:“至于劉焉會不會沖動了殺了他,這方面可能性不大,劉焉說到底,終究是一方梟雄,他還沒有到絕境,所以也不會狗急跳墻!”

    “如今成都已經被圍困!”黃權說道:“就算劉焉的兵力在強盛,他也撐不住多久啊,可如今局勢詭譎,仿佛形成對壘,你們不攻,劉焉也不敢突圍,你們到底在等什么!”

    這是他一整天都想不通的疑惑。

    “下棋,得分局內的博弈,也得分局外的博弈,畢竟下棋的是人,如果人都沒了,棋自然就輸了!”胡昭很有耐心回答黃權的話:“當然,無論是局內還是局外,都是一盤棋,現在這盤棋,局內的棋子已經對沖起來了,就看局外了!”

    “荊州!”

    黃權也不傻,頓時明白了。

    他瞪大眼睛:“你們要圍剿東州軍,斬了劉焉最后的希望,殺人誅心,你們好狠啊!”

    “狠嗎?”

    胡昭抬頭,淡然一笑:“我們也只是在亂世之中掙扎而已,想要活著,不僅僅需要強大的兵鋒,也需要百般的算計,也是無可奈何也!”

    …………………………………………

    荊州。

    去歲大戰的幾乎把荊州打了一個稀巴爛,更因為戰事帶來的影響,這個寒冬,百姓過得異常的凄涼,一直到了開春,情況都沒有好轉。

    有時候建設需要十年八年一百年,但是破壞,只需要一瞬間而已。

    經此一戰,荊州這個富裕之地,也算是傷了不少元氣,盤旋在荊州了劉表勢力,劉焉勢力,牧景勢力,這個冬天都在舔傷口,所以有些平靜。

    不過開春之后,平靜也就開始被打破了。

    三方都在調兵。

    各有各的圖謀。

    江陵城。

    劉表丟掉了南郡之后,唯有立足江夏,江夏雖有很重了黃氏烙印,但是黃祖現在統兵在外,以劉表的手段,加上蒯良等人的輔助,連番打壓之下,迅速調換了一批縣令縣尉,倒是順利把江夏掌控起來了。

    掌控江夏之后,劉表開始厲兵秣馬。

    他是不愿意承受失敗了。

    荊州,他必須要奪回來。

    哪怕把荊州都打成了廢墟,他也要把荊州奪回來,荊州只能是他劉表的荊州。

    “主公,巴蜀送來的消息,果不出你所言,他劉君郎還真是膽大包天,已經在密謀登基了!”蒯良匯報說道。

    “他可真是野心勃勃!”

    劉表冷笑:“登基,憑他也配嗎?”

    “一旦他登基,必然是眾矢之的!”蒯良道:“或許就是我們反擊的時候!”

    “嗯!”

    劉表點頭。

    “稟報主公,外面有使臣求見?”護衛進來稟報。

    “何方使臣!”

    “明侯府!”

    “牧景?”劉表和蒯良對視一眼。

    “這時候牧景派出使臣,有什么意圖?”劉表不解。

    “見一見就知道了!”

    蒯良沉聲的說道。

    “請!”劉表想了想,點點頭,開口說道。

    “諾!”

    護衛離開之后,很快外面就一人手持節間而來。

    伊籍絹衣素袍,手持節仗,邁步而入,進來之后,只是簡單的行禮:“明侯府從事,伊籍,見過荊州劉使君大人!”

    他說的是見過,而不是拜見。

    是因為他如今代表的是牧景的身份,牧景是當今朝廷上的一等列侯,除非天子王侯,不然見人不拜,即使劉表,也未能得他拜禮。

    “牧龍圖無故出兵,攻我荊州,殺我荊州子弟,讓我荊州百姓流離失所,乃是某之大敵,他讓你來,有何用意,若是說不出一個讓某心悅誠服的答案,休怪某斬了你祭旗!”

    劉表殺氣騰騰的道。

    “某代表侯爺前來,乃是想要和劉使君談一下結盟事宜的!”伊籍不卑不吭的說道。

    “結盟?”

    劉表聞言,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了起來,而且笑容陰森起來了:“我荊州與你們漢中明侯府無冤仇,但是你們卻無故出兵,奪我南郡之境,殺我無數子弟兵,如今轉過身來了,居然還想要和某合作,還真當某好欺負的不成!”

    言畢之后,直接拍案而起,他指著的伊籍的鼻子:“來人,給某把此人拖下去,斬了!”

    “劉使君想要斬了某,某無話可說,可這南郡,劉使君看來是不想要了!”伊籍淡然的說道。

    “你說什么?“

    劉表瞳孔猛然變色。

    他看著伊籍,面容陰沉不定,半響之后,他一揮手,直接壓住了外面走進來的虎狼兵卒,眸光有些陰冷:“我倒是想要看看,他牧龍圖打的是什么主意!”

    .com。妙書屋.com

    
冒险丛林怎么玩
上证指数走势图 大地棋牌唯一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app e球彩 贵州快3开奖结果爱彩乐 通过网络赚钱 七乐彩500期走势 江西体彩11选5彩经网 多多乐彩泥 下载广东麻将游戏四人麻将 双色球开奖结果直播 qq麻将游戏手机版官网下载 30选5最新开奖结果 游戏大众麻将 大星新疆35选7走势图 qq游戏麻将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