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 益州变天了
    成都城。

    这时候的城中,仿佛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之前城中的?#20999;?#22240;为战争而波及的伤害已经开始恢复,州牧府还是州牧府,各方官吏,一切如故。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益州开始变天了。

    益州牧刘焉下了罪己诏,一世英明,丧与一朝,而益州牧府衙?#39029;?#21490;,当今朝廷位列一等列侯的牧景迅速崛起,数日之内,连番宴请官吏,门前车水马龙。

    人都是趋吉避凶的,崛起的牧景,很快就会成为一党领袖,在州牧府迅速的扩充自己的影响力,主?#20928;?#26435;,别驾张松,长水校尉邓贤,越骑校尉刘璝等等……超过半数的官吏,已为其之马首是瞻。

    当然,刘焉坐镇益州多年,影响力不凡,麾下死忠之辈并不少,还是有很大一群人,仍?#24674;?#20110;他,州牧府衙之中,自觉的去对抗牧党集团的影响力。

    所以州牧府衙迅速的分裂成了了两大?#19978;怠?br/>
    甚至很多人在怀疑,这将会是益州内乱的根源,一时之间,益州上下,多多少少?#34892;?#29004;煌不安的气息在酝酿之?#23567;?br/>
    ?#36824;?#26126;面上,大家都保持着太平。

    刘焉让其子刘璋,拜牧景为辅父的消息,也迅速的传出去了,这倒是让很多人感觉疑惑,看不到如今州牧府衙之中的局势。

    按理说,刘焉即使不打压牧景,也让他继续扩大势力。

    然而他却让牧景当了刘璋辅?#31119;?#29287;景就要了名正言顺夺政的理由。

    看上去好像很难理解。

    但是对于一些指导内情的人,就不难理解了,?#28909;?#33891;扶,他很清楚,刘焉能做到了这一步,是为了什么,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忍辱负重。

    这太平的日子却过了不了多少,很快从前线传回来的消息就打破了成都的平静。

    “东州军全军向牧军投降?”

    “为什么啊?”

    “张任这厮,难道贪生怕死!”

    “若有他率军回援,主公何至落到这个地步!”

    单单是这一个消息,都能让整个成都沸腾。

    之前很多人还是对刘焉抱有希望,因为刘焉不仅仅在益州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他还?#26143;?#22823;的兵力,虽然着兵力不在益州,但是相信他们只要回防,刘使君立刻能取?#23835;?#21183;。

    但是没想到强大的东州军会在的荆州,突然向牧军全军归降,这一下,完全打破了很多人的幻想,让他们清清楚楚的明白道的一个事实。

    益州,要变天了。

    “张任倒是一个性子?#23835;?#20043;辈!”

    牧景接到这个消息,淡淡的说了一声。

    “这样的选择,对他来说,可是?#20154;?#26356;难!”胡昭闻言,低声的说道:“看来刘焉下了不少功夫,让他不仅仅放弃了生命,连名声都不要了!”

    一个武将,在沙场战死,还能有一个英勇之名,名传青史,但是归降,那就是贪生怕死,日后会被遗臭万年。

    有一句话这样说,活着,?#20154;?#32773;还要艰难。

    ?#23433;还?#22914;何,这是好事!”

    牧?#20843;?#26159;松了一口气:“搞定了张任,基本上就没有太多变数了!”

    虽然他镇住了成都。

    可一旦张任顺利率军返回,必然又是一场恶战,到时候不仅仅是耗费牧军的兵力,还会内耗益州的实力,这对他日后坐镇益州,有很大的麻?#22330;?br/>
    张任归降了,东州军也就是归降了,不仅仅不耗费牧军实力,还能赚了一个东州军的实力。

    “东州军怎?#21019;?#29702;?”

    “?#28909;?#19996;州军已归降,我们在荆州的任务就完成了!”牧景想了想,虽?#34892;?#19981;忍心,但是这时候还真不是他对刘表开战的时候,哪怕刘表如今元气大伤,他也无法动兵,因为他现在面临的一个环?#24120;?#23601;是内忧外患,想要攘外,必须安内,只有安定了益州,他才能走出去。

    “传我军令,所有兵力,从荆州撤兵!”

    牧景咬着牙,一字一言的说道。

    当初打了这么凄惨,多少将士的性命,都已经丢在了荆州,攻城略地,好不容易才拿下的成果,说不要就不要,是得多有决断的人,才能做得到。

    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

    两头顾,必然是两头都顾不上。

    现在,他要全心全意的拿下西?#24076;?#32463;略西?#24076;?#20026;日后囤积更大的实力,而不是穷兵黩武。

    “襄阳不愿意撤!”

    胡昭?#20102;?#20102;很久,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牧景。

    “什么意思?”

    牧景皱眉。

    ?#20843;?#20204;不?#24066;模 ?br/>
    ?#20843;?#26377;能?#24066;模 ?#29287;景冷冷的道:“?#19978;?#22312;我们不能招惹荆州,招惹荆州,必须主力出击,可益州尚未能理清楚,如?#25991;?#20986;击,我可不想在外面打的生死未必的时候,在腹部被人插一刀!”

    ?#20843;?#20204;也知道主公的选择是无奈的!”

    胡昭说道:?#20843;?#20197;他们做了一个决定,侯庆他们准备?#29273;?#26126;侯府的统帅,以叛军之名,把襄阳,?#20081;?#25968;城连成一线,独立一郡,坚守起来了,到时候荆州也就算不到我们头上来,而且又我们的兵力俯视眈眈,他们也不会倾巢而出进攻襄阳,当然,即使如此,他?#24378;?#23450;会派出兵力?#25239;?#35140;阳的,襄阳面对的压力,还是很大,甚至有可能会?#29004;?#25134;殆尽,这仿佛很冒险,把我们明侯府摘出去了,他们的实力,难以镇得住!”

    “这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牧景苦笑的说道。

    “但是不可否?#24076;?#36825;是目前最好的一张皮,披着这张皮,我们和荆州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至于荆州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情,反正我们和荆州是不可能和睦相处了,早晚都要打回去!”

    胡昭说道。

    “如此一来,侯庆他们日后可就有大麻烦了!”

    “为了大?#30340;?#25104;,牺牲在所?#34905;猓 ?#32993;昭?#25239;?#24189;幽:“侯庆有大无畏之心,愿为主公统一江山的大业而奉献,此乃我明侯府?#39029;?#26159;也!”

    牧景低声的叹了一口气,不再多说什么,因为他也?#24674;?#36947;该说什么,他可以不要?#24120;?#20294;是明侯府不行,因为明侯府要与外面建交,诚信问题很重要。

    说好了只要荆州出兵支持,?#30772;?#19996;州军进入牧军牢笼之中,他?#21069;?#21335;郡武陵都还给了荆州,如击出尔反尔,必受唾骂。

    这事情有?#35828;?#20986;来背黑锅。

    侯庆这么做,等于在为明侯府背锅,他即将的日子必然很难过。

    ……

    时间开始进入五月,益州也进入了初夏季节,炎热的天气开始在肆虐大地。

    “主公,江州来的密奏!”

    “传上来!”

    牧景放下笔,对着案前的景武?#20037;?#21355;淡然的说道。

    “诺!”

    景武司的密卫把信函传上来之后,便悄然无声的离去了。

    牧景打开了密函,看了一遍,面容不太好,微微?#34892;?#30385;眉,他想了想,道:“诸葛,去旁边把孔明叫来!“

    “诺!”

    诸葛玄站起来,领命而去,他很快就把各部院落的胡昭请来了。

    “?#20998;静?#30340;密函,自己看!”

    ?#25226;?#39068;要见到你才愿意举兵投降,不然宁可战死,也要死攻江州城!”胡?#34905;?#22836;凝成一个川字:?#20843;?#36825;是什么意思,威胁,还是想要谈条件?”

    “张?#20301;?#20054;乖的归降,更多的是对刘焉的忠心,但是严颜不一样!”牧景想了想,说道:?#20843;?#26410;必有很大的野心,但是对于生死存亡看的比较重视!”

    “那你准备怎么办?”

    “去一趟!”

    “现在离开成都,你?#19978;?#36807;后果!”

    “想过了!”

    牧景站起来,甩一甩袖子,?#25239;?#20957;视这外面的阳光,道:“这时候离开,未必是坏事,有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直接就把人压得死死的,留下的祸?#23478;?#24456;大,得给他们发挥的空间,也给我和刘焉之间?#27721;?#19968;下关系!”

    “?#19968;?#26159;认为这时候离开,?#23835;?#23616;势有变!”

    “你是担?#29287;?#28937;改变主意吧!”牧景知道胡昭在考虑什么,他沉声的道:”不用担心,这一下我去江州,准?#22797;?#19978;刘璋!“

    “刘焉会同意吗?”

    “我认为他会!”牧景笑了笑:“这时候让刘璋跟着我,更加安全一点,他那么一个算计的如?#26494;?#30340;人,应该能想的明白,什么才是能对刘璋好!”

    “要是他不愿意呢?”

    “那就说明,他还不?#24066;模 ?#29287;景眸光幽幽,杀意凛然:“那?#25237;?#19981;起了,成都城,恐怕就得血流成河了!”

    他们之间的这一?#21776;澹?#24050;经到了最后的收官阶段了。

    牧景胜势在握。

    之前刘焉或许尚有两分反噬的机会,可是现在,他连剩下的两分都没有了,因为张?#25105;?#32463;降了,失去了东州军,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为。

    ………………

    州牧府,大堂上。

    “龙图要南下?”刘焉苍老的很快,当他精气神在一夜之间被打垮之后,他的生命也在不断的消失,短短月余,即使有医家料理,也难?#30001;?#20307;病痛之祸,他过的每一天,仿佛都在硬撑着。

    “巴郡太守与巴郡都尉,起了冲突,巴郡都尉?#20998;静?#20035;是某家亲自举荐了,此事某有责任调和,所?#38405;城?#22863;亲自去江州!”牧景拱手,礼数做足,现在堂上的刘焉还是州牧,他牧景只是?#39029;?#21490;,不能给人留下半点诟病,他继续说道:“而且此事必祸患我益州之安危,仅凭某一人,恐怕难以稳得住局势,某想要恭请少主出面!”

    “原来你是想要璋儿陪你去江州!”

    刘焉苦涩的笑了笑,他就知道牧景不会轻而易举的离开了,他这?#20999;?#25345;刘璋南下,让自己在无退路。

    “还请主公准许!”

    牧景跪膝,磕首行礼。

    ?#30333;?#20102;!”

    刘焉沉声的道:“璋儿也?#30473;?#35265;世面了,日后他我就托付给了龙图了!”

    “主公放心,某定保少主无恙!”

    牧景沉声的道。

    他并没有说保证刘璋的权势志向,而是用无恙两个字来表明心意,他在告诉刘焉,自己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有劳了!”

    刘焉气若游丝的说道。

    …………

    翌日,牧景率战虎营南下,在成都留下?#21355;?#33829;和益州军数营,对持庞羲高定的兵马。

    五月七日,牧景抵达江州城。

    在?#24605;?#21040;这座城,他心中的主意就正了,日后益州的?#34892;模?#26410;必放在成都,放在江州,也是不错了,这样最少能暂时避开和益州世家门阀的冲突。

    ?#21355;?#30410;州,平衡各方面的势力是关键,这里不是汉中,最少目?#20843;?#36824;没有能一锅端的本事,什么事情都得一步步来。

    “主公!”

    ?#20998;静?#20986;城迎接。

    “甘宁拜见主公!”

    他的身边跟着一员猛虎大将,正是锦帆贼甘宁。

    “你就是甘宁?”牧景眯眼,打量了一下这个看似?#34892;?#30340;温润如玉的青年,却想不到他将会是日后的东吴大将,真真是生逢乱世,莫问出身。

    “末将正是!”

    ?#21543;?#20132;已久,见面是第一?#21361; ?#29287;景主动和他交?#31119;骸?#24403;初你在汉水的江面上,跑得可真快!”

    “末将冒犯主公,还请主公责罚!”

    甘宁心中一突,他?#22242;?#29287;景会秋后算账。

    “无妨!”

    牧景摆摆手:?#23433;恢?#32773;不罪,?#36824;?#20320;如今入了我牧军旗下,那就要遵守军纪,锦帆为贼,可我牧军乃是正规军,军纪是第一要素,你麾下的兵卒,愿意离开了,我不会强求,但是愿意留下来了,那就得遵守军纪!”

    牧军当年也是从一介贼寇出身,走到今时今日这个地步,所以更加明白,一些盗贼成不了大器的愿意,贼寇的青?#24120;?#24182;非没有战斗力,只是没?#34892;?#35768;的军纪约束,所以一盘散?#24120;?#38590;成大业。

    甘宁麾下的锦帆贼,必然也有同样的?#24471;?#30149;,所以他主动的敲打一下甘宁。

    “主公放心,我已经严格遵从戏都尉的规划,在军中建立军法处,整顿军纪,绝不手下留情!”甘宁说道。

    “很好!”

    这一次的会面,牧景很满意。

    接下来,就是去见严颜了。

    严颜之所以在归降之前要见牧景,更多的是希望从牧景的口中,得到一些?#20449;担?#36825;?#23835;?#20182;更踏实一点。

    所以这一次的会面谈?#26657;?#24182;没有太多的波澜。

    严颜提出了七点要求。

    牧景驳回了三点,其余四点,皆然应了下来了。

    这样以来,严颜归降,也成为了定局,紧紧三日,严颜就把兵权叫出来了,?#20998;静?#20146;自去?#25112;?#24052;郡兵马。

    ……

    五月十二日,景武司从成都八百里加?#20445;?#20256;来一则消息。

    刘焉的背疮第三次突然发作,在凄凉的痛苦之中,他活活的熬了一夜,在早上的丑时,终究是精力耗尽,病与塌上。

    迎着夕阳的光芒,牧景拿着手中的密函,?#34892;?#24863;?#23613;?br/>
    刘焉终究是死了。

    一代雄主,没有能死在战场上,没有能死的轰轰烈烈,最后只能与阴郁而亡,这也是一个悲哀啊。

    .com。妙书屋.com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