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游说
    荆州,州牧府。

    “使君大人,我们益州是很有诚意的和荆州和睦相处的,不过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使君大?#35828;?#25163;中,使君要战,还是要和,全凭使君决定!”伊籍微笑的说道。

    “伊籍,你在威胁某吗?”

    刘表眼眸之中透出一抹寒芒:“你是认定了我们荆州不敢与尔等交战吗?”

    所谓谈判,已经进行的三日了。

    但是进展不大。

    益州是摆明要吃掉襄阳,?#19978;?#38451;乃是荆州之主城,他岂能丢弃,可打也未必打的起来了,牧军已经把主力拉出来了,真打起来了,荆州吃不消。

    这才是左右为难的地方。

    “当然不是!”

    伊籍正色的说道:“吾主受降侯庆,乃是为了荆州和益州之间的安稳着想,并非小看使君大人,昔日益州在先使君的带领之下,与荆州确有嫌隙,但是现在时过?#22478;?#20102;,我们明侯府是?#19981;逗推?#30456;处的!”

    “?#25512;?#30456;处?”

    刘表冷笑:“既是?#25512;?#30456;处,那你们明侯府明明知道襄阳乃是我荆州重城,为何还要侵略,我荆州虽将寡兵弱,可也能护一方太平,若益州愿为恶客,某也不畏一战!”

    “刘使君三思!”

    伊籍拱手说道:“襄阳之事,虽有纷争,可还不至于伤吾等两家轻易,如今襄阳自立为郡,吾等也不过只是顺应民心,想必使君大人也应该知道,如今北面不太平!”

    北面不太平,这句话才是关键。

    伊籍在提醒刘表。

    要是刘表实在要想要出兵夺回襄阳,那牧军就不?#25512;?#20102;,大不了不要这襄阳的利益,直?#21491;?#29436;南下,与南阳皇甫嵩,联手攻打荆州,到时候就不是一场简单的局部战争了。

    “好胆子!”

    刘表拳头微微的攥紧,一双眼眸寒意凛然,他凝视这伊籍,不怕死的人他见得多了,但是这么不怕死的人,还是第一次见。

    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威胁自己,就算牧龙图来,也没有这?#21019;?#32966;子啊。

    “还请使君三思,此事益州的确有失礼之处,可既侯庆愿归顺,能免去一方战乱,明侯府当仁不让,对于荆州,明侯府愿意为此而赔礼道?#31119; ?#20234;籍面色不变,淡然如斯。

    “赔礼道?#31119;俊?br/>
    刘表浑身的怨气又压下来了。

    时至如今,他已经不可能夺回襄阳了,除非开战,但是开战,并非他懦弱,而是荆州如今真的没有这个本事,历经战乱,荆州需要两年以上的休整。

    不然打下去,那么荆州就要征召普通青壮上战场了,那让荆州的人口就?#23835;?#20943;,同时?#19981;?#24433;响荆州经济民生的发展,怎么看都是得不偿失。

    关键……

    还有一点,那就是来?#36234;?#19996;的威胁。

    昔日他不曾畏惧江东,那是因为江东猛虎尚未崛起,可如今江东猛虎雄踞江东,兵锋已经推进到了柴桑之地,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为此,他甚至得把黄祖蔡瑁两个水军大将给调?#19981;?#26469;了,防备东面的异动。

    如果这时候,再和益州开战,难保江东不会?#27809;?#32780;入,一旦江夏也陷入战火之中,那么整个荆州,就在无太平之地。

    所以这时候,要是明侯府愿意服软,面子拿回来了,就算丢了襄阳,他也只能打掉牙齿,连带血水一口吞下去,这就是形式?#28909;?#24378;。

    “那你益州,愿意如何赔这礼?”刘表淡然的问。

    “荆州愿意以?#24179;?#19977;千,锦缎八千匹,同时送上四百骏马,以作益州的赔罪之礼,也算是为了这些?#24597;?#20102;荆州安稳的反贼之辈而赔罪,更希望能让益州和荆州,建立友谊,日后能同舟共度!”其实伊籍是很心痛的,益州也不富裕,但是这一次的战略,就是花钱买安心。

    毕竟益州的目的在南征,并不想在荆州的问题和刘表纠缠不清,如果可以,宁可花钱,买下来一个太平。

    “汝等倒是大方!”

    刘表并不是很在意?#24179;?#19977;千,八千匹锦缎,更多的是四百骏马,荆州缺少骑兵是事实,四百骏马对于荆州,绝对是一个不可估量的数字。

    他?#20102;?#20102;半响,也不讨价还价了,淡然的道:“此事我需要考量一下!”

    ………………………………………………………………

    襄阳城。

    随着周仓率军进入襄阳,大局已定,就算是城中一些有异心的家族,这时候也不敢冒头,要知道,这集市口的鲜血都还没有流干,抄家灭族旦夕之间而已。

    襄阳倒是变得宁静一点。

    城中,东城,卓?#27515;錚?#19968;个简朴的院落之?#23567;?br/>
    “今?#31456;?#35821;就教至此,汝等回去,当好好温习!”年约?#38590;?#30340;中年,一袭长袍,?#21448;?#24109;上站起来了,拿起了戒尺,对着堂下六七学子,沉声的道:“昨日未能完成功课的学子,站出来!”

    “先生!”

    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出来了,乖巧的伸出手。

    “此为教训!”

    中年男子用劲,每一个人打了五尺,才说道。

    “谨遵先生教诲!”

    两个学生看起来?#34892;?#36139;寒,但是尊师重道,对中年男子颇为尊敬。

    “下课了!”

    中年男子说道。

    一群学子这才收拾书籍,然后离开。

    如今虽造纸术和印刷术因为技术被少数人掌控,未能彻底的普及天下,一些地方甚至还不能拥有,但是即使如此,也已经很大范围的该改变了很多读书?#35828;睦?#22659;。

    景平书斋开舍天下,买卖书籍,赚取文化暴利,却也能造福很多寒门读书人。

    “夫君!”

    一个妇人从内堂走出来,端着膳食,轻声的道:“吃饭了,今日宋家拿来一串腊肉,意为束脩!”

    “这宋家不富裕,日后就不要受其之礼!”

    中年人轻声的道。

    “我?#34892;?#25285;心衡儿!?#22791;?#20154;轻声的说道:“家族那边还没消息吗?”

    “衡儿执意参加家族府兵,由着他去?#26705; ?br/>
    中年人轻声:?#20843;?#20063;算是读过诗书,在军中多半也只是为文吏,不会前线杀伐,而且他这?#21019;?#30340;人了,前程如何,当有着他自己而去,你就莫要担心了!”

    “如?#25991;?#19981;担心!”

    妇人眼眸含泪:“家去前年在荆州城交战益州,家族之子?#37070;说?#23376;弟,有五六十儿郎,战场上刀枪无眼,若是衡儿他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如?#25991;?#27963;得下去!”

    中年人长叹了一声:“也怪我,若非我无能,家族征收府兵青壮,也不会摊到我们家!”

    当年眼看前程似锦,却一夜之间败落,成也牧?#24076;?#36133;也牧氏。

    这数年下来,他想了很多很多,当年在舞阴的时候,他收留了牧?#24076;降?#26159;对,还是错,现在也说不好了。

    笃笃笃!!!!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音。

    “已经是傍晚,谁人上门?”中年人皱眉。

    “或许是有衡儿的家书!”

    妇人眸光一亮,也不顾上礼数,亲自去打开前院的大门,不过门外的人让她?#34892;?#22833;望,并非家族的人,如若是家信送回来了,必然是家族的管家亲自送上门的。

    “你们找谁?”

    妇人轻声的问道。

    “我?#20063;堂?#24237;!”李?#38553;?#24180;征战,但是浑身的煞气并没有能?#20146;?#20182;的读书?#35828;?#27668;质,还是一派温文尔雅的样子。

    “正方?”

    蔡图听到熟悉的声音,放下碗筷,探头从里面看了一眼出来了,看到了那熟悉的脸,微微?#34892;?#35815;异。

    “请进!”

    妇人虽并非世家豪族的女子,但是?#19981;?#31036;数,把李严请进来之后,去倒上了两杯水,如果茶偏贵,家里面没?#29761;?#21482;能以水待客。

    就在院落之中,蔡图和李?#38553;?#31435;跪坐。

    “这么多年不见,正方兄怎么怎么找来了?”蔡图微笑的问道,当年李严为自己幕僚,自己对他也颇为器重,只是因缘际会,谁也没想到,两?#35828;?#20851;系已经天翻地覆。

    这些年,他即使不出仕,依是蔡氏子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平日和一些好友聚集,谈论天下事情,亦知道一些天下大局,而因乱世而崭露?#26041;?#20043;人,亦有耳闻。

    牧氏从南阳征到关中,又从关中打回来了,杀入汉中,掠去西南,大大小小,历经无数战役,战场上不少人被传名天下。

    ?#28909;?#29287;景第一军师,神智戏志才,传闻有神鬼智谋。

    ?#28909;?#29287;军第一猛将,与西凉军麾下吕布并肩,?#25062;?#22825;下至强武者的南阳刀王黄忠。

    李严是排不上号的。

    但是也小有名声,毕竟作为暴熊军的副将,在南阳荆州,名声也算是嘹亮。

    “主公有令,命我为蜀郡太守,我马上就要返回江州,赶赴成都而去,路过?#35828;兀行?#35768;军务要处理一下,蓦然响起故人,就来探望一番!”

    李严微笑的说道。

    “故人?”

    蔡图微微?#34892;?#33510;涩:“还真忘记了,我们还是故人啊!”

    李?#31995;?#24180;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官吏,介乎官和吏之间,甚至还不是名正言顺的官,可如今,已是一方太守,执政一郡,而自己,却落?#20405;?#27492;。

    “主公从来没有忘记孟庭兄,当年先主蛰伏舞阴之时,若非孟庭?#30452;?#25252;,恐怕至今无法登堂入室!”李严沉声的道:“只是当年孟庭兄挂印而去,多年来,主公也曾经派人去寻你,只是找不到而已!”

    “当年先主主政朝堂,并没有亏待我,先主北上之后,刘劲太守代为主政南阳,征吾为从事,入太守府,后来先主之死,牧氏被天下污蔑为国贼,牧党一系,皆受清算,我虽身不由已,可也是选择了家族,而舍弃了先主,挂印而去!”

    蔡图沉声的道:“此事有负先主,亦无颜见少主!”

    “大势如此,少主并没有怪责你!”

    李严沉声的道。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我们也是很艰难活下来的,天下人都已经认为牧氏在无翻身之日,若无少主之?#25214;?#24717;勇,从绝境之中杀出一条活路,与不可能之中取汉中,我们早已经全部死在了关中!”

    “你来,恐怕不是仅仅为了和我说这些的?#26705; ?br/>
    蔡图眯眼:“正方兄,你我亦算有点交情,有何话,可直说!”

    “多年不见,倒是我多心了!”

    李严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的小心眼,他沉声的道:“吾是奉主公之命,请孟庭出山相助!”

    “我?”

    蔡图?#34892;?#30385;眉:“我有什么能帮得上明侯?”

    “孟庭如何?#21019;?#33606;州和益州之争?”

    “你是说襄阳!”

    “正是!”

    “明侯是铁了心,即使打一仗亦无妨,刘景升没有希望夺回襄阳,而且在襄阳城一战,他失了民心,不然之前的叛乱,就不会雷声大雨点小了!”蔡图斟酌了一下,才轻声的说道:“只是襄阳的人,也不会归顺益州,明侯得襄阳不难,治襄阳,才是最难的!”

    “看来孟庭兄虽居于庭院,却心系天下!”

    李严微笑的说道。

    “家族虽为避讳一些关系,弃吾之不顾,然苦读诗书二十余载,终究不?#24066;模 ?#34081;图苦笑,在李严面前,他也没有遮遮掩掩的说自己有多么的不在意,李严了解自己,自己也了解李?#24076;?#30610;不住的事情,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他就是?#34892;?#19981;?#24066;模?#25165;会事事关心,因为他相信机会,从来不是等来的,如若能把握一个机会,让家族再次相信,未来依旧有出仕是可能。

    “那如若让孟庭兄来治襄阳,孟庭兄可愿意?”

    李严问。

    “什么?”

    蔡图瞪大眼睛,?#34892;?#19981;?#24066;摹?br/>
    “主公已经立襄阳郡,襄阳郡管辖襄阳城,?#20081;?#22478;在内,一共十一座县城,但是北面有南阳大敌,南面有荆州俯视眈眈,非一般人能镇得住,另外,襄阳人颇为排外,同样的政令,外人和自己人,不一样的效果!”

    李严沉声的道:?#20843;?#20197;主公斟酌之后,想要征辟孟庭兄出仕,孟庭兄虽没有执政一方的经验,可当年也是一步步从地方走到太守府的人才,如今又潜邸苦读数年,当更有增长!”

    “我可是蔡家的人!”蔡图幽幽的道。

    李严沉默不语。

    “或许明侯的意思,就是要用一个蔡家的人,所以我是最?#40092;剩 ?#34081;图反应很快,迅速的从李严的脸上,得到了一些启发,很快把事情给想通了。

    “一方太守,得之,必有利弊!”李严轻声的道:“孟庭兄如何抉择,还得看你自己的选择,话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了!”

    李严这时候才取出了一壶小酒,道:“公事已完,下面让我们一醉方休,孟庭兄乃是吾之师者也,当初在舞阴,教我甚多,严心中时刻记得!”

    “我可教不了你什么,论才智,论才学,能审时?#20161;疲?#20320;都为?#39029;瞿被?#31574;,若非当年是你?#25670;桑?#25105;又岂能在乱局之中,找到一条两全其美的道路,恐?#30053;?#24050;经被先主攻破舞阴的时候给斩杀了!”

    蔡图苦笑的说道。

    他的?#37027;?#24456;乱,有两杯小酒安安心神,也是好了,就和李严喝起来了,一直到三更天,李严才离开蔡图的小院落。

    他们喝了不少酒。

    然而蔡图这一晚上,始终没有入睡,他就静静的坐在庭院之中,枯坐了一晚上……

    第二日,妻子起来了之后,看到这一幕,颇有点心痛,一边收拾案桌上的残局,一边责骂:“夫君,你怎么不懂得爱惜自己,晚上风霜大,你有喝了酒,受了风寒,就在这里坐着,如何是好……”

    “夫人,我们恐怕要?#22270;易?#21453;目了!”

    蔡图平静的说道。

    决定已经有了。

    机会不容易。

    他不愿意错过。

    哪怕是家族在前,也不能挡着他的路。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