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四章 图谋舞阴 三
    战争的气氛笼罩着蘑菇山,一共三百五十三个青壮手握武器,身披草甲,准备出发,不过出发前夕,突然之间行军的动作暂停了下来。

    忠烈堂。

    牧山难以做出一个决定,所?#22253;?#25163;下的几个部将都迅速的召唤回来了,除了出使汝南的成罗之外,雷公,张谷,赵平三人都聚集在了忠烈堂之?#23567;?br/>
    “这是景儿的意思,诸位如何看?”牧山把情况都清清楚楚的说了一遍,然后眸光一扫而过,沉声的询问。

    “少当家是要我们去诈降?”

    张谷三人闻言,对于这点建议倒是颇为?#34892;?#24847;外,他们用审视的?#25239;?#20180;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大病初愈的少年郎。

    “诸位叔?#31119;?#22914;今情况,不利于我们,?#25239;?#33310;阴城,胜算不足一层,若是吃了败仗,惊动了宛城的南阳郡兵,我等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

    牧景筹措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

    对于他们如狼似虎般的?#25239;?#20498;是没有畏惧,他前世可是到处去和人?#24178;?#24847;,见识过?#26085;?#26356;加威严多了眼神了,他们这点?#25239;?#21523;不住他的。

    “小子,有点胆量!”雷公声音大如雷,看着不卑不亢的牧景,笑呵呵的道:“有点大当家的风范!”

    “大当家,我倒是认为少当家的建议可取!”

    张谷沉默良久,开口说道:“少当家说的没错,此战我?#28909;?#38750;逼不得已,绝不?#23835;?#25381;兵攻城,舞阴城我等皆知,那可是一座大城,城高墙厚,以我们?#35851;?#21147;,胜算极?#20572;?#33509;能诱引他们出城,伏击而战,必能一战而胜,?#23835;?#33310;阴!”

    “我何尝不知道!”

    牧山苦笑:“只是我不忍兄弟受苦,?#24605;?#20982;险无比!”

    “大当家,我们的命当年都是你从战场上捡回来的!”雷公站起来,大声的说道:“这有何之苦!”

    “大当家,我也赞成少当家的建议!”

    赵平的?#25239;?#20174;牧景身上收回来,他倒是?#34892;?#24551;愁:“只是我们如何取得舞阴县令蔡图的信任,恐怕很难做到,毕竟我们和蔡图此獠也曾经照面过,此人不好对付!”

    “景儿说,要用苦肉计!”

    牧山斟酌了一番,他也知道,相比于?#25239;?#33310;阴,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所以他必须要同意,他?#25239;?#30475;着三人,道:“不知道哪位兄弟愿意受一些皮肉之苦!”

    “我来!”

    雷公大声的说道:“在所有人之中,只有我当年并非大当家的部下,蔡图此?#37096;?#26159;剿灭我们数次,对我们了解甚深,这一点他也是清楚的,至于苦肉计,理所应当!”

    ?#38738;輳?br/>
    他拔除腰间的一柄断刃,挥手之间,手起刀落,血光一溅,一个耳朵落地,他?#27492;?#27515;地咬着牙齿,?#20130;?#19981;吭声。

    “雷大嘴!”牧山猛然站起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喝一声:“你疯了!”

    “大当家,我们?#28909;?#24819;要别人信任,就要付出代价,手臂我是不能给,?#19968;?#35201;留着为大当家当先锋破敌,?#25237;?#20102;一个耳朵,想必那蔡图也不会怀疑我!”

    雷公硬气了的说道。

    “张谷,快叫洪郎中!”牧山大?#21462;?br/>
    “好!”

    张谷很快就带了一个的中年郎中走进来,这是山上唯一的郎中,洪?#20572;?#36825;年头岐黄之术?#25381;?#20026;旁门左道,愿意去研习的并不多,所以郎中也不多,整个蘑菇山就这么一个方外郎?#23567;?br/>
    洪就替雷公包扎好了之后,道:“伤口整齐,雷头目的体魄甚好,影响不大,但是身体发肤,受之父?#31119;?#19981;见了一个耳朵,日后必然破相了!”

    “哈哈哈!”

    雷公闻言,?#20130;?#19981;在意:“堂堂男儿,?#25105;?#22312;乎这些!”

    牧景安然的站在牧山的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却震撼的如同海浪翻滚一般,雷公的狠?#27604;?#20182;的?#34892;?#19981;寒而栗,正所谓对自?#27721;?#30340;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他还?#34892;?#26080;法去理解,一个耳朵,雷公说斩掉就斩掉,这是豪爽还是已经对生命麻木到了一个不在乎的地步呢。

    这个时代,他太陌生了。

    他需要?#35270;Α?br/>
    “雷公,我牧山欠你一个耳朵,以此一拜,为我蘑菇山上一千多口的生命而拜,此战成败,全寄托汝身!”

    牧山站起来,对着雷公,鞠躬一拜,沉声说道。

    “当得我等一拜!”

    张?#26085;?#24179;还有旁边的牧景都对着雷公躬身一拜。

    “哈哈,你们做啥呢!”

    雷公大笑,对自己的伤口浑然不在乎:“我乃是大当家的部下,区区小事,有何了不起,若是此战胜了,别说我的一个耳朵,命?#33804;?#21448;何妨!”

    “雷叔,你听我和你说,你此事投诚,不能主动去找舞阴县令,这让他会怀疑你的,你想要他出兵,就要让他在不经意的逮住你,让他相信你是因为和我爹意见不可,所以被我爹割掉了耳朵,逐出?#22235;?#33735;山……”

    牧景开?#32423;?#30528;雷公,讲述自己的计划。

    雷公愿意牺牲,他不能让雷公的牺牲毫无价值,此战只能胜利,不能失败,这关乎太多人的生命了,包括他自?#28023;?#19981;成功,只能成仁。

    这个计划他完善了好几次,有几成把握,但是最终还是要看执行的人,他终?#24656;?#26159;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

    “少当家不愧是少当家,当年可是跟着渠帅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比我们这些大老粗好多了,?#26143;?#36884;,?#26143;?#36884;!”

    雷公听着牧景详细无比的计划内容,?#25239;?#36234;发闪亮,他是那种小事糊涂,大事精明的人,牧景的这计划可是环环相扣,蔡图要是不上当,才真有怪了。

    牧景知道,雷公说的渠帅是张曼成。

    当年牧山是张曼成的亲卫大将,牧景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得张曼成经常教导读书写字,张曼成虽是一个反贼,可并非一个大老粗,那是可是一个读书人。

    这个计划?#28909;?#24050;经决定了,就要迅速的进?#23567;?br/>
    一个时辰之后,雷公带着十几个?#20180;?#37096;将,悄无声息的下?#22235;?#33735;山,向着南面的舞阴县城而去……

    傍晚。

    雪停了,乌云也散开了一点,天上出现一丝丝夕阳的光芒。

    “我看过地图,最合适伏击的是这里!”

    “这可是一个开阔的官道,如何伏击!”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不会被?#36771;福?#20320;们看,这的官道其实看起来一马平川,但是左边是平坡,平坡上面还有一片山林,山林可以埋伏,平坡陡?#20572;?#20914;锋为最好!”

    “这么一看,好像是这样啊!”

    忠烈堂之中,几人还在继续完?#24179;?#19979;来的计划,这个计划是牧景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作战你,他很重视,牧景和他们仔仔细细的讨论之后,沉声说道:“还有一点,爹,我们要全员出动,所有人都要上战场!”

    “为什么?”

    牧山闻言,微微皱眉,如此寒冬腊月,全员出动,可是大大的拖垮了作战?#28216;?#30340;战斗力。

    “第一,我们要清空蘑菇山,这样才能让舞阴县兵上当!”

    “第二,西楚霸王?#35851;?#27700;一战是破釜沉舟,我们如今也是背水一战,也需要破釜沉舟,我要要气势,一千多人列阵,哪怕只是一个阵势都能吓到不少人,而且如果我?#21069;?#20102;,山上的人?#19981;?#19981;下去,?#28909;?#22914;此,就全员出动,拼一把!”

    牧景发现他的狠劲始终雕刻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从来没有?#35851;?#36807;,当年他能为了收购一个公司不惜投入全部财产去赌一把,如今他?#37096;?#20197;为了赢一场仗,投入所有生命去赌一把。

    他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是他知道,无论什么时代,无论是商场还是战场,一个人如果想要成就大事,就必须要有破釜沉舟的气魄,畏首畏尾,必败无疑。

    “大当家,少当家所言甚是,时至如今,我等早已无路可退,不想被饿死在的这里,就让所有人都出动,当年我?#28982;平?#20316;战,不也是?#20808;?#22919;孺齐齐上阵吗!”

    张谷说道。

    ?#24179;?#20891;,说?#38477;字?#26159;农民军,何为农民军,就是的一群农民拿起了武器造反,农民太杂了,?#20808;?#22919;孺皆然在其?#23567;?br/>
    所以?#24179;?#20891;战斗力虽然不行,但是动不动就十几万,几十万的出现,就是这个原因。

    “背水一战,破釜沉舟!”

    牧山深呼吸一口,虎眸远眺,眸光如电:“我儿既有如此气魄,我牧山堂堂一个?#24179;?#22823;将,当年能首登宛城,今日又岂能畏首畏尾,张?#26085;?#24179;何在!”

    “在!”

    “我亲自统帅青壮而战,尔等率领山上的老少妇孺,紧跟我等后面在后,摇旗呐喊,若是我战败了,尔等率他们向汝南?#29992;?#32780;去,无需恋战!”

    “诺!”

    两人对视一眼,面容沉重,重重的点点头表示服从。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