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三國之龍圖天下 > 正文 第四章 圖謀舞陰 三
    戰爭的氣氛籠罩著蘑菇山,一共三百五十三個青壯手握武器,身披草甲,準備出發,不過出發前夕,突然之間行軍的動作暫停了下來。

    忠烈堂。

    牧山難以做出一個決定,所以把手下的幾個部將都迅速的召喚回來了,除了出使汝南的成羅之外,雷公,張谷,趙平三人都聚集在了忠烈堂之中。

    “這是景兒的意思,諸位如何看?”牧山把情況都清清楚楚的說了一遍,然后眸光一掃而過,沉聲的詢問。

    “少當家是要我們去詐降?”

    張谷三人聞言,對于這點建議倒是頗為有些意外,他們用審視的目光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大病初愈的少年郎。

    “諸位叔父,如今情況,不利于我們,強攻舞陰城,勝算不足一層,若是吃了敗仗,驚動了宛城的南陽郡兵,我等恐怕就要全軍覆沒了!”

    牧景籌措了一下語言,開口說道。

    對于他們如狼似虎般的目光倒是沒有畏懼,他前世可是到處去和人談生意,見識過比這更加威嚴多了眼神了,他們這點目光嚇不住他的。

    “小子,有點膽量!”雷公聲音大如雷,看著不卑不亢的牧景,笑呵呵的道:“有點大當家的風范!”

    “大當家,我倒是認為少當家的建議可取!”

    張谷沉默良久,開口說道:“少當家說的沒錯,此戰我等若非逼不得已,絕不會去揮兵攻城,舞陰城我等皆知,那可是一座大城,城高墻厚,以我們的兵力,勝算極低,若能誘引他們出城,伏擊而戰,必能一戰而勝,奪取舞陰!”

    “我何嘗不知道!”

    牧山苦笑:“只是我不忍兄弟受苦,此計兇險無比!”

    “大當家,我們的命當年都是你從戰場上撿回來的!”雷公站起來,大聲的說道:“這有何之苦!”

    “大當家,我也贊成少當家的建議!”

    趙平的目光從牧景身上收回來,他倒是有些憂愁:“只是我們如何取得舞陰縣令蔡圖的信任,恐怕很難做到,畢竟我們和蔡圖此獠也曾經照面過,此人不好對付!”

    “景兒說,要用苦肉計!”

    牧山斟酌了一番,他也知道,相比于強攻舞陰,這可能是最好的辦法,所以他必須要同意,他目光看著三人,道:“不知道哪位兄弟愿意受一些皮肉之苦!”

    “我來!”

    雷公大聲的說道:“在所有人之中,只有我當年并非大當家的部下,蔡圖此獠可是剿滅我們數次,對我們了解甚深,這一點他也是清楚的,至于苦肉計,理所應當!”

    咔嚓!

    他拔除腰間的一柄斷刃,揮手之間,手起刀落,血光一濺,一個耳朵落地,他卻死死地咬著牙齒,絲毫不吭聲。

    “雷大嘴!”牧山猛然站起來,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他大喝一聲:“你瘋了!”

    “大當家,我們既然想要別人信任,就要付出代價,手臂我是不能給,我還要留著為大當家當先鋒破敵,就剁了一個耳朵,想必那蔡圖也不會懷疑我!”

    雷公硬氣了的說道。

    “張谷,快叫洪郎中!”牧山大喝。

    “好!”

    張谷很快就帶了一個的中年郎中走進來,這是山上唯一的郎中,洪就,這年頭岐黃之術被譽為旁門左道,愿意去研習的并不多,所以郎中也不多,整個蘑菇山就這么一個方外郎中。

    洪就替雷公包扎好了之后,道:“傷口整齊,雷頭目的體魄甚好,影響不大,但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見了一個耳朵,日后必然破相了!”

    “哈哈哈!”

    雷公聞言,絲毫不在意:“堂堂男兒,何意在乎這些!”

    牧景安然的站在牧山的旁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心中卻震撼的如同海浪翻滾一般,雷公的狠辣讓他的有些不寒而栗,正所謂對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的狠人。

    他還有些無法去理解,一個耳朵,雷公說斬掉就斬掉,這是豪爽還是已經對生命麻木到了一個不在乎的地步呢。

    這個時代,他太陌生了。

    他需要適應。

    “雷公,我牧山欠你一個耳朵,以此一拜,為我蘑菇山上一千多口的生命而拜,此戰成敗,全寄托汝身!”

    牧山站起來,對著雷公,鞠躬一拜,沉聲說道。

    “當得我等一拜!”

    張谷趙平還有旁邊的牧景都對著雷公躬身一拜。

    “哈哈,你們做啥呢!”

    雷公大笑,對自己的傷口渾然不在乎:“我乃是大當家的部下,區區小事,有何了不起,若是此戰勝了,別說我的一個耳朵,命拿去又何妨!”

    “雷叔,你聽我和你說,你此事投誠,不能主動去找舞陰縣令,這讓他會懷疑你的,你想要他出兵,就要讓他在不經意的逮住你,讓他相信你是因為和我爹意見不可,所以被我爹割掉了耳朵,逐出了蘑菇山……”

    牧景開始對著雷公,講述自己的計劃。

    雷公愿意犧牲,他不能讓雷公的犧牲毫無價值,此戰只能勝利,不能失敗,這關乎太多人的生命了,包括他自己,不成功,只能成仁。

    這個計劃他完善了好幾次,有幾成把握,但是最終還是要看執行的人,他終究只是一個紙上談兵的趙括。

    “少當家不愧是少當家,當年可是跟著渠帥讀過書的人,就是不一樣,比我們這些大老粗好多了,有前途,有前途!”

    雷公聽著牧景詳細無比的計劃內容,目光越發閃亮,他是那種小事糊涂,大事精明的人,牧景的這計劃可是環環相扣,蔡圖要是不上當,才真有怪了。

    牧景知道,雷公說的渠帥是張曼成。

    當年牧山是張曼成的親衛大將,牧景近水樓臺先得月,所以得張曼成經常教導讀書寫字,張曼成雖是一個反賊,可并非一個大老粗,那是可是一個讀書人。

    這個計劃既然已經決定了,就要迅速的進行。

    一個時辰之后,雷公帶著十幾個親信部將,悄無聲息的下了蘑菇山,向著南面的舞陰縣城而去……

    傍晚。

    雪停了,烏云也散開了一點,天上出現一絲絲夕陽的光芒。

    “我看過地圖,最合適伏擊的是這里!”

    “這可是一個開闊的官道,如何伏擊!”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不會被防備,你們看,這的官道其實看起來一馬平川,但是左邊是平坡,平坡上面還有一片山林,山林可以埋伏,平坡陡峭,沖鋒為最好!”

    “這么一看,好像是這樣啊!”

    忠烈堂之中,幾人還在繼續完善接下來的計劃,這個計劃是牧景來到這個時代第一次作戰你,他很重視,牧景和他們仔仔細細的討論之后,沉聲說道:“還有一點,爹,我們要全員出動,所有人都要上戰場!”

    “為什么?”

    牧山聞言,微微皺眉,如此寒冬臘月,全員出動,可是大大的拖垮了作戰隊伍的戰斗力。

    “第一,我們要清空蘑菇山,這樣才能讓舞陰縣兵上當!”

    “第二,西楚霸王的背水一戰是破釜沉舟,我們如今也是背水一戰,也需要破釜沉舟,我要要氣勢,一千多人列陣,哪怕只是一個陣勢都能嚇到不少人,而且如果我們敗了,山上的人也活不下去,既然如此,就全員出動,拼一把!”

    牧景發現他的狠勁始終雕刻在自己的靈魂深處,從來沒有改變過,當年他能為了收購一個公司不惜投入全部財產去賭一把,如今他也可以為了贏一場仗,投入所有生命去賭一把。

    他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但是他知道,無論什么時代,無論是商場還是戰場,一個人如果想要成就大事,就必須要有破釜沉舟的氣魄,畏首畏尾,必敗無疑。

    “大當家,少當家所言甚是,時至如今,我等早已無路可退,不想被餓死在的這里,就讓所有人都出動,當年我等黃巾作戰,不也是老弱婦孺齊齊上陣嗎!”

    張谷說道。

    黃巾軍,說到底只是農民軍,何為農民軍,就是的一群農民拿起了武器造反,農民太雜了,老弱婦孺皆然在其中。

    所以黃巾軍戰斗力雖然不行,但是動不動就十幾萬,幾十萬的出現,就是這個原因。

    “背水一戰,破釜沉舟!”

    牧山深呼吸一口,虎眸遠眺,眸光如電:“我兒既有如此氣魄,我牧山堂堂一個黃巾大將,當年能首登宛城,今日又豈能畏首畏尾,張谷趙平何在!”

    “在!”

    “我親自統帥青壯而戰,爾等率領山上的老少婦孺,緊跟我等后面在后,搖旗吶喊,若是我戰敗了,爾等率他們向汝南逃命而去,無需戀戰!”

    “諾!”

    兩人對視一眼,面容沉重,重重的點點頭表示服從。
冒险丛林怎么玩
掌乐天天捕鱼怎样赚钱快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一 全民福州麻将怎么进去 北京pk10开奖视频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跨度 杭州麻将玩法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什么时候结束 证券投资基金资产配 追光娱乐棋牌官网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手机版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i 安徽麻将有几种玩法 怎么看股票历史走势 追光娱乐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