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二章 信任
    “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21271;?#27494;堂上,戏志才的?#25239;?#30475;着正在盯着益州南部地形沙盘看的牧景,忽然问道。

    “担心什么?”

    牧景闻言,微微抬头,疑惑看了一眼戏志才。

    “广汉的情况啊!”戏志才道:“进来这么久,你一句话都没?#24418;?#36807;广汉方面的问题,如此大战,你居然不闻不问,那就这么放心?”

    “为什么要担心!”

    牧景平静的说道:“我?#28909;?#36873;择了把主战权交给他们,我就相信他们,我相信他们能给我一个很好的成绩,如果事事都要我担心,?#19968;?#19981;得累死吗!”

    “你倒是心大!”

    戏志才苦笑:“可?#19968;?#26159;担心啊!”

    他的眸子之中浮现一抹忧心:“这越虎一点都不好对付,白马羌更是?#26082;?#37096;族如今坐拥第一实力的部落,一旦此战没?#24515;?#21507;掉越虎,导致了广汉的战局糜烂,那么长安方面必然趁着这个机会,挥兵南下,到时候北疆烽火连天,在所难免!”

    “我知道!”

    牧?#20843;?#32824;肩,满不在意:“我又何尝不知道,他董卓意图以越虎来试探我们的北疆的空虚与否,可这一战,必然是在所难免的,就算躲也躲不掉!”

    越虎出兵广汉,不是一个单独的事件。

    这件事情的背后,牵涉的是益州?#32479;?#23433;朝廷的关系。

    长安朝廷现在是没有做?#29467;?#20840;的准备要与牧军交手,之前的中原之战,虽然让长安朝廷攻破关东,杀入豫兖两州,但是也耗掉了他们不少的积累。

    兵卒疲倦,后勤不足,内部隐患,种种关系,让董卓不得不静下?#30007;?#25972;。

    一般情况之下,他们是不会举兵南下,不愿意和牧军在这时候两败俱伤,反而便宜的外人。

    但是牧景坐拥益州的事实让他们又有点不?#24066;摹?br/>
    所以广汉之乱,引得他们?#38590;?#30162;的。

    这是一次机会。

    他们也担心这是一次陷阱。

    思来想去,他们只能让越虎率领?#26082;?#20986;兵了,一方面也是耗掉一些?#26082;?#30340;力量,毕竟越虎?#23835;?#32652;王之位,一统积石山,实力大增,让西凉也?#34892;?#19981;放心了。

    另外一方面,无非就是趁着机会,试探一下牧军的情况,一旦牧军表露出半点虚弱,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倾尽大军而南下,平牧氏,收益州。

    “现在,我们只能等消息!”牧景沉声的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气都忍不住,如?#25991;?#35851;大事,不管广汉之战成败与否,我们首先就要稳得住!”

    ?#20843;?#30340;倒是简单!”

    戏志才来回踱步:“我们在广汉的兵力太少了,第三军已经南下,到时候战局一旦溃乱,引发的可不仅仅是广汉之乱,牵涉蜀郡,必伤吾等元气!”

    “不怕!”

    牧景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战意凛然:“如果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我就临时调整方针,先舍内患,出兵安外敌,不仅仅和和?#26082;?#25171;,甚至不惜出兵长安,和他董卓来一场!”

    凡事做好两手准?#31119;?#21335;征是战略部署,但是一旦情况有变,他?#37096;?#20197;撤回来了,到时候全力应对北面,也不是问题的。

    “南面如今我们已经挑起了战争,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啊!”

    戏志才眯眼,?#32479;?#30340;说道。

    “真到了那种时候,就算泼出去的水,我也得收回来,无妨无妨,不就是掉一点声望吗,我守得住!”牧景笑了起来了,问:“现在东州军的情况如何,有消息回来吗?”

    “嗯!”

    戏志才点头:“目前东州军对益州郡是齐?#20961;?#36827;,但是还没有进入益州郡,已经遭遇伏击了,这?#31964;?#38399;和孟获,可不见的是一个没有准备的人!”

    “遭遇伏击了?”

    ?#30333;?#26085;的消息,东州军主力第一营,在靠近益州军的山道上,被贼寇伏击,打一下?#22242;?#20102;,一哄而散,进了山,他们一点踪迹都不见了!”

    戏志才说道:“这种方式,十有八九肯定是蛮族!”

    “那就好了!”

    牧景道:“不用找理由了,发告示,通文书,告益州上下,南征叛军,但凡阻挡王师之?#30130;?#30342;为叛军之贼,杀无赦!”

    “真想好了,这一告示下去,事情就铁板钉钉了!”

    戏志才说道。

    “时至如今,还能畏手?#26041;牛 ?br/>
    牧景果敢决断,道:“别说是我早有征伐之心,就算没有,这一刻我也?#20204;?#21183;起来了,我得让益州百姓都知道一点,明侯府不容挑?#30130;?#20294;凡有人挑?#30130;?#37027;就杀他的一个血流成河!”

    “此事依你!”

    戏志才想了想,点头应声。

    他知道自己的缺点,自己这种人,哪怕有智慧,有城府,可终究只能是?#31508;浚?#32780;当不了主公,就是自己少了牧景这样的魄力,大事情,牧景分秒能断,断而不悔。

    这才是一方诸侯的风格。

    “你不能坐在这里了!”牧景道:“你得动起来了!”

    “我?”

    “嗯!”

    牧景道:“目前我肯定无法动身,甚至往后几个月时间,我都得在江州坐镇,稳住益州,一直等到广汉战役平息之后,才可能南下,但是南面,不能没有人坐镇,你和黄忠,立刻动身,南下建立指挥部,调和各部将士进军,全力推进,时至如今,已不必忌惮了,该战必战!”

    他想了想,又说道:“暴熊军目前必须盯着荆州?#22270;?#36127;增援广汉的任务,暂时不调动,景平第一军,景平水师,战虎营,五溪蛮族,景平第三军,东州军,全部由你们指挥部调配,指挥权集合起来了,这样会省事很多!”

    “可这样你这个主公也很危险!”

    戏志才的眼神?#34892;?#25361;?#30130;?#35828;道:“要是我和黄汉升生出异心,调转枪头,倒打一耙,你可就完蛋了!”

    自古以来,兵权就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

    任由再信任的人,也不敢把兵权集中托付。

    牧景这可是冒险做出的决定。

    “你们要是有这样的本事,就来!”

    牧景?#34920;?#20102;他一眼:“就你们那三两下,别说儿郎们会不会随你们反我,就算是,我也无惧,我是谁,我乃明侯牧景,南征北战,所向披靡……“

    “得!”

    戏志才用手指挖一挖耳蜗,道:“没见过这么自恋的人!”

    自恋这个词,他是跟牧景学的。

    “滚!”

    牧景?#34892;?#19981;爽,他好不容?#23376;?#26426;会吹捧一下自己,戏志才这厮这么这么不?#19979;?#21602;。

    戏志才耸耸肩,笑了笑。

    ?#35789;?#20182;口里面不说什么,但是这一份信任,他在心中永远的铭记,能以兵权而托付,必以生命之托,士为知己者死,牧景予他的信任,足以让他为明侯府鞠躬尽瘁,死而后?#36873;?br/>
    
冒险丛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