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7、末路
“大人!”蒲田利昌急匆匆拉开?#25490;?#20102;进来,脸色蜡黄好像是一只熟透了的桔子。“昨天晚上又有一百多人逃走了!”出乎他意料的是屋里任何人都没有现出过份的激动。

    “现在城里还有多少士兵?”籾井教业抬起头看着他问到。

    “不到……不到3000了!”蒲田利昌嘴唇哆嗦着说到。

    “这倒也不错!”籾井教业移开?#25239;?#24189;幽说道:“以后只怕不会有人再离开了……”

    “这……”蒲田利昌?#24187;?#30333;这位?#23567;?#38738;鬼”之称的名将,?#25105;?#26377;如此坚定的自信。

    ?#23433;幻?#30333;吗?”籾井教业带着一丝苦笑反问到。“这个数字说明……留下的只剩我们丹波人了!”

    “大人那……那我们该怎么办?”蒲田利昌不是个爱思考深奥问题的人,他此刻最关心的还是眼下的问题。

    “没什么……”籾井教业摇了摇头说:“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告诉你一个新消息:宫津城已经丢了,城井景胜大人在城破时也阵亡了!”

    “什么!”蒲田利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才从嘴里蹦出了一句话:“怎……怎么会这样?”

    籾井教业看来是没?#37027;?#22238;答着个问题了,一个侍大将来到他身边?#37027;?#35828;出了事情的原委。

    其实他也说不清楚,还是由我来对这一环节作一下说明:在我起兵前丹羽长秀的先头部队就到达了若狭,不然我也不会敢放心出来!就在楠木光成带着忍军搞得翻天覆地的时候,我在峰山城的外围等来了由池田恒兴、堀秀政、中村一?#19979;?#39046;的3000援军,本来想乘着兵力雄厚一举拿?#36335;?#23665;城,可忽又接到静水幽狐的报信:高屋良荣和稻富直秀答应引为内应,但要求实在我们在丹后内部再作些“大动作”!因此我就按照竹中半兵卫的计策,买通了山阴沿海的七家小海贼,让他们把池田恒兴他们的3000人马送到宫津町。费用嘛……小意思,不过12000贯而已!高屋、稻富以协助守城为借口混入了宫津城,突然倒戈杀死了城井景胜,就这样池田恒兴毫发无伤的进入宫津城,随即控制了丹后的沿海区域。

    “……真不知道我们在若狭的那些探子是干什么吃的,居然织田军增加了这么多援军都不知道!”那个侍大将最后忿忿不平的说到。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蒲田利昌只感到脑子里一阵阵的晕眩。

    “还能怎么办……”籾井教业在屋中看了一遍,此时在这里的都是侍大将以上的核心将领。“我们?#27809;?#23478;了,也许当初我们就不该来!对于波多野家的能力和运气来讲,丹波已经足够大了……”

    “主公那里还没来命令,我们自己是否……”高津长石惶惑的问到。

    “命令有或者没有,很重要吗?”籾井教业苦笑着把?#25239;?#36716;向窗外。“……如果主公此时还往我们这里派援军,那他可能就真的疯了!丹后已经不可为,现在本家要做的是收缩力?#25239;?#23432;丹波。如果我是赤松义祐的话,此刻已经该开?#21152;?#32455;田家联系平分丹波的可能了!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撤回丹波,并寻求与织田家和睦的可能。毕竟我们两家现在还没有太直接的利害冲突,一切矛盾只是因为朝仓家而起!”

    “织田?#19968;?#21516;意吗?”蒲田利昌满腹忧愁的问到。

    “不知道!”籾井教业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虽然我们和织田信长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毕竟这里面还存在着诸星清氏这个重臣的个人利益!到底最后会怎么样我也说不准,但这不是我们眼下最该关注的,一切都等平?#19981;?#21040;丹波后再说吧!”

    “可是我们眼下受到敌军的严密监视,城外到处都是织田家的忍者……”想起织田忍者的可怕,蒲田利昌?#20004;?#36824;是心惊肉跳。

    “这个我知道!”籾井教业神情严肃的望着众人。“我知道这的确很困?#30505;?#25152;以?#24613;?#20102;一个双重的‘金蝉脱壳’计划!”

    几个人都围了上来,他们谁也没有主动去问,因为籾井教业自然会解释。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籾井教业一扫颓势,恢复了往日自信、冷静、果决的神态。“我军现在实际不足3000人,可城中的百姓还有不少!再加上城西侧的百姓,凑齐万人应该不成问题。我们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让所?#26143;?#22766;都穿上我军军服。对他们就说我军要放弃峰山城,所有人撤回丹后中部防守,并要夺回建部山城!这些人里当然会有织田军的奸?#31119;?#25105;们的动作诸星清氏很快就会知道。但我们撤出不久就会分兵,真正的主力伪装成一支增援部队前往吉原山城,其余大多数人继续前往建部山城方向,但这里只有我们小股部队,大部分都是百姓。诸星清氏在轻易?#23835;?#23792;山城后必想?#25237;崛?#24314;部山城的那些部队前后夹击,一举全歼我军主力!为了避免惊扰‘主力’,他必不敢对吉原山城的援军分兵追击,同时为了达到尽可能大的效果一定会尾随我们的那支疑兵寻找最佳战机!这样?#20154;?#21457;现上当后,我军早就过了吉原山城快到丹波了!”

    “大人果然高见!”众人对籾井教业的神机妙算心悦诚服。

    “大家抓紧时间?#24613;福 ?#31870;井教业绝决的命令道:“明天夜里在城头虚插旌旗,全军?#28216;?#38376;而出!”

    ****************************************************

    太阳慢慢落在了西面的群山之后,随着黑夜的降临山风带着寒冷再次降临。籾井教业穿了一身普通足轻大将的衣甲骑在马上,心里却是兴奋带来的暖意。他自?#26680;?#28982;说得胸有成竹,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把握,没想到事情进行得居然如此顺利。

    昨夜戌时二刻撤出峰山城,今天凌晨寅时和“主力”分兵,那支庞大到7000人的部队继续雍雍然向建部山城行去,自己则带着这不足3000的丹波子弟兵掉头,倍道兼程的赶往吉原山城!

    诸星清氏用兵的?#26222;?#26159;出了名的,从游佐信教甚至三?#33804;?#20154;众这样的名将?#24597;?#22312;他手里吃亏就可见一斑!自己的这条计谋原先并没有能瞒过他的把握,只是事情的发展已经由不得他再等下去了!自?#22909;?#26377;等到丹波来的命令擅自放弃丹后,认真追?#31185;?#26469;绝对是一条大罪。可为了波多野家的存亡续继,这罪名他下决心“扛”了!不管主公是否会?#24213;錚?#33258;己都一定要谏言与织田家和睦,哪怕是以?#25509;?#30340;身份也认了,不然波多野家几年后的结果只能是灭亡!

    籾井教业四下看了看,虽然自己来过这里可已经认不得了。“这是什么地方?”他问跟在身边的侍从,这个人由于送信在这条路上走过很多次。

    “回禀主公……?#31508;?#20174;往前面看了一眼。“这里?#23567;?#30000;凌坂’,距离吉原山城还有30里路!据属下估计,午夜时分就可以到达。”

    “嗯,很好……”籾井教业点了一下头放低声音问道:“吉原山城的接应部队出来了吗?”

    “应该差不多了!?#31508;?#20174;也?#37027;?#30340;回答:“事先一再确认,等我们快到了他们再出来!分兵时最后的信使已经送去了消息,他们应该能够算出我们的行程。”

    “这样就好……”籾井教业轻轻吁出了一口气。不进入吉原山城,确切说不进入丹波境内他就不会放下心,谁也说不清织田军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个诸星清氏,已经一连给过他好几个“惊喜”了!?#25353;?#20196;给高津长石,?#26143;?#20891;加速前进!”他又传出了今天不知第几回催促。

    “是!”一个传令兵催马向前面跑去。

    左?#21152;?#24819;籾井教业还是不很放心,叫人给后队的蒲田利昌?#36879;?#20449;后,他自己带着一队旗本和亲兵向前而去。

    天色渐渐的黑透了,空中的星星越来越多。三千逃亡中的波多野军逐渐离开了平原,进入到毗邻两国交界的山区。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他们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所以没有人对连续的疲惫行军有所怨言。

    “有什么不自然的情况吗?”籾井教?#36947;?#21040;前面对高津长石问到。

    “一切正常!”虽然真的没有什么,可高津长石的回答却显得很紧张。

    “没有就好……”籾井教业刚说到这里就从前面的山坡后绕过一支军队,看人数并不是很多,而且没打几支火把。

    “前面是什么人!”没等?#20056;?#21545;咐就有一个足轻大将对前面喊了起来,其他人都停下脚步严密戒备着。这种非常时刻,即便是吉原山城的接应部队也要仔?#35206;?#38382;一番。

    “我们是织田军诸星兵部丞殿下的部队,敢?#26159;?#38754;是籾井大人吗?”没想到对面的?#35828;?#30495;是坦白,这一下倒把这边闹了个手忙?#24597;摇!?#35832;星兵部丞殿下此刻就在这里,可否请籾井大人移驾一叙?”对面提出了更加“过份”要求。

    “大人!”高津长石凑过来用低低的声音说道:“他们人不是很多,我们冲过去!”

    “砰、砰、砰……”好像是知道了这边的想法,两边的山林里响起了密集的铁?#35855;?#19981;过并没有伤人,队列里的旌旗倒是被打折了不少。

    “后面被堵住了!”一声惊叫,队列的后面也是一阵混?#25671;?br/>
    “请诸位还是不要作无谓的尝?#22253;桑?#25105;们并无恶意……”对面的人继续?#25512;?#30340;劝说着,只是语义里充斥着傲慢。
冒险丛林怎么玩
飞禽走兽经验打法 多乐彩首页 北京pk10一天 快乐12开奖结果第17期 一部电影的收视率是怎么赚钱的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选胆 516棋牌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一览表 会所有多赚钱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 pk10倍投稳赚比例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 内蒙古快三开奖走势图 北京pk人工在线全天免费版 重庆时时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