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13、初步融合
“果然了得!”我在仔细的一番计算后回头说到。“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勇力,鹏程万里不?#19978;?#37327;啊!”我由衷的夸奖着。

    “诸星殿下说得是……”身后的众人一齐点头附和着,其实不管我说什么好像周围都是这种效果,也不知他们究竟听清了我说的是什么没?#23567;?br/>
    “殿下谬赞了……”唯有一个人对我提出了异议。这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身材瘦消面容严整,双目开合之间精光四射,显得精明而干练。“小犬不过是醉心玩乐不思进取,整天只知道沉迷于这些无用的事情上,怎比得殿下手下的诸位大人,破军斩将名扬天下啊!”

    “稻富大人这么说,就显得见外了……”我亲切和蔼的把?#25239;?#25237;向了面前的中年人和他站在身后的儿子,这就是丹后有名的豪族稻富直秀、佑直父子。

    丹波的事情?#28909;?#24050;经定了局,我就要抓紧时间使内部尽快安定下来,谁知道在这孤军深入三面受敌的情况下,随后可能发生些什么!第一次与这些丹后豪族们的会面我选在了世笠山,采用围猎的形式。以高屋?#26082;?#21644;稻富直秀为首的丹波豪族来了三十余人,值得欣慰的是所有丹波豪族的家主都齐了。

    在日本很多藩国里地方豪强都有着左右国政的实力,甚至可能压制了名正言顺的守护。丹后这种情况却并不严重,在与若狭武田氏的来来往往当中,对于这些小势力有着不小的消耗。波多野家也在几年的统治时间里清除了一些异己,这使现下的丹后算是比较“清静”的!

    如今在丹波的10.5万石的国土中,我直接控制的?#21152;?万石,从实力上来说似乎已经完全不必担心任何问题。但事情不能光从表面上来认识,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我也随时可能陷入莫名其妙的危机当中,所以求得这些人的支持就显得相当迫?#23567;?#24403;然,对他们的考察也在暗中进行着,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外部“敌对势力”的代表呢?

    在这些人里领有3700石的稻富家和领有4500石的高屋家是当然的代表,他们都和原来的守护一色家有着姻亲关系。要不是因为影响太大,波多野家早就把他们除了,就这也在一直找着下手的机会。

    初次的接触我还算比?#19979;?#24847;,“同心同德”虽然现在还说不上,但他们所有人对我的统治权都表示了明确的承认。对我组织的这?#20301;?#21160;大家的兴致也非常高,为了更有趣味性最后?#34935;?#21152;了一个?#28909;?#39033;目。虽说初夏的季节里鸟兽不是很肥,但数量却已经相当不少了!

    “佑直虽?#30340;?#40836;不大,但能够在这么多‘老手’面前夺魁,可见却有非同寻常的智勇!以后丹后大事,我还要多多仰仗贤父子的力量啊!”我虽然知道这个年仅19岁的稻富佑?#31508;?#20010;不可多得的名将,但却没想到这位铁炮达人对于弓箭也这么?#34892;?#24471;!在一个时辰的?#28909;?#26102;间里,他一共取得了36只猎物,而排在第二名的新八郎也不过是34只。当然这里面有他堵住了一窝兔子的?#20197;耍?#20294;也已经相当了不起了!“稻富流”铁炮术虽不是他开创却是在他?#31181;?#20809;大的,对这样的“种子选手?#31508;?#20540;得下一番功夫培养的。

    “诸星殿下过誉了,稻富家怎敢不竭诚效力!”稻富直秀谦逊的表达了同意臣服,他的儿子在后面一齐躬身。

    “我们丹波各家都是这个意思……”旁边的高屋?#26082;?#36214;忙着说到,一张堆满肥肉的脸上充斥着谄媚的笑容。高屋家是丹后最大的豪族,但家主高屋?#26082;?#21364;是既无胆量又无才干,所以在一切事情上总是跟在稻富直秀后面行动。此刻他正点着那光秃的脑袋(?#26082;?#26159;入道后的法名),急不可待的向我表达着他的忠心。“能?#26143;?#27663;公这样德高望重的名将执掌丹后,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福份,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邻国的侵扰了!虽然我等远处荒僻,但也熟知清氏公的赫赫威名。近日就连从无败绩的‘青鬼’籾井教业也在殿下手下受教,您真可称得上是‘西国无双’啊!”

    “清氏公……”我低头在嘴里默默玩味着这几个字。来到日本已经整整11年了,我也由一个不满16岁的少年变成了一个27岁的青年。虽说经历了一番甘苦,但能有今日的成绩我也足以自豪了!当初在京都有人称“信长公?#31508;?#25105;还曾微觉可笑,?#19978;?#22312;自己也得到了这个“职称”。如今虽然这样叫的只是高屋?#26082;?#36825;个谄媚者,但将来这个称呼只怕会在越来越多的人口中重复,看来我要开始逐渐适应了。

    “喂!怎么啦?”看我陷入?#20102;?#21608;围出现了冷场,边上的池田恒兴拉了拉我的衣袖。

    “没什么……”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我掩饰的笑了笑,随即转过头对高屋?#26082;?#25590;揄说道:?#21834;?#35199;国无双’?上一个‘西国无双’的结局好像不大好吧?”

    “这……这……”高屋?#26082;?#24352;口结舌,肥胖的脸上和头顶立时冒出了一层闪亮的?#31171;埂?br/>
    “诸星殿下!”稻富直秀看到这种情况,急忙上前一步解围。“高屋大人是被殿下威名所慑,决非有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我抬手阻止了他的激动含笑说道:“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两位不必介意!我这个人生性乖戾不拘小节,大家不必事事谨小慎微。今后如果我有什么作得不到的地方,诸位也尽可以直斥当面!”

    “殿下诙?#22330;?#27583;下诙?#22330;?#31291;富佑直和高屋?#26082;?#38754;色?#34892;┺限?#30340;连连说到。

    “你们真的不必在意!”池田恒兴也笑着说到。“如果你们这都胆战心惊,那见到右大将时?#36855;?#20040;办?#31185;?#19981;直接就被吓死了?”

    一阵轻笑后,气氛轻松了一些。

    “我听说稻富?#24187;?#23545;铁炮的使用颇?#34892;?#24471;,佑直公子家学渊源自是不凡了?”我把话题又转了回来,不知他现在的水?#23478;?#32463;到了何种程?#21462;?br/>
    “稻富家这?#21364;智?#30340;手艺怎入得诸星殿下的法眼,犬子的年纪?#26143;?#23454;是未窥门径……”

    “要是论年纪的话,我比佑直公子也大不了几岁嘛!”我打断了稻富佑直的谦虚说道:“我手下也有一位年轻的铁炮高手,不如让他们两人相互切磋一下!这样?#37096;?#20197;增进双方的关?#25285;?#20849;同促进提高嘛!”

    “犬子怎敢冒犯殿下虎威……”他慌得连连摇手,那个小的倒是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稻富大人莫非是怕和我们比试,?#23835;?#27809;了稻富家的名声吗?”我一下子把脸“撂”了下来。“?#28909;?#22914;此……那我就?#24187;?#24378;了!”

    “这……佑直,你就去向请教一下吧!”稻富直秀无可奈何的说到。

    “这才对嘛!”我招手叫过了津田一算。“这是我铁炮备队的副?#27785;歟?#34429;然年?#23835;?#20063;已经跟我征战数年!他的技术别具一格,而且也是铁炮世?#39029;?#36523;!”

    “如此还请津田大人?#38468;蹋 ?#31291;富佑直沉稳的抱了抱拳。

    “不敢,稻富大人?#25512; ?#27941;田一算?#19981;?#20102;一个礼。

    “开始吧!”随着我的吩咐,两只箭靶被摆到了50步外。两侧的士兵们?#31350;?#20102;一定距离。两个人拿着各自惯用的铁炮站到了并排的位置上,各自装好弹丸举枪瞄准。几个护卫?#27492;?#26080;意的移动了一下,位置足以在发生“什么”的时候挡在我的前面。

    “砰!砰!”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随着白烟?#25484;?#20013;升腾起一股刺鼻的硫磺味儿。待硝烟散尽,我看到两只箭靶都倒了下来。

    “我……输了!”稻富佑直的铁炮轻轻垂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似乎?#34892;?#35768;的遗憾。

    “不对!”津田一算摇了摇头说道:“稻富大人的铁炮不是标准制式装药的类型,因此会有极大的震动。要论眼力和手上的沉稳,稻富大人要胜过在下!”

    我?#33804;?#25260;过了箭靶,两人的弹丸都命中了红心。津田一算的在正当中,而稻富佑直偏了一些。“不错,两个人都很了不起!”我连连点头称赞到。“来人,拿一支铁炮来!”马上一支诸星标准铁炮被递到了我的手上。“佑直公子,这是我从?#19979;?#36141;进的一种特制铁炮。如蒙不弃就请收下,希望‘稻富流’能在你?#31181;?#20809;大!”

    ?#38774;?#27583;下厚赐!”稻富佑直恭敬的上前接过,心爱的抚mo着。我看到稻富直秀在边上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说?#21834;?#26681;据此时的惯例,上级对下级、宗主对附?#32929;?#36176;武器是不能推辞的!

    “主公,野味已经烤好了!”这时我的膳食总管走上来通报。

    “那就呈上来!请大家品评一下这?#19979;?#26041;法……”我兴致极高的说到。

    ***************************************************

    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稻富父子回到寝帐后禀退了所有侍从。

    “父亲,我今天的表?#21482;?#21487;?#22253;桑俊?#31291;富佑直看周围无人轻轻的问到。

    “嗯!”稻富直秀点了一下头。“你做的不错!看来诸星殿下?#38405;?#30340;印象很好,在这种新?#23665;?#26367;的时刻这非常重要!”

    “那我们……”稻富佑直还想问什么。

    “什么人?!”随着一声大喝稻富直秀一跃而起抽刀在手,稻富佑直也随着拔出了佩刀紧张的盯着门口。

    一个身影幽灵般的出现在了那儿。“来杀你们的人!”接着屋中闪过了两道银光。
冒险丛林怎么玩
11选5最新胆拖价格表 龙江麻将下载免费 时时彩稳赚 计划正版 重庆时时生肖彩三星走势图 2013火热网络捕鱼游戏 重庆肘时彩开奖历史 安徽快三直播 qq游戏大厅qq麻将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30期 新快3开奖官网 打龙虎技巧 重庆时时 彩票双色球蓝球选号方法 重庆时时升降图 345千炮捕鱼 河北11选5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