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25、“左倾”的代价(上)
向浜松过来的时候走得就很快,现在返回伊奈就更是迅捷。但这次的行动搞得像现在这样慌张失措,其主要原因还是在我!

    我在三河、远江当然?#26143;?#25253;网,如果我说没有你也不可能相信!说起来我当然不会对“老乌龟”放松警惕,但他们都是一些“地下潜伏”人员,监视范围侧重于政治、经济以及军事布防、主要人际关系等等。他们不是战场侦查人员,也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而且他们的信息渠道中也没有直接和我的部队联系这一条。之所以没有让真正的忍者过来我也有自己的顾虑,他们的大量活动不可能不被德川家康发觉,这反而可能过早的引起麻烦!

    我原来并没有想到会被织田信长打发到这里来,所?#22253;?#25490;的战场侦测忍者早就提前进入了近江和越前。一接到命令我就日夜兼程的赶了过来,就算是忍者的脚程再快也不可能在骑兵之前完全准备好!这就使我一下子“麻了爪?#20445;?#29616;在居然连基本的战场态势都无法掌握了,不但直到现在才知道三方原战役的爆发,居然还在路上和佐久间信盛他们错了过去!这样的错误极有可能致命,忍者系统还有进一步改进的必要。

    到了下午5点我们赶了一半的?#28902;蹋?#23601;在我想松一口气的时候“麻?#22330;?#21364;来了!

    “主公!”在前面开道的岛胜猛派来了一个传令兵,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21834;?#21069;面的道路被武田军堵住了,看样子大?#21152;?000人!”

    “这么快?!”我对于武田军的“神速”深感震惊,更可虑的是他们已经有了准备。“过去看看!”我郁闷的领先向前驰去。

    一行人来到前面看到了正焦虑不安的岛胜猛,不用他说我们自己就看清了面临的形势。在我们正前方大约700米的路口上,密密麻麻排列着大量整齐严密的长枪足轻,仅仅?#33268;?#19968;看,就知道不是以前常见的那?#30452;?#27665;式的军队。大红色衮边的皮?#20303;?#25252;腿、小竹笠,背后迎风招展着红地黄色的“武田菱”?#31185;歟?#25163;中闪着寒光的长枪排成一排指向我们。这并不是凑合事的竹枪,而全都是专门对付骑兵的加重拒马枪!更为令?#35828;?#24551;的是他们的气势,整支部队没有一点儿声音,也不见丝毫波动,如果不是?#28508;?#20919;的眼神充满杀气,我真会以为那只是一群塑像而已!

    “怎么会这样?#20426;?#25105;放下望远?#23707;?#24680;的说到。“他们不是上午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吗?我怎么丝?#37327;?#19981;出来这种迹象!”

    “主公!”岛胜猛等不及我的“感慨”发完,就焦急的催促道:“这支武田军?#28909;?#22312;此布防,显然是已经获悉了我军行迹,随后必将有大军前来支援。主公如果不早作决断,我等此番就难以脱离?#35828;?#20102;!”

    “嗯……”我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毕竟也打了这么多年仗了!可用骑兵去冲击严阵以待的长枪足轻,而?#19968;?#26159;如此精锐的长枪足轻,我真是感到胆战心惊。可不冲又能怎么办?绕路吗??#28909;?#36825;支部队能够挡在这里,?#28508;?#30340;道路也未见得就太平!一旦绕?#36820;?#35823;时间,说不定就会被武田军的主力追上,那可真就万劫不复了!其实只要以骑兵分成小队用标枪攻击,此阵并不难破,可我?#19997;?#26368;缺的就是时间,必须早下决心了。“能看出对面的武将是谁吗?#20426;?#25105;的心里?#23707;?#30528;一丝希望,要是碰上迹部资胜这样的?#19968;?#25110;许能够摆脱危局。

    “看旗号应该是保科正俊!”

    “啊~!”岛胜猛一句话打破了我的期望,怎么就遇到这位“枪弹正”了!面对这样一支由专家训练出来的部队,一旦硬攻……“我们掉头向?#24076;?#32469;过去!”我还是选择了避让,这支“甲骑?#31508;?#25105;的心血,难以忍心让它遭受巨大的损失。

    “是!”岛胜猛马上就传达了命令,这个时候任何命令都没有?#33268;?#30340;余地。“全军调头后队改前队,向……”

    “主公快看!”就在部队迅速转换着?#26377;?#30340;时候,身边的一个近卫旗?#23601;?#28982;一边拉我一边指着后面大?#23567;?#39034;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滚滚征尘当中一支数百人的骑兵卷地而来!

    一水红色的盔甲,一水棕红色的战马,一水印着“武田菱”的火红色?#31185;歟?#27491;是闻名天下的武田“赤备?#20445;?#38634;亮的长太刀在夕阳的映照下幻化成一片银白的光?#21361;?#20313;辉中竟有几分苍凉的美感!据说红色会使人的精神进入亢奋状态,面对眼前的这番景色?#24908;?#39532;上就会进入嗜血的狂热。

    “?#20303; ?#30001;于对面折射的反光过于刺眼,我本能的回头眨了一下眼,却猛然发现原本在正面列阵的保科正俊部正在缓缓向前推进。猛然间!一年前出石城合战时的情景闪入脑海。如果骑兵被缠住而失去冲击力,哪怕是这支阻挡的部队比自己实力弱很多,那么一但在外围又再被长枪部?#28216;?#20303;攻击,等待他们的几乎就是注定了的毁灭!

    “主公!”岛胜猛显然也发现陷入了这?#27835;?#24613;的境地,抓住我的马缰大声喝道:?#21834;?#21518;退已经来不及了,唯今之计只有奋勇向前!抱必死之心,或许还可?#32972;?#19968;条生路!”

    “那……好吧!”我艰难的答应了一声。以我2000甲骑要想冲破前面占据地利的2000长枪足轻,并击溃后面的这大约500“赤备”应该说还是能够办到的!只要是武田军主力不突然出现,我的力量在抵消敌军的地利后还是存在微弱的优势。可正是由于不掌握武田主力这个变数,所以时间就变成了一个关键的因素!这使我失去了转换腾挪的机会,?#25165;?#30828;之后巨大的伤亡看来是无法避免了!

    “岛大人保护主公先走,我去挡住后面的追兵!”新八郎将?#31181;小?#20462;罗之怒”一横大声喝到。

    “你……多加小心!”这个时候我难道还能说什么别的?

    “是!”新八郎一拉马缰座下“梦魇”?#24187;?#19968;声人立而起,随即一马当先向后面的那500武田赤备骑兵迎了上去,四名甲骑的小队长在岛胜猛在岛胜猛的示意下带着200骑紧随?#27996;蟆?br/>
    “听我号令!”岛胜猛将手中菊池枪向上一举,然后在空中画了个弧形下落指向前方。“?#31119;?#20914;!?#31508;?#19979;的1800名骑兵排成一个巨大的锥形向前冲去,每个人都端起盾牌掩住身体的主要部分,同时把马刀端在了身侧。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在一波“枪雨”后伴随着血腥的迸发碰撞倒了一起!我第一次见到直面我的骑兵冲击依旧镇定如常的军队,?#36335;?#36814;面而来的只是清风飞絮,身边的近百名(因为冲锋?#26377;?#19981;利投?#28291;?#25152;以没有发挥出标枪真正的威力。)战友被标枪射倒亦毫无所觉。他们只是稍稍抬高了长枪的位置,瞄准了那些罐头一样的骑?#20426;?br/>
    “咣当!”排在那个锥形尖端的骑士被刺落了马下,因为是第一个所以有十余把长枪挡在他的面前,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身侧的几个同伴得到了一个机会。在第一波的“接触”中,位?#31859;?#21069;面的70余个骑士落马。我紧抓着马?#30452;?#19978;了双眼,在这种骑兵集团的高速冲击中落马谁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锥形的“尖”被磨去了,变成了一个半球形,但整团却撞进了长枪军阵当中,踏着同伴们的身体!骑兵这?#31508;?#21435;了它的冲击力,而严密的“枪阵”也被破坏了。

    由于步兵目标的“渺小”?#25512;?#20853;阵面的变宽,不少人和马及马上的骑士都混杂在了一起。相互挤压的“亲密?#31508;?#38271;枪变成了无用的累?#31119;?#39532;上的骑士随手一刀就带起了一片血光。武田军的士兵到底训练有素,很多人都抛下了长枪拔出了匕首(一般足轻并没有打刀这种装?#31119;?#20294;这?#27835;?#22120;因为够不着高处,对骑兵的重甲伤害依旧微乎其微。

    但外围的长枪足轻对于已经停下来的骑兵绝对是场噩?#21361;?#25163;起枪落之下随时都有人落马,所差的只是因为数量不足还不能形成包围。

    “不要纠缠,向前冲出去!”岛胜猛?#24187;?#22823;叫一边催马到了队列的最前面,挥手一枪挑飞了一个“挡道”的武田军士兵。远江的地形介乎于平原与丘陵之间,几乎没有过于险要的地形。就像这个路口也是相当的宽阔,武田军虽然全部挡住但军阵的纵深却略显单薄。岛胜猛非常清楚我们?#19997;?#24182;不是要消灭这支敌人,一旦拖延下去被武田军主力赶上就完了。

    “有我保科正俊在此,尔等哪里走!”就在岛胜猛刚刚打开一个小缺口的时候,一员黑盔黑甲手?#31181;?#26538;的武田大将挡在了他的面前。随着他身后百余名士兵的投入,缺口再次被堵上了。

    “找死!”岛胜猛双目尽赤一枪刺了过去,此时他没?#34892;?#24773;?#25237;?#26041;再费什么?#21834;?#29983;死之机转瞬就会逆转,他这一枪拼尽了全力。

    “嗨!”保科正俊一声断喝挺枪相迎,兵刃相交带起了一溜火星。他不愧是枪法高手,朱枪盘旋一搅守中带攻。

    “死吧!”岛胜猛手中菊池枪已被对手缠住,一时脱身不得。他明白对方的武艺与自己相去不远,要想速胜只有突出“奇?#23567;薄?#20511;着长枪去势一踢马腹贴了上去,一低头前额全力撞上了保科正俊的胸口。

    “啊!”保科正俊万万想不到他会有此一手,身体后仰一下子被撞落马下。手中朱枪也远远的飞了出去,被岛胜猛跟上来当胸一枪钉死在地上。

    “保科正俊已经讨死,尔?#20154;?#25105;奋勇向前!”岛胜猛挥枪向前喝到,武田军士兵们一愣之下?#31185;?#24320;始出现松动。

    “我保科正秀现在接替指?#28216;?#32622;……”这时一员同样黑盔黑甲手?#31181;?#26538;的武将窜了出来,样貌极?#31080;?#31185;正俊,只是看来还不到20岁。“今日即便只剩最后一人,也要把诸星清?#31995;?#22312;?#35828;兀?#20026;了战死的正俊大人,也为了不坠我等?#23383;?#30007;儿的威名!”在他的激励下,武田军再?#25105;园儔队?#27668;杀了过来……
冒险丛林怎么玩
北京pk赛车前2和值心得 金鲨银鲨飞禽走兽48倍 霸气赚钱团队名字 快乐12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 菲律宾网赌ag的秘密 pk10牛牛预测 两元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彩票开奖代码 彩彩票走势图 彩吧助手 人人娱乐怎么赚钱 计划无神北京pk10软件 北京pk10怎么玩稳赚 黑龙江省今天11选5走势图 怎样赚钱自由 青海快3走势图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