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68、人与人(上)
松永久秀这个人也是个充满矛盾的人,我对他一直不能够十分理解,甚至更有甚于织田信长。?#27704;?#21490;上的大趋势来看,他似乎一直与阴谋与背叛联系在一起,既背叛主君?#30452;?#21467;同伙。

    这样的屡次靠出卖起家的人按说应该具有非常强烈把握时机的本能,至少他的前半生是这个样子的。可自从他归顺了织田信长之后,能力的发挥却是大失水准。他总是在该反的时候不反,明显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又反了,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他“阴谋家”的头衔是否?#34892;?#21517;不?#31508;怠?#19981;过更令人费解的是他与织田信长的关系,残暴的信长居然对他宽容到了软弱可欺的地步,对比之下许多人都不得不为德川信康大抱委屈!

    作为松永久秀这样的人自然不应该再提什么气节,可是最后那揣着“平蜘蛛”自爆的死法却绝对够“刚性”!“英雄”面对屠刀成为叛徒的例子不在少数,可叛徒是否也能……这个问题还真不是我这颗简单的头?#38405;?#25630;清楚的!

    就算搞不清楚也得进兵,在作战上我是不怕他的。不过松永久秀虽然举起了反叛的大旗但是行动却并不主动,因而我也没有着急,而是先率军进入了京都。在来之前我得到了织田信长的指示:为了显示这次行动的正式性,因此要带上一两个公卿随军!

    在北陆的征战我的部队已经相当疲劳,反正联络朝廷也需要一段时间,我决定借此修整几天。

    “您有必要去得这么早吗?”看着我已经把装束整理停当,莺?#34892;?#22855;怪的问我。屋角的时钟显示刚过早上?#35828;悖?#19968;般情况下公卿们是不会起得这么早的。

    “去得早些还显得郑重,毕竟近卫阁下可是关白!”我最后整了整腰带,笑着回答到。

    让哪个公卿去原?#20037;?#20160;么差别,所不同的只是品级上的高下,这个问题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这就表明我这次行动的一个档次。我无意过?#26085;叛錚?#20294;也不能驳了织田信长的面子,所以一切还是按正常渠道来吧!我没有独?#36234;?#35265;天皇的资格,近卫前久就代表朝廷了。

    “对了!”我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27721;?#38463;雪交代道:“见完近卫阁下后我?#23835;?#27491;?#26368;?#38401;下那里,中午你们就自己吃饭吧!”

    “是!”莺答应了一声后又对我奇怪地问道:“您来得那天不是已经去拜访过他了吗?这?#21355;?#24212;是他来回访才对呀!”

    “何必分得那么清楚,?#34892;?#20107;在他那里谈也比在咱们这儿方便!”我笑答了一句就走出了屋子,感觉一阵神清气爽身体轻快。今天我穿得是一身华丽的武士服,对土豪可以装公卿,见了正牌的公卿我还是武士。

    在跨院的月亮门洞里,我看见了正等候在那里的后藤又兵卫,他拿着一些必备的东西准备侍侯?#39029;?#38376;。

    “哦……”我愣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19978;?#20102;想后还是停住了脚步。“你给你的父亲?#22836;?#20449;过去吧!这次主公采取了宽大的政策,对于迷途知返的人不会过于追究。”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知道他父亲也参加别所长治的叛乱,而且也知道别所长治准备鱼死网破了。

    “?#34892;?#20027;公和大殿的恩典,我已经写信去了!”他躹了个躬后满怀感激地说到。

    “哦?”我?#34892;?#24847;外,没想到他这么果断。

    “我对父亲说了我在主公这里的情况,而且对他说……”他没有抬起头来,因而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声音很平静。“我?#34900;?#20027;公您是?#31508;?#31532;一豪杰,有织田家在您会愈加?#36865;?#32455;田家不存在了您也会威震天下!我跟随主公将来会干出一番事?#36947;?#30340;,请他放心不要挂念,?#36824;?#21435;做他该做得事情……”

    “你……你这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毕竟是父子亲情,毕竟是血浓于水,我虽然能够理解但绝对作不出来。“有这个必要吗?”好半天后我才?#23454;健?br/>
    “也许您?#27704;?#27809;有把别所长治殿下看得多么重要,但我毕竟是在三木城长大的,对于他还有一定的了解!”终于直接提到了自己家?#26469;?#20365;奉的主公,后藤又兵卫?#24187;庥行?#24779;惜。“在主公您来讲,别所殿下或许?#34892;?#26412;事、?#34892;?#37326;心,这在这个乱世里算不上什么罪过,?#38405;?#20063;产生不了多少影响。可常年的相处我却知道:别所殿下虽然有野心却并不狂妄,对于形势还是能够看得清的!当年织田大殿甫一入京,他?#22242;?#26469;了道贺的使者,这点很多人?#35760;?#26970;。至于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已经很难说清孰是孰非,但至少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在他的身上。对于某些人的作法您自有明鉴,不需要我多嘴,我只是想说时至今日已经回不?#29467;?#20102;。家父作为别所家的?#39029;跡?#22312;这种情况下也不能舍弃自己的主公!”

    “你说得不错,也许这就是‘义理’吧!”我仰天长叹了一声,心中感到一阵虚无飘渺。“当年在我还不是武士的时候,就?#34892;?#22810;人对我提到过这种东西。可一直到了今天,我想还是没能完全弄懂它。似乎每个高尚的武士都执着地?#36153;?#30528;它,而它呢!?#37096;梢越?#20154;生,或者叫人死。可它究竟是什么呢?仅仅是儒家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吗?好像也不完全是这样的!”

    “请恕臣卤钝,主公?#24187;?#30333;的事情臣自然也不可能明白!”这时后藤又兵卫突然抬起了头,我这时才看到他已经是满面泪痕。“其实属下窃以为:‘义理’这种东西在每个人心里都是存在的,不管他是高尚还是奸邪。它也没有必要?#36824;?#20197;多么高尚的借口,只要是心中不会考虑后果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你的‘义理’了!”

    “这么解释‘义理’……倒真是新颖得很!”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知道岛胜猛会不?#23835;?#21516;这样的看法。“那你今后有其他的什?#21019;?#31639;吗?”我又?#23454;健?br/>
    “回禀主公,我是一个诸星?#39029;跡 ?#21518;藤又兵卫回答到。

    我看着他的?#24120;?#21448;更加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的面容是坚定的,他的眼睛是清澈的,在那里面?#20063;?#21040;任何的疑惑与动摇,看到这样的眼神可以使人的心灵迅速安定。

    这样的表情和眼神我非常熟悉,之所?#38405;?#26377;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有无数这样的武士在支撑着我的这份基业。什么叫封建制度?就是因为一?#37117;?#22823;小封建主们的隶属?#25509;?#20851;系。在这条通道顺畅时,就是迅速的扩张?#22242;蛘停?#23601;像是生物学中的细胞分裂一样。但只要稍有不慎?#22836;?#32437;,这些分裂出来的“细胞”?#37096;?#33021;变成扩撒的肿瘤,速度同样迅猛。任?#25105;?#20010;封建势力打天下时或许还能隐藏下矛盾,作到众志成城。要是安逸的江山坐久了……

    “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这次的事件不会株连过广!”我转过了身继续向外院走去,后藤又兵卫默默地跟在我的后面。“就算以后还有什么‘后话’,我也会替你应付过去的!”

    “是,谢主公恩德!”他感激地说到。

    “其实如果愿意的话……”我忽然又想到。“你的其他家人?#37096;?#20197;迁过来。我听说遵照主公的指示已经下达了《恩赦令》,所以这一路上也不会受到什么留难!”

    “我也把这个情况告诉家里了,一切看父亲的决定吧!”

    “好吧!”我作得也只能是这样了,织田信长最近的宽容并不等于他就不再疑心。恰恰相反,对于处理近畿事务一应方式的?#35851;洌?#21453;而说明他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据我看上?#35760;?#20449;这次的事件对他震动很大,他开始锁定对自己有威胁的“重点目标”了。

    “主公!”在大门的内侧,樱井佐吉和石河贞友并列站在卫队的前面,伊木半七则把我的战马拉了过来。他们天刚亮时就已经开始等在那里,一个大名要出门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般在京都的活动我都是坐牛拉宫车的,明确以武将身份进行公开的活动还是应该骑马,就是仪仗?#28216;?#20063;要显示出武家的身份。这次我是请令出征的一方统帅,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这次军事行动的严肃性和正式性,所以也就更加的不能马虎。据说在几百年前,另一位伊予守?#22836;?#36807;类似的错误。

    “又兵卫……”我的脚已经踏上了马镫又拿了下来,回身叫过了后藤又兵卫。

    “是!”他立时紧走几步来到我的面前。

    “这次拜见近卫大人虽然是以出征武将的身份,可也不能显得过于飞扬?#21709;瑁 ?#25105;对他?#24895;?#36947;:“我由樱井佐吉一个人护卫前往,你和半七、贞友就不要去了!”

    ?#30333;?#21629;!”他躬身回答。

    “嗯……”见他神色如常我非常满意,这个年纪能够做到宠辱不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我回头会直接从近卫阁下府上去正?#26368;?#38401;下那里,你就先把我昨晚准备好的东西送过去。另外再对他说我……”我非常详细地交代了一些事情,他边听边不住地点头。
冒险丛林怎么玩
时时彩后三万能码复式 网络捕鱼假日下载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 宁夏十一选五奖号码 阿晨说电子游戏 刺激战场ag俱乐部招人 玩客云怎么回收赚钱吗 手机买彩票app 梅花糕赚钱嘛 单双倍投为什么会亏 浙江时时彩11选五 安装app 福彩3d独胆王预测专家 大小单双微信群 抢21游戏规则 棋牌游戏破解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