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41、兄弟之份(下)
    虽然德川家康一再的热情挽留,但是大军还是只在浜松停留了一天,虽说缓缓而行有利于声威的扩散,可毕竟不可能这么一直走下去,这一路上还有几十座城池呢!

    德川家康把自己麾下的部队和豪族?#35760;?#25955;了,只带着几十个人随织田信长进京。这是作为织田家最?#39029;?#30431;友应得的一份权力,去分享这将会被永?#20040;?#39042;的荣耀。

    永禄8年的?#19979;澹?#21482;能说明织田信长占得了?#28982;?#37027;时全天下不次于他的力量还不知有多少;长筱之战也是一个坎,正式确立了织田家势压群雄的领导地位;今天随着上?#35760;?#20449;之死和武田家的灭亡,一切都变得清晰明了了起来,织田势力弥漫于整个日本,笼罩在每个或大或小的大名头上。或许今天依旧有人不遵从织田信长的号令,但这种行为即便是他们自己的?#39029;家不崛?#20026;是无比愚蠢的举动。不是这样嘛?就连最北面的最上和伊达家,也派来了带着礼物的谦卑使者。

    一天之后我们进入了三河,休息了一宿之后又走了一天,然后就到到达了冈崎。与刚刚兴旺起来的浜松不同,冈崎是德川家经营数代的巢穴,并以此为?#34892;?#32479;治着西三河的广大地区。松平清康当年在这里的时候,甚至给予织田信秀极大的压力。

    这是在德川领地内的最后一站,因而早已通知人作好了一番布置。可是在进入城门时?#20174;?#21040;了一点他事先没有想到的“小意外?#20445;?#22240;而情绪稍稍显得?#34892;?#26292;躁。

    “你怎么在这里?”德川家康的微微皱起了眉头,左眉尖还轻轻地跳动了两下。他似乎从没非常严厉的大声嚷嚷过,至少我没有见到过,因而这?#24544;?#27785;略带冰冷的声音就应?#30431;?#26159;表达了一种极度的?#26143;欏?br/>
    “是!父亲……”于义丸站在冈崎城的城门下,单薄的身体给人一种孤零零的感觉。堂堂德川家的长子身后却并没有几个随从,要不是年?#27996;?#39640;矮的问题,他似乎和一边的冈崎总管并没有什么不同。“听?#30340;?#21644;内府殿下今日驾临,因而儿臣特来迎候。这也是刚刚才到,还并未进城!”他非常会说话,懂得怎样能最大限度地表达清楚对方想听的意思,这也许就是长期处在逆境环境?#34892;?#25104;的自我保护意识。

    于义丸和茶茶订了婚,?#34850;?#23601;应?#30431;?#20316;是织田家的人质了,?#36824;?#32455;田信长却给了他相当宽松的政策,只要一年中有一半住在安土就行了,其他时间可以回家居住。?#36824;?#32455;田信长的这个“恩典?#20445;?#21364;给了德川家康添了不小的麻烦。

    作为现在德川家的长子和织田家的女婿,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像当年的德川信康,就是坐镇冈崎统辖西三河,这在德川家仅有两国的情况下可是非常了得的事情。现在德川家康自然是不可能给于义丸这个政策,虽然还有于义丸并未元服这个借口,但要是太刻薄在织田信长面子上也?#32531;每矗?#21453;复权衡之下只好把他安置在了小城足助,忍者的情报讲这对父子一年也就见个三四次面。

    “你……来得非常好,快给织田内府和诸位殿下见礼!”德川家康极快地掩饰了他真实的情绪,一来他本身就不常表露真实的情绪,二来是这里的场合也?#32531;?#36866;。

    “免了,免了!”织田信长已经跳下了战马,上来一把抓住于义丸的左臂,将他已经弯下去的身子拎了起来。“小子,跟我不必?#25512;?#20320;这样的晚辈又不是在正式的朝堂上,何必做得那么中规中矩。来……”说着他回首?#32456;?#36807;了织田信忠。“你们原是认识的,而且以兄弟之份也不需要过多的客?#20303;?#23558;来安定天下还需要你?#20999;?#21147;同心,赤诚相待才是兴旺之道!”接着又是一番彼此的热闹。

    德川家康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和进行,强颜欢笑当中流露着深深的无奈,原本一个?#32479;?#21435;作人质的儿子却意外的得到了强大的政治?#26102;荊?#36825;世间的事谁说得清楚呢?“还是赶快进城吧!酒宴已经备下了……”他只得用这种方式影响一下事情的进程。

    冈崎城的筵席比浜松不渝多让,但是德川家康的心情确实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自己最不得意甚至是十分?#24605;?#30340;儿子坐在身边,可?#32456;?#19981;到改变这一现状的办法。现在的情况是“客大欺主?#20445;?#24182;且这些客人很?#34892;?#35802;心招人讨厌的意思。

    “于义丸少年老成深得德川殿下精髓,我真是越看越?#19981;叮 ?#38543;着酒宴的升温织田信长兴致也是越来越高,与德川家康发青的?#25104;?#19981;同的是,他的?#25104;?#36234;来越红。“老实说我见过的后辈里,聪明的不少但这么沉稳的着实少见,于义丸这孩子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踏实。我看他隐隐约?#21152;?#38271;秀的影子,将来也一定是个可以处理天下政事的能臣,天下承平后就越发有用武之地了!”

    “全仗内府殿下提携了!”德川家康非常勉强地说到。

    “于义丸!”织田信长对着正在谨慎陪坐的于义丸叫到。“你生为庶出,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将来如果你的弟弟作了德川家督,你愿意心甘情?#29238;?#20304;他吗?”

    “于义丸一定竭尽人臣之道!”于义丸立刻伏地回答,想来这套?#21183;絞笔?#28436;练得极熟的。

    “对了,忠兵卫!”织田信长忽然一拍脑袋转向了我,心血来潮地问道:“你的那个二儿子叫龙王丸吧?我记?#30431;?#22909;像也是庶出,而且和于义丸差不多大!”

    “主公真是心无遗策,龙王丸是比于义丸殿下大一岁!”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所以也就没有多说。

    “青果、红果同枝所生,你不会没个打算吧!?#27605;?#25105;点头时他的?#24050;?#39134;快地眨了一下,嘴角还微微一抽。

    “原来如此!”见到他的这个表情我立刻恍然大悟,看来是需要我?#27996;?#20182;一下。这种事我自然是乐于相助,何况这也是我早就有了的想法。“龙王丸这孩子?#36824;?#32487;到了波多野家,当初为了?#31181;?#37027;些新归降势力,领地是被大大削减了的。他的母亲虽是侧室,但在我刚刚成为武士时就开?#20960;?#38543;在我的身边,这些年来很是受了许多的苦。再说因为她的操劳孩子生下来时身体就不是很好,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觉得对不起他们!”

    “有功,有材,就应该得到报偿,其他的事情并不要那么在意!”织田信长将?#31080;?#22312;桌子上重重一顿,溅出的酒液沾到了他的身上,环视一周作出义正词严的表?#23613;!安?#22842;野家过去的事情早就已经风liu云散,现在也无需那么忌讳。丹波的守护权我已经全权交给了你,怎么作全是你个人的事情!”

    “主公如?#39042;?#24676;是我们作?#39029;?#30340;福份,原来我还一直惧人议论呢!”我“感激”地对织田信长说到,同时用余光注意着德川家康的表情。“因为近年来对于纪伊和四国的征伐,丹波的豪族?#23548;?#19978;已经迁走了很多,而且在多次战争中原波多野重臣在作战中勇武建功,适当的也应该给予补偿。微臣考虑在龙王丸元服的时候,把波夺野家领地增加到二十万石。主公您以为如何?”

    “你这个想法不错,我没有丝毫意见!”织田信长欣慰地连连点头。

    “其实微臣还想……”注意到德川家康?#34892;?#21464;瘪的嘴角,我忽然又是灵机一动。借着织田信长的兴头,我不妨再猛推德川家康一把。“龙王丸这孩?#28216;?#33402;确实一般,但是学业上却也不落人后。如主公所说,天下平定后的头等大事就是?#21355;?#22320;方,造就一个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微臣还想把丹波的守护,让给龙王丸!”

    “哗啦!?#27605;?#38388;产生了一阵波动,我的这个举措绝对足以引起一场小小的震动。在中古时代的日本,对于氏族的重视更甚于血缘,把本家的守护权让渡给别的姓氏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虽然把自己的儿子过继出去的也不少,但那绝对都是为了从那边得到些什么。也就是我的本?#20351;?#24565;才作出这样的决定,可在别人眼里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了。

    “这才是我织田家大公无私的样子,用这样的胸襟去?#21355;?#22825;下何愁不?#31119; ?#32455;田信长大为兴奋的一拍桌子,在他看来我作出这样的“牺牲”完全是为了?#27996;?#20182;的意思。而且此举也是实实在在的证明,诸星家对天下并无任?#25105;?#24515;。“能有你们这样的?#39029;己团?#21451;是我信长的?#20197;耍?#25105;绝对不会厚此薄彼。两年之后于义丸和龙王丸一起元服,我将亲自为他们主持并向朝廷申请官职。德川殿下,您认为如何?”他回手又把?#21543;?#23376;”套在了德川家康的脖子上。

    “这……但凭内府殿下安排!”德川家康的嘴里此刻有一副再苦?#36824;?#30340;“中药?#20445;?#20247;目睽睽之下他还吐不出来。

    织田信长事事拿我比着,显然是逼着他给于义丸一份充裕的家业。可眼下他手里的三国哪个都给不出去,不?#24187;?#20020;的就是整个德川家的?#30452;?#31163;析。

    “德川殿下我自是极为信任,?#20040;躋不?#30475;在我这个亲家的面子?#19979;錚 ?#32455;田信长紧紧盯着德川家康的?#24120;?#31471;着?#31080;?#21704;哈笑了起来。
冒险丛林怎么玩
广东快乐十分彩乐乐 永利官网8 新快3江苏 258彩票网app 快乐十分app下载 时时彩5星直选稳赚 乐通老虎机手机游戏 福彩双色球85期开奖结果 贵州快3走势图带连线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 6肖中特 扑克游戏玩法 飞禽走兽财神机的技巧 北京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时时彩独胆稳赚 学校周边周六周天干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