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战国福星大事记 > 正文 100、进行中的赛跑(上)
天正九年(1581)的六月,看来又是一个平淡的月份,虽然还差几天没有过完,但是看样子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情了。不过之前的几个月倒是着实忙乱了一番,现在来歇歇这么一段倒也是不是件坏事。我此刻已经不在筑前了,而是率领诸星——大友——北九州联军八万之众,驻扎在日向南部的崇山峻岭当中。

    平户的风暴没有给我造成什么风险,甚至连虚惊都谈不上,不过因为虎千代突如其来的那一枪,把所有线索都打断了。事后经过伴长信和小梅因赫尔(传教)的双重折磨,被俘的虾兵蟹将交代:他们被几个我的“仇家”雇佣前来报仇,至于对方的身份他们并不清楚,只是说是一个身材瘦消的武士,那两个最后死掉的?#19968;?#20063;是他派来的!

    这样的结果虽不能?#33804;?#28385;意但也就到头了,经新八郎、石川忠纲、伴长信三个证实,那两个人使用的是九州的武艺,这和俘虏们九州口音的口供也对得上。我还是没有和那几个对头对上号,谁都像谁又都含糊!

    我由平户回到筑前后不久,对毛利家的战争就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在忍者的潜入之下一座城池被突破了,防御的链条猛然断开。最要命的是这个漏洞直接导致了海上补给线的被切断,滞留筑前的12000人成了孤军。

    “猴子”派来羽柴秀长出面调停,虽然他自?#27721;?#26612;田胜家的战事进行到了紧要关头。这既是为自己的盟友保存有生力量,又是在对我的态度进行试探,如果我要是一意孤行废掉这支毛利家的人马,只怕他的心里也就有数了。

    经过反?#27492;?#32771;之后我决定给他这个“面子?#20445;?#19981;过却也不能坐失眼前的机会,条件明确而且简单:毛利家交出五万贯战争赔款和辖下各路水军的七百余条船只!毛利家虽说肉疼欲死,但为了12000名将士的生命又不得不答应。

    除了挑出一百七十余条最新最好的战船赏赐给九鬼嘉隆之外,我命令把其余的船只统统拖到了筑前志贺岛的海滩上。望着那熊熊燃起的大火我满?#21335;?#24742;,此后三年之内九州与四国再不可能遭到来自本州的攻击了,而我也不可能再给他们准备三年的时间。

    没了水军的毛利家再没什么可担心的,我遂率大军南下讨伐岛津,仅在?#26159;啊?#31569;前、丰前三国留下了2000人防守。?#28909;?#24050;经全无后顾之忧,我可?#22253;?#23433;?#30007;?#22320;和岛津兄弟“?#33268;邸?#20123;问题了。

    岛津义?#20204;?#29575;25000兵马前来抵挡,分兵驻守堵住了日向至肥后一线所有的山间通道,每一个?#28508;?#37117;驻有足够多的部队,看来他也是想学习吉川元春的作法。不过还不止此,岛津岁久坐镇内城防御着大隅和萨摩的海面。虽然以他的兵力已经不可能作到御敌于国门之外,但是?#23454;?#30340;内迁人口,还是可?#22253;?#30331;陆敌军的侵害降低到最小,看来是上次我那次不成功的两栖登陆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震撼。

    不过我也并没有打算故技重施,同样没有彻底毁灭掉岛津家的打算,但是为了彻底打掉岛津家的气焰,我要给他们造成一系列打击,同时打垮所有九州人的骄傲,让他?#21069;?#23433;?#30007;?#25509;受我这个外来人的统治。

    在崇山峻岭的每一座险关隘口外面,都有我一支数量上绝对优势的部队在伺机进攻,忍军和忍者的各种袭扰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以致岛津军每天过的都是枕戈待旦的日子。我自己也来到了?#21307;?#22478;下,岛津义?#20040;?#21051;就在城里面。

    除此之外我命令刚刚得到补充的九鬼嘉隆干起了他的本行,五百多条船散开在大隅、萨摩外海进行骚扰,同时还切断了岛津家一切的对外联系。原本岛津岁久还打算出动水军予以反击,但在?#22351;?#22312;外海的诸星铁甲舰教训了一顿后,也就再也不声不响了。

    在日本水军和海盗这两个词基本是通用的,九鬼嘉隆在我的直接授意下恢复了绿?#30452;?#33394;,小至几十大到上千人的熊?#20843;?#20891;几乎每天都要光顾萨摩和大隅,有时甚至上岸深入数十里远。他们这些人不光抢走各种财物,烧毁的除了房屋之外还有田里的庄稼。

    岛津家的粮食储备在?#20013;?#30340;减少当中,我每天都在计算着他们还能坚持多长的时间。所以我一点而都不着?#20445;?#20063;更加有精力关注一下别的事情。

    我此刻就悠闲地坐在自己的大帐里,手里翻着一本厚厚的“书”。合上“书”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是看完了。编纂这些东西的人真是缺乏艺术性,居然写出了这么多如此乏味的东西,看来以后应该给他?#21069;?#19968;个写作培训班。

    我站起来踱到大帐的门口,抬头着山峰和林木掩映间的?#21307;?#22478;,老实说这里的景致真是不错,如果我会画?#31361;?#30340;话一定会把它画下来。不过刚才那本“书”的影响还没有消除,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满是那里面的东西。别看厚厚的那么一摞,但归根起来却很简单:继明?#26538;?#31168;之后,柴田胜家也死了!

    可能柴田胜家到死也没能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论实力柴田胜家要胜过羽柴秀吉,但是不知怎么竟然一败涂地不可?#24080;埃?#19981;要?#30340;?#24378;大的同盟力量,就是他自己的力量似乎也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羽柴秀吉引两万精兵猛攻柴田胜家,胜家的养子胜丰因与胜家的爱将佐久间盛政不和,投向羽柴一方并交出了守备的长滨城。柴田胜家仓促之间率领两万七千人前往迎战,在越前和北近江的交界处与羽柴军相遇。

    初次交战因为兵力上的优势柴田军略站上风,但是就在战斗进入到第三天双方筋疲力尽?#20445;?#20013;川清秀、高山重友、桑山重晴、筒井?#22478;?#29575;军一万三千生力军加入羽柴一方。霎时间强弱逆转,柴田军一败涂地,大将佐久间盛政、不破胜光、德山秀现、山路将监均战死,柴田胜家仅带不足三千人逃回北之庄城。羽柴秀吉以十几倍的优?#31080;?#21147;展开最后的攻击,北之庄城落,柴田胜家自尽。

    这一战中羽柴秀吉的?#34987;?#25484;握?#20204;?#21040;?#20040;Γ?#21069;后仅用了12天就彻底解决了问题。柴田胜家的力量并没有来得及调动,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31508;?#21069;田利家和金森长近因为正在和被柴田胜家启用的佐佐成政闹领地纠纷,所以并没有出兵参战?#20250;?#22496;的织田信孝倒是想出兵帮助,不过他自己也遭到了尾张的织田信雄攻击?#22351;?#24029;家康?#31508;?#27491;忙着吞并明?#26538;?#31168;遗留下来的甲斐、?#25490;?#20004;国,只来得及以三千兵马进攻尾张,虽然因织田信雄不在而很快占领了尾张半国,但是时间上也已经不赶趟了;北伊势的泷川一益和他的情况差不多,也是刚刚打到尾张;至于说到北条和上杉,可能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呢!

    柴田胜家和“猴子”都给池田恒兴去了信,但是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丹羽长秀倒是在病中派出调停的使者,可是在“猴子”刻意的耽搁中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据说听到柴田胜家的死讯后,丹羽长秀连着吐了两口血,病情益发的恶化了。

    “猴子”到了这个地步自然不会?#24080;鄭?#22234;禁了织田信孝并自己控制了南近江,理由是织田信孝勾结外敌图谋不轨,证据就是德川家康为了援助他而进攻了尾张。不过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公无私?#20445;?#20182;旋即又把织田信孝交给了信雄看押。

    前田利家、金森长近还有其他一些人,肯定是对“猴子”的作为有一定看法的,但是面对上杉、北条、德川有可能联合进攻的局面,他们选择沉默了下来。更加上“猴子”再次驱逐佐佐成政等一些明显照顾他们利益的作法,织田旧领的东部地区在逐渐恢复平静当中。倒霉的还有泷川一益,他的领地被削减到了五千石。

    面对这?#24535;?#38754;德川家康不得不退出了尾张,但是和北条?#38505;?#32467;成了正式的同盟,上杉景胜和北条家的关系也在迅速修复当中。这个同盟已经可以动?#31508;?#19975;以上的兵力,他们密切注意着近畿情况的变化。

    这一切都是在之前的三个月中陆陆续续发生的,“猴子”?#36234;?#30079;新霸主的面目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尽管出于“谦虚”的原因他保持着低调,但在下面的动作可是一点儿也不慢。

    我扭头看了看摆在案头的那本“书?#20445;?#20043;所以这么厚是因为加上了许多分析和证据的说明。

    “猴子?#31508;?#20010;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但是黑田官兵卫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只能掌握七成,所以对于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还是不无担心。

    “主公,那份文件您看完了吗?”这时竹中半兵卫来了,是来问我?#38405;潜尽?#20070;”的看法了。

    “刚看完!”一想到这个问题我下意识地揉了揉太阳穴。“想?#21019;?#26102;‘猴子’已经开始准备对付我了,他进行得怎么样?”

    “还没有这么?#20445;?#29616;在他正在谋求大义的名份!”竹中半兵卫看出我的烦恼,就把语气放缓了些。“主公和柴田不能相比,此刻他还没有力量对付主公。据我估计他至少还需要三个月的准?#31119;?#37027;时才有可能做到他自认为的‘有把握’!”

    “为什么?”我继续揉着太阳穴。
冒险丛林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时时彩最准计划网站 乐透乐博论坛3d独胆 双色球带表走势图 真人赌钱提现手机游戏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 盈彩网真的能赚钱么 银河电玩城棋牌下载 双面盘彩票台倍率 精准36码特围心水 电脑单机捕鱼达人下载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来了攻略 七星彩抓规神器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