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011章 準備行動(萬更求訂閱)
    盡管覺得騙貓不合適……

    方平還是開口道:“貓兄,誅天劍借我用幾天,等我滅了三大界域之地,劍就還你。”

    蒼貓開始翻白眼!

    有事就貓兄,沒事就大貓!

    現在一聽稱呼,都不用去看貓世界,都知道騙子要干嘛了。

    “不借!”

    借了,那就有去無回了。

    斬神刀,借了,沒了。

    困天鈴,借了,沒了。

    石碑,借了,沒了!

    ……

    反正蒼貓發現,自從來了人間,自己的小寶庫,好東西越來越少了,真讓貓悲傷。

    蒼貓想走,方平一把抓住了貓尾巴。

    后方,力無奇看的膽戰心驚。

    沒眼看!

    蒼帝被人抓住了貓尾巴……這不會要殺牛滅口吧?

    真的不敢看了!

    力無奇急忙道:“人王大人,無事的話,小牛就先走了……”

    “行,記住,不許泄露蒼貓的事!”

    “不敢,絕對不敢!”

    力無奇驚恐萬分,我怎么敢!

    我恨不得離你們遠點,哪敢給自己招惹麻煩。

    力無奇那是跑的飛快,恨不得長了八條腿。

    方平也不管它,這牛……不敢泄密的。

    就算泄密了,現在的三界,真的有人敢來招惹蒼貓?

    它一走,方平開始蹂躪蒼貓的腦袋了,掐著它的大肥臉,笑的燦爛道:“貓兄,借用幾天,保證還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位老師,每次出劍,那都是崩碎了神兵。

    我家業再大,那也承受不起啊。

    我再有錢,最后還不是貓兄的,我欠你那么多神器,不得掙錢還你?

    現在敗家敗完了,哪有錢給貓兄買吃的買喝的買神器去……”

    “喵嗚!”

    蒼貓悲戚,我不信!

    “貓兄,你忍心看到人類損失慘重嗎?這些可都是負責給你制造貓糧的打工仔,我們人死多了,大家無心干活了,無心干活怎么制造大量的貓糧?

    你說你要存夠一萬年的貓糧,可沒人給你干活了,哪來的貓糧?

    貓兄,你想想,是不是這道理?”

    “喵嗚……有點道理……”

    蒼貓開始懷疑貓生了,說的真有道理,可是……和借誅天劍有必然關系嗎?

    “貓兄!”

    方平一臉無奈道:“借用一下而已,我方平不是那種借了不還的人!這次我準備讓李老師去盯著絕巔,他沒有誅天劍在手,必死無疑!貓兄,幫個忙吧!”

    三大界域之地,他會親自動手對付一家。

    剩下的兩家,他得讓人盯著,防止動靜太大,消息傳遞的快,被他們得知,開始跑路。

    一旦跑了,去了禁忌海,那就得小心被報復了!

    要不不做,做了……那就斬盡殺絕!

    三大帝尊既然敢出手,那就做好被滅的準備!

    滅了三大界域之地,外域再無絕巔,人類進入外域征戰,安全會大增。

    而且界域之地好東西也多,方平早就看上了。

    以前,那是搬不走。

    能搬走的時候,帝級還在,也不好無緣無故地去找茬。

    可現在……那就沒問題了!

    蒼貓也很悲傷,“騙子,本貓都快沒吃飯的餐具了,你又要借……這次不還貓,我就戳死你了!本貓告訴你,本貓說話那是算話的,一定會戳死你的!”

    “放心放心!”

    方平拍著胸口保證,蒼貓忽然無端端的悲傷起來。

    你越是保證,本貓越是不敢相信你!

    好傷心啊!

    蒼貓磨磨唧唧地將誅天劍遞給方平,又縮了縮爪子,真的舍不得。

    騙子不還了怎么辦?

    方平見它這副模樣,幾乎是連搶帶拽的,這才把誅天劍拿到了手上,笑的牙齒都露出來了。

    不過看蒼貓傷心的樣子,方平急忙安撫道:“放心,等人類贏了,我沒死,你以后吃啥喝啥,那都我負責了!”

    “大貓,以后我給你建個巨大無比的貓宮,要啥有啥!”

    “放心,我把你當兒子養,女兒養也行……”

    蒼貓狂翻白眼!

    總覺得被人占了便宜!

    這話……為何這么別扭呢?

    方平咧嘴笑,笑的燦爛。

    再次蹂躪了一下蒼貓的胖腦袋,這貓怎么越看越可愛呢,真是好貓啊!

    話說回來……

    方平摸著下巴道:“大貓,你是公貓吧?最近春天到了,需要我給你找個母貓嗎?”

    “喵嗚!”

    蒼貓生氣了,一尾巴拍來,拍的方平倒退幾步,哈哈大笑。

    蒼貓嘀咕一句,都拍不飛這家伙了,騙子變的越來越強了。

    可人類……變強了,有時候就變壞了。

    蒼貓懶洋洋地趴在地上,迎著朝陽,看著笑聲爽朗的方平,安靜了下來,好像有些回憶過去。

    也唯有此刻,才能在蒼貓眼神中看到一縷滄桑感。

    它不是小奶貓,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寵物貓。

    它是三界第一只貓!

    它也是三界如今年紀最大的生物!

    這一生,見的太多太多。

    見過太多太多的英雄豪杰,見過梟雄,見過霸主,見過皇者,見過的太多了,多的它封印了自己的記憶,不想去回憶那一切。

    和方平相遇,不過是這悠悠歲月中,不足為道的一抹記憶罷了。

    它曾和很多人接觸過,有人成功了,成功之后,忘乎所以,早已忘了初心。

    有人失敗了,失敗之后,絕望死去,只留下滿心的不甘和不忿。

    也有人……

    總之,這一生,長的讓它有些厭倦了。

    眼前的人,它也不知道未來如何。

    蒼貓瞇著大眼,看著方平,你會走向何方呢?

    見證了滄海化桑田,這三界萬余年來,并非沒人比方平更驚艷的。

    方平笑著笑著,低頭看向陽光下的蒼貓,看到了那一抹滄桑,忽然無端端的有些感觸,輕笑道:“大貓,要不別流浪三界了,吃百家飯還得跑路,多累,不如我養你吧?”

    這是一只流浪貓!

    混吃混喝,想過點輕松生活的貓。

    可世道,就是這么殘酷。

    哪怕它只是一只貓,可它也有煩惱。

    活的太長了!

    這是罪過!

    也許它的神器,只是它眼中微不足道的玩具,可有人想搶。

    也許它知道的戰法、秘密,只是這一生中的一點點綴,可有人想知道,想獲得,想逼問。

    包括它為何活的這么長,也許都有人一直在惦記著。

    “你養我?”

    蒼貓睜眼,胖臉糾結,掙扎道:“你……養不起本貓的!本貓要吃好多好多的,要睡好久好久的……一覺醒了……也許你就死了。”

    蒼貓說的傷感,忽然起身離去。

    是的,一覺醒了,你就死了。

    干嘛要主人!

    妖族無情……可本貓不是妖的。

    醒了,天地巨變,沒了朋友,沒了親人,沒了一切……什么都沒了。

    當年,那只欺負自己的狗,說要保護自己一輩子的,然后死了。

    “喵嗚……”

    說不出的傷感,道不盡的委屈。

    貓生,如此孤單,誰人能同行?

    身后,方平笑道:“做一只快樂的貓,我死了,生個兒子繼續養你,兒子死了,再生個孫子,一個樣的!大貓,考慮考慮!”

    “喵嗚,不考慮!”

    蒼貓頭也不回,眨眼間消失在了原地。

    你忽悠本貓還不夠,還要你兒子、孫子……世世代代忽悠本貓,本貓才不干!

    騙子的兒子是騙子,孫子也是,全家都是!

    再也不相信騙子了!

    何況……騙子還是個單身狗……

    單身狗?

    蒼貓咕噥,大狗那么色,天地之間第一條狗,又不是單身,人類為何要說是單身狗呢?

    ……

    忽悠到了誅天劍,方平很快交給了李老頭。

    接下來的幾天,方平開始準備。

    這一次,他要滅三大界域之地,不能草率。

    但凡不能做到斬草除根,很容易留下巨大的隱患!

    三大界域之地的絕巔,一定要斬殺,一定!

    而且,還得防著邪教參與,防著地窟參與。

    不但要狠,還要快!

    他讓委羽山這些勢力出手,就是為了轉移視線,讓那些人將視線聚焦在這些人所在的地方。

    而他自己,會帶領一些精銳,去突襲三大界域之地。

    “這可是老張他們走后,自己要干的第一件大事!”

    “一定要順利!”

    “一定要穩妥!”

    方平心中一次次的告訴自己,得穩。

    三大界域之地,一定要鏟除,別的不說,三條通道是巨大的隱患,他不想再出現地周真君的事。

    “滅了三大界域之地,天外天也許會警惕!到時候聯手對付我都不意外!”

    方平考慮到了后果,這次之后,不管成敗,天外天那是必然會極度警惕的。

    “天外天,現在已知的絕巔有9位!我不知道有沒有隱藏的,不過……除了9位絕巔,其他人對人類無法造成絕對的威脅!”

    “人類必須要再出絕巔,最少一位!”

    “要不然,我一走,沒人能守住地球!”

    蒼貓雖在,方平卻是不能將希望寄托于蒼貓。

    而現在,最有希望成就絕巔的人,有吳奎山、田牧、蘇云飛幾人。

    田牧那是走了松王的道,一馬平川,也許有足夠的本源氣就可以走下去,方平已經考慮,要不要為田牧提供大量的本源氣了!

    ……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這幾日,地窟也發生了一些事。

    天命王庭在爆發大戰,王庭平定判亂,擊殺了不少人。

    天植王庭這邊,也和天命王庭爆發了幾次戰斗。

    而還有一些微不足道的消息傳來,幾頭妖族,在禁區廝殺,有妖族遁入御海山,好像要強闖御海山,來外域避難。

    天植王庭這邊,右神將扶植黎桉登上王主之位,開始整頓軍務。

    天外天這邊,各大天外天都在閉門不出,看樣子也在等待什么。

    地窟的一些皇朝,一些神宗,也有動靜。

    據說,天植王庭的一處皇朝,可能有真王沒走。

    據說是皇朝真王的伴生妖植,突破到了絕巔境。

    前不久,有陌生強者入境,好像有點動靜,結果當日爆發了一股強大的氣機,斬殺了多位九品境強者。

    ……

    消息傳來,方平也在更改自己的信息記錄。

    “蒼月皇朝!疑似有絕巔坐鎮!絕巔境強者乃是蒼月真王的伴生妖植,一株神秘的古樹……”

    “蒼月皇朝,建立于千年前,附屬于天植王庭,蒼月真王實力一般,不知道有沒有戰死在上次那一戰中。”

    “蒼月皇朝和御海山不接壤,很少和人類有接觸,皇朝實力不知。”

    天部。

    方平一行行的記錄著這些信息,多一個絕巔,就多一分意外。

    天植王庭,現在已經出現多位絕巔了。

    槐王不知所蹤,天榆、古川都在皇城中,現在又冒出來一株古樹,這都有4位絕巔境了。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方平只能如此感慨,地窟太大,難以探索清楚。

    有絕巔收斂氣息隱藏,除非同是絕巔境,相隔千里左右,那才有希望發現對方。

    要不然,弱者很難發現異常。

    地窟有動靜,人類這邊也有。

    武安軍、星落軍、鎮國軍三大精英軍團在匯聚,準備在外域爆發大戰。

    委羽山、王屋山這些勢力,也在調集強者,準備參戰。

    具體目標,如今還沒確定。

    不過大戰的地點,極大的可能就是南域。

    其他各國,各大圣地,也陸續有強者前來華國,包括圣地的一些精英兵團,也陸續朝華國這邊匯聚。

    海外,妖獸圍攻仙島,還在繼續。

    仙島有防御體系,有強者坐鎮,到現在,只聽說有兩處仙島被攻破,其他地方還在焦灼中。

    神教,卻是徹底銷聲匿跡。

    地球,地窟,都沒神教的消息傳來。

    就在方平記錄消息的時候,門被敲響。

    “進來。”

    下一刻,已經六品巔峰的凌依依進門。

    看向方平,一言不發。

    方平抬頭,很快低頭繼續記錄,開口道:“有話就說!”

    “方平!”

    方平頭也不抬,淡淡道:“這是天部!”

    凌依依壓下火氣,怒道:“方部長!人王大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說!”

    “看來你真的忘了!”

    凌依依惱火道:“云曦離開華國20天了!2月28號,你走的那天她就走了!現在發生了這么多大事,云曦不見蹤影,她要是知道你成了人王,恐怕早就回來為你道賀了!”

    “可這么大的事,她也沒回來!”

    “而你……恐怕已經忘了吧!”

    “拍你馬屁的人太多,你哪還記得那個女人!”

    “三天前,陳耀庭宗師,突破至九品,一人進入了京南地窟,到現在也沒任何消息傳來!”

    “方部長,您老人家大概就沒關心過這一切吧!”

    方平抬頭,看著她,淡淡道:“凌依依,用得著你來提醒我這一切?”

    “哼!”

    凌依依惱火道:“你每次去地窟,云曦都是心驚膽戰,不吃不喝,就知道修煉,唯一想的便是增強實力,能為你分憂!”

    “你呢?吃的好,睡的香!現在成人王了,人族的領袖!是,你是很強大,強大的讓人畏懼,可你不能不講良心……”

    “我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方平哼道:“你凌依依還沒資格來指責我!你吃的喝的,穿的用的,修煉所用,都是我方平一刀一槍在地窟殺來的,搶來的,奪來的!

    我和地窟絕巔交手,你還在天島上曬太陽,你沒這個資格來說我什么!

    當年三品和我同階的你,現在能做什么?

    而我……說句你不愿意聽的,我承擔起了整個人類的壓力,你懂什么!

    丫頭片子一個,光知道瞎咧咧……”

    凌依依咬著牙關,悶聲道:“是,我是不懂什么!也沒你那么偉大,可云曦現在行蹤不明,你就不能去京南地窟找一找嗎?”

    “我現在不能去!”

    方平凝眉道:“少廢話,我知道的比你清楚!要么沒事……要么……20天了,人已經死了!”

    方平眼中寒芒閃爍,沉聲道:“我這邊還有事情要安排,過幾天自然會有分曉!你現在的任務是突破到七品,去前線參戰,不是在這和我說這些!”

    方平站了起來,喝道:“去,修煉,集合!準備接下來的大戰,誰讓你沒事在天島待著的?我方平養的是愿意征戰的武者,不是蛀蟲!再沒任何功勞,你給我回你的京武去,別在天部給我丟人現眼!”

    凌依依臉色漲紅,咬牙,轉身離去。

    她剛走,李老頭進門,笑道:“發什么火,脾氣見漲啊!”

    “她就是胸大無腦……”

    “你不是叫她小胸弟嗎?怎么改口了?”

    方平翻著白眼,無語道:“您老什么時候有這愛好了,八卦也聽,多少年前的事了。”

    “多少年前?”

    李老頭哭笑不得道:“也就兩年吧,兩年都不到,話說回來,你和她交手的那次,陳耀庭那老東西還在空中觀戰來著。這一眨眼,這老東西也九品了。”

    從地窟出來,受傷極重的陳耀庭,這次那是真的備受刺激,一鼓作氣,直接沖擊了九品境。

    六鍛晉級的!

    他沒等待下去,六鍛金身,直接沖擊九品,按照這位老爺子當年七品第一的底蘊,沖擊七鍛還是問題不大的。

    可陳耀庭放棄了!

    和李老頭沒有走到九鍛巔峰一樣,他們等不及了!

    未來前景如何,管不著。

    抓住當前就好!

    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未來!

    李老頭感慨了一句,很快笑道:“好了,不提這些。這次你準備去羅浮山?”

    “嗯。”

    方平點頭,坐下道:“我去羅浮山,你去虛陵洞天,力無奇帶人去霍桐山。虛陵洞天是三大洞天中最弱的,可據說也有絕巔坐鎮。

    我讓鐵頭陪你一起去,他有帝鎧,可以幫你擋住必殺一擊。

    而你爆發力現在很強,不要和對方死戰,纏住對方,或者干脆不交手。

    哪怕對方真的跑了,你們的任務是盯著對方的行蹤,等我滅了羅浮山,馬上來助戰,剿滅他們!”

    李老頭沉吟道:“我倒是不擔心我這邊,而是擔心你!小子,對方可是貨真價實的絕巔,而且還是老古董,弱絕巔,概率不大!

    正常情況下,這些年下來,對方再弱,百萬卡氣血還是有的。

    還有,羅浮山是十大洞天之一,不是其他洞天可比的。

    我擔心……甚至不止一位絕巔!

    一些人,未必就從沉眠中醒來了,可一旦你突襲對方,攻破了宗門,哪怕再怎么沉眠,也要醒!

    我聽說,一些絕巔,壽元頻臨大限,不得不沉眠,這樣的老怪物,恐怕還是有的。”

    說著,李老頭沉聲道:“要不還是不要分兵了,我們集中兵力,圍殺一處!帶上鐵頭幾人,關鍵時刻,你還可以動用合體的戰技,這樣把握更大!”

    方平心太大了!

    一次性要干掉三大界域之地,李老頭擔心不已。

    方平卻是笑道:“集中兵力,是有把握滅掉一處!可絕巔一死,動靜不小,其他兩大界域之地很快便能收到消息,一旦遁逃……那其實更麻煩!”

    方平笑道:“放心吧,我沒您想象的那么弱!不動則已,動了,那肯定要覆滅對方的!”

    “小子,你老實說,你本源道到底走了多遠了?”

    李老頭皺眉道:“還有,你氣血到底多強?”

    方平笑道:“不遠,1000來米……”

    “滾蛋!”

    李老頭罵了一句,忽悠人上癮了?

    我你也忽悠!

    方平失笑,今天已經是3月20號,距離他斬殺地周真君一星期,距離他融合魔武5天了。

    這幾天,他進步很快。

    不過方平也感受到了一點,隨著道路前進,他的速度也在降低。

    本源道,越往前走越難!

    如果融合魔武當天,他每天能走25米,第二天,那就是24米,第三天,還在降低。

    當然,陽城和魔武每天都有人投影進來,也勉強維持了一個平衡。

    可方平知道,這才是開始。

    當陽城和魔武沒人再投影進來了,而本源道走的更遠了,他會越來越慢的。

    此刻的方平,也知道自己過于樂觀了。

    也是,1000米的大道和10000米的大道,怎么可能難度一致。

    “一月成絕巔……恐怕成奢望了。”

    方平心中感慨,太慢了!

    這話,不能說出口。

    說出去了,他會被人吐口水的。

    財富:75億點

    氣血:499999卡(4999999卡)

    精神:10685赫(10685赫-可切割)

    本源:縱向450米(增45%),橫向3090米(增幅30.9%)

    戰法:無名刀法(+6%),破空劍訣(+3%),暴血狂刀(+1%)……

    戰法組合推演:100萬點/次

    本源氣轉換:10萬點/1云

    能量屏障:1點/分鐘(+)

    氣息模擬:10點/分鐘(+)

    本源詳析:1000萬-1億點/次

    力量掌控:75%

    極限爆發:682120卡/905000卡

    此刻的方平,好像就有些關卡了,氣血停在了一個破50萬卡的關卡上。

    他的極限,已經超越了弱絕巔,此刻的方平,可以說一句,真正具備絕巔境戰力了!

    畢竟他還有神器在!

    高達90萬卡以上的極限,哪怕絕巔境也要花費許多年。

    可方平還是不滿足!

    現在的老古董,有幾個弱絕巔的?

    按照他的計劃,三天后就要行動。

    他不知道,三天下來,他能不能打破關卡,讓本源道突破500米,讓氣血超過50萬卡。

    “時間不能拖了……”

    方平心中喃喃,再拖,真有麻煩了。

    他現在還不能去京南地窟大肆尋找,以免打草驚蛇。

    三天……三天后自己必須要行動了。

    “希望到時候戰力更強大!我可以隱藏氣機,這才是我致勝的法寶!”

    以有心算無心,這才是方平準備做的。

    他不準備強攻,傻子才強攻。

    “通知各方,三天后行動!”

    方平開口,也不提及自己的實力。

    區區90萬卡的極限,不說也罷,外界都以為自己絕巔五段實力,我這才哪到哪!

    李老頭見他沒有改變計劃的意思,也不再說,起身道:“好,那我去通知各方,對了,東林地窟有些騷亂,好像一頭妖獸闖入了東林地窟,現在有強者入境,我過去看看,免得出麻煩。”

    “好。”

    方平也不多說,很快應承了下來。

    PS:不正經推書,一位書友寫的《名著之旅》,寫的也不正經,專業黑讀者和作者,亂寫八卦,大家去噴他!

    。m.

    
冒险丛林怎么玩
提供极速赛车开奖直 网站靠什么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5根号 11选5怎么玩都是输 上海时时乐开奖直播室 分分彩开奖官网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东方61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科乐吉林麻将赢钱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紫金阁棋牌游戏? 经典单机麻将 免费推荐涨停股票 长沙麻将app有哪些 安徽11选5前三位综合走势图 38体育即时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