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049章 我想要,不敢要
    “剛剛那老者是誰?”

    此刻,方平腦海中聲音消息,樹干上畫面結束。

    對方準備拿龍變當坐騎,龍變天帝可不是弱者,當然,是說現在。

    龍變天帝是四梵天之主之一,哪怕不是圣人,也接近圣人級實力了。

    當年的龍變天帝好像也是幼年時期,小蛇很小。

    如此算來,恐怕有萬年歲月了!

    龍變天帝活了可能不止萬年,對方是妖族,妖族壽命更長一些,龍變天帝面臨壽元大關,也許代表他活的歲月更久遠。

    畫面中的蒼貓,也沒現在這么肥胖,這么大,還是只小貓的樣子。

    “畫面中的那些人都死了吧!”

    方平還回想著剛剛問話那人的樣子,對方說勇往直前,大道夯實雖強,可不往前,如何前行?

    這話……方平其實聽很多人說過。

    他未成武者的時候,知道有二次淬骨三次淬骨,老王告訴他,為了打牢基礎而放棄繼續變強,這很愚蠢。

    量力而行,不要為了奠基而奠基。

    他金身七鍛的時候,老張也和他說過類似的話,不要為了八鍛九鍛而停留在八品境,往前走,這才是強者變強的根本!

    你不往前走,根基再扎實,那也是廢物。

    就如本源大道,你不往前走,哪怕拓寬到了萬米,增幅高達1倍,那也只是堪比絕巔境,而往前走1萬米,你已經成了帝級。

    想著想著,方平忽然喃喃道:“問話的人……我好像有點熟悉!”

    方平有些不可思議,我熟悉?

    上古的強者,我是見過幾位,可這老人的學生,自己怎么會熟悉?

    “誰……”

    方平喃喃,回想著剛剛那人的樣子。

    可記憶卻是有些模糊。

    老者是完全看不到樣貌,那個問話的年輕人,在他印象中居然也漸漸消失。

    方平心神微震,陡然在腦海中瘋狂呼喚道:“蒼貓,蒼貓,快來,接電話!”

    他呼喚著,下一刻,蒼貓吐著舌頭,流著口水出現,急不可耐道:“騙子,騙到大木頭了?”

    “……”

    方平懶得說這個,迅速道:“龍變天帝,當年是誰的坐騎?獸皇的?”

    “啊?”

    蒼貓愣了一下,爪子抓腦袋,半晌才道:“不是吧?我不記得了呀。”

    “不是?”

    方平皺眉,問道:“你之前不是說,龍變天帝偷了獸皇的神器,他要不是獸皇的坐騎,怎么會和獸皇有關系?”

    蒼貓郁悶道:“非要和獸皇有關系才能偷嗎?”

    有句話蒼貓沒說,再說了,誰說神器被龍變天帝給偷了。

    不是在本貓這嗎?

    上次忽悠你的,你也相信。

    當然,這話就沒必要說出來了。

    方平又道:“那你上古時期,在一個老頭的竹簍里叼走了一條小蛇,就是龍變天帝,那老頭是誰?他門人弟子有哪些?”

    “老頭?小蛇?”

    蒼貓茫然道:“啥老頭?好多老頭的!你說的哪一個?吃蛇……本貓不吃蛇的!不對,吃過一條,就是那個萬妖王的長輩……”

    地窟的萬妖王,萬妖王庭的那位帝尊,它的長輩被天狗燉了,這是蒼貓說的。

    至于是天狗燉了,還是蒼貓燉的,誰也不清楚。

    方平想了想,又道:“那我問你,極道四天帝,是自學成才,還是有老師?”

    他感覺剛剛說話那人有些熟悉,而他真正熟悉的上古強者,其實就是轉世后的老王三人。

    勇往直前,不在乎大道寬廣,不要為了奠基而奠基……

    敢在那么多強者面前,出聲質疑自己的老師,一位至強者,這樣的性格,在上古時期,其實很少見。

    在上古強者眼中,強者是至高無上的。

    別看只是一句質疑,這樣的膽魄,不是隨便誰都能說出來的。

    “極道天帝……”

    蒼貓爪子撓頭道:“不記得了呀!本貓小時候,他們就很厲害了呀!都說了,小時候大黑臉說要關我小黑屋的,可壞了!他們有老師嗎?“

    “……”

    方平吐氣,這么說,剛剛那位不是老王他們了。

    也是,誰能當極道天帝的老師。

    不過蒼貓這家伙,居然一點不記得這些了,也讓方平無語,果然,這貓除了吃就是睡,該知道的一點都不知道。

    “算了,問了也白問,都上古年間的事了,哪怕老王他們真的有老師又如何。”

    方平搖頭,老師就不見得比學生強。

    這一點,看呂鳳柔和他就知道了。

    至于剛剛那人是誰,也沒必要深究,更大的概率是早就死了。

    方平沒再和蒼貓說話,這貓又催促他弄吃的了。

    壓下心中的念頭,方平繼續往上攀升。

    1000米,1100米,1200米……

    壓力,越來越大。

    空間裂縫越來越多!

    等到了1500米,方平身上也出現了道道血痕。

    此刻,方平面前,大樹的主干上,再次出現了一副畫面。

    ……

    這副畫面,人很少。

    兩個人。

    方平都看不清樣貌。

    看不清樣貌,往往代表著對方實力強大,當年的天木無法捕捉到對方的樣子。

    兩人,一老者,一中年。

    老者頭發雪白,中年一頭黑發,兩人一前一后,在天木旁邊慢慢走著。

    一直沒聲音。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平腦海中有波動傳來。

    “老師,真要如此做嗎?”

    中年發問,聲音有些復雜。

    “不錯。”

    “可是……”

    “宣泄……”

    方平瞬間一震,誰?

    李宣泄?

    鎮天王?

    這中年是鎮天王!

    鎮天王還有個老師?

    畫面中,老者轉身,語氣蕭瑟道:“仙源計劃已經不可阻擋,諸皇已經達成秘議,人間滅法,地界斷道。老夫也無法阻擋這一切……

    可人間乃是老師證道之地,四帝不贊同,戰更是出箭震懾諸皇,此舉必有后患!

    天界……不得安寧!

    九皇四帝之矛盾不可調和,宣泄……

    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老師托付你一事……”

    “老師吩咐!”

    “……”

    畫面,再次消散。

    方平卻是沉默不語,他有些知道老者后面要說什么了。

    守護人間!

    鎮天王說自己受人委托,守護人間,原來是他的老師!

    他的老師是誰?

    聽這語氣,并非九皇四帝,可能當鎮天王的老師,恐怕也不是無名之輩。

    對方證道于人間,直呼戰天帝的名字戰,而非戰天帝,這代表什么?

    代表雙方實力相當?

    地位相當?

    還是別的?

    上古之事,好像對自己打開了縫隙,方平知道的越來越多了。

    “鎮天王的老師,還活著嗎?他說鎮天王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說鎮天王比他更強大嗎?老者當年都敢參與九皇四帝之事,難道鎮天王比天王更強大?”

    一個個疑惑,再次在方平腦海中升起。

    每次解惑之時,都會增加一些疑惑。

    ……

    方平繼續往上走。

    走一段,都會出現一副畫面。

    2000米,方平再次看到了一副畫面。

    這一次,方平眼神變了。

    他認出了其中一人!

    鐵頭!

    不,霸天帝。

    那副鎧甲太惹人眼了,一看到鎧甲,方平就知道,這是霸天帝。

    此刻,鐵頭在和人說話。

    雙方還是一樣,都看不清樣貌。

    說話的是鐵頭。

    “斗!你不敢再斗下去了嗎?怕死了?戰死了!就死在了這,死在了天庭!老子今天要滅了這天庭,你要攔我?”

    畫面中,兩人的影像波動的厲害,也許是當年霸天帝情緒激動,氣機勃發,讓天木難以承受。

    斗天帝!

    這是方平第一次聽到關于斗天帝的消息,極道四天帝,他唯一不了解的就是斗天帝,一點都不了解。

    畫面中,身影模糊的斗天帝沒說話。

    霸天帝再次怒道:“告訴我,你不敢了是不是?你若是不敢,那就滾開,別攔著我!戰死了,該死的天狗,它誤了老子的大事!”

    “該死,混蛋!天狗這混蛋跑了,否則老子拆了它的骨頭,拔了它的皮!”

    此刻,斗才緩緩道:“天狗攔道,未必是壞事……”

    “還不是壞事?”

    霸天帝情緒激動,怒道:“這混蛋玩意,要不是沒空去找它,老子一拳錘爆它!斗,你是不是和他們一伙了?”

    “哎……”

    “少他么嘆氣,你肯定是和他們一伙了!老子不怕!什么狗屁皇者,老子不怕他們!來戰,無懼!今日老子就要拆了這天庭,三界本無主,他們想做老子的主人,還不夠資格!”

    伴隨著這句話,霸天帝氣機爆發,下一刻,直接沖往遠方!

    轟隆!

    一聲爆鳴在方平腦海中傳出,畫面破碎。

    破碎的最后一刻,畫面中還停留的斗天帝好像看到了什么,哪怕看不到面孔,方平也感覺他的視線在看自己,不,在看天木!

    這一切,都是天木記錄下來的。

    斗天帝好像察覺到了天木的烙印。

    “你也要成妖嗎?”

    斗天帝喃喃一聲,輕聲道:“萬物皆苦,有智慧便會有煩惱,何必呢!”

    斗天帝輕聲呢喃,探手,輕輕撫摸天木,“人難,妖更難!這方天地,還能太平幾日?若干年后,吾等消失在天地間,你可能活?大戰將起,好好活下去吧!”

    話落,手中出現一個圓球,隨手打入了天木中。

    “保你一命,自求多福吧!”

    畫面徹底破碎!

    方平卻是眼神閃爍,斗天帝給天木留下的是能量?

    保護它的能量?

    這是天木從上古活到現在的原因?

    當年的天木就在天庭之外?

    霸天帝好像直接殺入了天庭,而那時候,戰天帝已經隕落了?

    這么說,霸天帝、滅天帝兩人聯手,就導致了后面的天界墜毀?

    還是說,斗天帝也參戰了?

    聽斗天帝的語氣,應該是準備參戰的。

    “鐵頭這家伙,真莽啊!”

    方平無語,這家伙直接殺入了天庭,好生霸道。

    而且果然是被天狗給耽誤了時間,天狗躲起來了,不敢冒頭。

    “這株天木,見證的東西太多了!”

    對方見證了皇者講道,見證了天庭覆滅,見證了極道天帝大戰皇者。

    因為它是一株樹,所以它活下來了。

    看著看著……方平忽然覺得不對勁了!

    這么簡單就看到了這些東西?

    要是如此的話,那邪教的絕巔應該都看到了,可九星情報中,完全沒提過。

    真要被風云道人看到了,那就不是判斷天木有意識了,而是肯定天木有意識。

    因為在上古年間,斗天帝都說它快成妖了,那天木當時應該就已經有了一定的意識了。

    “什么情況?”

    方平抬頭,2000米,他壓力已經很大了。

    再往上,他金身未必可以撐住。

    可這株天木,為何會給他看這些。

    方平相信,這是天木故意的。

    因為天木有意識存在,不可能控制不了。

    方平忽然出聲道:“天木,既然活著,交流幾句如何?”

    無聲。

    “你想做什么?為何給我看這些上古時期的畫面?”

    “龍變、蒼貓、李宣泄、霸天帝、斗天帝……你給我看的這些,好像有些關聯,什么關聯呢?”

    方平喃喃一聲,很快,眼神閃爍道:“關聯在于……我認識他們?是嗎?或者說,我見過他們,所以你感應到了?”

    這三幅畫面,其實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

    要說有,那就是畫面中的這些人,他熟悉。

    他見過蒼貓,見過龍變,見過鎮天王,見過霸天帝的轉世鐵頭。

    難不成這株樹,還能察覺到這些東西?

    未必沒可能!

    要不然,上古九皇,他怎么沒看到?

    其他人他怎么沒看到?

    上古時期,強者無數,八王,三十六圣,誰沒來過天木這?

    方平一聲聲地問著,眼神犀利道:“你必然有意識存在!最后斗天帝那一幕,是你故意給我看的,對不對?真神強者來這的不是一位兩位,我可沒聽說有幾人看到這么多上古畫面。

    既然你在,為何不聊幾句?”

    無聲。

    寂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方平腦海中響起一聲滄桑至極的聲音:

    “你……是誰?”

    方平身體微震,天木果然有意識!

    “你……到底是誰?”

    “為何……你會有這些人的氣息……你曾見過他們……甚至很多次……”

    蒼老聲帶著不解,帶著疑惑,帶著好奇。

    什么樣的人,能見過這么多強者?

    而且氣息很濃郁,一般人是感受不到的,可它是上古第一樹,方平一到,身上的那些氣息就在刺激著一切,那些畫面可以說是它給方平看的,可實際上也是方平自己刺激復蘇的。

    第一個看到蒼貓,那是因為他和蒼貓待的時間比較長。

    第二個鎮天王,那是因為鎮天王強大。

    第三個鐵頭,那是因為鐵頭轉世了,氣機不如上輩子。

    蒼貓,鎮天王,霸天帝……

    都是上古時期,無法磨滅的一段記憶,上古時期極其重要的人物。

    天木很好奇,又道:“你的氣機好像不對……可又不知為何不對……是有至強者為你遮掩天機?”

    “金身九鍛,你是誰?”

    天木觀察到了很多東西,而方平,也是挑眉,這株帝級大樹,真的與眾不同。

    這還是方平第一次聽到有人說,自己轉換后的氣機有些不對。

    方平壓下心中的悸動,笑道:“天木,你既然成妖了,為何不展露,而是一直隱藏?”

    “你還沒說,你是誰?”

    方平笑道:“我是誰重要嗎?”

    “……”

    天木沉默。

    若不是在方平身上感應到了那么多氣機,它不會現身的。

    在這個年代,一個弱者身上出現了這么多強者的氣息,這是不尋常的。

    方平見狀又道:“好吧,我先說,我是蒼貓和霸天帝的朋友,是李宣泄的晚輩,我還認識戰天帝和滅天帝,也是朋友。你和他們有仇嗎?”

    “無。”

    “有怨嗎?”

    “無。”

    “那就好……”

    方平剛說著,天木忽然有些詭異道:“不過……有些小矛盾。蒼貓當年曾抓走了老朽的伴生神鳥,那年,老朽還未開化,蒼貓和天狗在老朽樹冠之上,抓走了神鳥,之后再也不見神鳥回歸……”

    方平嘴角抽搐!

    回歸?

    到哪回歸去!

    鳥入了這一貓一狗手里,還想回來?

    難怪蒼貓之前說,它和天狗以前到樹冠上玩過,合著是去掏鳥窩的!

    這掏走了對方的伴生鳥,方平不知道該說啥了!

    我這是要背黑鍋了嗎?

    不會被牽連吧?

    方平不動聲色道:“是嗎?神鳥是不是自己飛走了?貓喜歡和鳥玩耍,那也是正常事。”

    方平說著,笑道:“也許神鳥早就自己走了……”

    天木幽幽道:“無需安慰老朽,老朽曾在此地,見證了蒼貓天狗的種種惡行。它們挖了皇者的菜園,在此呼朋喚友,共享盛宴。

    它們掘了皇者的魚池,盜走了所有魚妖。

    它們在此秘議,蒼貓喊好友,天狗當大盜,事后五五分贓。

    老朽還在此地,見證了它們唾罵皇者之言,聽到了它們大罵極道天帝之語。

    不止如此,昔年,蒼貓喊鑄神使來此,指著老朽言:此樹可否作魚竿?

    差一點點,老朽就成了它的魚竿……”

    說起蒼貓天狗,天木那是相當的熟悉。

    方平咽了咽口水,這貓和狗干壞事,非要來天木這邊商議慶功干嘛?

    這下好了,想給它們找點借口辯解一下,都沒辦法開口。

    鑄神使……

    方平聽到這個稱呼,倒是有些陌生,奇怪道:“我知道掌兵使,掌印使,鎮海使,這鑄神使又是何方神圣?是天庭的官員?”

    “鑄神使……鑄造神器的使者,只為極道天帝和皇者鑄兵!皇者和極道天帝的座上賓,在三界,的確名氣不大。”

    對方只鑄造神器,圣人都未必能接觸到。

    只有極道天帝和皇者,那才有資格去找鑄神使去鑄造神器,一般人自然不會知道此人。

    方平點頭,沒有深究,而是笑道:“天木,你還沒說,你既然有了意識,為何不離開此地?難道是……無法離開?”

    天木不語。

    方平詫異道:“不會吧?難道你不會萬物歸一訣,有了這個,你能離開的吧?”

    “……”

    天木好像愣了一下,半晌,幽幽道:“你知道萬物歸一訣?”

    “當然!神皇的拿手道訣嘛!”

    方平大大咧咧道:“專門給妖族創造的,就是為了解決你們體型巨大,無法化形的難題的,神皇當年還想培育你,難道你不會這個?”

    “……”

    天木再度無言。

    說的好像誰都會一樣!

    這可是神皇的道訣,神皇難道閑著沒事干,到處宣揚?

    天木無言,過了一陣,聲音滄桑道:“小友會萬物歸一訣?”

    “不會。”

    方平回答的干脆,很快又道:“不過我知道哪里有,神皇當年將道訣印在了神皇鋤上面,神皇鋤在蒼貓那,我倒是看過一次,不過那玩意對我沒用,我也沒細看。”

    天木語氣愈加滄桑起來:“在蒼貓那?”

    “嗯。”

    “……”

    停滯片刻,天木忽然道:“小友離去吧,此地并無機緣,老朽只是不愿讓人打擾,才布下了重重禁制,小友再留下也無用。”

    方平愣了一下,趕人了?

    你不感興趣?

    不是說天木肯定會對萬物歸一訣感興趣的嗎?

    方平想錯了,天木感興趣!

    可當知道在蒼貓那,它忽然不感興趣了。

    那貓……不是好東西。

    作為一棵見證了貓很多惡行的樹,天木覺得,哪怕自己需要,也不要去蒼貓拿拿東西。

    拿了……沒好下場的。

    真的沒好下場。

    蒼貓一直說,借了它東西不還的人,都沒好下場,真不是嚇唬人,那是真的。

    當然,三分天意,七分人為……貓狗為!

    比如天木就知道,有人拿了蒼貓的貓盤子……據說是撿的,也是一樣寶物,不是神器,是帝兵!

    結果沒多久,蒼貓天狗帶著盤子回來了,到了大樹下,開始分贓。

    那位撿了貓盤子的強者,家底都被抄了!

    打官司都沒用,搶了貓吃飯的家伙,不賠錢可不行!

    天木也就不懂一些術語,不然得告訴方平,當年,貓狗就干過釣魚執法的事。

    它沒記錯的話,那盤子……好像是蒼貓自己丟出去的,說是不是神器,看看能不能換一件神器!

    就這,它敢拿蒼貓的東西?

    
冒险丛林怎么玩
快乐飞艇是国家开的平台吗 刮刮乐中奖 重庆快乐十分怎么玩 新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江苏麻将app 手机打鱼游戏是赌博吗 富贵论坛手机版 11选5图表精灵 腾讯欢乐麻将无限版 捕鱼大亨破解版游戏 好玩的网络棋牌游戏 26选5开奖结果日期 福州麻将app哪个好 18选7历史开奖 手机球探篮球即时比分 网络手机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