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072章 天上掉餡餅
    方平這邊還在考慮進不進,忽然,又一道人影閃過。

    地邢!

    方平看到地邢,那是眼神都放光,眾人之中,他最想干掉地邢,這家伙有胖娃娃。

    “本源境!”

    地邢好像也知道一些什么,眉頭緊皺,接著一咬牙,在方平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這家伙就沖進了小屋。

    果決!

    地邢在眾人之中算是果決的,不管是之前對地滿出手,還是和方平交易。

    此刻,地邢也是毫不猶豫,直接進入了本源境。

    方平見狀,一咬牙,地邢都敢進,自己也什么不敢的。

    這小屋,畢竟是死物,難道比帝級威脅還大?

    “進了!”

    方平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進入了本源小屋。

    小屋附近,再次安靜了下來。

    片刻后,岔道中,風云道人踏步而來。

    看到本源小屋,風云道人微微蹙眉,盯著看了一會,沒有說話。

    又過了片刻,雷霆道人也警惕而來。

    看到風云道人,臉色微變,眼神犀利,很快,視線落到了小屋之上。

    看了一會,好像認出了什么,微微凝眉道:“本源境!是開啟的還是封閉的?”

    風云道人盯著看了一會,緩緩道:“可能是開啟的。”

    “教主走之前,連本源境都未關閉?”

    “教主又沒做好長期離開的準備。”

    風云道人絲毫不意外,坤王走的時候,可沒想著一去不回,既然如此,有些事情自然沒安排下來。

    兩人說了幾句,雷霆沉聲道:“你想進去嗎?”

    “雷霆,你不進去?”

    風云道人似笑非笑。

    “本座不和你搶奪機緣!”

    雷霆說的淡漠,“本源境可是好地方,這是當年大殿主人,守泉人留下的萬道之寶!風云,你不動心?”

    “萬道之寶?”

    風云輕笑道:“萬道的一種模擬大勢罷了,又不是真的萬道!雷霆,你我又不是不知,何況你我還沒到那個地步,可不是教主,用不著去觀摩整個本源世界。”

    “這倒也是。”

    雷霆點點頭,接著二話不說,眨眼間從岔道中消失。

    本源境是個好地方,他聽說過。

    而且坤王這些年來謀奪的一些大道,好像都存在了其中,可本源境也很危險,容易迷失,他可不想這時候進入。

    最關鍵的,還是天帝金身。

    他想看看,能否在天帝金身那獲得一些大機緣。

    他一走,風云道人微微皺眉,有些遺憾。

    風云道人其實還是想進去看看的,本源境,這是昔年守泉人留下的遺物,模擬萬道運轉,耗費了無數歲月打造的一樣至寶。

    在這,你也許可以發現自己道路的更前方。

    在這,你也許可以彌補你道路上的缺陷。

    大道沒辦法走下去了,你也許能在模擬的萬道之中,找到屬于自己的那一條。

    哪怕守泉人只是模擬而成,可守泉人那樣的強者,高瞻遠矚,絕對比他見識要多,連坤王都覺得這地方是好地方,這些年在這上面耗費了不少心思。

    坤王都能受益,何況是他們。

    不過……這地方的確危險。

    很容易迷失在其中,風云道人覺得自己未必會迷失,可雷霆走了,他也不想繼續留下去了。

    “先找天帝金身!”

    風云道人吸了口氣,很快也跟著一起消失。

    ……

    本源境。

    方平一進來,就有些恍惚。

    此刻的他,出現在一片黑暗之中,很熟悉的感覺。

    很快,方平晃了晃腦袋,喃喃道:“這……這是當初那個點!”

    踏入本源時的那個點!

    開辟本源道,原本就是在黑暗中開啟一個小落腳地,之后才會開辟屬于自己的道路。

    方平一進入,就覺得自己熟悉,現在聯系到之前想的,很快明白,這就是人為制造的一個本源世界!

    “我想我有些知道本源境是什么了!”

    方平說的是小屋子,他大概知道小屋子是干嘛用的了。

    方平眼神閃爍了一下,就在這時候,黑暗中忽然有人聲傳來:“本源一旦踏入,不可悔!世間道路千千萬,誰敢說一聲吾道最強?”

    “前路不明,武道無悔,本座不甘,也不服!誰言本座武道不如人?武道可悔!”

    “留本源境,以證大道!”

    “……”

    虛空中,一聲蒼老聲傳出,方平聽了一會,挑眉,沒搭理。

    過去的遺留罷了,和留聲機一個樣。

    不過大體上也聽出了點東西,這本源境的主人,當年道路好像走錯了,或者走的不夠強,后悔了。

    可本源大道確立,走了無數米,難道摧毀重來?

    摧毀大道,往往代表了死亡。

    100個被摧毀大道的,99個死了,剩下的一個也廢了。

    除非用別的現有大道去替代。

    吳奎山、田牧這些人,其實都摧毀過大道,不過也都被別的大道替代了,何況當初他們還不是徹底被毀,吳奎山現在走的還是自己的道,只是披著玄玉真王的道當外皮罷了。

    “大道有悔?”

    方平摸著下巴,怎么悔?

    就在此刻,四面八方,忽然亮堂了起來!

    接著,呈現出一條大道。

    如同海底隧道一般,黑暗中,出現了一條水晶般的通道。

    “這是你的道!走進去,看看你的道,是否有盡頭?能走多遠?本源境中可悔!”

    耳邊,傳來了模糊的聲音。

    方平看了一眼前面的大道,半晌,無語道:“扯淡,這是你的道,才不是我的道!”

    看不起誰呢?

    我的道這么點寬?

    這有幾十米嗎?

    我的道,三千多米,你看不起還是咋地?

    還我的道……忽悠誰呢!

    黑暗中,水晶大道好像在等待著什么,見方平遲遲不進入,一股和本源氣類似的力量,掃過方平。

    掃了一圈,再掃一圈,還掃一圈……

    片刻后,耳邊再有人聲傳來:“這是你的道……”

    說這話的時候,水晶大道轟隆隆地變幻了一下,好像稍微擴大了一點。

    方平翻了個白眼,有點懂了!

    你在掃描我的氣息?

    掃描不到吧?

    現在隨便弄個大道糊弄我,就敢說是我的道了?

    “看來不咋樣嘛!”

    方平之前還覺得挺神秘的,留下此物的主人挺強大的,現在看來……一般般了!

    方平左顧右盼,看了一會,沒看到進來的地奇和地邢,有些郁悶。

    人呢?

    此刻,掃描繼續,虛空中,再次有一股能量席卷而來,好像比之前更強大一些。

    力量掃過方平,好像在判別什么。

    水晶大道,也再次變幻起來。

    一會變的幾十米寬,一會變成上百米寬,一會甚至變成了千米寬……

    方平忽然嘿嘿一笑,身上氣勢一變,下一刻,屬于云生的氣息冒出。

    這時候,空間微微一顫。

    此刻,前方一條水晶道出現。

    “這是你的道,走進去……大道可悔……”

    機械式的聲音再起。

    方平見狀,摸著下巴,想了想,忽然一變,氣息再次轉換,這次變成了祁幻羽的氣息。

    轟隆隆!

    水晶大道再變,這一次,前面的大道變幻的有些出乎方平預料,一條幾百米寬的大道呈現,和方平當日進入祁幻羽大道中看到的好像有些類似。

    “咦,你還真能模擬出來?”

    方平有些意外,這地方這么玄乎?

    想了想,方平忽然來了點興趣,進去看看。

    有危險嗎?

    感覺應該沒有危險吧!

    方平想了想,還是踏步走了進去,他沒起太大的危機感,應該危險不大,這大道……真的是祁幻羽的大道嗎?

    假的就是假的,方平不覺得有人可以完全模擬出別人的大道。

    ……

    水晶大道,方平一踏入,就感覺到了熟悉。

    和當日祁幻羽的大道太相似了!

    每個人的大道是不同的,有人大道如同羊腸,漆黑一片,有人大道如同天堂,陽光照耀,有人大道如同獨木橋,險之又險。

    還有的人,如祁幻羽,大道一馬平川,當初除了盡頭有些薄弱點,幾乎沒有其他缺陷。

    方平進入,左顧右盼,倒是沒看到那些記憶片段,這也正常,畢竟他知道這里是假的。

    方平看了一會,繼續往前走去。

    500米……800米……1000米……

    走到1000米的時候,居然還有前路,而且好像一眼看不到邊一般。

    方平意外,微微蹙眉,繼續朝前走去。

    2000米,3000米……

    此刻,大道中呈現出一人,在演武!

    方平一看虛影……這不是云生嗎?

    不,這不是自己現在的樣子嗎?

    大道中,云生霸道無比,一桿長槍橫掃四方,擊破虛空,打碎了天地。

    越往前,越強大!

    萬米!

    很快,方平走到了萬米,萬米之地,大道中,虛影再現。

    還是云生!

    此刻的云生,頭戴帝冕,腳踩金靴,手持一桿金色長槍,一槍洞穿了五重天,虛影面前,呈現出一片混沌,一朵五瓣黑蓮呈現。

    破五,這絕對有帝級的實力,而且還不是最弱的那種。

    240萬卡以上的破壞力!

    這意味著,云生,不,祁幻羽沒死的話,走到萬米,進入帝級,就具備了破五的實力。

    方平看電影似的看著虛空中“云生”橫掃四方,演練武道,愈加來了興趣。

    這地方……有點意思!

    他看到的大道,好像是真實的。

    若是祁幻羽沒死,真的按照這條大道鋪設的方向,繼續鋪設下去,是不是真的可以順利進入帝級?

    “難說!”

    方平搖頭,繼續往前走去,越往前,虛影越強大。

    走著走著,走到了快兩萬米的地步……

    方平臉色微變,前面,大道好像到了懸崖,斷了!

    是的,一個斷面!

    斷裂的大道,前方是一片黑暗。

    “大道有盡頭!”

    虛空中,再次有聲音傳出,“你的道,成不了圣!”

    “大道可悔,回頭是岸!”

    方平四處看了看,走到盡頭摸了摸斷面,跟真的似的。

    就在這時候,方平忽然抬頭。

    虛空中,“云生”跪地,長槍斷裂,仰天長嘯。

    一副絕望落幕的樣子,下一刻,喋血虛空,被不知名敵人一刀斬落了頭顱!

    方平看戲似的,毫無任何代入感。

    云生被斬了,又不是我!

    云生早就被干掉了,還是我自己干掉的,何況云生又不用槍。

    “有意思!”

    方平摸著下巴,有點意思了,這地方,有些玄妙。

    空間之前在掃描他的氣息,之后給出了祁幻羽的大道,因為他模擬的是祁幻羽氣息,可出現的卻是“云生”的樣子,因為他現在的樣貌裝的是云生。

    “這要是換成了別人,模擬出來的豈不是他們自己的大道?他們自己的樣子?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變強,變強之后大道崩裂,沒了前路,被人干掉……這會讓人絕望的吧?”

    “然后呢?”

    方平忽然笑了一聲,他知道了。

    此刻,整個水晶大道都在崩裂了!

    幾乎是瞬間,他待的大道徹底碎裂。

    而這一刻,方平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原點。

    “大道可悔,你的道,有盡頭!再走一道,取而代之,一日成圣,一日成王!”

    下一刻,方平面前再次出現了一條大道。

    千米寬,陽光燦爛,前路無盡頭。

    方平嘿嘿直笑,直接踏入了其中。

    片刻后,方平走了大概三萬米,大道再次崩斷,虛影再次喋血,被殺了!

    ……

    很快,方平回到了原點。

    虛空中再次有聲音傳來,“此道不強?那再走一道!”

    話落,虛空中再次有大道產生。

    方平笑了笑,繼續踏入。

    這一次,道路更寬了,也更遠了,接近五萬米!

    走到了盡頭,又有聲音傳來:“大道可悔,可替,一念之間,本源境中改天地!”

    此時此刻,大道中,“云生”極強,已經達到了十大洞天之主這樣的級別。

    五萬米大道!

    前路并非斷絕,而是有些看不清方向。

    而方平,忽然有股沖動,飛上天去,和虛影“云生”融合,一旦融合,他覺得自己可以直接擁有這條大道。

    ……

    道路盡頭。

    方平看著天空,半晌,嘆道:“才五萬米,短了點,圣人都不是,看不上啊!”

    伴隨著這話,大道再次崩裂。

    虛空中,再有人聲傳來,“此道不強?本座力可通天,然人力畢有盡,太過強大,金身無法承受,大道崩裂,金身被毀……”

    “我不在乎,來點更強大的!”

    方平喊了一聲,下一刻,五萬米大道崩裂,方平再次出現在原點。

    這一次,面前顫動了好一會,這才出現了一條巨大無比的寬闊大道。

    方平迅速進入其中,這一進去,那就感覺不一樣了。

    強大!

    彪悍!

    此地出現的“云生”,一招一式,那都是氣機強大無比,方平一路前行,直到走過了五萬米,都沒有看到盡頭。

    虛空中,再次有聲音傳來:“破碎一道,無法再現,取而代之,一日成圣!放棄……一切皆為虛妄,本源境,奇跡之地!”

    這一次,是真的圣人之道。

    方平一路走到了8萬米,這才感覺走不下去了,前面有些迷蒙,并非斷面。

    而虛空中,“云生”好像活了過來,暴喝道:“上來,你是我,我是你!融為一體,取而代之,一日成圣!”

    “你下來!”

    方平笑呵呵道:“我是你,你不是我,你是假云生,我也假云生,咱倆一伙的,可你不是我!”

    方平打趣了一句,接著環顧四方,有些無語道:“弄的跟真的似的,我這融合了,是不是要倒霉?怎么感覺這鬼地方不是好地方,天上掉餡餅的事,沒人會信的吧?”

    他發現了,這地方在引誘他和虛影融合,說什么取而代之,可感覺太粗糙了,沒吸引力啊。

    就這地方,能讓自己真的上當?

    那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好吧,主要還是“云生”的代入感太差,換成自己的真面目,方平也許也會有些小小的心動。

    “這地方不行啊!”

    “怎么離開呢?去找地邢才好。”

    方平對這個不感興趣,你弄個“云生”出來讓我融合,融合什么啊,誰和“云生”是一體的。

    ……

    就在方平考慮著怎么出去的時候。

    同一片空間中。

    地奇面露掙扎之色。

    此刻,他走在一條長達三萬米的大道之上。

    真的大道!

    起碼,地奇覺得這地方太真實了,絕不是虛幻的那種,而是真正的強者大道。

    上空,另一個地奇,暴喝道:“還猶豫什么?你想一直寄人籬下?你想一直成為別人的屬下?你想一直給人當狗?融合!取代!”

    “此乃坤王擊殺帝尊,剝離之大道,融合,你我今日成帝!”

    地奇面色掙扎,是的,他其實認出來了這條大道,他沒去過那位帝尊的大道中查看,可他感覺到了熟悉。

    這是地皇神朝一戰中,一位強大帝尊的道路!

    這是真的大道!

    之前,他的面前也曾出現過萬米大道,可他覺得有些假,沒動心。

    可這一刻,他看到的是真實的,地奇相信這是真的。

    “融合……成帝……”

    機緣!

    地奇看著上空的“地奇”,有些掙扎起來,融合了,真的可以成帝嗎?

    真的可以取代這條道的主人,成為真正的帝尊嗎?

    他自己的道,萬米都沒走到,想成帝都極難,萬米是個坎。

    可現在,有現成的一條大道,已經達到了三萬米長,這樣的帝尊,在帝級當中也不是弱者了。

    “融合……”

    地奇喃喃,他有感覺,自己一旦融合了上空的虛影,也許真的可以成帝級!

    “這就是護教大人說的容易迷失自我?”

    地奇囈語一聲,這些年,坤王殿太神秘了,他來過一次,可沒見到本源境。

    可他聽護教說過,坤王將這些年剝離的強者大道,幾乎都融入了本源境中。

    本源境中,是真的有強者的大道存在的,還是完整的那種,以前,其實有人進入過,也獲得過機緣。

    護教沒詳說,只是說,本源境有好處,也有危機。

    最大的危機,那就是容易迷失。

    比如之前的假道,一旦你真的融合了,自己的大道也許會崩碎,而取代的大道是假的,道路斷了,隕落的危機很大。

    可地奇不知道,真的大道,是否也會如此。

    “我該如何選擇?”

    地奇面露掙扎,取代,還是放棄?

    再放棄,這條大道哪怕不崩碎,恐怕也不會再出現了!

    自己接下來還能遇到真實的大道嗎?

    本源境有萬道,真真假假都有,從萬道之中,找出一些真實的大道,還要比現在這條更強大,還要能讓自己承受住那樣的強大……這可不簡單。

    他的金身,承受3萬米大道都有些懸,別說更長的大道了。

    ……

    地奇在猶豫。

    同一時間,地邢也在猶豫。

    此刻的他,也走上了一條萬米大道!

    帝尊的道!

    也是真實大道!

    地邢滿臉大汗,他也聽說過一些本源境的傳聞,他甚至還聽聞,幾位護法中,其實就有人走了這樣的道,成就了帝尊之位,成為了護法。

    這些大道,都是坤王這么多年來的心血,坤王想完成萬道匯流,平時也不會給別人進入本源境的機會的。

    除非是天大的功勞!

    而現在,自己進來了,一日成帝,自己該如何辦?

    這一刻,哪怕離開,他覺得自己收獲也很大,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道路,他走進去了,甚至走到了盡頭,可他的盡頭……只有萬米。

    很難很難!

    不像這條大道,萬米之后,還有一些道路蔓延出來,也許很快可以走的更遠。

    “本座在這些人當中,實力最弱,哪怕云生,也未必能勝。此次奪寶,本座也許會成為第一個隕落的真神……可一旦成了帝尊……”

    “本源境,這是坤王大人的心血……”

    地邢掙扎了,劇烈的掙扎,成帝路,就在眼前!

    只需要融合一下!

    他知道,這是天上掉餡餅,可機緣不就是如此嗎?

    也許有一些麻煩,比如融合不順利,比如未來未必還有前路可走,可拿到手的好處,那就是真好處,成帝!

    哪怕這條道不是他的,那又如何?

    道路都是人走的,走前人之道的強者又不是沒有!

    “不成帝,哪怕再給我200年,又能如何?還不是要老死,未必能給我活200年,大爭之勢即將到來,也許我很快會隕落……”

    地邢咬牙切齒,下一刻,一狠心,騰空朝虛影飛去!

    
冒险丛林怎么玩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全部 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20选5开奖结果河北 中奖率99%的新十一选五技巧最新 3d杀码定胆 手机福州麻将 内蒙古11选5购买 今天选四开奖结果 北京麻将flash 云南11选5开奖查 广东麻将十三幺图片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安卓网赚app 四川麻将之血战到底 五分赛车怎么看号 湖北麻将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