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075章 圣人令
    本源境外。

    方平和地邢同時踏出小屋。

    回首再看小屋,地邢和方平都是眼神閃爍,這是個好地方,方平覺得自己還沒搜刮干凈,這地方拿下了,還是很有必要的。

    而地邢,也考慮著如何才能收取小屋。

    兩人都沒說話,等待了一會,地邢看向方平道:“不如老夫在這守著,你去找地飛和地平……”

    方平沉吟片刻,點點頭,沒多說什么。

    地邢恐怕想收取本源境,那也要看他有沒有這能耐。

    本源境放在這這么多年,沒那么容易被人帶走的。

    ……

    方平離開了本源境。

    此時此刻,若是俯瞰整個大殿,便會發現,他們到現在也不過是在外圍游走。

    大殿也有納須彌于芥子的功能。

    整個坤王殿,很大很大。

    如同圍城,本源境和其他幾處寶地,都是在外圍。

    想進入內圍,卻是被那些青銅墻壁所阻。

    內圍,只有一處大殿,占地極大,也顯得極為空曠。

    大殿深處,一處宮殿中。

    宮殿密閉。

    宮殿內部,極為簡陋,唯有一尊如同黃金打造的雕像!

    那是一條狗!

    不,第一眼看去,沒人會覺得這是一條狗,這是一位帝王,霸主,俯視天下!

    巨大的雕像,如同黃金澆筑,佇立在大殿中央。

    站著的!

    頭顱仰天,如同燈籠般的大眼,睜著的!

    巨大的嘴巴,微微張合,露出了雪白的牙齒,寒光閃爍,讓人望而生畏。

    方平沒看到,若是看到了,會有熟悉感。

    他看過天狗的樣子,可他沒見過天狗的真實樣貌。

    和狡有些相似,卻是沒有狡身上的那些金錢豹般的斑點。

    也沒有狡的獨角。

    這是一只披毛的妖獸,可毛發也是如同金鑄,一根根金色毛發,也是寒光凌厲,讓人畏懼。

    天狗!

    不,除了一些至強者,沒人敢稱呼它為天狗,而是天帝!

    蒼貓天狗,天地的寵兒。

    對蒼貓,很多人是忌憚,而非畏懼。

    而對天狗,那絕對是畏懼大于其他。

    畏懼它的實力,畏懼它的兇戾。

    天狗極其霸道,武力也是三界至強者行列中的一員,到了天狗這個地步,除非九皇四帝,要不然,哪怕同為至強者,也沒人可以壓制。

    這尊雕像,在此地佇立接近三千年了!

    三千年來,一直保持這樣的姿勢。

    從肉身殘破,到現在,肉身恢復了原樣,三千年來,除了這樣的變化,幾乎沒有其他變化。

    三千年前,天狗戰天,隕落在了天墳。

    三千年前,被三大護教拼死搶到了遺骸,送回了神庭,這三千年來,這尊金身一直不曾動過。

    而自從天狗隕落,三界大戰不斷。

    地皇神朝覆滅,宗派時代沒落,魔帝現世,人族大戰地窟……

    外界,滄海桑田。

    而天狗,依舊還是如同三千年前那般,仰頭看天,桀驁不遜,不曾低頭。

    宮殿外,兩位帝尊,幾位真神,也有人在攻擊青銅墻壁,隱約間有聲音傳來。

    大殿,依舊安靜無比。

    直到……某一刻,某一道微弱的連天王都難以察覺的氣息,從地下隱約傳來,巨大的雕塑,好像察覺到了什么。

    咔嚓……

    雕塑沒動,頭顱下方虛空卻是被撕裂,雕塑好像想低頭看看。

    ……

    而這一刻。

    地下。

    琥珀中。

    金色骸骨上,滋生出一絲絲血肉。

    此刻,琥珀中,骸骨空洞的眼神,陡然爆發出神光,咔嚓咔擦,頸骨微微動了動,好像想抬頭。

    “誰……”

    相隔萬米罷了,可一人被琥珀封住了氣機,一狗被寶殿屏蔽了氣機。

    此時此刻,隱約間有感,卻是沒能發現彼此。

    ……

    另一處。

    方平沒找到地飛,卻是先發現了地平。

    這時候的地平,臉色慘白。

    看到方平,好像有些如釋重負,急忙道:“走!快和其他人匯合,剛剛遇到了雷霆護法,差點被他斬殺了。”

    方平皺眉道:“他就這么迫不及待?”

    地平搖頭,也不多說。

    和帝級搶奪機緣,單獨遇上了,沒追殺你,那是因為覺得你不如機緣重要。

    實力不夠,這就是原罪。

    他不是近帝級強者,雷霆自然不會畏懼他什么,雙方同時遇到了機緣寶地,能活著,就算運氣不錯了。

    不過地平還是有些遺憾道:“剛剛去的地方,是神殿的丹藥閣。也許有一些上古丹藥留存,可惜了。”

    丹藥……

    自從到了中品境,方平已經很少會在意什么丹藥了。

    不過他也知道,有些丹藥效果還是極強的。

    上古強者,其實一直都在服用丹藥。

    一些好的天材地寶,都被他們煉制成了丹藥,比如方平之前在玄明天拿到的玄明神丹,比如聽說問仙島有的問仙丹。

    問仙丹還是力無奇告訴方平的,服用了可以在本源世界中化出曜日。

    方平倒是挺感興趣,不過也沒機會提這些。

    月無華這邊,方平說出手援助,還沒動手來著。

    何況現在禁忌海這邊,戰斗變少,問仙島未必需要支援了,想拿對方的問仙丹可不容易。

    坤王是上古皇者的兒子,還是八王之一,此殿原本的主人也是強者,搞不好真有一些極其強大的丹藥留下。

    方平聽著,也有些意動。

    不過既然被雷霆帝尊占據了先機,方平當然不會去找麻煩。

    “叔父,還是先匯合我父和地奇大人他們,如此一來,我們才有機會和帝尊一爭!”

    地平點頭,這個他當然知道。

    剛剛遇到方平,如此欣喜,也是因為不再勢單力薄。

    方平一邊和他繼續找人,一邊道:“叔父可知,這大殿……何處存放了天帝金身?”

    “在內殿!”

    這個地平倒是知道,迅速道:“不過內殿和外殿,有天落仙金鑄造的墻壁阻隔,找不到正確進入的路徑,恐怕無法進入。”

    他說的天落仙金,便是四周的那些青銅墻壁。

    方平對這個了解不多,新武人對這些了解的其實都不多。

    此刻,方平嘗試著攻擊了一下墻壁,盡管沒用全力,可他出手,破壞力也是極強,九品神兵都能撕碎。

    可此時,墻壁卻是紋絲不動。

    地平見狀笑道:“天落仙金乃是當年鍛造圣兵的主材,非圣人,難以在此物上留下痕跡。”

    圣兵!

    真神兵,帝兵,圣兵……

    到了天王級,很多人不是在想辦法鍛造神器,那就是在鍛造半神器。

    神器很少,一般強者也接觸不了,包括天王也是如此。

    可天王級強者,長年累月的蘊養一柄圣兵,到最后也許能蘊養出半神器。

    天王印,就算半神器。

    全盛狀態的半神器,絕對要比一些殘破的神器要強大。

    方平聽聞這話,有些眼紅。

    鍛造圣兵的主材?

    他其實也想鍛造屬于自己的兵器,斬神刀再好,那也是別人的,現在對方平增幅還不錯,可到了后期,他實力上來了,這柄殘破的神器未必能給他帶來多少幫助。

    唯有打造自己的神器,那才是最好的選擇!

    老王他們都有,唯獨方平,到現在也不曾有一柄真正屬于自己的神器。

    “這大殿……真的是好東西!”

    方平心動的不行,卻是沒有再試探。

    兩人散發氣機,速度極快,在四方游走。

    沒多久,地平眼中一喜道:“地飛在前面!”

    兩人速度加快,很快,抵達了地飛所在的地方。

    ……

    此時此刻,地飛也遇到了機緣。

    方平和地平到的時候,地飛正在一處外殿中,這時候正在破除一處封禁。

    看到“云生”和地平一起到的,地飛倒是安心了一些。

    自己兒子在,兩人聯手,倒也不怕地平起了不軌之心。

    沒有出聲招呼,這時候的他,快要破除那處封禁了。

    地平也沒上前打擾,而是有些羨慕地看著那個顫動的光罩。

    大殿不算大,此刻在最前方,有一處類似展示柜一般的小臺子,外圍有禁制保護,里面有東西。

    方平看了一眼,好像是一塊印章。

    地平也沒準備爭搶,見方平盯著那印章看,羨慕道:“地飛兄運氣不錯,這應該是一塊圣人令!當年神教有第四位護教,不過早年戰死……

    教主曾說,誰能新晉圣人,成為第四位護教,便將此令交與第四位護教。

    可惜,這些年來,最有希望成圣的金護法戰死,之后其他幾位護法都無緣圣人境。

    沒想到這塊圣人令居然放在了這……”

    圣人令!

    這個方平知道一些,了解的不多,也是蒼貓上次提起九皇印,他稍微問了幾句。

    九皇印,八王印,圣人令……

    這其實是一套組合式的神器!

    圣人令較多,足足有36枚,一旦這套神器組合成功了,號稱是三界最強神器。

    當然,是不是,無人知道。

    這套神器,更多的還是意味著權柄。

    三界的權柄!

    當年執掌這些印章和令牌的,都是天庭的重臣。

    不過不管是不是神器的組合部位,單單只是圣人令,那也是圣兵了!

    方平也沒想到,地飛運氣這么好,居然在這遇到了一柄圣兵。

    轟隆一聲!

    外圍的禁制破碎,地飛喜形于色,暴喝道:“生兒,出手!”

    方平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迅速爆發氣機,一掌拍向自動要飛離的圣人令。

    地飛也是全力爆發,暴吼一聲,雙拳轟擊虛空。

    兩人接連出手,虛空不斷破碎。

    卻是將那枚要飛走的印章困在了中間。

    方平一臉意外,這玩意還會自己飛走?

    地飛倒是早有預料,喜形于色道:“完整的圣兵!擁有一些屬于自己的靈性,這次運氣不錯!”

    圣兵,那可是他根本不敢想的事。

    今天卻是撿了個大便宜!

    地飛困住了圣人令,接著掃了一眼地平,見他滿臉羨慕,迅速道:“生兒,煉化了圣人令!等你師祖歸來,此物供奉給你師祖!”

    他也怕自己保不住此物,或是引起地平的覬覦,提前打個埋伏。

    這玩意他父子不要,準備等天云島主歸來,送給天云島主。

    方平微微挑眉,余光看了一眼地飛,沒有吭聲說話。

    道不同不相為謀!

    若是他是真云生,那這當然是濃濃的父子情。

    圣兵,誰不想要?

    可他不是!

    非但不是,他還是地飛的殺子仇人,一旦身份暴露,第一個要殺他的就是地飛。

    方平沒說話,能量涌出,默默煉化著圣人令。

    而此刻,這枚如同水晶的印章,也很快停止了顫動,非但如此,水晶般的印章上,還流露出淡淡的金黃色氣息。

    地飛看了一眼,有些意外。

    不遠處,地平也是意外道:“這是……云生果然是有大氣運之輩!不愧是戰斗中證道的強者,地飛兄,恭喜了!”

    地飛也是笑容滿面,見方平好像不解,笑道:“生兒,此乃上古圣人令!上古三十六圣,都是執掌天庭一方大軍的霸主強者!

    得皇者庇佑,享三界氣運,圣人令有皇者之氣加持!

    據說,并非每一位得到圣人令的強者,都會讓圣人令流露皇者氣……

    可剛剛……好像有皇者之氣流轉,生兒,看來你和圣人令很是契合!”

    地平也是道賀。

    和神兵、圣兵,那當然是越契合越好,越契合,越能發揮兵器的作用。

    兵器強大,強大的地方在于一些特殊功能,比如神器可以斬道,以及一些力量的加持。

    可外來的兵器,畢竟不是自己的,有些兵器和你不合,哪怕是神器,你也未必能加持多少,撐死了材質比別的兵器強大一點。

    “云生”只是真神境,圣人令是圣兵,按理說很難掌控,就算掌控了,加持也有限。

    可現在,圣人令和“云生”好像挺契合的,也許會爆發出更強大的戰力。

    地飛欣喜,方平也是有些意外。

    此刻,他在煉化這枚圣人令的時候,體內一些本源氣居然涌了出來,嚇了方平一跳。

    他可不敢全部展露在外,展露在外,哪怕有系統遮掩,也容易被看出一些東西。

    印章有金色物質流過的瞬間,方平馬上將圣人令收入了本源世界。

    而這一收入,方平本源世界中,那些虛影忽然紛紛涌來,圣人令懸浮在空,這些虛影體內紛紛涌現出一股本源氣,幫助方平煉化此物!

    “皇器!”

    方平心中忽然泛現出這念頭,這圣人令其實是皇者神器的一部分,好像和其他神器是不一樣的。

    雖然只是一塊組合物件,可依舊有皇氣流轉。

    而方平……他覺得自己應該踏上了人皇道。

    此刻,他也覺得自己和這枚圣人令挺契合的。

    非但如此,圣人令在他的本源世界中懸浮,漸漸地,從水晶色變成了金色,接著,這枚印章陡然放大了許多,開始在本源世界中迎風而長!

    等膨脹到和本源世界差不多大的時候……

    在方平差點罵娘的聲音中,這枚印章陡然朝下落去,居然要攻擊方平的本源世界!

    “我……”

    方平都想罵人了,剛要阻止,忽然發現了不對勁!

    就在這一刻,下方的那些虛影,都是不閃不避,任由大印落下。

    轟隆一聲!

    一聲巨響,響徹了本源世界。

    大印落地,這一刻,整個本源世界都成了金色。

    方平陡然感覺到了一些異樣,一股金色氣息在本源世界中流轉,這一刻,他忽然感覺自己的本源世界好像穩固了許多!

    非但如此,那些人影也沐浴在金色光芒之下,好像比之前更加凝固了。

    方平這時候也迅速看向自己的本源世界,本源世界中,和以前不太一樣。

    他融合了陽城,融合了魔武,這一城一校,都在他的本源世界中,化為了迷你小城。

    以前,方平并非全部融合了,而是有些虛幻。

    此刻,這兩座迷你小城,好像也清晰了一些。

    巨大的大印,蓋下了印章,仿佛是在幫方平鎮壓這方世界。

    大印下方,有兩個古字!

    方平不認識這倆字,可此刻,也好像看懂了。

    “天哭!”

    三十六天罡中,排名35位的天哭。

    當然,圣人令都差不多,算是一個制式的兵器。

    這是一柄圣兵!

    然而,方平這時候卻是意外的不行,這圣人令,居然還有鞏固自己本源世界的作用,太讓人意外了!

    是,鞏固本源世界,好像對方平沒太大的幫助。

    起碼實力方面,沒出現本源世界一下子膨脹到千米方圓,直接讓他成帝的地步。

    可本源鞏固,這是扎實根基。

    尤其是方平的本源世界,擴充的太快,又融合了小城,其實還是有些虛浮的。

    真要和強者的本源世界碰撞,未必能占到便宜。

    可現在,方平忽然覺得,自己的本源世界,都未必比一些帝級的差,起碼他見過命王的本源世界。

    “圣人令居然可以鞏固本源世界!”

    方平驚喜萬分,根基穩了,那才能擴充。

    他本源氣其實不缺,可本源世界這些日子,卻是沒變大多少。

    就跟蓋樓似的,你根基不穩,如何往上蓋?

    蓋到最后,都得塌。

    他也不敢擴充,方平也怕擴充的大了,最后本源世界自己崩潰了。

    不像蒼貓,這貓花了不知道多少歲月在鞏固它的本源世界,那堅固性,方平一度懷疑,在本源世界中戰斗,這貓絕對可以將帝級甚至圣人的本源世界撞的粉碎。

    蒼貓其實算是精神力修煉一脈……當然,方平不知道這貓金身強大不強大。

    它本源增幅也許還沒到圣人的地步,說不定連帝級的2倍增幅都沒到。

    可在本源世界中戰斗,蒼貓絕對有帝級實力。

    “圣人令……該死!”

    方平心中忽然暗罵一聲,我后悔了!

    大貓把九皇印給丟了!

    早知道大貓有九皇印,九皇印可是比圣人令要強大的多,那是不是說,自己拿到了九皇印,九皇印也給自己蓋章蓋一下,自己的本源世界就鞏固的沒人能超越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收回來!”

    方平心中遺憾的不行,看著依舊散發著金色光芒的本源世界,心中微微顫動一下。

    “圣人令……三十六枚!”

    “天王印……八枚!”

    “再加上九皇印……這要是都被我收集了,都給我蓋一下章,那豈不是……”

    本源世界穩固的話,他可以將本源世界擴大的。

    而擴大了本源世界,誕生的本源氣更多,那些虛影更強,開辟道路更快,而且方平有些懷疑……本源世界達到了百米方圓,是否會再次給自己一些本源道的增幅?

    ……

    就在方平拿到了圣人令,并且煉化的同時。

    假天墳中。

    大陣之外。

    天魁圣人,三十六圣中的第一人,而今具備天王實力的圣人,眼中陡然爆發出一道神光!

    “天哭星亮了!”

    “天哭回歸了?”

    此刻,在他的本源世界中,巨大的星球之上,天魁的虛影凝視遠處,他所在的世界周邊,有一些星球存在,距離都很遠。

    有的已經暗淡,有的已經破碎。

    有些,散發出淡淡的幽芒。

    有些卻是明亮無比,比如天立星,天敗星,天慧星。

    這是邪教的三大護教!

    也是當年的三大圣人。

    而今日,之前一顆已經破碎的星球區域,忽然爆發出一陣璀璨的光芒,只看到光芒,看不到星球。

    可天魁知道,那好像是天哭圣人當年本源所在之地。

    天哭復蘇了?

    天哭不是早就死了嗎?

    還是慘死在天帝之手!

    天魁微微凝眉,瞥了一眼遠處的坤王,天哭當年也投靠了坤王,難道坤王還有暗手,暗中幫天哭復蘇了?

    此刻,他的異常也被人感應到了,鎮天王實在是太敏銳了!

    迅速笑道:“天魁,被鴻坤暗算了?這家伙就是這么無恥,聯手干掉他!”

    “……”

    眾人無言。

    天魁想了想,卻是淡淡道:“暗算老夫不至于,倒是外界……也許被人暗算了呢!天哭好像在復蘇!”

    此話一出,所有人紛紛看向坤王!

    這次,那是真的眼神犀利!

    天哭在復蘇?

    天哭不是死了個徹底,被天帝干掉了嗎?

    坤王差點罵娘!

    天哭令被人煉化了?

    該死,誰煉化的?

    天魁感覺天哭在復蘇,他卻是知道,那位死的不能再死了,怎么復蘇去!

    這代表自己放在坤王殿的天哭令被人煉化了,非但如此,煉化的人恐怕極為契合這枚圣人令,才會給天魁造成這樣的判斷。

    “誰?”

    “誰會這么契合天哭令?”

    坤王氣的要爆炸,一個個看本王做什么!

    天哭到哪復蘇去,還真以為本王在三界中留了一位圣人?

    
冒险丛林怎么玩
最新打麻将技术 北京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股票微信交流群二维 微乐四川麻将下载安装 新十一选五开奖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南京麻将在线玩 98棋牌李逵劈鱼下载 微乐哈尔滨麻将玩法介绍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剑的秘密 皇冠比分163 股票跌黄金涨 南粤36选7开奖信息 安徽波克麻将下载安装辅助器 大乐透胆拖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