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096章 屠圣!
    “混賬!”

    遠處,一聲怒喝響起。

    來人沒想到在自己制止的情況下,還有人敢出手。

    就在此刻,一張擎天大手朝方平覆蓋而來。

    “滾!”

    方平一聲暴喝,一印砸出!

    對自己出手的人,甭管是誰,甭管什么身份和實力,那就是敵人!

    吳奎山也是暴喝一聲,一劍擊破虛空,朝大手殺去!

    其他人則是紛紛避開,有些意外,誰敢這時候對方平出手?

    圣人強者可是出現了!

    這時候,天木化身的老者出現,也是一掌拍出,天地一片漆黑,只看到兩張大手交錯。

    轟!

    天木微微倒退一步,遠處,虛空炸開,一位如同黃金般的巨人呈現。

    天木微微凝眉,好像不太熟悉。

    倒是明廷真君臉色一變,低沉道:“天貴圣人!”

    此話一出,天木倒是想起來了,淡淡道:“三十六圣中的天貴……”

    很平淡,并沒有太多的震撼之類的。

    當年強者多了,它見過九皇四帝,見過八重天的至強者,見過初武者,見過七重天的頂級天王……

    三十六圣當中,除非排名前三的圣人,要不然,其他人它并無太多的記憶。

    天貴圣人,排名三十六圣中的第十位。

    圣人級強者,其實差距不算太大。

    400-500萬卡氣血之間,都是圣人級強者。

    圣人,算是一個過渡,帝級和天王的過渡。

    排名第十,和排名第三十六,差距也有限。

    天木說了一句,對面,黃金巨人臉色冰寒,看向方平,聲如洪鐘,“本圣讓你住手,你還敢出手,混賬東西!”

    方平臉色也不好看!

    天木出來了,他正準備威懾三界,為接下來做打算,哪知道出來個圣人阻攔!

    “你算什么東西?”

    方平冷喝道:“你想找死嗎?你居然敢阻攔我!真當天帝和石破天王的刀不利?真以為我人族鎮天王和武王不夠強?你是不是剛復活,不知道自己姓誰了?

    我人族的事,你也敢插手,找死嗎?

    混賬東西!”

    方平怒罵一聲,呵斥道:“哪來的狗東西,居然敢對老子出手!老子乃是當代人王,你想找死就直說!”

    對面,天貴圣人都呆住了。

    他……被人罵了?

    一位真神強者,遇到了他,居然張口就罵!

    “木老,能干掉他嗎?”

    方平冷喝,憤怒無比,“區區一圣人,把自己當什么了!我人族斬殺強敵無數,數十天王圍殺人族,人族也敢一戰,何況一個廢物圣人,混賬!誰都敢欺我人類嗎?”

    方平暴怒無比,其他人卻是都驚呆了。

    非但如此,方平此刻迅速暴喝道:“蒼貓,來干活了!把護貓隊長喊來,瑪德,今天老子要大開殺戒,殺幾個圣人祭旗!”

    與此同時,方平在腦海中瘋狂呼喚蒼貓,來這轉一圈,轉一圈就行!

    居然有圣人出手了!

    他甚至覺得,暗中還有強者在窺探。

    現在,絕對軟不得!

    方平心中狂罵,好不容易三界真神都要被他殺怕了,這時候冒出了這么個東西來,太氣人了!

    他覺得氣人,對面,天貴圣人也是氣的夠嗆。

    然而,這時候,天木卻是憐憫似的看著他,淡淡道:“天貴,死而復生,并非易事!你貿然插手人仙之爭,就不怕再次身死道消,再也無法復生?”

    “……”

    天貴圣人看著它,他認出了對方,天木,上古第一木!

    此刻,天貴圣人沒了一開始的囂張,皺著眉頭。

    半晌,冷聲道:“平育乃是本圣好友……”

    他剛說到這,方平眼神冰冷,冷冷道:“你是平育的好友?那狗東西,之前敢對我人類出手,現在還不知道死沒死,憑你圣人級實力,也敢現在插手?”

    “……”

    巨人般的天貴,臉色有些難看,他被一位真神威脅了!

    可方平就是在威脅他!

    恫嚇他!

    現在不狠起來,暗中的那些強者,指不定怎么想呢。

    非但如此,方平在腦海中瘋狂拋好處。

    “大貓,快來,圣人級飲料,果子,真神級魚頭,翅膀,蟹腿,八爪魚……我全都給你準備好了,一個叫天貴的混蛋要打劫我!你再不來,我就送出寶物報命了!”

    “……”

    片刻后,蒼貓出現,肥臉上滿是悲傷。

    本貓好可憐!

    騙子又想讓它打架!

    “快來,不然真沒了!”

    “喵嗚!”

    蒼貓悲傷,委屈道:“你說大狗給我的,他肯定不敢搶的……”

    “廢話,他要殺我,殺了我,還能有你的?”

    “喵嗚!”

    蒼貓愈加悲戚了,真可憐,本貓好慘,本貓都瘦了好多了,最近天天這里跑,那里跑,真要瘦了好幾萬斤了。

    現在正等著吃大餐呢,這時候居然又出事了!

    “喵嗚,喵嗚……本貓好慘呀!本貓好可憐呀!為什么都要欺負貓呀!”

    蒼貓都想滿地打滾了!

    悲傷,無用。

    騙子被人堵住了,它能怎么辦?

    蒼貓凄凄慘慘道;“反正本貓不打架,本貓就去看看,接應一下我的飲料和果子,你不許騙貓了!”

    方平松了口氣,急忙道:“沒問題,快點來!”

    ……

    和蒼貓溝通好了,方平這邊還有一位圣人在,那也是底氣十足!

    天狗和守泉人才露面,才離開。

    他就不信,這時候真的有人敢對蒼貓如何。

    敢的人,都在假天墳呢!

    有了底氣,方平也不懼怕,這家伙一言不合就對自己動手,敵意明顯,他哪還會客氣!

    “天貴是吧?”

    方平盯著臉色難看的天貴圣人,語氣不善道:“你可知道,對本部出手的,哪怕天王,現在也都死的很慘!你是破七還是破八?你膽子很大,木老,這家伙交給你了,纏住他片刻,今日我要屠圣!”

    天貴眼神冰寒,寒光甚至凍結了虛空!

    他被一位真神侮辱了!

    ……

    與此同時。

    黑暗虛空中。

    有幾道人影閃爍,一道白色身影閃現,之前出現在這的界門元帥,袁剛圣人精神力波動,輕笑道:“有趣!天貴這次好像遇到了麻煩……”

    “當代人王……這一代人王,太過跋扈,未必是好事!人族居然讓此人成為人王,可惜了!”

    “可惜?”

    又有人淡淡道:“有何可惜的,此代人王,老朽略知一二,修道三載,破四實力,自然有其狂妄的本事!老朽看,天貴這次有麻煩了!天帝剛走,未必遠去,此刻對他出手,別剛復生就隕落了!”

    暗中,不止一人,而是三四人。

    有白袍袁剛,有北皇門下雨薇,還有一兩人看不清身影,看不清樣貌。

    天貴圣人忽然出頭,這些人有人覺得方平狂妄,也有人覺得天貴不智!

    這時候剛復生,天貴哪怕當年有頂級圣人實力,現在撐死了初入圣人境。

    不說天木在這,天帝這剛走,你就出手,不怕天帝殺個回馬槍,干掉你?

    平育天帝和他關系是不錯,那也用不著為了一個真神,一復生就得罪現在三界的霸主勢力。

    這時候,袁剛這位界門元帥,又笑道:“看戲吧!現在可不是吾等出手的好時候,諸位都是剛復蘇,聽聞那些強者都入了天墳……乾王,坤王,巽王,艮王……

    這么多天王級強者都在,本帥也聽聞一二,人族之前的確被諸方圍殺!

    到現在都沒分出勝負,可見實力非凡,此人口中的鎮天王、武王恐怕也是絕世強者!

    天貴哪怕這次占盡了便宜,等這些人歸來……麻煩也不會小,諸位,都靜觀其變為妙!”

    眾人也不說話,不過還是贊同他的說法。

    至強者還沒決出勝負,此刻你就站隊,這圣人級實力白來的吧?

    修到了這個境界,誰不是人精!

    不到最后關頭,哪會輕易站隊!

    天貴……三十六圣當久了,一復蘇,大概都沒了解人間界的情況吧?

    ……

    暗中,復蘇的強者們在交流。

    禁忌海上。

    方平霸道無邊,讓天木纏住對方,揚言要屠圣!

    嚇唬人,誰不會?

    天貴憤怒,卻很忌憚。

    越老越怕死,別說死過一次的人,剛復蘇,此刻的他們,比一般的老古董更怕死。

    換做當年,被人如此侮辱,哪怕天木在,他也要宰了方平。

    可這時候,他猶豫了。

    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

    天木沒動手,方平也不催促,真打起來,未必是好事,嚇得一位圣人不敢吭聲,這就是本事!

    方平嗤笑一聲,看向槐王幾人,冷笑道:“你們的靠山來了,還不去那邊一起聚聚!圣人……這個把月,圣人死的也不少了!”

    常融天帝,那就是圣人級。

    這也是第一位隕落的圣人級強者!

    方平說死了不少……自然是胡扯的。

    然而,槐王幾人卻是沒說什么,也沒跑到那邊獻殷勤,都還不知道什么情況,胡亂獻殷勤,搞不好會被惱羞成怒的天貴干掉。

    場面,再次安靜了下來。

    就在此刻,虛空忽然黑暗了下來。

    天地變色!

    血云密布虛空!

    雨水,瞬間滴落。

    血雨!

    天貴圣人身體一震,真神們感應還不明顯,可圣人級,卻是極為明顯。

    天木也是身體微震,喃喃道:“誰死了?”

    “誰死了!”

    這一刻,發出這樣疑問的人不少。

    而方平,也是身體一震,忽然從儲物空間中拿出一物,咔嚓,手中的東西忽然破碎!

    方平哈哈大笑,這一刻那是真的狂妄無邊!

    “哈哈哈,青精死了!”

    方平發生狂笑,“羅浮山徹底覆滅了!這就是招惹我人類的下場!管你是不是什么古老帝尊,圣人,和我人類為敵,那就得死!”

    “青精!”

    對面,天貴圣人身體一顫。

    暗中,虛空震蕩,幾道身影遮掩不住氣息了,破碎了虛空,呈現在眾人面前。

    一旁,青畫臉色復雜。

    不遠處,委羽山這邊,姜旭真神也是一臉復雜。

    羅浮山之主死了!

    誰殺的?

    他們其實有了判斷,不是鎮天王就是武王!

    又一位古老帝尊死了!

    古老帝尊,往往也代表著圣人級。

    “青精死了……”

    暗中,剛出現的幾人,有人發出了無限的感慨,看著那血云,那血雨,眼神復雜。

    他們剛復蘇,就見證了帝級的隕落,圣人的隕落!

    這比當年都可怕!

    當年天界要不是最后一戰,平時哪怕真神都很少會死。

    可現在呢?

    真神隕落如雨,帝級這兩天也接連死亡,現在更是有圣人隕落。

    非但如此,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是臉色一動。

    本源世界中,黑暗的虛空中,一顆大星一閃而逝!

    大星!

    方平他們只看到了這個,可幾位圣人,卻是感受的更多。

    這一刻,在本源世界深處,在強者的領域,一顆大星爆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陣笑聲響徹四方!

    “我張濤,算是天王了吧?哈哈哈!人族,無敵!”

    一位新天王誕生了!

    兩千多年來,第一位誕生的天王級強者,而且還很跋扈。

    至于月靈這些人,他們也算新晉天王,可本身太古老了,這些人哪怕新晉天王,都沒有這股氣勢。

    傳音本源世界,那不是誰都會干的事。

    魔帝當年就沒干這事!

    當然,魔帝需要低調,武王不需要。

    因為他干掉了青精帝尊,動靜太大,整個假天墳都看到了,都感應到了,有什么好遮掩的。

    他本源道雖沒走出十萬米,可這一刻,他的一切,都達到了天王級水準!

    ……

    “張濤!”

    這一刻,張濤真正的名傳三界!

    在復蘇的,已經復蘇的,隱藏的……

    圣人級以上強者,幾乎都知道了一位新晉天王誕生了!

    張濤!

    大星璀璨,哪怕那顆大星還很小,可光芒映射諸天!

    那濃郁的生命氣息,一看就知道,此人還年輕,還有無限的前景!

    ……

    “張濤……天王……”

    有人呢喃,天木也是臉色變幻,它知道張濤,此刻忽然看向方平,笑道:“恭喜小友,武王證道天王了!”

    “哈哈哈!”

    方平再次狂笑,“武王未成天王便屠圣,今日證道天王,我敢保證,很快會有天王隕落!哈哈哈,我人族,第一位天王級強者誕生了!”

    “百歲不到的天王強者!”

    方平聲傳四方,暴吼道:“哪個敢和我人類是為敵!常融,青精這些人就是下場!坤王就是下場,之前斬他分身,翌日本部親手斬下他的頭顱!人族,一代更比一代強!”

    聲如洪鐘,響徹四方!

    一位破四強者,在諸位圣人的眼皮子底下,囂張到了發出了挑釁四方的言論!

    然而,青精隕落,卻是讓人無法再去想什么。

    圣人死了!

    從天墳中映射了出來,映射了諸天,天地在哭泣。

    槐王這些人臉色都變了。

    此刻,槐王不動聲色,開始倒退,他要走了!

    武王證道天王,斬殺了一位圣人,天貴圣人這時候還敢繼續出手,他能把自己給烤熟了!

    真以為這些圣人傻?

    之前天貴圣人未必知道人族的情況,所以殺出來了。

    現在……武王如此張揚,以圣人為祭,證道天王,他還敢出手,那就是真傻!

    哪怕方平狂妄,那又如何?

    方平也有狂妄的資本!

    方平狂笑,吳奎山也是激動無比,人類有自己的第一位天王了!

    武王!

    至于鎮天王,他是古武時代的強者,和新武關系不大。

    新武,百年不到,居然誕生了一位天王了!

    如何不欣喜!

    如何不激動!

    新武,成功了!

    這一刻,有人緊張,有人嘆息,有人感慨。

    下一刻,遠處,有人笑道:“恭喜!人族強者證道天王,可喜可賀!”

    道賀的,不是別人,袁剛圣人。

    這位昔年鎮守界門的元帥!

    而他,當年鎮守的就是人界和地界的一處界門。

    對人間界,他太了解了。

    初武之后,人間幾乎沒出過太強的武者。

    哪料到,今日居然有強者證道天王了!

    其他幾位圣人沒說話。

    天貴圣人也沒吭聲。

    這下子,面子是落定了!

    這還不算,就在這時候,遠處,虛空破開,所有人看到了一條通道,一只大肥貓,搖晃著身軀,爪子中提著一根釣魚竿,釣魚竿搭在肥胖的肩膀上,此刻一走一搖晃,走出了目中無人的步伐。

    隔著通道,就咋咋呼呼道:“假人皇成天王了!哇咔咔,本貓又多了個天王打手!那個誰……那個誰來著,你敢打劫本貓的東西?”

    “本貓縱橫三界多少萬年來著?只有本貓打劫別人,你敢打劫本貓,好大的膽子!”

    蒼貓先是歡喜,接著就是憤怒!

    走到了通道口,一只貓爪子抓著釣魚竿,一只貓爪子插著肥胖的腰……如果它有腰的話。

    指著天貴就氣惱道:“你敢打劫貓,你完了!本貓要召集大狗和護貓隊長戳死你!本貓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你完了!”

    天貴臉色微變。

    蒼貓?

    它怎么在這!

    何止他色變,這一刻,青畫也是尖銳道:“蒼帝怎么在這?”

    “怎么會!”

    “蒼帝不是去了天墳嗎?”

    “師尊呢?”

    “宗主何在!”

    “蒼帝居然沒走!”

    “……”

    四面八方,強者們都震撼了!

    蒼帝沒走!

    那天墳中那些人呢?

    蒼貓才不理他們,氣呼呼道:“本貓要敲鑼了,你別跑,欺負貓,打死你!”

    一聽它要敲鑼了……

    下一刻,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遠處,雨薇幾位圣人,二話不說,破空就走!

    開什么玩笑!

    誰知道蒼貓現在還能喊多少人來?

    當年通天鑼一響,百位帝尊齊聚,這些帝尊,當中也有圣人的。

    巔峰時期,護貓隊長在的時候,那得加上這位至強者,再加上天狗,運氣不好的話,哪天把靈皇敲來了都不稀奇!

    誰敢在那時候招惹蒼貓?

    如今,時光荏苒,滄海桑田。

    可眾人不知道,蒼貓是否會再次敲來強者。

    這下子,還看戲?

    跑路再說!

    他們跑了,天貴圣人原本還想走個臺階,放個狠話之類的再走……

    現在,二話不說,撕裂了虛空,拔腿就跑!

    方平暴喝道:“木老,留下他,等蒼貓喊人來!”

    天木轟隆一下,本體直接鎮壓虛空!

    方平心中暗罵,讓你裝裝樣子,你還真實在,還真出手啊!

    他哪知道,當看到蒼貓出來,天木一下子真的有些信了,這貓……要敲鑼了啊!

    天帝才走不久,誰知道會不會把天帝給敲回來。

    這時候不出手,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所以它出手了!

    好在,天貴也是遠古圣人,雖然沒恢復巔峰,可逃路還是有一手的。

    低喝一聲,一枚如同方平圣人令差不多的大印出現,一印打穿了一條通道,眨眼間破入通道,消失的無影無蹤。

    跑了!

    他還真怕被攔住了,被留下了!

    太驚悚了!

    人類有人證道天王,斬殺了圣人。

    結果又出來了蒼貓,開始要敲鑼,他能不怕嗎?

    面子,那也沒命重要!

    何止他跑了,此刻,鯤王這些妖獸,那是沒命的朝四方逃跑。

    槐王幾人,早就跑的不見蹤影了!

    只留下幾位和人族還算交好的勢力,這些真神一臉尷尬,倒是沒跑。

    方平喝道:“木老,別追殺了,留下幾位真神,最少也要留下一些吃的,我要食材!”

    天木也不廢話,它其實也不想和一位圣人死斗。

    此刻,聽到這話,那是毫不客氣,一根巨大的枝干,如同手掌心一般,直接抓向要入海的鯤王。

    這頭大魚,那是嚇得肝膽欲裂,上次才丟了個腦袋,現在……二話不說,大魚斷了自己的尾巴,尾巴拋向天木,遁入海中,瞬間消失!

    “殺鵬躍,翅膀才一只,不夠……”

    咔嚓!

    虛空中,金色血液濺射,一只巨大的金色翅膀從空間中跌落,鵬躍跑了,自己丟下了另一只翅膀!

    非但如此,這一刻,有兩只巨大的金色蟹螯從水中飆射而出!

    有幾根巨大的如同柱子的觸須射出……

    都在斷尾求生!

    其他圣人跑了,方平這邊,一位圣人,一位可戰帝級的蒼貓,一位近帝,一位狂妄無邊的人王……

    這時候還不舍棄一些東西保命,真等著被追殺啊!

    在靈瀟青畫這些人呆滯的目光中,此刻,四面八方,如同進入了廚房,不時有食材飆射而來。

    當然,這所謂的食材,都是巨大無比,都是能量充沛的嚇人!

    不遠處,蒼貓也有些呆滯,好簡單啊!

    本貓就嚇唬了你們一句,居然送了這么多好吃的,這次沒白跑!

    
冒险丛林怎么玩
甘肃11选5中奖助手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码 快乐双彩中奖对照表 浙江快乐彩11选5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 打麻将上下分app软件下载 平特一肖中奖赔率表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1分11选5软件 36选7好彩1 什么网游戏可以赚钱最快 大嘴辽源麻将手机版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 下载正宗河北麻将 官方手机版捕鱼游戏 麻将来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