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129章 貓樹回歸
    靈皇道場中。

    就在地窟重立天庭的這一刻,鎮海使幾人身體微微一震。

    下一刻,之前淡定的鎮海使,忽然臉色冰寒,語氣森然!

    “好大的膽子!”

    鎮海使暴怒!

    何止它,此刻,另一方,乾王氣機爆發,震撼虛空,一朵七瓣蓮花升起,聲音冰寒無比,“大膽!竟然有人敢重立天庭,奪我正統之位!”

    “混賬!”

    “找死!”

    巽王,艮王紛紛暴喝!

    那邊,坤王也是破碎虛空,一尊仿佛來自遠古時代的神佛虛影覆蓋天地,喝道:“膽大包天!皇者未出,竟敢重立天庭!”

    “找死嗎?”

    “鴻宇,是不是你?”

    坤王暴吼一聲,四周虛空坍塌,身后,三大圣人臉色也不好看,有些慍怒!

    那邊,二王悄悄退去,不敢說任何話語。

    亂了!

    外界恐怕真的亂了,有人重立天庭,敕封各方,非但如此,還動用了天王印和圣人令。

    剝奪了一些東西!

    唯有他們這些人,才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方平冊封力無奇的時候,這些人毫無反應,那是因為方平只是說說,并未觸發到什么。

    可現在,九位圣人,動用了圣人令和天王印,簡直不可饒恕!

    爆發出破七實力的乾王,此刻不復老好人模樣,冷聲喝道:“好大的膽子!如此欺我!天界墜毀八千年,天庭始終無人敢立,就因為吾等還活著!”

    “天庭還在!”

    “正統還在!”

    乾王憤怒無比,是的,正統還在!

    本源道的道統勢力還在!

    天界毀了,不代表天庭就滅了。

    八王還是八王,三十六圣還是三十六圣。

    那邊,天魁圣人也是無比的憤怒,怒道:“天植天命走了,此事定是妖皇神朝復辟,早在當年,妖皇就欲復辟天庭,可忌憚吾等,一直不敢!”

    “當年滅妖皇神朝,也與此事有關,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敢再來!”

    “可惡!可恨!可殺!”

    天魁也怒了。

    一位位天王,都是臉色鐵青!

    坤王眼冒寒光,凍結了虛空,環顧四方,森冷道:“鴻宇,你是在找死!混賬東西!天庭未滅,你敢重立天庭!”

    眾人紛紛看向坤王,那邊,黎渚踏空而來,淡漠道:“鴻宇可是當年妖皇?”

    這話剛出,有人嘿嘿直笑道:“是他沒錯!老夫告訴你們,別看鴻坤憤怒,其實兄弟倆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當年分賬不均罷了,這次……難說!”

    鎮天王展露行蹤,怪笑道:“這一次,也許鴻宇和鴻坤兄弟達成了一致,一起重立天庭!否則,當年都不敢,而今哪有那么大的膽子!兄弟倆破八了,肆無忌憚了,都想成皇了,這是要翻天啊!”

    那邊,武王撕裂了虛空,也是怪笑道:“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過感覺你們要倒霉啊!重立天庭……這是要抓你們回去當奴仆了嗎?”

    鎮天王哈哈大笑道:“奴仆?那倒不至于!有人重立天庭,這就算了,敕封了新的三使八王三十六圣,動用了天王印和圣人令!

    就如人王道,眾生之力反饋,天庭當年為正統,不管三界服不服,多少還是有些作用的。

    受到敕封的天王和圣人,也和天庭關聯,也有一些修煉增持作用。

    可現在……哈哈哈,有人重新敕封了那些正統神靈!

    雖然天王印和圣人令沒有聚齊,更沒有九皇印,可這是要篡位了,哈哈哈……”

    鎮天王大笑,看向老張,再次補充道:“理解嗎?不理解說的通透點,方平那小子自封人王,其實也剝奪了一些你的機會,懂了嗎?”

    張濤笑道:“當然懂!這小子進步飛快,和人王有關,我現在進步倒是慢了……哎!看來有些麻煩了。”

    “何止是麻煩!”

    鎮天王再次笑道:“那些新上任的家伙,第一件事要干的就是干掉之前的上任,自己上位,嘿嘿,這下乾王幾個老不死的死定了!”

    眾人都是冷冷看著兩人,看著兩人互相配合,刺激自己。

    這倆混蛋,落井下石呢!

    乾王冷漠,環顧四方,語氣愈加森冷:“鴻宇,出來!若不是你便算了,若是你……你真以為你可以匹敵三界諸強?你敢逆天行事,無法無天!”

    眾人氣機爆發,攪動的虛空不斷坍塌,都怒了。

    一些人都不再隱藏實力!

    乾王,八王之首,破七了!

    坤王,也破七了。

    鎮海使,同樣破七的實力。

    這些人,這八千年可不是白活的。

    ……

    那邊。

    天極咽著口水,不瘋了,真的不瘋了,因為有人要瘋了。

    天極看著月靈,小心翼翼道:“月靈……我想走了。”

    月靈冷冷看著他,雙眼血紅。

    天極將手中的地皇劍舉起,訕訕道:“給你,我不要了。”

    我怕了!

    要死了!

    月靈不會要幫鴻宇吧?

    可鴻宇一旦是幕后主使,這下子得罪了多少天王強者,這是要人命啊!

    天極真的驚恐了!

    乾坤巽艮四王,天魁這位圣人之王,鎮海使這位破七天王,以及三大護教,還有其他幾位三十六圣中的圣人也在……

    天極都要打寒顫了!

    太恐怖了!

    這還不是小大小鬧,有人剝奪了他們的正統之位,雖說還沒成功,畢竟天王們掌管著天王印,圣人也有圣人令在手。

    可這是挑釁,以及爭奪!

    眾人奪的是什么?

    奪的是成皇的機會!

    如何成皇?

    走本源大道!

    誰是本源大道正統,天庭!

    這就是一條利益鏈,哪怕天界墜毀,乾王這些人也沒說不承認自己是天庭的八王圣人。

    月靈看著他!

    地皇劍都不要了!

    天極一直跟著她,也和地皇劍有關,可現在這家伙連神器都不要了,要走!

    天極見她瞪著自己,苦澀道:“我不要了……你拿走!這劍燙手,除非……除非你不幫鴻宇,要不然,除非我父皇來了,要不然我不干!”

    太恐怖了!

    破七的都好幾位啊,這些人太可怕了,哪是他這位剛晉升不久的破六天王可比的。

    破七……其實也是一個極限。

    破八的至強者……并非人人都有機會的,天狗、護貓隊長這些人當年破八,其實都有一些特殊之處,有人甚至鍛造了玉骨!

    破七,其實就是本源道的極限。

    他哪敢一下子得罪這么多人!

    瘋子都不瘋了,因為天極覺得,接下來有人會比他更瘋狂的。

    月靈眼神血紅,咬牙道:“未必是他!他死了,死了很多年了!那人未必是他……就算是他,也不會是他做的!”

    重立天庭,膽子太大了。

    天極干澀道:“難說啊!我當年就聽說……妖皇也許就是他!他想成皇,當年妖皇神朝也有重立天庭的心思,現在真的重立了……你能保證不是他?”

    月靈冷哼一聲,死死盯著他,“還沒確定,你不許走!”

    “我要走。”

    “你敢走,你走……本宮追殺你到死!”

    “你不講理……”

    天極氣急,這不是不講道理嗎?

    月靈哼了一聲,講什么道理,不過很快又道:“先找到他,若是……真的是他,你可以走。”

    天極松了口氣,接著看向遠處,“那我們單獨行動,別和這些人一起,我怕……”

    他怕一起遇到了,到時候這些人直接出手,他是出手呢還是不出手?

    太糾結了!

    現在的天極,只想出去……

    出去,還有個新天庭存在,他又有些擔憂了。

    天王也危險啊!

    ……

    靈皇道場中,亂成了一片。

    鎮星城,小世界中。

    鑄神使再次搖頭,夠亂的!

    真要是鴻宇干的,這家伙果然不愧是他評選的十大風云人物之一,夠膽魄。

    這時候,重立天庭,敕封各方,雖說得罪的人多,可接下來,一旦如人族這樣,得到了認可,那些人都會有一個進步的。

    一群圣人,也許會出不少天王的。

    “越來越有趣了,到了這關頭,什么牛鬼蛇神都出來了。”

    鑄神使再次搖頭,接著又嘆道:“鑄神使都被遺忘了……可惜了,也夠看不起我的。”

    敕封了三使,就是沒鑄神使,難道不知道老子是和三使一起受天庭敕封的嗎?

    還是覺得自己就在三界中,不敢現在得罪自己?

    “看不起我!”

    老頭子自顧自地生著悶氣,也懶得摻和,算了,讓他們去斗吧。

    ……

    三界,看似平靜,卻是亂成了一團麻。

    而此刻,方平也收到了消息,卻是沒太在意,管你天庭不天庭的,和我無關。

    ……

    地窟重建天庭,對大部分人而言,并沒有特殊的感受。

    上古已經成了傳說,九皇四帝太久太久沒有出現,低層次的武者,早已遺忘。

    哪怕有傳言,四帝轉世,可到底是不是都不確定。

    基于此,除了引起了那些老古董的憤怒,倒也沒太大變化。

    眨眼間,4月快要結束了。

    三界難得和平了一段時日。

    人類這邊,也是欣欣向上,一位位武者進入地窟,小規模戰爭還在爆發,卻是已經不再引起太大的關注。

    這一日。

    地窟外域。

    南七域。

    南七域,魔都地窟,這段時日也有小規模戰爭爆發,在御海山方向爆發。

    以御海山為界限,時常會爆發一些戰斗,人類和地窟,在御海山爭奪控制權,包括一些礦脈的歸屬權。

    當初的希望城,早就成了貓宮。

    可惜,貓宮建成之后,蒼貓再也沒有來這座城市居住過。

    說好了找到了困天鈴就回來,可困天鈴一直找不到,蒼貓也很無奈,雖然親眼看到過很多次,現在就在假天墳那邊堵門,可不是沒拿到手嗎?

    于是,蒼貓主動遺忘了要回南七域的事。

    公涓子都跑了,括蒼山都被毀了,還回來干嘛。

    海岸線,如今也是人類防御的目標。

    當年只需要防守御海山方向的敵人,而今,卻是不得不多加了一道防線,防守禁忌海的敵人。

    坐鎮海岸線的強者,是來自魔武的幾位九品。

    海岸線上,一排排的能源大炮對準了大海,只露出炮口,這些能源巨炮,已經動用過多次。

    不少海上妖族想登岸,幾次都被人類擊潰,能源炮建功不小。

    就在今日,幾位九品還在坐鎮的時候。

    海中,一道人影閃爍。

    猥瑣,是它的標志。

    老者哪怕到了絕巔,也是弓著腰,瘦瘦小小的,眼神四處亂晃,好像隨時準備跑路一樣。

    “到這了……”

    看著遠方岸邊那座城市,看著那大貓一樣的城市,老者情不自禁地打了個顫,自己這算不算羊入虎口?

    “真要去找它嗎?”

    老者一臉的糾結,真要去找貓?

    當年自己好不容易趁著它睡著了,逃離了貓宮,現在又主動回來了,是不是太廉價了?

    “它怎么也不來找我!”

    老者有些不忿,你倒是來找我啊!

    找我,我回去了,多少有臺階可以下。

    你又不找我,我自己回去了,多沒面子。

    老者正是貓樹,最近它覺得日子沒法過了,前兩天,藏身一處小島,哪知道隔天小島附近就復蘇了一位強者,一復蘇,看到它,那是眼神雪亮的嚇人。

    這剛復蘇,當然需要本源氣,穩固本源。

    貓果,鼎鼎大名,誰不知道。

    難得遇到了貓樹單獨出來,不吃它吃誰。

    貓樹跑了半天,趁著對方剛復蘇,境界還不穩固,總算是跑了出來。

    可它真的沒辦法了,誰知道這大海中,還有多少強者在復蘇。

    這么逃下去,不是辦法。

    帶著糾結,貓樹很快出現在了海邊。

    它一出現,海岸線上,多位九品出現。

    郭圣泉喝道:“來者何人?此地是人族領地,戰略要地!若想去地窟禁區,走原本界域之地所在區域,通行御海山!”

    人類也不是霸道的真不給任何人通行。

    現在的強者很多,人類也只是防守自己的區域,海中強者若是想去禁區,必須要走外域,人類也放開了界域之地所在區域的封鎖,強者可以走那邊通行。

    貓樹有些糾結,沒動彈。

    這下子,郭圣泉幾人有些警惕了,再次喝道:“來人通報姓名!若有要事,我們通稟人王,再給前輩答復!”

    敢一個人走禁忌海,十有八九都是絕巔境。

    尋常的八九品武者,走禁忌海,很有可能走不出千里,就被那些妖族給撕碎了。

    這人既然到了這,因為禁忌海有隔絕氣息的作用,他們也很難分辨來人實力如何。

    這次,貓樹不再糾結了。

    別鬧出了誤會,真讓那位屠圣的人王來了,那就麻煩了。

    它想低調一點回去,不想先遇到人王……因為據說人王很貪財,看到什么好東西都想要,看到自己……它怕被吃了。

    還是先找蒼貓最好。

    想到這,貓樹滿臉堆笑道:“別誤會,老夫……我來自人族好友蒼貓蒼帝麾下,是蒼帝的老仆……”

    這話一出,郭圣泉震撼道:“護貓隊長……”

    貓樹嘴角抽搐,想什么呢!

    “不是不是,老奴并非總管大人!”

    貓樹急忙解釋道:“老奴是貓宮舊仆,聽聞蒼帝在人間棲居,特來尋蒼帝大人!”

    說著,都快流淚了,“三千年了,三千年不曾見到蒼帝,甚是想念!近日才知,蒼帝居然在人間,早知此事,老奴早就來找蒼帝了……”

    郭圣泉幾人對視一眼,面露意外之色,貓宮……還真有仆從啊?

    想歸想,郭圣泉也不敢大意,急忙道:“前輩稍候片刻,我們馬上派人去通知蒼貓前輩!”

    “好好好,告訴蒼帝,老奴三千年來日思夜寐,日日夜夜都想回歸貓宮……”

    它逃離貓宮,足足三千年了。

    三千年前,也差不多是天狗戰死的那時候。

    那時候蒼貓沉睡,它就跑了。

    找了蒼帝三千年啊……

    貓樹心中瘋狂地想著,這三千年來,我沒跑,其實我只是迷路了,一直想回家的,可是找不到家了。

    “我去括蒼山外等了很久的,很久很久!”

    貓樹心中狂想,“蒼帝,我一直在等你蘇醒啊!可惜你沒醒,老奴沒辦法了,只好在地窟扎根了……”

    貓樹心中繼續想著。

    ……

    魔都。

    蒼貓懶洋洋地翻了個身,貓嘴砸吧了一下,誰信啊!

    不過……有吃的了,回來就回來吧。

    很快,有人來了。

    不等來人開口,蒼貓就打著哈欠道:“讓它來吧。”

    來人也不多說,蒼貓幫人類很多,它的仆人……雖然也得報備上去,不過也不會太過擔憂,何況魔都還有一位圣人在。

    蒼貓剛說完,下一刻,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踏空而下,不是貓樹,而是天木。

    “蒼貓,是貓樹回來了?”

    天木好像有些興奮,萬物歸一決!

    方平上次騙了它,蒼貓這不學無術的家伙,根本不知道這功法,可貓樹知道啊。

    要不然,這位絕巔境的大樹,沒那么容易到處跑的,連本體都看不到。

    蒼貓瞥了它一眼,咕噥道:“是吧!大木頭,你干嘛比本貓還高興。”

    天木笑道:“遇到了同類,心情好一些。”

    “它又不是你同類!”

    蒼貓懶洋洋道:“貓樹是種子長大的,你又不是種子長大的……”

    天木微微皺眉,想了想才道:“蒼貓,說起這事,老朽倒是有些疑惑想要請教。”

    “不想說。”

    天木無語,不過還是道:“當年神皇大人開辟了九重天通道,將藥園搬遷到了九重天外,老朽記得,當年神皇一心想要培育一株最強妖植,不知當年是否成功?”

    “本貓怎么知道。”

    蒼貓有些生氣,張牙舞爪道:“那個老頭,太壞了!把好吃的都搬走了,九重天,本貓又進不去!”

    天木挑眉道:“進不去?可據老朽所知……當年靈皇大人暗中其實也開辟了通道,供蒼貓你進去覓食……”

    “胡說!”

    蒼貓否認道:“沒有這事!”

    天木笑道:“怎么會?老朽還記得,那一日,神皇來澆灌老朽,罵了一句……咳咳,后來好像又搬遷了藥園,連靈皇都不知道在哪。”

    蒼貓無辜地看著它,沒有的事,別胡說。

    誰去九重天外偷吃的了!

    這事連大狗都不知道的。

    再說了,本貓好像也沒去過幾次嘛。

    “老朽只是想知道,當年培育妖植的計劃,到底成功了沒有。”

    天木輕聲道:“要是沒成功,老朽還有機會……蒼貓你知道是什么機會!可若是成功了,我擔心……我沒機會了!”

    蒼貓咕噥道:“我是不知道嘛!神皇老頭很壞的,在九重天外也布置了大陣,本貓又進不了深處,就在外面轉悠了一圈,吃了點不太好吃的東西。

    不過他弄的那么嚴實,說不定就成功了呢。”

    天木臉色微變,有些緊張道:“獸皇證道之后,妖獸一族,再也無妖可證道皇者!和人族不同,人族八皇四帝,而妖族只有獸皇!

    妖植一脈,這一次也許也能誕生一位皇者……

    可若是……若是神皇大人真的培育成功了……”

    蒼貓無所謂道:“那又和本貓無關……”

    “蒼貓,話不能這么說!”

    天木掙扎道:“老朽證道皇者,蒼貓你想喝皇級飲料,吃皇級果實,那還不是輕松至極,老朽還會苛待蒼貓你?可若是……神皇大人培育的那株妖植成了妖植之皇,蒼貓你可未必有機會了!”

    蒼貓看著它,貓臉呆滯,這大木頭,這是賣了它自己了?

    “那你想怎么樣嘛,本貓又不知道怎么成皇……”

    天木欲言又止,半晌才道:“若是……我說……若是日后遭遇這株妖植,蒼貓可否和人王說一聲,人族助我一臂之力……斬殺此妖!還有……貓樹雖是妖植,可畢竟才真神實力……老朽有些擔心……”

    它擔心貓樹回來了,也許會產生一些意料不到的后果。

    妖植無皇!

    這個時代,是人族的時代,也是妖植一脈的時代!

    這個時代,也許會誕生一位妖植皇者,可能性很大的。

    可現在,這個可能,充滿了不確定性。

    天木需要更大的助力!

    蒼貓嘀咕一聲,都想成皇,連這大木頭都想成皇,真夠無聊的。

    正想著,下一刻,貓臉露笑,回來了!

    有好吃的!

    
冒险丛林怎么玩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数据 皇冠比分水位 股城网模拟炒股平台 皇家棋牌靠谱吗 南宁麻将 秒速赛车赌博是骗局吗 辽宁25选4中奖号码查询 排球比分sub什么意思 江苏11选5开奖图一 绝密公式算单双99 黑龙江11选5基本 福建今晚36选7开 福州麻将五毛微信群 德国赛车开奖结果 黄大仙六肖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