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187章 止戈
    三界安靜了。

    所有人安靜了。

    方平和張濤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不遠處的老頭。

    這還是人嗎?

    一拳轟飛了一位初武領袖,你這老東西到底什么實力?

    方平牙都酸了,你什么情況?

    鎮天王當年打一個地窟都打的艱難,打幾個絕巔都有些無力,你現在跟我說,你打至強都行,你逗我呢?

    鎮天王自己叨咕了幾句,這時候看方平他們都看著自己,疑惑道:“都看著老夫做什么?”

    龍變急忙轉頭,不敢再看。

    這老家伙太強了!

    至強者那不用說,關鍵他在破八的道路上到底走了多遠,這一點他無法估測。

    ……

    遠處。

    鴻宇眉頭緊皺,一旁,幾位圣人也是目瞪口呆,許久,有人低聲道:“他……到底什么實力?”

    鴻宇微微蹙眉,半晌,淡淡道:“應該還是破八,不過……恐怕走了一大截了!剛剛被轟飛的初武領袖,是當年肉身證道的天臂神,不是全部肉身證道,而是雙臂打破了極限。

    在破八當中,不算頂級,比不得初武時代另外幾位領袖,可也是絕頂強者。

    鎮天王……也許打破兩扇門戶了。”

    鴻宇說著,眼神變幻不定。

    這老家伙,之前實力就展露了不少,以一敵二,對抗鎮海使和乾王。

    鎮海使也破八,不過剛破八不久,之前鎮天王展露的實力,也很強大,可應該沒到那種地步。

    現在……一拳轟飛了天臂,雖說和天臂大意了有關,可也足以證明,鎮天王真的走到了一個極致。

    ……

    “李鎮!”

    這一刻,其他幾位破八也是低聲呢喃。

    強!

    獨戰的情況下,以現在大家表現的實力,恐怕沒人能勝他。

    不,也許有人可以。

    全盛狀態的掌兵使,全盛狀態的貓宮總管。

    這兩位都曾斬殺過至強者,掌兵使在天界最后一戰中,曾爆發全部實力,以命隕的代價,干掉了一位至強者。

    貓宮總管天辰,也是如此,和火神同歸于盡。

    能斬殺至強者,這就是實力的體現。

    可兩人到現在都未必恢復了巔峰,尤其是掌兵使,剛復蘇,真要交手,恐怕絕不是鎮天王對手。

    若是將破八也分高低,掌兵使、天辰、鎮天王三位,恐怕要比其他人高一截。

    至于坤王這幾位,雖是破八,可到現在并未真正展現出破八至強的無敵。

    真要無敵,亂也不敢隨意招惹。

    沒看現在的亂,看都不敢看鎮天王了嗎?

    之前還想敲斷這老家伙的大腿,可現在,亂卻是不敢看那老家伙了,巴不得鎮天王忘了之前他說過的話。

    ……

    四方皆寂。

    圣武神也是徹底絕望。

    死定了!

    而這時候,方平一刀劈斷了他另外一條腿,眨眼間,撕裂了他雙臂,奪取了他的拳套。

    就在張濤他們等待方平斬殺此人,徹底宣告他們歸來的時候。

    方平一腳將半殘的圣武神踢飛。

    眾人愣了一下。

    方平一臉平靜,看著遠處虛空四肢斷裂的圣武神,冷冷道:“按照我以前的習慣,對待敵人,必定斬盡殺絕!”

    “不過今日我饒你狗命!”

    “不是我怕了你,是讓你們那位初武領袖有個臺階下,是讓鎮天王有個臺階下!”

    “殺你圣武大陸五圣,算是收了你們對人族出手的利息,現在趁早滾蛋,否則我怕我忍不住現在宰了你!”

    方平轉身,邁步離去。

    張濤微微挑眉,方平頭也不回道:“滾吧,再不滾,被其他人殺了,可別怪我沒給你們初武一脈面子!我殺人,不會否認,可有些人想栽贓我,那也別想的這么輕松!

    圣武今日死了,那和我人族無關,殺一個破六初武,人族還不屑于否認!”

    遠處,圣武神臉色變幻,也不廢話,四肢再次生長,卻不再是玉骨。

    也不多說,撕裂虛空,眨眼間消失。

    亂蠢蠢欲動,不過很快還是消停了下來。

    鎮天王還在呢,不好下手。

    ……

    四方再次愣了一下。

    方平居然沒殺圣武?

    黑暗虛空中,黎渚微微蹙眉,蠢蠢欲動,有心想要干掉圣武,最終還是蹙眉沒有出手,那位初武領袖未必就徹底不再關注此地。

    現在下手,不是好事。

    也有其他人想下手,卻是考慮再三,最終都放棄了。

    ……

    鎮天王有些詫異地看著方平,這小子沒殺圣武?

    他還以為這家伙這次不殺人,絕不會罷休的。

    一時間,鎮天王有些恍惚,這家伙這么給面子了?

    不對啊,老子憑什么要在乎他給不給面子!

    鎮天王心中暗罵一聲,見風使舵的小子,老子剛剛爆發了實力,你小子嚇到了吧?

    現在知道給面子了?

    ……

    “方平……”

    張濤跟了上來,看了方平一眼,忽然笑道:“成熟了……”

    “別夸我。”

    方平撇嘴,“不殺他,不是成熟不成熟的問題,是為了讓李老鬼繼續給人族賣命,免得這家伙心生不滿,跑別人陣營去了。

    還有,初武出現破八,我就沒準備殺他了。

    現在招惹一位破八,沒那個必要。

    至于圣武神……一個破六巔峰的家伙,玉骨被打斷,修復起來,沒有一兩年都未必行。

    一兩年……一兩年后,我隨便打死他!

    還有,之前那三個家伙,一副同生死的樣子,現在殺了圣武神,要是那三個家伙沒被送走,我一起干掉拉倒,送走了,我就沒必要再單獨干掉一個,留下三個大患了。”

    這話,方平說的不加遮掩,聽的鎮天王想翻白眼。

    “還有,我人族強大,圣武神哪敢繼續找我們人族麻煩!除非真的活膩歪了!要找,你說會找誰?”

    方平淡笑道:“紫兒前輩,那是靈皇后裔,越是我們人族的好友!可有人不是啊,不但不是,還是三界的流浪漢,孤家寡人一個,他也敢摻和這種大戰,還撕了別人的大腿……

    老張,你說初武一脈要是報仇,是先找我們,還是先找那位?”

    “……”

    后方,亂四處看了看,最后看著自己手中提著的大腿,一臉呆滯,你是在說我?

    好像就是在說我!

    瑪德,啥意思?

    老張也是失笑,接話道:“這話倒是不錯!他招惹的人多了,坤王,乾王,初武一脈,還有天狗也被他得罪了,嚴格說起來,我人族和他關系也不好,他當年襲殺過蒼貓……

    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明白了,那家伙人人喊打的貨色。

    還是個攪屎棍!

    又沒太強的實力,破七雖然不錯,可招惹的破八都有好幾位,初武一脈要想出口氣,的確要先干掉他。”方平笑道:“所以我才放了圣武,圣武死了,那初武一脈肯定極為敵視我們,可初武沒死,多少也算賣了對方一個面子,對方憋著一口氣,想出氣,又找不到發泄口,你說能找誰?”

    “那個攪屎棍!”

    “沒錯!”

    方平點頭,老張也不斷點頭,是這個道理。

    兩人一唱一和,說的后方的亂臉色鐵青,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你倆嚇唬老子?老子會怕他們報復?”

    方平也不搭理他,看向鎮天王,笑道:“李前輩……”

    鎮天王微微挑眉,我剛剛是不是聽岔了,他沒喊我李老鬼?

    “剛剛那位初武領袖,有把握擊殺攪屎棍嗎?”

    “……”

    鎮天王考慮片刻,開口道:“生死戰,那當然可以擊殺,不過亂也會跑,跑路還是有一手的,要不然當年就被天狗打死了。”

    “那初武一脈,其他天王級強者一起出手,可以圍殺他嗎?”

    “那當然可以!”

    鎮天王笑道:“不用多,今日這樣的神靈有四位,封鎖虛空,亂就跑不了,天臂那家伙出手,殺他應該不難。”

    “初武出世,一來就受挫,殺了攪屎棍,是不是可以立威了?”

    鎮天王再次笑道:“這話倒是沒說錯,天臂那老東西雖然不是老夫對手,可也是至強者,今天受挫,初武一脈恐怕人心惶惶,殺一個天王,還是破七的天王,混亂時代的天驕,應該可以挽回信心。”

    “那這么說,攪屎棍必死無疑了?”

    鎮天王點頭,笑道:“差不多!他沒地方跑了。他去天墳,天狗他們在,能活活打死他!他去禁忌海深處,那是天臂他們的老巢,他去地窟,鴻宇、鴻坤這些人大概會撕了他。

    這么說起來,的確沒地方跑了……不過要是找個地方藏起來,也許還能活下去。”

    方平笑道:“那就讓他藏起來吧,反正藏了幾千年了,再躲躲也沒什么。”

    “……”

    “夠了!”

    亂忍不住低喝一聲,面頰都在顫動,冷哼道:“誰敢殺老子?你們以為老子吃素的?想拉攏老子,做夢!”

    方平笑道:“拉攏?那就沒必要了,敵人還不知道多少,免得給我們招惹麻煩。”

    “哼,說的好像你們沒敵人……”

    方平打斷道:“我們敵人當然多,可我們有鎮天王,起碼現在沒人敢和鎮天王死磕到底,我們怕什么?”

    方平回頭,看向亂,笑瞇瞇道:“你是繼續流浪三界,還是去我們人族避避風頭?要知道,收留你,我們承受的壓力也很大的。”

    “不去!”

    亂想都不想,干脆拒絕。

    老子才不寄人籬下!

    好歹也是破七的強者,還不是初入那種,要不然也不敢和坤王死磕,他就不信了,自己這樣的強者還需要寄人籬下才能生存下去!

    方平淡笑道:“隨你!不過話說回來,你被人圍殺的時候,別后悔今日的決定。換我是初武一脈,有殺你的實力,絕不會放棄!

    不但是我,鴻坤這些人也是如此,誰讓你當了攪屎棍。

    當然,他們可能會拉攏你,不過……你還是得賣命才行,實際上,你也就和人族沒太大的沖突,和其他各方都有仇怨,我覺得你好像沒太多的選擇。”

    方平感慨道:“破八的一出就是一大窩,你一個破七的家伙,勢單力薄的,沒人撐著,還想繼續和當年一樣逍遙三界……真的有些天真了。

    另外,發現了嗎?

    破八的家伙,大部分都是有勢力有地盤的,也許這和他們破八也有關系……”

    亂罵罵咧咧道:“忽悠誰呢?那蠢狗有嗎?”

    方平淡淡道:“當然有,天狗和蒼貓一伙的,蒼貓的好友遍天下,當然算是天狗一伙的,你看鎮海使,掌管苦海,鎮天王,鎮壓人族。

    坤王,統領神教。

    初武領袖,掌初武大陸。

    掌兵使,掌天庭舊部。

    鴻宇,昔年掌地界大權,現在也是重建天庭。

    你以為破八的不想一個人逍遙,為何都在掌一方勢力,就因為權力?

    我這個初入武道沒幾年的人都有些感悟,大道,并非單獨存在的,到了他們那地步,大概都感受到了一些東西,大道最終要歸一,歸一,你一直都是一,如何歸一!

    歸的是人,是心,是道,是眾生!

    你亂天王,比起他們還是差了一籌,哪怕黎渚都懂這個道理,所以才會一直龜縮在地窟王庭。”

    此話一出,鎮天王詫異地看了方平一眼。

    亂也是愣了一下,真的假的?

    方平笑瞇瞇道:“信也好,不信也好,你試試看,你這么下去,很難破八!恰恰相反,我們各方勢力的強者,恐怕接下來都會進步迅速。

    自己好好考慮一下,若是考慮好了,來人族的話,我可以冊封你為鎮亂使。

    鎮壓亂世,你這種人最合適,因為你就是最大的亂子……”

    方平一番話,說的亂很想打死他。

    你才是亂子!

    老子有你亂嗎?

    不過這時候,亂還是有些不相信,看向鎮天王,狐疑道:“破八真的要聚一方大勢?”

    鎮天王笑道:“這個老夫不知,不過自古以來,獨自一人破八的強者……”

    鎮天王想了半天,搖頭道:“好像沒有!九皇四帝,那也是有志同道合之輩,年輕時代一起征戰四方,初武至強,也是各自統領一方……

    孤身一人證道至強的,也許你可以打破這個規律。”

    亂自己也仔細想了想,心中罵罵咧咧的,好像是沒有!

    就連天狗這蠢狗,好友其實也不少。

    難道流浪漢就真不能成至強……呸,你全家都是流浪漢!

    亂心中再次罵了起來,難道非要自己開創一方勢力才行?

    亂有些頭疼,需要這樣嗎?

    有這么麻煩嗎?

    此刻,方平已經不再管他,看向紫兒,笑道:“林前輩,蒼貓一直念叨前輩,想念了很久。前輩現在受傷不輕,不如到人間小憩幾日,修養一番,再考慮其他?”

    林紫看了他一眼,總覺得這位人王笑的有些不懷好意,不過她現在的確受傷不輕,三界越來越危險了。

    想到這,林紫微微點頭,開口道:“多謝人王款待……”

    “前輩客氣了!”

    方平繼續轉頭看向龍變,“前輩,如今地窟混亂,龍變天出口好像就在地窟內部,前輩一直和人族為盟,小心被人暗算了,不如遷移龍變天來人間,也好彼此照應。”

    龍變笑著點點頭,算是應承了下來。

    方平又看向外圍的公涓子,“公涓子前輩……”

    公涓子剛想開口,方平打斷道:“之前的事,還是可以協商一二的,龍變前輩剛好也來了人間,大家一起聊聊,彼此熟悉一番,也許有的商量。”

    龍變狐疑地看著他們一眼,什么意思,還和老夫有關了?

    公涓子避開了他的眼神,心里暗罵一聲,方平這是威逼利誘啊!

    一副你不來,我就告訴龍變,你想騎他的態度。

    這能不去嗎?

    公涓子無奈,“那老夫也去人間走一走,許多年不曾去人間了。”

    方平笑了起來,很好,都聚集到人間,人族的強者就多了。

    強者多了,鞏固防守還是沒問題的。

    不但有這些人,他還準備繼續散布消息,把問仙島一脈勾搭過來。

    紫兒是誰,靈皇后裔!

    問仙島現在有兩位圣人了,一位是彩蝶,一位是問仙道姑,她也是圣人實力。

    這可不是小勢力。

    心中盤算了一陣,方平眼中露出笑意,人類實力暴漲一大截!

    不但如此,余光瞥了一眼鎮天王,這老家伙才可怕。

    到底什么實力,誰也摸不透。

    今日不殺圣武神,和鎮天王關系很大。

    殺圣武神,那是為了立威,為了鏟除對手。

    可鎮天王一拳轟飛初武領袖,這個立威就沒必要了。

    而且初武一脈比方平想象的要強,要團結,土柏幾人到了那地步,居然敢舍命和圣武神并肩作戰,沒有人逃離。

    還有一位破八出手。

    就沖這些,方平知道,現在不能輕易斬殺初武神靈,否則也許會招惹整個初武一脈。

    衡量利弊之下,方平雖然表現的莽撞,可又不是真傻。

    招惹了大敵不說,鎮天王心中未必愉快。

    現在放了圣武,鎮天王舒服了,舒服了之后大概還覺得不好意思,人族一直都是殺伐果斷,因為他,放走了一位天王大敵,這個面子可是給到家了。

    而初武一脈被震懾,短期內恐怕也不會再找人族麻煩。

    算來算去,方平最終選擇了放棄斬殺圣武,不劃算。

    ……

    方平放了圣武,各方強者也是思緒起伏。

    人族今日立威是成功的。

    輕松斬殺五圣,四位天王強者差點全部被殺,破八強者出手阻攔都被轟飛,這樣的實力,沒有兩位破八以上的強者一起出手,別想奈何人族。

    之前,人族一直是四方圍殺的目標。

    可現在,也許不會了,起碼短期內沒人克制鎮天王,應該是不會的。

    強者們都明白,接下來應該會進入一個緩和期了。

    等待各方強者復蘇,等待各方強者穩固勢力,等待各方強者合縱連橫,這才是接下來的主流。

    大戰了多日的三界,大概要進入一個平靜期了。

    以多位強者隕落為代價,三界達成了一個短暫的平衡。

    ……

    而這,也是人族想要的。

    可方平和張濤其實都知道,隱憂還在,不但在,而且更危險了。

    “李老鬼一拳轟飛了破八至強……”

    張濤傳音方平道:“他接下來恐怕麻煩不小!他這樣的強者,現在沒有和他同階的強者和他站在一方,超出別人一籌,其他破八強者,必然不會坐視,坤王這些人接下來必定會聯絡各方,抗衡李老鬼。

    今日出手,爽是爽了,可很快,可能會造成一個局面,促使了各方聯合!”

    方平面色微微變幻,傳音道:“我知道,不過今日出手,也給我們爭取了時間,一個緩和期!老家伙自己大概也知道會如此,他現在寄希望的大概是我們可以迅速成長起來。

    在各方徹底聯手之前,我們若是也有破八戰力,那就不用畏懼什么。

    沒事的,實在不行,我讓蒼貓去一趟天墳,那邊還有兩位破八至強在,未必就懼了各方。”

    “天狗和貓宮那位,未必會幫人族……”

    “我知道,可利益還是有一致的,他們最少也會幫蒼貓拖住初武一脈,不是嗎?”

    “這倒也是。”

    老張點頭,天狗和天辰,就算不幫他們,可對付初武一脈,那還是他們會做的,因為這一脈要殺蒼貓。

    方平繼續傳音道:“你盡快徹底破七,破七之后,若是能把亂這個家伙拉攏過來,你們抗衡一位不太強大的破八還是有希望的,鑄神使那邊,我再去試探一下,也許也可以徹底拉攏過來。”

    方平說罷,沉吟片刻,繼續道:“關鍵還是人族自己!現在都是外援,人族這邊,就靠我們幾個,太難了!

    這些老古董……未必真的都會一直站在我們這邊的。

    今日你也看到了,李老鬼有些猶豫了,這還是熟人,你要知道,他還有老師的,誰知道他老師死沒死。

    人族自己這邊,要盡快出幾位天王級強者才夠。”

    張濤無奈,“太難了!”

    新武百年,出了他和方平,已經超乎想象了,再想出天王,哪有那么簡單。

    “蔣昊有希望,他是魔帝轉世身,魔帝雖然臨死的時候斷絕了一切聯系,可他之前感受過一切,知道天王的一切,他是有希望短期內晉級天王的。”

    方平繼續道:“老王他們幾個,未必沒戲,今天你應該也看到了,鐵頭那家伙混入了初武大陸,還是那位至強者身邊,我看可能會有收獲的。”

    “那小子膽子太大了。”

    老張也是感慨,李寒松膽大包天了,混到了破八至強身邊,就不怕被人知道了身份,活活捏死!

    方平繼續道:“這三個月的戰斗,大家其實都有進步!我之前其實也感應到了一些東西,嘗試了一下大道的能力,你應該是可以和這些強者有一些共鳴的,你強,他們強,不過你好像到現在沒反饋任何東西給他們……”

    “沒東西反饋。”

    老張郁悶道:“感受到了,差點要吸死我,我自己現在都有些自身難保,哪敢回饋什么。”

    “我有,這個不急。”

    方平笑道:“不但是你,我大道雖然崩了,可本源世界沒崩,我的一些能力還是可以用的,我也會嘗試著給大家一些回饋……如此一來,會讓人族進入一個高速發展期。”

    方平說到這,又道:“回去了,再找李老鬼討要一些好東西,我就不信,他一個破八至強,就沒什么家底,想辦法掏空他!讓他打誰都是平分秋色,糊弄誰呢!”

    “最少,也得讓他想辦法把李司令提升上去,不,還有戰王,一個是后裔,一個是義子,不給好處,纏死他!”

    老張失笑,后方,鎮天王正在接受一些人的膜拜眼神,此刻忽然看向前方兩人,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老夫今日是不是表現的有些過于強大了?

    這倆黑心的家伙,不會在算計他吧?

    鎮天王眼神閃爍了一下,也許老夫該找個地方閉關一段時間了,這倆黑心鬼湊到了一起,他覺得自己雖然活的久,可還真未必能算計贏他們。

    
冒险丛林怎么玩
打鱼能赢钱游戏下载 全天幸运飞艇计划qq群 3g体育比分直播中心 甘肃十一选五的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云南11选5一定牛 河南打麻将赢法 正规捕鱼平台可上下 免费不要钱的单机麻 下载广东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 世界杯盘口即时赔率 股票入门 熊猫棋牌app下载安装 山西快乐10分派彩走势图 福彩3d带连线彩宝网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