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247章 誰在虐待我?
    放血還在繼續。

    幾位帝級也開始放血,方平笑了笑,也隨意放了點血液。

    他就是裝裝樣子而已。

    然而……

    轟隆!

    修羅場震動!

    當方平的血液滴落,整個修羅場都在顫動。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不斷,修羅場在劇烈抖動。

    所有人都驚呆了!

    紛紛看向方平。

    大都督一臉警惕,迅速湊到了天植身邊,天植也是臉色發白,二話不說,和盛宏匯聚。

    方平!

    這要不是方平,他把自己腦袋擰下來。

    這邊,天機跑的更快,幾乎是在瞬間,沖到了天植他們那邊。

    人皇門下的雨萍圣人還有些茫然,可其他人不茫然,這一刻,除了平山王,包括其他幾位真神也都迅速跑了。

    沒一個人敢在方平身邊留下!

    方平!

    當他的一滴血造成了這樣的大動靜,所有人都明白了,這就是方平。

    不要說什么其他人的血液異常,不要說什么牛猛天賦異稟,也不要提只是意外,沒有意外!

    這家伙就是方平!

    有意外,也只會是方平造成的意外。

    盛宏臉色嚴肅,天植鄭重無比。

    大都督長槍緊握,手心甚至開始冒汗。

    雨萍后知后覺,此刻也緩緩退去,她不太了解方平,可她也不是真傻。

    從一開始,袁剛就對方平充滿了畏懼和警惕,幾次告誡他們,不要輕易和方平作對。

    而今,兩位天王在這,還有大都督這位頂級圣人在,然而,依舊是臉色發白,可見對方平有多警惕。

    天機圣人更是話都不說,直接跑了,哪怕剛剛天植他們還在針對神教。

    這真的是人的名!

    人王之名,在三界,那就是屠夫的代名詞。

    此地若是有破七存在還好,可惜沒有。

    兩位破六,天植還是剛破六不久,哪怕方平之前也只是破六,兩大天王依舊警惕忐忑。

    沒人出聲。

    沒人喊出那個名字!

    一群人此刻都是背后冒汗,卻是沒有一個人喊出“方平”。

    是的,都在裝糊涂。

    哪怕都知道他的身份,卻是沒人愿意拆穿。

    這戲劇性的一幕,就發生在這。

    平山王都看傻眼了,一群人求生欲望都好強大。

    方平身份都暴露成這樣了,居然沒人提他的名字。

    僵持!

    汗液滴落……滴答!

    有真神撐不住了,大滴汗液滴落在地,擦都不敢擦,真神都流汗了,那是真的怕。

    死在方平手中的強者太多了。

    可以說,三界隕落的天王和圣人,不是直接死在方平手上的,就是間接死在他手上的,反正就沒有和他無關的。

    越是研究方平,就會愈加的恐懼!

    這家伙這一年來殺的強者,比三界萬年隕落的都多。

    ……

    方平覺得自己很無辜!

    我沒干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我滴幾滴血,會導致這樣的意外發生。

    之前我都沒流血,你們就開始懷疑我了。

    方平愈發的郁悶,看著對面一群人警惕地看著自己,憨笑道:“諸位……這樣看著牛某作甚?”

    “……”

    眾人面色僵硬。

    過了一會,盛宏才僵著臉笑道:“方……牛道友,這修羅場對道友的血好像有些反應……”

    “是嗎?”

    方平笑道:“未必是牛某的血,可能是大家的血混合到了一起,所以產生了反應。”

    “是是是!”

    盛宏笑著點頭,卻是迅速傳音天植,“天植兄,你我二人聯手,真的無法匹敵方平?”

    “難!”

    天植面不改色,卻是迅速回復道:“他手段極多,金身極強,上次就已經接近破七的地步!現在到底是破六還是破七難以判斷。就算還是破六,除非你有秒殺他的能力……否則你我聯手也未必能占到任何便宜。”

    盛宏聞言不再提這事,臉上依舊帶笑道:“牛道友,既然修羅場有了反應,不如我們再釋放一些血液?”

    方平憨笑道:“我覺得帝級血液未必有效了,不如……二位天王也釋放一些試試?”

    一位帝尊這么和天王說話,早就被人打死了。

    可這時候,兩位天王卻是僵硬地笑著,沒反駁。

    方平也知道自己暴露了,不過……繼續裝下去好了。

    暴露就暴露了,我非要裝著我不知道,你們能如何?

    此地兩位天王,三位圣人,實力不弱。

    可方平不怕!

    要是有一位破七的在這,他未必會這么囂張,可關鍵沒有啊。

    平山王一臉崇拜地看著方平,厲害了!

    我就是裝著不知道,可我還是這么囂張,你們能怎么樣?

    平山王覺得,方平這種態度,那是真爽。

    活的真滋潤!

    白龍魚服,大家明知道你是誰,偏偏就是不說,就是捧著你,這比喊出你身份再捧著你更爽。

    學到了!

    兩位天王也不多說,開始放血,顫動的修羅場繼續吸收這些血液。

    不過哪怕天王血液,也沒之前方平滴血的動靜大。

    ……

    方平微微凝眉,自己的血液為何會引起這么大的動靜?

    他不覺得自己血液有什么特殊的,要說特殊……那就是之前在門后世界吸收了一滴血!

    方平大概有數了。

    十有八九就是那滴血的緣故。

    “那滴血,引起了修羅場的顫動,是修羅場……還是這個秘地?”

    方平環顧四方,再次蹲下身子,想了想,指尖再次出現一滴血。

    原本金色血液的方平,而今漸漸朝紅色轉換。

    這滴血,帶著一些猩紅色。

    方平逼出一滴血液,轟隆一聲,修羅場動靜極大,再次顫動起來,迅速吸收這滴血。

    整個空間都在顫動。

    其他人都屏氣凝神,看向方平,他們也奇怪,方平的血液為何會引起這么大的動靜。

    當然,妖孽就是妖孽。

    誰知道妖孽的血液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所有人都認定了牛猛就是方平,沒有疑惑。

    盛宏見狀,輕輕吐氣,剛要說話,方平抬手道:“別廢話,問你個問題,西皇死了嗎?”

    “……”

    盛宏面色僵硬,這家伙還不承認自己是方平,不是方平,會這么囂張?

    盡管不爽,盛宏還是道:“師尊不死不滅,自然還活著。”

    “哦,西皇這次有什么布置嗎?”

    方平起身,沒再滴血,四處轉了一圈,看也不看他,又道:“別說西皇一點動靜沒有,你們既然來了,我不信你們什么準備都沒。”

    盛宏笑道:“這個真沒有,師尊已經很多年不曾和吾等有過聯系了……”

    “忽悠我?”

    方平笑呵呵道:“我牛某人脾氣不太好,雖然只是帝級,可就喜歡干帝級屠天王的事,你要不要試試?”

    “……”

    盛宏那叫一個別扭,一個僵硬。

    牛你大爺!

    你再說一聲牛某人,我能惡心死。

    三界敢說這猖狂話的,還有其他人嗎?

    盡管心中不快,盛宏還是笑道:“真的,此事……”

    他話音未落,方平陡然突破虛空,一拳轟殺而來!

    盛宏臉色一變,急忙抬手回擊!

    轟隆!

    一聲爆鳴傳來,盛宏倒飛,撞擊在后方的薄膜上,轟隆一聲,薄膜顫動了一下,盛宏右手炸開,血流如注!

    天植臉色劇變,剛要出手,方平冷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也沒有繼續行動。

    天植被他掃視而來,緩緩放下手中兵器,倒退幾步,和盛宏匯聚到了一起。

    其他人也紛紛匯聚,個個面色凝重。

    方平冷意消散,看向盛宏,笑道:“盛宏道友,我看你手臂炸開,這地方吸收的更起勁了,要不……我們試試把你打爆了,看看效果是不是更好一點?”

    打爆了他的手臂,此刻,修羅場的確吸收的更起勁了。

    盛宏看了一眼地面,臉色有些蒼白。

    他不是方平對手!

    不但不是,他被方平一拳打爆了手臂,這代表雙方實力存在差距,方平……可能真的破七了!

    非但如此,破七的方平,金身也強大的可怕。

    剛剛那瞬間,方平靠近,他伸手反擊,結果方平金身連顫動都沒顫動。

    同樣破七的實力,一方金身強大,一方弱小一些,那實力也是存在差距的。

    這一切都意味著,尋常剛晉級的破七,未必是方平對手。

    而他,更不是方平對手。

    盛宏壓下心中的憋屈,臉上堆笑道:“牛道友……”

    “別廢話!”

    方平淡笑道:“我不喜歡浪費時間,最少13關,一關耽誤這么長時間,那怎么行!速度點,告訴我一切,否則……我就宰了你,看看殺一個天王能不能破關!”

    “……”

    盛宏輕輕吐氣,有些憋屈,低沉道:“道友何必強人所難,有些事盛宏的確不知……”

    “三!”

    “道友……”

    “二!”

    方平這一刻身體四周直接出現數十枚圣人令和天王印,封鎖了四方,眾人驚懼無比,這是要大開殺戒了?

    天植瞬間看向盛宏,眼神急切,說啊!

    非要逼的方平殺人嗎?

    盛宏被方平一擊擊飛,他就知道,在場這些人聯手都未必是方平對手,一旦真的撕破臉,也許就是屠戮!

    盛宏無奈,很快道:“我說!”

    “師尊是有過一次傳音,很短暫!”

    盛宏看了看其他人,再看看方平,沒有選擇說出來,而是傳音進入方平耳中。

    “師尊說,這三界秘密很多,其中最大的秘密是種子!種子和開辟本源那位又有很大關系,那位開辟本源,可能就和種子有關。

    而這三界有幾處地方可能就和種子還有那位有關。

    此地,應該就是其中一地。”

    盛宏頓了頓,繼續道:“此地也許不是13關,可能是14關,過了這14關,就有可能看到種子!但是種子難以捕捉,甚至未必在這個虛空中……所以我們看到的也許只是虛影投影。

    不管是真身還是投影,一旦遇到,必有大收獲!”

    方平摸著下巴,傳音道:“那這些關卡,到底如何破除,你不知道?”

    盛宏語氣苦澀,“這是獸皇的關卡,盛某真的不知!這些關卡,皇者也未必知道,不過應該和他們的一些習慣有關,比如師尊那一關,若是遇到了,可能是棋局。

    師尊喜歡下棋來考驗門人,所以很大可能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所以破關,最好帶上和皇者有關的人,天極一旦遇到師尊那一關,也許很快可以破開……

    此地無獸皇門徒,如何破關,我真的不知。”

    他說的懇切,方平瞥了他一眼,算是相信了。

    西皇的關卡,可能是下棋,霸天帝的是戰斗,人皇的是學習……

    各有各的特色,這地方截取的應該是他們記憶中較為常用的一種手段來考核人。

    方平沒管他,低頭看向蒼貓,傳音道:“大貓,獸皇的修羅場,一般情況下除了選拔大將,還有別的目的嗎?”

    蒼貓仰著腦袋陷入了沉思中,半晌,遲疑道:“烤肉算嗎?”

    “……”

    方平無語,“獸皇會烤肉?”

    “會呀!”

    蒼貓點頭,真的,以前有時候也會去喊獸皇一起開葷的。

    “還有呢?”

    蒼貓糾結,還有什么啊?

    方平等它去想,繼續滴血。

    他發現,隨著他滴血,好像有些不同的情況發生。

    一滴滴血液滴落。

    每一次滴落,都會引起平臺顫動。

    其他人此刻都一言不發,聚在一起,也擔心方平忽然對他們出手,這家伙就是個定時炸彈,誰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炸。

    關鍵是,方平這家伙還極其缺乏耐心!

    是的,方平很著急。

    此刻,接連滴了上百滴血液,平臺光顫動了,沒別的反應,方平忍不住破口大罵道:“耽誤這么多時間,浪費這么多血液,非要逼我殺人才行?”

    “……”

    眾人愈發緊張了!

    這才多久,這家伙就不耐煩了。

    就在這時候,盛宏忽然道:“快了,方……牛道友,再滴一些血液!”

    方平皺眉,此刻,也很快看向平臺中央。

    中央區域,好像有一道影子慢慢浮現。

    四方吸收的血液,好像都是為了凝聚這道影子。

    方平挑眉,也不多說,繼續滴血。

    漸漸地,影子清晰了許多。

    一頭金發!

    面頰如同刀刻,冷峻無比,睥睨眾生。

    “獸皇!”

    有人低呼一聲!

    盛宏也急忙道:“這是獸皇大人……”

    方平看向影子,此刻,影子愈加真實起來,好像有智慧,也看向方平,眼神空洞,卻是依舊可以感受到,他在看方平。

    “真血……”

    一聲古怪的音調傳出,不過方平聽得懂,夾雜著精神力波動,不像之前在萬界殿那樣,只有聲音,沒有精神力波動。

    這一聲呢喃傳出,獸皇的投影再次看向方平,緩緩道:“此地,本考驗破關之人勇氣、實力、信念……不曾想,居然有真血之人出現……”

    方平皺眉,感應了一番,半晌才道:“你是分身?”

    “分身?”

    獸皇投影平淡道:“非分身,只是一段存在于過去的記憶……”

    “沒有實力?”

    “……”

    獸皇投影依舊平淡:“記憶……何須實力。“

    “轟隆!”

    一聲爆鳴傳出,虛影被方平一拳打的炸開,方平揚了揚拳頭,罵罵咧咧道:“上次就是你這老小子在九重天對我出手,還以為你這是分身,實力不弱。

    結果就是一段記憶投影,也敢跟我張狂!

    老家伙,不打不聽話!”

    “……”

    四方皆寂。

    盛宏這些人驚呆了。

    你……就這么對待皇者的?

    好吧,他們忽然醒悟,這是方平,好像……挺正常的。

    方平哼了一聲,看到虛影再次凝實,再看看之前血紅色的地面開始蒼白,撇嘴道:“看懂了,吸血凝聚投影是吧,若不是我的血,按照這情況,不死幾個人是不行的。

    這要是一個人來,恐怕無法破關,你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不但吸血,還吸生命力,我感應到了。”

    方平罵罵咧咧的,反正就是不客氣,“你就是一段程序而已,趕快說,怎么破關,破了有什么好處,再不聽話,信不信我打爆你?”

    獸皇投影此刻還有些迷糊,一段記憶,那也是皇者。

    而他,今日被人打了。

    很不客氣地打了!

    “大膽之輩……”

    轟隆!

    又是一聲爆鳴,方平一拳打出,打的虛影再次潰散,一潰散,方平就再次滴血,有些不滿意道:“打來打去,是我自己的血液和生命力……不劃算!”

    方平說著,四處看了看,看向盛宏那些人,一副打死你們給獸皇提供血液和生命力的表情,看的眾人臉色發青。

    他們此刻也看出來了!

    方平的血液之所以引起那么大的動靜,好像蘊含了太多的生命力和其他力量,這才導致獸皇投影復蘇。

    否則,恐怕真要死不少人,生命力融入修羅場才能讓獸皇投影出現。

    現在,方平打散了投影,這也意味著,他得繼續補充這些。

    獸皇投影再次復蘇,這一次,臉色有些怪異。

    而方平懷中,蒼貓探出了腦袋,勸誡道:“獸皇老頭,快說吧,再不說他會打死你的,打死了之后還要錄影傳出去,三界都知道你被他打了……”

    “……”

    獸皇投影看了一眼蒼貓,哪怕蒼貓化為老虎,他好像也認出來了。

    獸皇投影只是一段程序,這是真的,但是也稍有靈智。

    此刻,沒再計較方平打散他投影的事,實際上,他投影復蘇,就代表必須要說,可關鍵是方平沒給他機會去說!

    眼看著方平摩拳擦掌要再次打他,獸皇投影也說不出什么表情,緩緩道:“此地破關,需勇氣、信念……”

    方平淡淡道:“打了你就算有勇氣了,信念還不夠強嗎?這么說我可以破關了?”

    “……”

    獸皇投影先是微微一滯,接著……好像笑了。

    在眾人有些意外的眼神中,投影居然笑了,“你說的不錯,你敢直面皇者,對皇者出手,的確有莫大的勇氣和信念,這一關你的確算是過了。”

    “那就好,對了,破關有獎勵嗎?”

    “獎勵……”

    投影微微一滯,很快道:“有!修羅場本是勇者之地,勇者,精氣神合一,所有考驗,皆為助爾等歸一……”

    話落,投影再次道:“吸納我之投影,穩固本源大道,三力合一……”

    他話都沒說完,方平一把抓住了他的投影,接著,嘴巴張大,一口吞下!

    “咕隆!”

    有人咽了一下口水,這家伙……真的兇殘。

    而方平,此刻卻是慢慢體悟了一下,忽然覺得自己的本源世界有些變化,下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在他本源世界中亂竄,好像粘合劑一般,將他的本源世界中各種力量漸漸地融合了起來。

    方平有些意外,還真有效果。

    他還以為這家伙隨便說說的。

    感應了一番,很快,方平眉頭跳動,此刻的他,忽然看向前方的薄膜之地,他感覺……自己可以走出去了,走到下一關!

    太簡單了吧!

    方平睜眼,見盛宏他們看著自己,也不隱瞞,懶洋洋道:“簡單,這投影不止一道,你們再弄幾道出來,然后吃了他,差不多可以破關了。”

    “……”

    眾人再次變色。

    盛宏看向方平,僵硬笑道;“那……牛道友可否……”

    “你沒睡醒?”

    方平詫異道:“你不會讓我弄出來吧?你們自己想破關,自己弄!打死幾個人,一個圣人差不多可以凝聚一道虛影,可以幫一個人破關,簡單的事。

    要我弄的話,我打死幾個圣人幫你們一下?”

    “……”

    幾人臉色愈加僵硬了。

    方平笑呵呵道:“也不是非要死人,就是生命力和氣血之力,你們自己一個人出點生命力也行。”

    盛宏干笑道:“吾等都已年邁……”

    他們老了。

    生命力也不夠強大了!

    一位圣人的生命力,哪怕這兩位天王,付出這樣的代價,也得蒼老無比,面臨隕落的危機。

    可方平,生命力那是真的強大!

    他太年輕了,年輕的難以置信。

    他的血液,也充滿了生命力,所以方平可以很輕松地將虛影弄出來,他們可不行。

    除非……真的干掉一位圣人。

    方平才懶得管他們,剛想離開,忽然微微一滯,再次滴血。

    很快,平臺吸收了這些血液,再次凝聚出了獸皇虛影。

    這虛影好像還記得方平,看方平的眼神有些詭異,結果剛冒頭……轟隆一聲,方平打的虛影炸裂,方平大手遮天,將虛影揉吧揉吧揉成了一個球,隨手丟到了蒼貓口中。

    蒼貓有些嫌棄,方平笑道:“吃,不吃出不去!這地方好像就這鬼樣子,也不知道弄這些有用的沒用的干嘛。”

    蒼貓勉為其難,只好吞吃了,過了一會,有些欣喜道:“貓世界好像變的更穩固了耶!”

    “嗯,是有這種感覺。”

    方平剛要走人,蒼貓喜滋滋道:“別走呀,騙子,繼續造肉團呀,繼續吃,吃多了,說不定可以更好!”

    “……”

    方平一愣,是啊,我怎么沒想到!

    我不缺生命力啊!

    我居然忘了!

    于是,下一刻,在所有人呆滯的眼神中,方平繼續滴血,很快,又是一道虛影凝聚。

    還沒說話,砰地一聲,方平打爆了他,揉成了團,一口吞下。

    繼續滴血,繼續制造。

    剛出現,砰,打爆,肉團,吞吃。

    ……

    所有人都驚呆了。

    還能這么干?

    三界能這么干的,沒人了吧?

    不說對皇者敬畏不敬畏,關鍵是也沒人有這么強大的生命力吧!

    這一刻,所有人都呆滯地看著方平興奮地制造那些投影,然后你一口我一口,和那只假老虎分著吃,吃的津津有味!

    ……

    這一刻,九重天中。

    仙源附近。

    一位霸道的皇者,微微皺眉,揉了揉額頭,附近,有人低沉道:“老龍,怎么了?”

    “沒事……”

    說著沒事,獸皇還是皺眉不已。

    我覺得我被人打了!

    打了不說,還不是一次,而是很多很多次!

    打完了還被人給吃了!

    也不是一次,好多好多次。

    本皇……出現幻覺了?

    本皇可是皇者!

    獸皇皺著眉頭,想不明白,許久,忽然道:“是不是萬界殿那邊出了問題……”

    有人疑惑地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獸皇凝眉,沒有解釋,反正心里挺不舒服的,是不是自己的一些本源片段被人截取后,然后被虐待了?

    誰這么大的膽子?

    獸皇越來越憋屈,這不是一次,這種感覺若是只有一次,他也許就忽視了。

    可是……好多次了!

    “夠了!”

    獸皇忽然一聲冷喝!

    那種不斷被螞蟻在心口爬動的感覺,讓他越來越不舒服,這他么到底是誰啊?

    PS:求月票,快被爆掉第一了,就剩下兩天了,好凄涼……

    
冒险丛林怎么玩
牛彩3d字谜图汇总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七星彩官网公告 qq麻将绿一色 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四川快乐12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 天易棋牌游戏? 青海十一选五青海十一选 幸运飞艇算法加减5公式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打字赚钱平台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 上海天天彩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东方心经彩图大全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