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322章 就是要搗亂(就兩更了)
    “嗯?”

    一進入通道,方平發現了不對勁。

    方平瞬間皺眉!

    眾人都在防御,沒人擊潰那些大手。

    哪怕這些皇者分身,也只是防御,順帶著幫著身邊一些人防御一下,卻是任由規則之力轟擊。

    方平挑眉,笑道:“諸位,怎么不擊潰這些規則之力?”

    沒人回答他。

    方平郁悶,看向前方的鎮天王,喊道:“干爹,他們干嘛不擊潰這規則之力?”

    “……”

    通道中,安靜一片。

    眾人都是無語,之前不是鎮天王嗎?

    用的到的時候,就是干爹了?

    鎮天王也是嘴角抽動,沒好氣道:“規則之力擊潰,不是得多用力氣嗎?直接過去好了,還能防著后來者突然殺進來。”

    “干爹,就這么簡單?”

    “你以為呢?”

    鎮天王哼道:“難不成你以為,是為了防著戰天帝和地皇?這倆一個消散了,一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們這么多人還會怕他們?”

    “鎮兄!”

    一旁,西皇笑道:“可沒有這回事。”

    后方,方平拉了一下鑄神使,挑眉道:“啥意思?”

    鑄神使隨意道:“規則之力,壓制投影力量!防著一點,免得他們從后方殺進來,毫無阻攔,有規則通道在,他們殺來,發揮的力量會受到限制。”

    “哦!”

    方平懂了。

    也明白了,為何之前滅天帝會拼死消耗那么多規則之力。

    他懂,別人也懂。

    都防著呢!

    防著誰?

    當然是戰!

    除了戰之外,還有地皇。

    地皇消散了,可不代表真的就沒了。

    何況,其他皇者真的沒分身蟄伏在外?

    這也是難說的事,規則之力在,這些人闖入,就會受到規則之力轟殺,多少會有一些作用的。

    而今,進來的破九破八一大把,倒是不用擔心。

    一起防御,這6成規則之力除非超越了皇道力量,否則奈何不得他們。

    方平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忽然一腳將前方騎著三貓的蒼貓踢出了防御圈。

    轟隆!

    蒼貓被雷霆轟擊,全身的毛發瞬間豎起,筆直的!

    蒼貓扭頭看著方平,一臉的委屈,一臉的無辜!

    干嘛呀!

    干嘛踢貓,干嘛要害貓!

    方平急忙道:“蠢貓,別往外跑,小心被劈死,你怎么這么笨呢!”

    話落,方平急忙一拳轟出,將一道雷霆轟碎。

    一把抓住蒼貓,拉入了防御圈。

    方平數落了蒼貓幾句,前方,靈皇扭頭看著他,皺著眉頭。

    方平看都不看她,此刻,諸位強者,布下了一個巨大的防御圈,只防不攻,規則之力雖然消耗,可消耗的極少。

    萬米長的通道,按照這情況發展,走到盡頭,撐死了消耗1成。

    那還剩下5成的規則之力存在。

    方平心中暗罵一聲,這些家伙還真是個個門清啊。

    知道戰天帝恐怕有別的想法,都防著他呢。

    想到這,方平忽然一把撞向一旁的天狗。

    天狗瞬間被撞出了防御圈,轟隆隆!

    無數雷霆和大手轟殺而來。

    天狗“汪”地一聲叫喚起來,大罵道:“老子……”

    “大狗,你居然可以吞噬規則之力壯大自己?厲害了,多吞點!”

    “……”

    天狗愣了一下,本帝不行啊!

    不過……說不定可以呢!

    它還真沒嘗試過吞噬規則之力,它的吞天大法,那是什么都吃,可之前沒想過吃規則之力。

    此刻,天狗忽然心動了。

    可以嗎?

    不知道啊!

    可以試試的!

    方平話落,天狗不回來了,狗眼瞪大,忽然一口朝一只大手吞去。

    轟隆隆!

    天狗體內轟鳴聲響起,被震的七竅冒煙。

    天狗剛想罵人,方平笑道:“吃少點,吃多了不消化,慢慢來!習慣了,可以淬煉金身的,你看看你,我都玉骨了,你還是金身,都不知道你怎么修煉的。”

    天狗愣住了。

    有些小小的自卑,它很多年前就修煉到了金身極致,半步玉骨。

    金身差一點就要玉身了,玉骨也是差一點。

    可就是沒破了這一關!

    它的氣血,倒是質變了一次,昔年也不知道吃了啥,漲破了氣血之門,讓它完成了破八之變。

    現在的它,距離破二門還有一點點距離。

    不過若是玉骨鍛造成功,那也是破二門的強者了。

    天狗一想到方平鍛造了玉骨,連蠢貓都鍛造了,心中一狠,規則之力也蘊含了生命之力,也許真有用,淬體……有道理!

    自己繼續吃!

    它天狗有什么不能吃的?

    吃不死就能繼續吃!

    “汪!”

    一聲狗叫傳出,天狗破空而起,一口將一只小一點的手掌吞入肚中,體內轟鳴聲再起,規則之力炸開,炸的天狗那如金剛的毛發都豎起了。

    此刻,前方,道樹低沉道:“天狗,吞噬規則之力,只會傷害自身,無法淬體……”

    “關你屁事,老子樂意!”

    天狗哼了一聲,不試試怎么知道!

    道樹皺眉,視線投向方平。

    方平打著哈欠,看向鑄神使,笑道:“鑄神使前輩,你的神器骨骼和玉骨不匹配,也去被轟幾下,說不定可以鍛造的如同一體,那你就堪比二次淬玉骨了,這可是當年霸天帝強大的根本。”

    鑄神使挑眉,笑了笑,也走了出去。

    轟隆!

    雷霆再起!

    有人幽幽道:“方平,你想給戰鋪路,可戰,未必會對你手下留情,王金洋可不是戰!”

    都不是傻子,方平想干什么,眾人不清楚?

    方平懶洋洋道:“什么啊?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什么鋪路不鋪路的,我們這么多人,還怕區區投影?”

    方平無所謂道:“淬煉一下自己的肉身,別說,我這肉身強大無比,就是差點才能淬玉身,真想去試試,不過算了,怕死,誰讓我才剛破八呢。”

    眾人不再言語。

    繼續前行。

    而方平,開始忽悠石破和亂,不過這倆家伙死活不愿意出去,太危險了。

    鑄神使和天狗可以撐住一會,那是因為比他們強。

    這倆雖然也鍛造了玉骨,可還真沒他們強大。

    方平此刻則是抬頭看著上空的防御罩,這是多位破九聯手打造的,堅固無比。

    自己……想辦法把這東西給弄破才行。

    規則之力,居然壓制投影,方平也是才知道。

    消耗的規則之力太少,戰天帝豈不是還沒進來,就得被削弱大半實力?

    那怎么行!

    還等著戰天帝對抗一位破九分身呢。

    方平覺得,戰天帝是可以對抗一位破九分身的,雖然投影的力量大多都是破八,幾乎不會達到破九之境。

    等鑄神使撐不住了,鉆入了防御罩,方平傳音道:“前輩,怎么鉆洞?”

    “……”

    鑄神使瞬間了然,知道這家伙要干什么,有些無語,想了想,傳音道:“這是幾位破九聯手布置的,除非一人力量輸出改變,破壞構造,否則這規則之力,擊不碎防御罩的。”

    想了想,又道:“小子,別太自信,戰還真未必是咱們這一伙的……”

    方平哪管這個,二話不說,一腳將側方避開自己的天極踢了出去!

    “我艸……”

    天極破口大罵,方平,老子遲早要報仇,你要弄死我不成?

    我才破六!

    轟隆!

    一道粗大的雷霆降臨。

    這時候,前方,西皇有些皺眉,心中輕嘆一聲,陡然出手,一把朝天極抓去。

    轟隆!

    上空,防御罩瞬間出現了漏洞,幾只巨大的手掌瞬間覆蓋而下。

    一只巨大無比的手掌,這一刻更是直接抓穿了防御罩,朝下方的喜歡和鎮天王抓去。

    “方平!”

    有人冷喝一聲,哪怕靈皇也是慍怒。

    幾人冷冷看向方平,此刻,防御罩已經出現了破口,無數規則之力涌入,瞬間朝四方殺去。

    那邊,西皇一把抓回了天極,也是無語,一掌拍碎了一只大手,鎮天王也是出手轟殺那些規則之手。

    其他人非破九,都有些手忙腳亂,紛紛出手轟擊那些規則之力。

    道樹陡然回頭,看向方平,眼神冰寒!

    方平之前幾次,他們都懶得說什么,消耗的規則之力也不多。

    可現在,直接弄的防御罩崩塌,這時候,哪怕破九也不得不反擊,否則等規則之手聚集多了,破九也有危險。

    方平一臉無辜道:“看我干嗎,我又不是故意的!”

    道樹冷冷地看著他,揮手將面前的規則之力轟碎,冷冷道:“既然你要破壞,那就自己走!諸位,方道友他們愿意淬體,那就分開走!”

    大家一起,安全有保障。

    之前也是考慮這一點,才會一起鑄造防御罩。

    結果方平這家伙非要搗亂,現在也不好對他出手,那就讓他自己走好了!

    “你什么意思?你要分裂我們?”

    方平惡人先告狀,怒道:“道樹,你太過分了!你要坑殺我們?你和神皇雖然強,可并非無敵,你是要我們和你死磕,給其他人撿便宜?”

    “……”

    道樹心中憋著口氣,有些無處發泄。

    身旁,神皇依舊淡然,緩緩道:“他既然愿意,隨他去,繼續走!”

    道樹輕哼一聲,也不再說什么,繼續前行。

    眾人再次鑄造了防御罩。

    不過,之前一群強者出手,眨眼間就消滅了大量的規則之力,此地,規則之力明顯比之前稀疏了不少。

    那邊,被西皇抓住的天極,瞪了方平幾眼,有些憋屈,這時候也不敢和方平走一起了,甭管這西皇分身真的假的,先跟著老爹走再說。

    不然方平還得踢他出去!

    “還有5成,等我們走出去,恐怕還有4成左右,一位破九,恐怕難以破開啊!”

    方平盤算了一下,最多留下3成規則之力,3成都多了。

    這地方的規則之力,很強大的。

    破八單獨走,必死無疑。

    破九,那也走不到5000米。

    3成,未必能干掉破九,可起碼讓破九元氣大傷。

    加上投影還會被規則之力壓制,恐怕更難。

    戰天帝是好是壞,方平不管。

    反正他的目標不會是自己,當然,這是方平自己想的。

    只要目標不是自己,是那些皇者,那就是有利無害。

    方平當然不希望戰天帝被削弱太多。

    想了想,方平看向靈皇,傳音道:“戰天帝就算出手,也不會對你這女流之輩出手吧?你看看,7位破九當中,你恐怕最弱,要不想辦法放戰天帝進來,你覺得他出手,會對誰下手?”

    靈皇皺眉。

    “除非你當年坑殺了他?”

    靈皇冷冷掃了他一眼,一聲輕哼,在方平腦海中響起。

    “戰就算出手,也不會針對本宮!”

    說著,靈皇好像想到了什么,再次傳音道:“他要出手,要不針對東皇,要不針對神皇,甚至是斗天帝。”

    反正不會是她。

    針對道樹的可能性也不小,因為戰不會讓神皇成功的。

    想到這,靈皇微微蹙眉。

    方平雖然討人嫌,可不得不說,有些話沒說錯。

    戰來了,未必就是壞事。

    她在這,實力不算太強,相對其他幾人而言。

    既然如此,多一個攪局者,也許真是好事。

    靈皇也沒廢話,空中,防御罩忽然顫動了一下,轟隆一聲,再次破碎!

    大量的規則之力再次襲殺四方!

    神皇幾人,紛紛看向靈皇,靈皇好像沒看到一般,出手擊碎了一些規則之手。

    眾人也悶不吭聲,一位位強者再次出手,擊碎了不少規則之力。

    這一次,方平干脆不傳音了,大聲道:“東皇,人皇,神皇,戰天帝可是你們的弟子,這么防著他干嘛?要不清掃了規則之力,讓戰天帝也來看看他鎮守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戰的三位老師都在!

    “斗天帝,這可是你們四帝當中的一位,你就這么不愿意看到對方破關而來?”

    四人也不理他。

    有些事,方平說了不算。

    前方擊碎了一道規則之力的道樹,冷漠道:“方平,再如此下去,休怪吾等無情!”

    方平翻白眼道:“關我屁事,剛剛又不是我干的,你不敢找靈皇,就找我算賬?你待會別跑,咱們群毆你,看你有多強!”

    道樹有些惱火,陡然,一道規則之力,原本襲向道樹,道樹身上忽然冒出一股白色力量,牽引了一下,這股力量瞬間殺向方平。

    很強,恐怕不弱于破七一擊!

    方平冷笑一聲,氣血翻騰,剛襲殺而來的規則之力,瞬間轉向,轟向不遠處的斗天帝。

    斗天帝直接捏碎這只手,看向道樹和方平,微微挑眉。

    道樹心中一震!

    他破了13關,所以他可以牽引一些規則之力,要不然,之前也無法貫穿13關,開辟通道。

    方平沒破神皇關,如何做到的?

    那邊,東皇掃了方平一眼,輕笑道:“真血之力?不曾想,在這還能遇到有真血之力之人,方小友好福氣!”

    “真血之力!”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看向方平。

    鴻宇幾人倒是不意外,之前在地皇那一關,方平就避開了規則之力的襲殺。

    道樹也聽懂了,臉色微變,接著冷冷道:“真血之力,哪怕皇者也無法輕得,擊殺了擁有真血之力的人,提煉氣血,也許可以讓自己氣血充斥真血之力!”

    他現在很想殺了方平!

    方平處處和他作對,而且破天玉還在方平手中,他現在只想迅速奪回破天玉,以免發生意外。

    方平瞇著眼,看著道樹,笑道:“你要殺我?”

    “道友誤會了!”

    道樹回的平靜。

    “不,你就是想殺我!”

    方平如同瘋子,忽然厲聲笑道:“你想殺我!想殺我的人……那就是敵人!”

    “殺!”

    轟隆!

    一拳轟殺而出,破八實力盡顯無疑,道樹冷哼一聲,也是一掌拍出,轟隆一聲,拳影破碎,掌印繼續朝方平轟殺而來。

    方平迅速避退,眨眼間竄到了斗天帝身后。

    斗天帝微微蹙眉,接著展顏笑了笑,也是一掌拍出,將掌印擊碎。

    這瞬間,再次有無數規則之力殺來。

    眾人紛紛擊碎那些規則之手。

    道樹臉色難看,身影一動,瞬間消失,眨眼間出現在方平身后。

    道樹不想現在和斗天帝為敵,可也不愿意讓方平繼續逍遙。

    這家伙,就是個攪屎棍。

    道樹太強了!

    此地,他甚至可以說排名第一,當然,瞬間爆發未必是第一,可比起持久,他絕對是破九中的第一人。

    他這一閃爍,方平都無法捕捉。

    感應到危險的時候,道樹已經一掌朝他腦袋拍下。

    “干爹!”

    方平吼了一聲,那邊,鎮天王真要無語了,也顧不得許多,轟隆一拳朝方平直接轟去。

    方平臉色一變,急忙強行移動身軀。

    轟隆!

    巨響聲再起,方平被掀飛了,一掌一拳在空中爆發,余波溢散四方,不知道炸裂了多少規則之手。

    而方平,也是悶哼一聲,這倆都很可怕。

    鎮天王沒再出手,道樹凝眉,他倒是不怕鎮天王,可這么下去,兩人交手產生的破壞力更強大,此地的規則之力很快會被他們消磨殆盡的。

    ……

    “方平鐵了心要放戰天帝進來。”

    黎渚傳音鴻宇,迅速道:“地皇前輩真的消散了?”

    鴻宇微微搖頭,不是確定消散了,而是不知道。

    哪怕他,也不知道自己父皇是否真的消散了。

    不過沒有分身是真的。

    若是投影還在,可能也會進入,那此地的規則之力消散,可以讓地皇更安全進入此地。

    掃了一眼鎮天王,再看看道樹,這倆人,一位破八巔峰,一位破九。

    實力有差距,不過也不算太大。

    當然,真要拼命,破八巔峰的鎮天王,絕對不會是道樹對手。

    關鍵現在盯著道樹的人不少,道樹也不敢和鎮天王死磕。

    鴻宇看了一眼人皇,人皇微微笑了笑,傳音道:“隨他們斗去,此地最危險的便是穹和道樹,以及……方平他們!”

    “嗯?”

    鴻宇瞳孔微縮,方平這一方,哪怕加上鎮天王,也不算太危險吧?

    他知道方平難纏,可人皇為何這么說?

    斗天帝那一邊,強者比方平他們這邊都要多不少。

    “方平……”

    人皇瞥了一眼再次躲到一邊,沒事人似的方平,傳音道:“小心一些!鎮天王比想象的要可怕,另外就是方平,此人本皇知曉一些,上次你們和他聯手,那時候他展露的實力,你忘了?”

    “破九?”

    鴻宇迅速道:“可初武一脈,這次恐怕不會再和他聯手!”

    “凡事沒有絕對。”

    人皇再次道:“初武一脈若是遭遇危機,未必不會再次和他聯手!昔日他才破六,今日已經破八,一旦再次聯手,恐怕不再是單純的破九一擊之力,維持破九戰力也不難。”

    鴻宇心中微微一震,他都差點遺忘了這事。

    這倒是值得警惕!

    方平若是真的和初武再次聯手,上次是破九一擊,鴻宇覺得自己還能擋得住,一擊之力殺不死他。

    可一旦維持破九戰力,那就危險了。

    “斬殺一些初武天王!”

    人皇再次傳音,“殺一些初武天王,尤其是靈識弱小,肉身強大的天王!讓方平無法合體,削弱他對我們產生威脅的可能!”

    此話剛出口,方平忽然吼道:“還出手!別逼我,逼急了我,我聯合初武合體,弄死你們!”

    此話一出,冥神臉色一變!

    他都沒來得及開口,忽然大量規則之力朝初武人群中轟殺而去。

    冥神臉色鐵青,眼如利刃,環顧四方,誰暗算他們?

    轟!

    冥神、天臂幾人迅速出手,一群人氣血爆發,也是撼動天地,擊潰無數規則之手。

    斗天帝也是皺眉,迅速出手。

    一來二去,規則之力越來越少了。

    此刻,神皇忽然嘆道:“這些規則之力,傷不到破九了!”

    這么多強者,不斷在消耗,比前面幾位皇者和極道出手,消耗的更快。

    就這么一會功夫,差不多消耗了4成規則之力了。

    顯然,之前的計劃破碎了。

    剩下的2成,對破九雖然有些威脅,可不是太大。

    而通道,這才走了一半呢。

    等走出去,大概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神皇似笑非笑地看著方平,東皇幾人也是如此,規則之力損耗殆盡,方平功不可沒。

    非但如此,此刻,眾人心中也想到了初武一脈。

    當日方平一刀斬氣血之門的情況,大家可都看著呢。

    除了靈皇分身不是太清楚,道樹不知道,其他人誰不知道?

    這一刻,方平破八,難殺。

    可是……初武那些人,不見得難殺!

    沒看冥神幾人,臉色黑如鐵嗎?

    幻更是瞪著方平,恨不得現在干掉他!

    方平故意坑他們!

    天臂也是欲言又止,他和方平合作了幾次,還算愉快。

    可現在,雙方顯然再次產生了一些隔閡。

    ……

    方平不以為意,初武那邊,進來之后再也沒提聯手的事。

    顯然,他們有自己的打算。

    既然如此,方平也懶得說什么。

    當然,該坑就坑,初武指不定也想坑殺蒼貓呢,大哥不說二哥,雖然沒有確鑿的證據,可方平既然懷疑了,就不會在意撕破臉皮。

    有些時候,擔心翻臉,一味迎合,最后可能會出大事。

    還不如旗幟鮮明,表達自己的立場。

    以免自己這一方的一些人,產生誤判,被他們得手了,那才麻煩。

    身旁,鑄神使微微有些憂慮。

    很麻煩!

    方平太過張揚了,原本大家敵視的都是道樹他們,現在……方平比道樹好不到哪去。

    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道樹現在心里指不定怎么樂呢!

    哪怕鎮天王,也瞪了方平一眼。

    計劃不是這樣的!

    計劃是大家針對道樹他們,自己一方暗中行事,保持低調。

    方平倒好,眨眼間將自己一方弄成了眾矢之的。

    干嘛呢!

    嫌老夫死的不夠快?

    還是真覺得老夫可以一個干幾個破九?

    不過這小子……

    鎮天王瞇了瞇眼。

    道樹破九,襲殺方平的瞬間,方平避開的還是很快的。

    剛破八,哪有那么容易避開。

    這小子的實力……起碼破了二門了!

    或者接近破二門的地步!

    果然,有了點實力就囂張起來了。

    鎮天王心中再次暗罵一聲,破八怎么了,破二門怎么了,就沒看到場中破九有多少嗎?

    何況,鴻宇這些破八,也不是善茬。

    冥神這樣的破八,更是接近巔峰了。

    方平得罪的太多,他都撐不住。

    ……

    方平見眾人都看著自己,有些訕訕,身體好像還顫抖了一下,干笑道:“大家別誤會,我就是看道樹囂張不太爽,他一個后進之輩,雖然破九了,可哪能和諸位前輩相提并論?

    而且他可以避開一些規則之力,這么多年卻是一直沒能闖進去。

    我懷疑他可能進去過,遭遇了什么危險,才故意不進去!

    他想坑殺諸位前輩,諸位前輩可要防著點,換成我,數萬年時間,還能避免一些傷害,我一點點磨,也把這地方給磨穿了!”

    道樹臉色難看,冷冷道:“之前規則之力全盛狀態,你懂什么!”

    污蔑!

    方平巧舌如簧,凈給他潑臟水!

    “我就這么一說,干嘛,你這么激動,是不是做賊心虛了?”

    道樹眼神愈加冰寒!

    這一刻,他更加想殺方平了。

    爭口舌之利,不是他們這些強者的作風,方平一而再地挑釁他,完全無視了破九和破八的差距,他是不是以為自己和鯤鵬一樣,會忌憚他?

    方平也看著他,咧嘴一笑,笑的比哭的還難看!

    “走!”

    斗天帝輕喝一聲,沒再讓他們繼續斗下去,進入虛天界再說,在這斗氣,沒任何好處,也沒這個必要。

    眾人紛紛前行,這次不再防御了。

    這點規則之力,這么多強者在,與其防御還不如直接擊潰。

    至于戰天帝,防著點就是了。

    ……

    戰天帝關卡。

    戰天帝身體微微一震,看向天空,喃喃道:“居然破了壓制!”

    奇怪了!

    按照那幾位的性格,不會如此的,自己的存在他們不是不知道,居然直接破了規則壓制,難道是覺得自己不會構成任何威脅?

    戰天帝微微有些不解,不再去想,這是好事。

    也許……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一些!

    之前的壓制,雖然不算大事,可壓制力存在,還是限制了一些實力發揮。

    現在壓制破了,那就更好了!

    “蠢貓……這一次帶你走一走三界,再去看一看三界,如何?”

    “喵嗚……三界啥樣的呀?”

    “都是好吃的。”

    “喵嗚喵嗚……”

    二貓興奮了,都是好吃的?

    三界啥樣的,它有些記憶,卻是不清楚具體啥樣的,這輩子,它就沒去過真正的三界。

    戰天帝輕笑,摸了摸二貓的腦袋,出去看看也好。

    PS:今天就兩更了,陪家人吃飯……

    
冒险丛林怎么玩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前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 西甲皇马vs巴萨 苹果咋下载陕西闲来麻将呢 2019年的排三全部走势图 90比分网 电玩信誉棋牌 炒股群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麻将机怎么关不升牌 最新黑桃棋牌官网下载 东北麻将群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网 山水云南麻将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