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330章 斬破九!
    轟隆!

    道樹迅速襲殺方平,強大無比。

    這就是破九!

    這一刻,三界甚至都在映射這一戰。

    這比先前幾位皇者分身出手都要強大,那幾位只是破八,燃燒一切,最后一擊,那也只是破九。

    而這,卻是映射到了三界中。

    可之前,多位破九交戰,卻是無人映射三界。

    由此可見,之前那些人根本就沒用全力。

    ……

    三界之外。

    兩道身影映射天地,一人身穿帝鎧,卻是被人壓制,無法反擊。

    一人速度奇快,不斷轟殺身穿帝鎧的強者。

    這一幕,甚至讓人想到了昔年霸天帝戰滅天帝的場景。

    當年,兩人交戰,和今日倒是有些相似。

    “那是……道樹?”

    “穿帝鎧那人是誰?”

    “方平!”

    虛空中,有強者交流。

    “當日方平破氣血之門,也曾融合初武諸強,身穿帝鎧那人,應該是方平,他融合了李寒松。”

    “好詭異的能力,此人到底如何做到融合諸強的?”

    “不知,也許和種子有關。”

    “……”

    諸強你一言,我一語,彼此交流著。

    此刻,秘境之外,虛空震蕩,一位位強者挪移到此,暗中窺探。

    ……

    天墳深處。

    天墳大陸上,幾位初武者,披頭散發,如同瘋魔。

    其中一人看向方平,看向帝鎧,看向帝鎧上那個不起眼的頭顱,忽然有人厲嘯道:“冥!是冥,冥在和那人交戰!”

    “那是誰?”

    “根須……是妖植,這么強的妖植,穹培育的那棵樹?”

    “殺了那棵樹!”

    一位位初武強者,瘋狂咆哮。

    殺了道樹!

    穹,初武的叛徒。

    此地被鎮壓的幾位初武強者,都是瘋魔的,都是極為敵視本源,甚至遇人便殺的那種。

    此刻,看到冥和穿帝鎧的那位被人壓制,這幾位初武至強恨不得以身取代。

    殺了道樹!

    “天辰,你找死!”

    幾位強者此刻正在破碎禁制,外圍,天辰卻是馬上發現了,開始鎮壓。

    天辰沒理他們,看向那兩道虛影,微微蹙眉。

    方平……道樹……

    這兩位居然戰起來了。

    光是看投影映射來的交戰速度、對帝鎧的破壞力,兩人應該都具備了破九的力量。

    道樹倒是不足為奇,方平上次也展現過一次破九一擊的戰力,不過這一次好像更持久了。

    ……

    戰天帝關卡。

    戰天帝已經走出了小屋,視線投向那邊,幾次欲要邁步,卻是又停了下來。

    “主人,我去吧!”

    “別說話!”

    戰天帝傳音呵斥一聲,書童已經沉寂,卻依舊不放心他,想要出戰。

    戰天帝呵斥了一聲,皺眉,看向那邊,此刻,交戰聲勢浩大,哪怕隔著關卡,他也可以看清楚一切。

    肩膀上,二貓也在看,瞪大了眼睛,“大貓主人好厲害呀!”

    “借力而來!”

    戰天帝解釋了一句,遲疑道:“畢竟是外力,力量無法圓融歸一,道樹是真正的破九,方平雖破九,可力量不歸一,傷道樹有余,殺道樹毫無希望!

    再持續下去,方平必敗。”

    二貓撓頭道:“那咱們現在出去嗎?打道樹還是打天帝老頭呀?”

    “我原本只是想……”

    戰天帝欲言又止。

    原本只是想破了這些人的計劃,斬殺了天帝投影,讓天帝計劃失敗。

    可現在……

    他有些猶豫了。

    視線投向其他各方,此刻,這些人還在僵持,并未參戰。

    戰天帝輕輕吐氣,哪怕他早已不用呼吸,依舊是保持了這樣的習慣,輕聲道:“再等等!”

    “還等呀?”

    二貓沮喪道:“再等,就要打破這里了,大貓還在那邊呢,還沒去見大貓呢。”

    “再等等!”

    戰天帝安撫道:“不會這么快破碎的,再等片刻,我已無余力,能用到刀刃上,就不用浪費在道樹這邊。”

    浪費!

    這話若是被道樹聽到,恐怕會氣死。

    戰天帝自然沒心情想這些,眼中爆發出淡淡的精芒,這位倒是出乎自己的預料。

    不過只是如此的話,自己這次未必能建功。

    “若是可以一直壓制道樹,直到秘境破碎……那倒是有些希望。”

    戰天帝再次吸了口氣,再等一會。

    若是方平不敵道樹,那再出手。

    不能讓道樹證道成功!

    壓下了心中的焦躁,戰天帝迅速平息這些,這些,不利于接下來的發揮。

    不過余光,卻是看向另一處。

    那邊,影影倬倬間,也站立幾人,好像在觀看戰斗。

    戰天帝看了一會,眼神閃爍不定。

    這就是昔年留下的后手嗎?

    此次……不知道是否要借用一下此人真身。

    戰天帝心中想著,若是只為攔截道樹,那倒是不需要如此,若是……那還是要借用一下的。

    ……

    “廢物,打死我啊!”

    方平挑釁著,帝鎧已經被轟的凹陷多處。

    方平卻是依舊堅挺,抽冷子就是一刀,左右齊開,也斬斷了不少道樹的根須。

    “老子就等著此地破碎,讓你囂張!”

    方平繼續挑釁,刺激道:“破九了不起?破九能奈我何?打不死我,別想奪種子,證道,證你大爺的道!”

    “天帝就了不起?他說給你就給你?你得問老子答應不答應!”

    “哼!”

    一聲冷哼響起,道樹心中慍怒。

    方平肉身本就強大,加上融合了破八巔峰的肉身強者冥神,以及帝鎧,肉身不比他弱絲毫。

    氣血也極強,如此情況下,哪怕力量不歸一,他也難以一時間擊破方平的防御。

    虛空在顫動,這地方好像有些更加虛幻了。

    道樹心中著急,要破碎了。

    現在,那些皇者真身沒進來,那是不希望種子破碎了,逃離了。

    可再這么下去,種子自己就清醒逃離了。

    秘境破碎,哪還有機會證道。

    “該死的!”

    道樹愈加著急起來,下一刻,一顆白玉般的小樹呈現,不大,也就一人高,白玉般的樹干上,如同人體一般,上下各有兩肢。

    展露真身的道樹,更強了!

    沒有再用那些根須襲殺方平,根本奈何不得方平。

    此刻,道樹樹干上的兩條如同胳膊的枝干,都形如神器一般,瘋狂朝方平殺來!

    這一次,方平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噗嗤!

    道樹的枝干,這一次直接穿透了帝鎧,一下子洞穿了前方冥神的頭顱。

    冥神悶哼一聲,方平急忙倒退。

    還不到時候!

    道樹枝干延伸,距離他還有不少距離。

    對強者而言,這點距離不算什么。

    可對方平而言,他要保證道樹無法逃脫。

    不殺了道樹,如何擊殺其他人?

    如何出這口惡氣!

    雙方戰斗,看似過招多,實際上都是極快,此刻,距離方平和道樹交戰,還不到30秒。

    方平雖然被道樹擊傷,卻是愈加囂張,“最多三分鐘,此地破碎!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三分鐘擊潰我,道樹,跪下來叫祖宗,我和你對半分了種子!”

    羞辱!

    極盡羞辱!

    對一位破九而言,這樣的言語,簡直是恥辱至極。

    哪怕皇者,也不會用這樣的語氣和破九說話。

    雙方本就是同一層次的!

    “方平,你找死!”

    一聲怒喝,震動四方。

    道樹真的要發狂了!

    方平這畜生,非要搗亂,否則此刻的他,就該證道成功了!

    “殺!”

    道樹再一次近身,越靠近,力量溢散越少,殺傷力越大。

    對付方平這種肉身強者,唯有近身擊潰他的肉身,讓他無法再恢復。

    道樹也是肉身一道強者,妖族,不管妖獸還是妖植,肉身都極強。

    別說道樹這種,樹干玉骨化的!

    這樣的玉身強者,比其他玉身強者更可怕。

    噗嗤!

    道樹雙臂再次殺來,貫穿了方平的手臂,帝鎧都擋不住。

    方平也是操控大刀,竭力劈砍。

    然而,接連三刀,卻是連道樹的毛都沒碰到。

    “哼!”

    道樹冷哼,方平還嫩了點,力量雖強,依舊是廢物!

    如此就能傷到自己?

    癡人說夢!

    “瑪德!”

    方平罵了一句,一把將冥神鐮刀塞進了冥神嘴里,“這刀沒用,繼續主防!”

    冥神也沒廢話,迅速將鐮刀融入帝鎧,增加防御之力。

    而方平,雙手持平亂刀,動作要更敏捷一些。

    砰!

    一聲巨響,平亂刀這一次終于斬中了道樹一臂,噗嗤,白色血液或者說樹汁流出。

    裂痕迅速愈合!

    道樹卻是有些發狂,這刀比想象的更鋒利,居然斬破了他的玉身。

    非但如此,此刻,大道都有些被斬傷。

    方平的刀,居然不單單是傷害肉身。

    就在此刻,那邊,天帝低喝道:“此乃本源刀,斬萬道,破萬防,九皇印所化,斬身既斬道,小心!”

    此話一出,道樹心中一凝。

    斬身既斬道!

    那也意味著,他肉身被斬,大道也要崩裂。

    原來是九皇印化成的刀,難怪這么強!

    “再好的兵器,也要看主人如何!”

    道樹冷喝一聲,刀是好刀,方平卻不是真的破九!

    “孫子,老子一刀斬碎了你肉身,你爹天帝都救不了你!”

    方平也是怒罵一句!

    “你試試!”

    道樹冷喝一聲,再次近身,方平長刀很長,越是近身,反而越是安全,方平抽刀回砍的瞬間,他都能擊潰方平,避開刀斬了。

    轟隆隆!

    雙方肉身開始接觸,都是強大無比的肉身,然而,方平卻是有些不如道樹。

    這家伙混元一體,妖植可沒有骨骼和肉身之分。

    道樹的樹干玉化,代表他全部完成了玉化。

    比起方平,方平肉身還沒徹底玉身化呢。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方平居然吃了不小的虧,內部,鐵頭再次慘叫,老張也在悶哼。

    ……

    本源世界中。

    一條不長的大道,此刻迅速在燃燒。

    然而,這一次燃燒,卻是沒有溢出絲毫。

    所有燃燒的力量,都被方平禁錮了。

    非但大道在燃燒,無數本源氣被方平用系統合成,然后投入其中,繼續加火。

    轟隆隆!

    本源世界好像都要被燒穿了。

    四個胖娃娃迅速飛起,在燃燒的大道附近,筑起了一道水墻。

    若是方平再不爆發出去,這股力量都要燒穿他的本源世界了。

    然而,方平還在等!

    這一次,他豁出去了,就這一擊之力!

    五分鐘的破九爆發,被他濃縮到了一刀之力。

    因為道樹真的很強,方平怕一刀斬不了他,被他翻盤。

    “不信殺不了你!”

    若是沒有平亂刀,方平也不敢豁出去就融合一刀,畢竟大道、肉身、精神力都要滅殺才行。

    可有了平亂刀,那一刀就夠了!

    本源世界中,大道還在持續燃燒,從之前的200多米,眨眼間只剩下了幾十米。

    ……

    虛天界中。

    方平和道樹肉身碰撞,彼此交手,道樹玉身龜裂一些,方平卻是狼狽無比,骨骼斷裂聲都能聽到。

    冥神此刻也是又急又怒,“別再拼殺了,防!全力防御,耗時間!”

    方平瘋了吧?

    此刻居然還在和道樹互相拼殺,消耗彼此,糾纏到了一起。

    這時候,方平就該退,防!

    果然,還是太年輕。

    年輕,戰斗經驗不足,又死要面子,血氣方剛的不想一直防御。

    冥神可以理解這心情,可現在,那是拼命,一個不慎會死人的。

    方平不該任性!

    “只有戰死的人王,沒有后退的人王!”

    方平怒喝一聲,“我死了,也會送你走,怕什么!”

    方平怕冥神壞了事,不給他思考的時間,迅速和道樹糾纏到了一起。

    此刻,耳邊響起老張的聲音,“需要我斷道嗎?”

    “不用!”

    方平心中回應!

    不用老張,現在還不到這地步,老張這邊……除非皇者真身殺來了,否則斷什么斷,白送人命。

    ……

    被天狗這些人包圍的天帝,隱約間覺得有些不妥。

    不過畢竟是投影,一時間也沒看出什么。

    加上天狗幾人正在叫囂,天帝微微蹙眉,看了一會,沒看出什么,也沒再干擾道樹。

    ……

    天庭所在。

    真假神皇倒是真的交手了,假神皇實力不弱,可穹也不是好惹的,哪怕是分身,也是強大無比,壓制的假神皇步步倒退。

    “是你!”

    穹低喝一聲,假神皇冷笑道:“是我,天帝的第二投影!”

    穹有些無語,“這時候了,你還以為可以瞞住我?”

    “懶得瞞你,我的確是斗!”

    “……”

    神皇都想弄死他算了,這家伙現在怎么這樣?

    我都認出來了!

    你居然還睜眼說瞎話?

    “鎮……”

    “真真假假何必在意!”

    假神皇打斷了他的話,誰是鎮?

    不認識!

    一邊和神皇胡攪蠻纏,一邊低聲道:“告訴我,你真身來不來?來的話,其他二門附近的皇者來不來?”

    神皇面不改色道:“守門之責,重于一切!”

    假神皇冷笑道:“不信!等著吧,老子猜你們會來,來了,三門無人鎮守,你是不是想給道樹制造機會?去你大爺的,老子這次說不定可以撿個大便宜!”

    神皇微微變色道:“你想此刻證道?”

    “嘿嘿,偷摸著證道,服不服?你大爺的,等著吧,守門三皇來了,老子就去偷摸著證道,不過前提是這邊解決了你!”

    假神皇不再隱瞞!

    破九無法證道,不單單是因為力量不足,還因為三門有強者守護。

    證道,破門。

    三皇阻攔,如何破門?

    道樹想成皇,不單單需要種子,還需要三門之前的皇者不阻攔,由他破門才行。

    神皇坐鎮,哪怕不調離其他二皇,道樹也有希望,如果神皇愿意出手的話。

    可若是調離了,那自然更好,更隱秘,機會也更大。

    神皇再次變色,“恐怕你沒這個機會!”

    “那可未必!”

    假神皇低喝一聲,再次爆發,強悍無比,一時間殺的神皇不斷倒退。

    “果然已經破九,看來是在此地破碎了最后一道!”

    神皇冷哼一聲,鎮天王之前沒有破九,他可以肯定。

    應該是在這,和道樹一樣,無聲無息中跨過了第三門,直接走到了盡頭。

    這是本源身!

    那和靈皇交手的鎮天王,應該是初武身。

    否則,哪來的破八實力,還是破八巔峰。

    “你倒是膽大,不怕被人襲殺在真門之前!”

    “膽大你大爺!”

    鎮天王張口就罵,“老子原本準備等道樹破道,跟在后面撿個便宜,現在看來難說的很,未必需要繼續跟著,等著瞧!

    方平弄死了道樹,老子也弄死你,等著證道去!

    讓你給老子做嫁衣!”

    “方平豈能殺……”

    神皇剛說到這,臉色忽然一變,急忙朝那邊看去。

    這一刻,不止他,四面八方強者,紛紛感受到了異常!

    ……

    三界。

    投影中,一直被壓制的方平,此刻,頭頂上方忽然出現了一柄長刀,貫穿天地,這不是刀,而是刀氣!

    三界,凡是用刀的武者,這一刻,身上的佩刀紛紛響起顫鳴聲。

    嗡!

    九重天都在顫動。

    本源震顫,九重天震顫。

    ……

    戰天帝關卡。

    戰天帝神情一凝,有些不可思議,方平如何做到的?

    ……

    秘境之外。

    轟隆!

    一處虛空破碎,神皇瞬間出現在外,臉色劇變。

    與此同時,其他幾地,也是虛空破碎,一位位強者身影浮現。

    ……

    天墳大陸。

    拳神幾人忽然熄聲,一個個收斂氣息,低調無比,低調,低調!

    雖然恨不得狂呼,可三界好像要出大事。

    皇者氣機溢散,天墳都在動蕩。

    不是一位皇者失態,而是多位皇者就在他們不遠處的界點,此刻,無法控制氣機,氣機溢散,動蕩三界。

    ……

    這一刻,道樹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不可能!”

    當方平身上溢散出一股甚至堪比真皇氣息的強大刀勢,道樹忽然無比恐懼!

    怎么可能!

    方平已經破九,此刻,居然還能再次爆發!

    怎么可能?

    方平氣機爆發到了巔峰,精神力牢牢鎖定了他。

    雙手持刀,露出了帝鎧之下的面容,冰冷的如同寒霜。

    “送你上路!”

    “三界,誰敢欺我人族?”

    “滅!”

    一聲咆哮,響徹三界!

    長刀轟隆一聲斬破蒼穹,朝道樹落下。

    帝鎧崩潰,老張和鐵頭倒飛而出,血肉消失,骨骼寸斷。

    冥神也是狂吐鮮血,被方平崩飛,力量耗盡,從空中直接跌落,震撼無比。

    方平還藏著一手?

    這一刀……這一刀震撼三界!

    轟隆隆!

    刀未落,天地瞬間黑暗,這一刻,連種子投影都在顫抖,好像要徹底蘇醒了!

    而三界,此刻,天墳上空,也露出了一條巨大無比的裂縫。

    天破了!

    仙源都在暗淡,刀影遮天蔽日,擋住了仙源之光。

    仙源之上,一條粗大無比的血管,在龜裂。

    鎮守仙源的幾位皇者,紛紛變色。

    那條巨大的血管,粗大無比,甚至隱約間貫穿了如同心臟的仙源,此刻,在破碎,在龜裂。

    道樹!

    道樹要出事了!

    刀還未落,大道居然就開始崩潰,刀勢已經傷到了道樹本源。

    ……

    “不可能!”

    道樹一聲咆哮,轟隆隆!

    一棵巨大無比的巨樹,呈現在虛空,此刻,無數如同玉片的葉子凋零飄落。

    樹干上,露出了一條條裂縫。

    白色的汁液,開始飆射而出。

    灑落虛空!

    這一刻,整個虛天界中,無數生命力溢散開,來自道樹。

    道樹太強了!

    他吸收了太多的生命力,鑄造了玉身,破了九重天,差一步就可以真正破真門,成為皇者!

    下方,蒼貓一臉茫然,好多皇者果汁!

    不過……都灑了呢。

    看來只能打包虛天界的時候,一把裹住帶走了,不知道到了人間,還能不能找到完整的。

    “不可能!”

    道樹還在咆哮,怎么可能!

    我破九了,今日是我證道皇者的日子,我怎么可能死在這!

    不可能的!

    感應中,已經再無其他人,唯有一柄刀,唯有方平那令人發寒的冷笑。

    “我方平,就是可能!”

    一聲刺耳的笑聲,傳入道樹腦海中。

    “不,你殺不了我!”

    道樹咆哮,你殺不了我!

    擋住這一刀,擋住!

    只要擋住了,死的就是方平,不會是自己!

    對,破碎秘境。

    破碎了秘境,師尊會救自己的,會的,一定會的!

    轟隆隆!

    道樹的軀干在自爆,并非全部自爆,可數萬米高的道樹,這時候瞬間自爆的只剩下一小截,哪怕今日不證皇者,他也不愿意就此死去。

    他有太多的不甘!

    他有太多的雄心壯志!

    等待了數萬年,他要成功了!

    他甚至和天帝達成了一致,說服了師尊,解決了幾位皇者分身的麻煩,現在,一步之遙啊!

    皇者,近在咫尺!

    不甘心,他不想死。

    “方平!”

    “我不會死的!”

    道樹瘋狂咆哮一聲,轟隆!

    巨響聲再起,整個秘境都在劇烈顫抖,下方,蒼貓急忙開始席卷整個虛天界,也在吼著:“都讓讓呀,要破了,快走,本貓要收走這地方了!”

    沒人搭理蒼貓。

    天帝變色,想要過去,卻是被天狗幾人拼死攔截。

    神皇變色,卻是被假神皇趁機一拳打爆了半個身子。

    東皇和靈皇都是凝重,卻是沒想過去,距離遠是一點,關鍵是,種子給道樹,本就不是他們的意愿。

    “斬!”

    就在道樹自爆軀干的瞬間,方平的刀終于落下了。

    方平冷笑,“自尋死路!”

    全力以赴的道樹,還未必會死。

    道樹卻是寄希望于外面的人救他,自爆了大半軀干,力量消耗嚴重,怎么想的?

    反正方平從不會將希望寄托在外人身上!

    “轟!”

    刀落,沒有太過徇爛的光輝,只有一聲驚天轟鳴。

    道樹剩下的軀干,直接瞬間被斬爆。

    無數玉片似的樹葉,樹干碎片在四濺。

    道樹精神體剛凝練,轟隆一聲爆碎,居然無法凝練。

    平亂刀的效果!

    “不……師尊救我!”

    道樹還未徹底死去,此刻,天地之間,破開了一個口子,他已經恍惚間看到了一人,師尊!

    神皇就在外面!

    師尊,會救他的,一定會的,他的大道在崩碎,可還沒徹底崩碎,他還有救的!

    “師尊……”

    這一刻,外界,神皇也看到了有些迷蒙的一幕。

    道樹,被斬碎了!

    精神力都在消散,那股本源之力夾雜著原力,在迅速燃燒一切,包括那無形的大道。

    三界,一條巨大無比的大道,好像巨龍,橫貫三界,此刻,在斷裂,在粉碎。

    三界動蕩的愈加明顯了!

    這是武道開辟至今,第一位即將隕落的破九強者,或者說……皇者!

    至于地皇,三帝,這些人哪怕隕落,也沒有太大的動靜,或許被天界墜毀給掩蓋了,或者被其他強者出手掩蓋了。

    又或者,如神皇他們所說,只是寂滅,并非徹底隕落。

    大道,還沒崩斷。

    而今日,第一位破九強者的大道,在迅速崩斷。

    貫穿三界的大道,一路蔓延,一路破碎。

    此刻,甚至連本源宇宙都在顫動。

    一條散發著光芒的大道,在崩斷。

    一顆猶如太陽的大星,之前被隱藏了,此刻,卻是呈現了出來,耀射本源,照亮了本源。

    這一刻,附近也有幾顆巨大的星辰,一閃而逝,迅速消失。

    那是皇者們的本源星辰。

    之前也在隱匿,此刻感覺暴露了,紛紛操控大星離開此地。

    “叫爺爺就救不了你!”

    這一刻,一聲冷笑,也在三界、本源、九重天中響起。

    “老子終于斬皇了,死也值了!”

    狂笑聲動蕩天地,轟隆一聲,天破了,血水如同漿料,傾盆而下。

    三界,染成了紅色。

    這是地獄!

    
冒险丛林怎么玩
刮刮乐中100万是真的吗 快中彩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山图表分析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 龙王捕鱼技巧 绝对 申城四人斗地主下载 北京pk10 稳赚 20选5 浙江体彩6 1 中特免费公开网站 优乐·江西麻将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 山西十一选五 斯诺克比分网 超智能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