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375章 靈皇
    “人王無敵!”

    地球。

    當方平大張旗鼓地,在各地融合城市之后,三界已經知道了方平在做什么。

    融合地球!

    雖然知道的不是太清楚,可此刻,方平開始正大光明地做此事,效率反而更快。

    人族知道,需要認可方平,才能讓他更順利地強大。

    如此一來,人心更加齊聚。

    相信方平!

    唯有相信方平,方平才能更加強大,才能讓方平對斬殺強敵,讓人族成為三界最終的勝利者!

    ……

    一座座城市,在本源世界中呈現。

    本源,也越來越大。

    1800米,1900米,2000米……

    這個范圍,還在擴大。

    方平這一次,融合城市的數量大增。

    一座,十座,百座……

    人王之名,而今已經得到整個人族的認可。

    戰四方,殺四方,武王幫人族守土,人王讓人族開疆!

    效果很好!

    好的有些出乎方平的預料。

    ……

    6月底,方平完成了這一次的融合之旅。

    這一路上,他吸收了獸皇的分身結晶,融合了近千座城市,出乎預料的順利。

    此刻,他的本源世界,已經宛如一個新世界。

    一座座城池,憑空而起。

    高樓大廈林立,虛影多不勝數。

    本源世界,變化太大了。

    財富:5000億點

    氣血:2530萬卡(2530萬)

    精神:197000赫(197000赫)

    本源世界:4600米

    這就是方平這一次的收獲!

    本源世界直接擴充到了4600米,千米之后,每1000米,對方平都有一次不小的增幅。

    和本源道差不多,每千米,差不多都能提升方平接近10%的增幅。

    幾次下來,此刻方平的基礎氣血,高達2500萬卡以上。

    收獲比預期的要大!

    精神力也出現了一些增長,雖然不算太多,可方平也很滿足了。

    到了他這地步,還能一次出現這么大的增長,擴充本源的思路是沒錯的。

    氣血精神不平衡,方平也沒維持原力。

    直到此行結束,方平開始進行平衡,進行轉換。

    很快,有了新的進展和突破。

    財富:5000億點

    氣血:0萬卡(2250萬)

    精神:0赫(225000赫)

    原力:2250原(4500萬卡氣血)

    玉骨:99%(附氣血質變)

    本源世界:4600米

    本源增幅:假道(40%)

    戰法:平亂刀法(+18%)

    力量掌控:99%

    極限爆發:70389000卡/71100000卡

    極限突破了7000萬卡!

    感覺上,提升的不是太多,實際上卻是因為大道再次斷裂200米,這才讓方平實力提升的不是太明顯。

    大道,天辰的道,方平其實也沒準備一直用下去。

    再用,大道可能會徹底斷裂,天辰要死,蒼貓不會樂意。

    而且,方平現在在考慮,封閉自己的本源,是否會更好一些?

    大道40%的增幅,看起來不少,實際上也就那樣。

    自己封閉了本源,是否會也有一次巨大的提升?

    都已經開始壓縮破八巔峰的道,也只剩下400米了。

    難道接下來還真要剝離破九的道不成。

    無法剝離破九的道,那代表天辰的道,就是方平的極限了。

    “除非用老張的道差不多……”

    方平嘀咕一聲,老張的道,是他原本的人皇道,方平覺得,用了的話可能會保存更多。

    關鍵是,他不想用老張的道。

    而且本源大道,不一定靠譜。

    現在的方平,不太信任本源大道,關鍵時刻可能會出問題。

    那此刻,自己到底是繼續用大道,還是封閉本源?

    原力,已經高達4500萬卡氣血,直接破九了!

    加上戰法增幅,5300萬卡以上。

    這就是方平不用大道后的實力。

    說起來,也是強大的可怕。

    方平有些糾結,要不要封閉?

    的確糾結!

    他怕封閉之后,就無法用大道了,那到時候實力沒出現增幅的話,他從7000萬掉到5000萬,差距很是很大的。

    “大道……”

    方平喃喃一聲,本源道,問題很嚴重。

    越是到這時候,他越是不放心。

    不用其實最好!

    可又怕實力出現損失,兩難!

    “先不封閉,除非我實力超過了大道增幅之后!”

    方平還是有了決定,先不封閉本源世界的洞口。

    再等等!

    這一次,他要再入源地。

    若是這一次成功了,他可能會有一次提升,到了那時候,他不用大道可能都會超過7000萬卡了。

    真到了那地步,天辰的道恐怕用處也不大了。

    不管如何,現在先用著再說。

    ……

    鎮星城。

    現在,這邊很多強者聚集在此。

    上次種子投影在這溢散,這邊能量最充裕。

    方平融合城市結束,第一選擇就是鎮星城。

    他準備入源地,在這應該是最安全的。

    噗!

    虛空被撕裂,方平直接降臨。

    下一秒,鎮天王出現。

    掃了一眼方平,微微凝眉道:“你現在,我是越來越看不透了!你小子現在到底什么實力?”

    “剛破九。”

    “……”

    鎮天王撇嘴,忽悠鬼呢!

    “真的!”

    方平笑了一聲,很快道:“干爹,這次來是找你幫忙的!”

    “滾!”

    一聽干爹,鎮天王知道沒好事,直接開罵。

    滾蛋!

    老子不愛聽!

    你小子又想干嘛?

    “真的是來求援的!”

    方平苦笑道:“我現在需要大量的本源土,鞏固我的本源世界,靠我自己凝聚本源氣,然后聚集成土,也許要千萬年!

    唯有本源土,大量的那種,才能讓我迅速填充本源世界,如此一來,我也能在本源宇宙中多行走一段時間。”

    方平嘆息道:“干爹不救我,那就沒人能救我了!除非現在能找到第二顆本源土星辰,可我懷疑,三界恐怕就一顆這樣的星辰,落到了干爹手中。”

    鎮天王洋洋得意,笑道:“那當然,老夫遍尋本源宇宙,也就找到了這一顆……不過,沒門!”

    不送!

    這好東西,自己也要。

    何況,他還是當兵器來用的,這個對本源世界的傷害很大,對付皇者效果特別好。

    他才不送!

    方平嘆息,不遠處,武王踏空而來,黑著臉,有些惱火道:“你用了當兵器,方平用了提升實力,拯救人族,你就不能送他?”

    “一大把年紀了,跟孩子似的,你以為這玩意能當糖吃?”

    “還一心為了人族……我看啊,你就是為了自己炫耀!”

    “一些土而已,方平又不是為了自己,你就不能送給他?”

    “人族敗了,對你有什么好處?”

    “我早就說過,你這老家伙不是什么好東西,現在果然如此,冷血動物,方平都求上門了,干正經事,又不是拿出去揮霍了,你都不送……”

    張濤罵罵咧咧的,鎮天王臉黑,冷哼道:“激將我?做夢!不送!”

    這可是自己最強神兵!

    就不送!

    方平苦笑道:“那算了,也不能強人所難,干爹既然自己要用,要玩,那就自己玩吧!”

    “玩?”

    鎮天王罵道:“誰玩了?”

    老子是孩子嗎?

    這玩意是拿來玩的嗎?

    污蔑誰呢!

    老張再次道:“不求他!不就是本源土嗎?實在不行,宰了蒼貓取土,這家伙不是本源土多嗎?”

    “喵嗚?”

    蒼貓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啥?

    怎么又說到本貓了?

    本貓都沒說話呀!

    干嘛要殺貓取土?

    鎮天王臉色漆黑,刺激誰呢?

    你倒是去殺啊!

    這倆混蛋,就知道激將老夫,老子就不給!

    說著不給,不過當看到方平滿臉絕望……鎮天王忍不住罵道:“裝給誰看呢?沒有本源土你就死了?”

    還絕望!

    對上皇者都不見你絕望,現在沒本源土,你就絕望了?

    “哎,我要去源地……本源土不多,本源世界不穩固,我的本源體也不會穩固,時間一長,出不來,我就死定了。”

    方平苦笑道:“這次可不見得有上次幸運,老王去過兩次源地了,皇者難道不會防著?所以這一次,我還真未必有機會出來了……干爹,我出不來,您老就照顧一下人族……”

    “……”

    鎮天王很憋屈。

    他想說,你干脆死了算了。

    可是……去源地的話,本源體遠離本源星辰,可能真的支撐不了多久。

    上次就是如此!

    方平無法回歸,差點就死在了那邊。

    最后還是王金洋去開辟通道,救了方平。

    否則,方平和蒼貓就陷落進去了。

    不過……轉頭一想,鎮天王罵道:“上次你實力弱,這次強,你去了,是有機會打破三門的,誰說一定出不來?”

    那時候方平還不強,破七都沒到。

    可現在呢?

    不可同日而語!

    現在的方平,去了源地,還真未必出不來,打破門戶,強行闖出來的機會都不小。

    “可我不是真身去啊!”

    方平嘆息道:“真要是真身去,那倒是好了。”

    皇者們才是真身入源地!

    方平想真身入源地,那得找到一些本源星辰碎片,天帝的本源星辰碎片,融入本源,才有希望真身入本源宇宙。

    否則,他真身進入,很快會承受不住壓力,跌落本源的。

    這一次,方平也是想找一些本源碎片。

    然后讓真身進入!

    真身進入源地,他可以爆發7000萬卡以上的實力,幾位弱皇者,他還真不怕。

    可現在不是沒有那玩意嗎?

    鎮天王有些陰晴不定,咬牙道:“老夫這輩子,到最后都沒淬煉神兵,就淬煉了這東西,你現在要拿走,老子……老子……”

    他現在很暴躁!

    不想給!

    可不給,這小子真死在了里面怎么辦?

    越想越是郁悶!

    給嗎?

    看樣子要給啊!

    方平笑道:“干爹,不行的話,我換!拿斗天帝的神兵換,說實話,我還怕拿了他的神兵,被他感應到呢,之前我還想融入我的平亂刀。

    可我一想,他鍛造了幾萬年,我帶著這東西,真的可能會被他發現。

    那還不如不融入!

    還有,上次他和神皇神兵落入我們手中,我總覺得,不是巧合,這倆可能是故意送我們的,別是為了算計我們。

    干爹,你看換怎么樣?

    你自己再看看有沒有問題,這可是好東西,不比你那個球差,斗天帝啊,最強皇者,他鍛造了四萬年的神兵,絕對是好東西……”

    “你……”

    鎮天王想罵人,可轉頭一想,其實斗天帝的神兵,的確不比他的球差。

    方平拿來換,也算是大出血了。

    關鍵是,現在他不想要神兵,就想要自己的球。

    老張有些不耐煩道:“婆婆媽媽的,別耽誤時間了,要換快點換,不換拉倒,我們自己去送死算了……”

    “那你去死好了!”

    鎮天王翻著白眼,小子,跟誰倆呢!

    你愛死不死!

    老張有些訕訕,不按套路來!

    我都要去送死了,你居然都不攔著。

    鎮天王罵了幾句,看向方平,咬牙切齒的,瑪德,認識這幾個貨,自己就沒過過好日子!

    咬著牙,黑著臉,將一顆小球轟隆一聲砸入方平懷中!

    方平倒退幾步,笑呵呵道:“干爹力氣就是大,差點砸死哦。”

    “滾!”

    鎮天王破口大罵道:“有多遠滾多遠,下次別讓我再看到你!”

    “下次再說。”

    方平笑了一聲,接著捏了捏小球道:“干爹,怎么打碎?”

    鎮天王心疼,打碎……這可是老子的至寶!

    你還真要打碎啊!

    “要不……”

    “算了,我自己弄吧!”

    方平打斷了他的話,再說,老頭子要舍不得了,自己還是別刺激他了。

    拿到了這東西,方平也放心了,剛準備和老張聊聊,鎮天王臉黑道:“斗的神兵呢?”

    不是說好了要給我的嗎?

    神兵呢!

    被你吃了?

    老子看到了嗎?

    方平有些詫異道:“我以為您老不在乎神兵的。”

    “滾!”

    鎮天王再次大怒,信不信弄死你?

    方平干笑一聲,隨手將一柄長刀丟給他,笑道:“一柄神兵而已,我還能在意這個?”

    “不提這些,老張,老王他們呢?”

    “姚成軍回來了,正在魔都聚會呢。”

    “老姚回來了?”

    方平有些意外,很快不再多想,笑道:“回來就好,你通知一下他們,聚完了馬上過來,我準備入源地,讓這幾個家伙做好準備,隨時接我撤離!”

    能悄悄的去,悄悄的走,那最好。

    要是被皇者發現了,那最好破門離開,或者干脆走三人的通道離開。

    破門的話,危險還是不小的。

    皇者對門戶那邊,注意的都比較多,很容易被人發現和阻攔,一旦被堵在了源地,那就麻煩了。

    “好!”

    張濤也不多說,答應了一聲,很快道:“這次我陪你一起去,你那個本源土分我一些……”

    “你去……你去沒用啊!”

    方平不想打擊人,可不得不打擊。

    你去沒大用啊!

    老張語氣不善道:“為什么我去沒用?打探一下敵情,摸一下他們的底,怎么就沒用了?何況,你小子畢竟年輕,就知道莽撞行事,我跟過去,遇到一些突發情況,好歹有個照應。”

    方平扎心道:“可你實力太弱……”

    “誰弱了?”

    老張罵道:“老子破八前十!”

    “帶問號的。”

    “你想找揍?”

    “你不是我對手……”

    “我……”

    老張氣的肝疼,卻是堅持道:“我要去!”

    “你去干嘛啊?”

    方平奇怪道:“這么堅持,是不是去見靈皇的?聽說你喝了她洗澡水,現在是要去約會的?”

    “滾!”

    老張暴吼一聲,氣炸了!

    方平聳聳肩,別說,懟一下老張他們,心情好的多。

    之前有些憋悶,現在懟一下這兩位,心情真好。

    老張惱怒,哼道:“你以為我跟你似的?我是想去看看,有沒有機會拉攏一兩位皇者……”

    “你想的太多。”

    “廢話,你去當然不行,我去就未必了!”

    張濤沒好氣道:“你名聲都臭大街了,誰信你?我不一樣,我是當代人皇,人族這邊,想如何,還是離不開我的,他們需要用到人族,那就有合作的基礎。

    別人不說,我分析了一下,西皇、人皇、靈皇其實都是有合作的可能的。

    包括獸皇這幾位,真正無法合作的,其實是那幾個家伙。

    拉一個打一個,比我們自己正面對敵要容易的多,要不然,你確定你一個人能收拾十多位強者?”

    見方平不以為然,老張惱火道:“你以為就你聰明?當年要不是我暗中拉攏地窟的真王,就李老鬼這三不管的性子,華國能撐到最后?

    想當年,老子拉攏了一批真王,才能在幾次真王大會上,沒能達成一致。

    四大真王殿不是沒有聯合過,想要聯手滅了人族,還不是老子拉攏的那些人反對,才讓聯手的計劃破產!

    你小子倒好,真以為全靠你,人族才度過難關?

    沒老子,你小子早死了……”

    “是啊!”

    鎮天王幽幽道:“沒老子,你們早就死了,你們以為全靠你們,人族才度過難關?”

    “……”

    方平無語,這倆比資格老呢?

    說的好像我只會干干干一樣!

    我也會用計策的好不好!

    我又不是莽夫。

    “你真要去?”

    “當然要去!”

    老張哼道:“這次不去,未必有機會了!他們再出現,可能就是大戰爆發的時候,難道你讓我臨陣策反他們?”

    “可很危險的,他們要是干掉了你……”

    “不會的,起碼現在不會!”

    老張篤定道:“現在殺了我,人皇道崩了,要是種子順便被引出來了,他們又無法全力以赴,出不來,那不是便宜別人了?

    在外的陽神可能會殺我,李老鬼可能會殺我,你也有可能……

    那幾位,還真不可能!”

    方平摸著下巴,喃喃道:“有道理,我殺你的話,現在種子要是出現了,他們無法全力以赴,說不定我真有機會奪了種子,要不殺了你試試?”

    “你倒是殺啊!”

    “算了,殺你沒成就感,太弱。”

    兩人互相懟了幾句,鎮天王懶得搭理他們,看向方平道:“真要去?”

    “當然!”

    鎮天王沉吟片刻道:“真要去的話,可以去天帝那邊看看,天帝被鎮壓多年,我看不一定是主動被鎮壓,可能是被九皇給坑了。

    你去探查一下,說不定能有一些意外收獲。

    天帝和我師父不對付,你首先對上的也會是九皇,他也許巴不得你強大一點,幫他壓制九皇!

    這個可能性不小。

    現在天帝不一定能出的來,他也擔心九皇無法抑制,你去找他,也許他會給你一些幫助,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哪怕最后你們還是敵人。”

    方平若有所思,點點頭道:“有點道理,您老人家果然是人老成精,老成持重,老有所當,老驥伏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老……”

    “老不死的?”

    張濤幽幽加了一句,你句句帶老,干脆說他老不死好了。

    鎮天王覺得,和這倆個混蛋聊天,能把自己聊死。

    懶得接話,又道:“還有,盡量別走王金洋的道,已經進去過兩次,現在大家都在盯著,第三次……可能會被追蹤到!

    一旦被追蹤到,麻煩很大。”

    “您老要不干脆陪我一起去好了?”

    “我?”

    鎮天王沒好氣道:“我可不想去找死,我去了,那些人可不會客氣!張小子他們未必會殺,你的話,你自己要去找死,我攔不住。

    我去了,他們可不會客氣絲毫,看到我,必殺我!”

    說著,又道:“你去找一下打鐵的,讓他弄一條假道出來,貫穿到三門之外,真要有危險,非要走三門離開,我在三門外接應你!”

    這一次,比上次準備要充足的多。

    鎮天王會暗中在三焦之門外接應方平,老王三人也會做好準備接應方平。

    遇到危機的話,方平有多條路可以逃離。

    方平點頭,這樣倒也行,安全性更大一些。

    “那我去找鑄神使,老張,你通知老王他們來……”

    他說到這,蒼貓委屈道:“那本貓就不去了,本貓要去吃飯了,吃完了再去找你。”

    方平翻著白眼,肩膀一抖,“去找蔣超那胖子,他藏了很多好吃的,應該有你喜歡吃的。”

    “喵嗚!”

    蒼貓凌空跳起,貓臉帶笑,有道理,騙子還是聰明,那就去找蔣胖子了。

    那家伙好吃的很多的!

    鎮天王失笑,也不管這貓鬧的鎮星城雞飛狗跳,想了想低聲道:“帶這貓去找靈皇,也許可以說服她!女人都是感性的,這貓和她相處了上萬年……

    她追隨天帝,可畢竟多年不見,還有沒有那么堅定,很難說!

    哪怕不能說服她,讓她動搖也不錯,少一個大敵。

    別以為靈皇弱,小子,沒看榜單上寫的,不確定嗎?

    為什么不確定靈皇的實力?”

    鎮天王笑瞇瞇道:“這你就不懂了吧?靈皇在九皇當中年紀最小,是天帝的關門弟子,又是唯一的女弟子,天帝搞不好給她開了小灶。

    都說本源限制很大,可是……小子,靈皇其實未必有限制。”

    方平愣了一下!

    “天帝可能幫她鎮壓了限制,這個不好說,若是如此的話,靈皇其實才是最自由的皇者!”

    鎮天王笑道:“別以為不可能,可能性不低!當然,也只是我個人猜測,但是這猜測不是無來由的,之前的材料你看到了,靈皇沒有替代品……

    不是她不狠,不是她不想去找,關鍵是,她未必需要!

    她是天帝的后手之一,界壁破碎,其他皇者還會被限制一些,她可能完全無限制!

    天帝就是讓她發揮最強實力,幫他解決對手,謀奪好處,所以,我才讓你去找靈皇!

    這女人知道的事情很多,要不然,你以為她的分身會早早去秘境那邊?

    天帝的秘境,她怎么提前那么多年知道?

    神皇是因為強大,那靈皇呢?

    所以說,不要小看了女人!”

    方平眼神閃爍,八卦道:“真有一腿?那老張喝她洗澡水,天帝會不會嫉妒,弄死他?”

    “……”

    鎮天王心累,我說正經事呢,你居然跟我來八卦!

    這小子腦子到底怎么長的?

    老張也是無語,有時候真希望這家伙被人打死算了。

    不過……不會被這小子說中了吧,天帝不會真嫉妒吧?

    老張有些擔憂,這秘密還是別說了,免得這次進去出問題。

    
冒险丛林怎么玩
河北麻将胡牌规则 18选7开奖走势图 甘肃11选5前三直遗漏 11选5玩法 赚钱的网游排行榜前 美股模拟炒股软件 重庆自动麻将机 5分11选5游戏规则 福建11选5开奖号 心悦麻将辽源亲友圈 河北11选5开奖公告 天津十一选五 国外网赚平台 澳洲幸运10历史结果 正规理财平台排名 上海麻将百搭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