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387章 越亂越好!
    鑄神使和坤王在此刻直接證道!

    兩人大笑出聲,跨越斷道,直奔源地。

    平日里,此刻必然是危險萬分。

    可此刻……源地也亂了。

    證道,便是取死之道!

    凝聚道果之時,最危險!

    然而,這一次不同!

    方平在源地搗亂!

    鎮天王在戰神皇,南皇隕落,皇者力量瞬間被削弱無數倍!

    而就在這時候,方平聲音再出,暴喝道:“人族,攻破九重天,滅仙源!初武,想擺脫一切,一起出手!”

    此話一出,虛空震蕩!

    下一刻,王金洋踏空而行,笑道:“人族絕巔以上武者,隨我破碎九重天!”

    “殺入九重天!”

    一聲低喝,響徹四方!

    下一刻,數百位強者騰空而起,破碎虛空,直奔九重天!

    一人之力難破九重天,眾人之力呢?

    與此同時,地窟,妖帝幾人對視一眼,下一刻,妖帝厲嘯一聲,“妖族,真王以上,隨本帝殺入九重天!”

    “殺!”

    震天的廝殺聲響起!

    初武大陸,冥神眼神變幻一陣,暴喝聲起!

    “天王境以上,殺!”

    轟隆隆!

    天地破碎,一位位強者騰空而起,今日,殺入九重天,破滅仙源!

    人皇走了,斗天帝和東皇分身在,兩位破九。

    然而,只是分身!

    能如何?

    三界強者多了去了,破八的一堆,不是誰都能破九的。

    可現在,不破九又如何?

    虛空中,亂和石破也是哈哈大笑,亂狂吼道:“兒郎們,機會來了!魔王屠皇,吾等殺上九重天,破滅仙源,隨我上!”

    轟!

    虛空破碎,一位位強者破空而出,朝九重天殺去!

    九皇?

    九皇又如何!

    今日他們也想看看,方平能做到什么地步,能逼迫九皇到什么地步!

    三界諸強,此刻證道的證道,殺入九重天的殺入九重天。

    機會就在此刻!

    主動出擊!

    不等界壁破碎,不等三界歸一,就在這時候,打破皇者計劃,脫離皇者掌控!

    ……

    九重天上。

    斗天帝分身和東皇分身對視一眼,都是微微搖頭。

    麻煩了!

    三帝破八強者太多,此刻全部殺來,兩位分身可不夠,哪怕斗天帝和東皇都很強,可分身畢竟只是分身。

    危機……不止如此!

    就在這一刻,第七重天,書香笑了一聲,“既然都證道了,那我也湊個熱鬧,成皇畢竟比破九強!”

    話落,書香本源消失!

    下一刻,三門之外,出現三位書香。

    矮小的書童,此刻卻是霸道無邊,氣機狂放,哈哈笑道:“主人,您不愿成皇,書香就替您成皇了!”

    話落,三門破碎!

    三條大道,直通三門,朝一處無人的空間扎根匯合而去!

    下一刻,這處無人的空間,凝聚出一本書。

    大道本源之物!

    聚道果!

    “誰來奪我道果?”

    書香暴喝一聲!

    誰來?

    這一刻,獸皇被方平一刀斬斷了尾巴,破碎了第六重天,正在瘋狂鎮壓,哪有時間理會他。

    靈皇干脆閉關不出,哪怕戰斗打響,也沒任何動靜。

    南皇隕落,西皇也迅速龜縮進入第八重天,守著自己的地盤,怕被波及。

    北皇、人皇、東皇、斗倒是還有余力。

    可第七重天暴動,神皇在和鎮天王交戰。

    斗天帝在鎮壓第七重天,以及他自己的地盤,甚至還包括神皇的地盤。

    強大的斗天帝,此刻一人鎮三處裂縫。

    剩下的三人,人皇眼神異樣,一動不動。

    東皇干脆閉目不語。

    唯有北皇,有些心動,可這時候,北皇真的有心無力了!

    鴻坤,鑄神使,書香,三人開始合道!

    匯流!

    三大強者,都在凝聚道果,都在證道!

    你殺,還是不殺?

    你來得及殺嗎?

    你殺的過嗎?

    九重天危機,源地危機!

    這一刻,神皇眼中神光爆發,強大的駭人,暴喝道:“斗,擊殺他們,吾鎮源地!”

    神皇暴喝一聲,氣血沖霄!

    此刻,神皇頭頂多位神皇虛影!

    一人鎮第七重天,一人鎮第三十六重天,他自己的地盤。

    一人鎮二十七重天,斗的地盤。

    三道虛影,鎮三重天。

    神皇一人獨鎮三重天,還有精力去對付鎮天王,強大的簡直可怕。

    鎮天王也是狂吼連連,瘋狂轟殺他!

    第八重天,方平也是瘋狂破壞,逼迫的獸皇不得不全力鎮壓。

    下一刻,方平突破,進入第九重天。

    這里無人!

    無人,方平便不管,強行繼續突破,瘋狂朝北皇那邊殺去!

    十五重天,北皇臉色變幻,徹底打消了去奪取其他人道果的心思,清喝一聲,整個天地封鎖,他不想方平殺來,壞了自己的好事。

    他倒是不怕方平,可一旦源地被攪亂,他接下來也許會徹底被牽制在源地。

    “昊,你要坐視?”

    神皇暴喝一聲,斗天帝此刻已經前去阻攔方平。

    可東皇沒動!

    東皇看了幾人一眼,淡淡道:“吾去鎮壓仙源!”

    話落,東皇破碎虛空,眨眼間消失。

    他去鎮壓仙源!

    “紀,你呢?”

    人皇挑眉,看了一眼三道匯流的書童三人,笑道:“三人……還真未必能殺,罷了罷了,我去阻攔他們擋事,免得礙了你的事!”

    話落,人皇破空離去,去阻攔三強搗亂了!

    “辰,玄,獸!”

    神皇再次冷喝!

    你們三人在做什么?

    斗已經前去鎮壓方平,你們三人還擔心什么?

    還在看什么?

    八皇一帝,死了一位南皇,那還有八人,難道連這些人都鎮壓不了了?

    獸皇咆哮一聲,龍尾斷裂的他,此刻暴怒無比!

    聽聞此言,咆哮一聲,迅速殺出第六重天!

    而就在此刻,忽然,天地之間出現一柄刀!

    有人嘿嘿笑道:“我也證道玩玩!”

    轟隆!

    三門破碎,三條大道直奔源地,直奔第九重天。

    眨眼間,一柄血刀凝聚!

    一人踏空而來,笑呵呵道:“獸皇,陪你玩玩!”

    “嗡!”

    刀破蒼穹!

    一柄大刀,破碎了天地,斬向獸皇!

    獸皇再度咆哮一聲,怒不可遏,新皇居然要斬他!

    可惡!

    今日,又有新皇誕生了!

    上次斬出九重天的那一刀!

    秦鳳青!

    此刻,虛空中一人凝聚成形,嘿嘿笑道:“小龍,來來來,爺爺陪你玩玩!”

    “斬!”

    長刀再斬!

    殺氣撼天!

    獸皇暴怒,兩人在世界交界之處,迅速廝殺起來,血氣貫穿天地。

    那邊,方平哈哈大笑,“來的好,秦鳳青,你若是再不來,老子就看錯你了!”

    “哈哈哈,別自作多情了!”

    虛空中,人影大笑,“你以為我是為了你?你錯了,我可不是為了你!我乃護道一族傳人,庇護蒼天之道,守護萬界之道,可不是你區區方平可以指使的!”

    “去你大爺的!”

    方平大罵一聲,轉身一刀,殺向斗天帝。

    斗天帝隔空一拳,轟隆一聲,方平長刀震蕩,氣血上涌,一口鮮血吐出,二話不說,迅速朝其他地方遁逃而去。

    這一刻,源地亂成了一片。

    書香三人戰人皇,鎮天王戰神皇,方平戰斗天帝,秦鳳青戰獸皇。

    東皇去了仙源之地,北皇和靈皇、西皇還沒動彈。

    “源地亂,誰也沒好處!”

    此刻,神皇再次清喝一聲,“靈,你的選擇呢?”

    “哼!”

    靈皇輕哼一聲,虛空震蕩。

    而就在這時候,一只貓破空而來。

    “喵嗚!”

    一只肥貓,蹲坐在地,看著遠處要破空而來的靈皇,悲傷道:“大胖子,你要殺貓?”

    靈皇皺眉,輕喝道:“退開!源地不可亂!”

    “喵嗚!”

    蒼貓不退!

    就在此刻,蒼貓口中,一人出現。

    老張走了出來,笑道:“靈皇,你也要和人族為敵?”

    靈皇冷冷看著他!

    老張笑道:“那大概是不行的!”

    話落,本源顫動!

    這一刻,老張氣機大盛,眨眼間,轟隆一聲,源地三門之外,有人靠近,老張!

    本源體前來!

    “我借人道之力一用,短暫成皇,諸位勿慌!”

    人間,無數武者癱倒在地。

    老張氣機大盛,轟隆一聲,破碎三門,下一刻,一重天中有道果迅速凝聚!

    戰到了這地步,他也不管了。

    之前還想隱藏一下,此刻哪還在乎那么多!

    轟隆!

    蒼貓面前,老張氣血大盛,氣機強大的駭人,看向靈皇,淡笑道:“攔你還是可以的!”

    靈皇嗤笑一聲!

    有些不屑!

    而這時候,蒼貓忽然迅速轉換成了灰色,爪子中出現一柄柄神器,一下子跳到了老張頭上,氣呼呼道:“二打一,打你!”

    靈皇臉色微變,“你也要和我作對?”

    蒼貓語塞,有些委屈。

    老張笑道:“蒼貓,這不是和她作對,是在救她!你知道方平的性格,一旦為敵,必殺她!她是方平對手嗎?阻攔她,就是救她!”

    此話一出,蒼貓好像找到了依托,馬上道:“是滴!大胖子,快回去,不然你會被人打死的,不回去也不行,本貓不給你走!”

    “嗷嗚!”

    蒼貓兇狠地吼了一聲,卻是聽不出兇狠之意。

    老張笑了一聲,也不在意。

    他的目的不是戰靈皇,阻攔她就行。

    就在這時候,一只手掌破空而來,朝老張他們殺來!

    北皇!

    沒了方平的威脅,北皇還是心動了。

    與此同時,地窟,一道身影兇狠無比,兇殘無比,陡然一口吞下!

    這一口吞下,足足一省大的地窟地面消失!

    包括人,包括城池,包括一切生命!

    “嗷!”

    一聲凄厲吼聲傳出,咆哮,血腥無比!

    一只狗頭,呈現在三界上空!

    猙獰無比!

    “找死!”

    轟隆一聲!

    無數血氣凝聚,下一刻,虛空中,一條血色大道凝聚,一只霸道無比的金色大狗,踏空而行,眨眼間跨過了斷道!

    天狗!

    兇殘無比!

    它已破九,卻是沒有能量再去越過大道,直接一口吞噬了數百上千萬的地窟生靈!

    強行凝聚了一條大道!

    轟!

    一聲爆響,三門破碎,天狗直接進入源地,一口朝北皇咬去!

    北皇心中一震,再也顧不得殺人了,迅速回返自己的地盤,因為天狗此刻正瘋狂無比地在吞噬他的扎根天地,這狗太瘋狂了!

    “辰!”

    神皇再喝!

    而這一刻,西皇左看右看,有些無辜,有些無奈。

    “打成這樣了?”

    西皇嘆息,怎么就斗成這樣了?

    太可怕了!

    要是他們來破碎自己的天地怎么辦?

    此刻,西皇看了看第八重天,有些不舍道:“不會有人殺來吧?太危險了,這要是破壞了,我不是被困住了?”

    “哎,我不想的!”

    話落,在眾人震撼中,西皇身上忽然冒出了大量的能量,強大的可怕,還有無邊強大的本源氣。

    第八重天忽然平靜了下來!

    接著,虛空中呈現一條條裂縫。

    這些裂縫,卻是迅速愈合。

    “是你!”

    有人暴喝!

    西皇!

    西皇笑道:“不是我,我撿來的,大家別誤會,你們繼續,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話落,第八重天的裂縫轟隆一聲,徹底愈合。

    西皇哈哈大笑,忽然氣血沖破了天地,轟隆一聲,沖破了源地。

    下一刻,三界之中,一只大手擎天而來,沒有殺向任何人,而是一把朝虛空撈去。

    “傻兒子,還看什么熱鬧,跑路了!”

    “風緊扯呼!”

    “哈哈哈!”

    一聲大笑,洞穿三界,西皇一把撈出了西皇宮,眨眼間帶著西皇宮消失在天地之間,聲音在天地中傳蕩。

    “我就先走了,最后大決戰結束喊我,哈哈哈!困守源地千萬年,今日……老子自由了!”

    “我要自由的奔跑!”

    “這天,這地,這海,真美啊!”

    “哈哈哈!”

    西皇狂笑,老子擺脫了!

    老子贏了!

    你們去斗吧,死一個算一個,其他的和我無關!

    “辰!”

    這一刻,多位皇者怒喝!

    他們沒想到,三界第一位脫困的皇者,居然是西皇!

    而此刻,西皇居然跑了!

    西皇手中,西皇宮中,一人冒出腦袋,天極震撼地看著自己的老爹,半晌說不出話來。

    弱小的老爹……居然第一個脫困了!

    “哈哈哈,傻兒子,你爹牛不牛?”

    “你爹厲害不厲害?”

    “你爹聰明不聰明?”

    “破路了,別看了,去天涯海角,去看這世界,世界這么大,我們去看看,爹陪你浪跡天涯!”

    “哈哈哈!”

    西皇大笑,機會太合適了!

    此刻,強者都被吸引了。

    要不然,他還不好跑路。

    換成平日,哪怕他有南皇的力量,可一旦爆發,也會引起其他人注意,也許會被皇者追殺。

    現在……你們來啊!

    老子才不怕!

    三界亂成了這樣,也是出乎他預料,太快了,太亂了,亂的他現在跑路,居然無人有余力追他!

    “隨風奔跑自由是方向!”

    “追逐雷和閃電的力量!”

    歌聲起!

    西皇心情愉悅,一首歌聲傳蕩三界,老子去追逐自由了,追逐雷和閃電了,你們自己打吧!

    反正他不參與!

    這一刻,三界都驚呆了!

    天極的爹……像極了天極!

    不,天極像極了他爹!

    這老家伙,太陰險了,也太出人預料了!

    三界多位強者,此刻都陷入了源地,而他……脫離了源地!

    第一位脫離源地的皇者!

    而且他好像早有算計,西皇若是一直修煉,一直吸收那些星辰石,也許比南皇要強大,可他沒有,他寧愿送給了方平他們。

    為什么?

    不是因為他吸收不了了,而是為了和南皇保持實力平衡!

    否則,南皇太弱,他太強,他無法用南皇的力量修補大道裂縫。

    唯有平衡!

    差不多的實力!

    所以,西皇一直和南皇并列,不是真的并列,而是為了并列而并列,今日,所有人都看透了!

    ……

    海域。

    也有人驚訝無比。

    風云道人看著遠去的西皇,忽然失笑!

    啞然失笑!

    說不出的佩服!

    這算什么?

    三界諸強,現在都被困住了,包括剛剛證道的幾位,而此刻,一位皇者跑了!

    西皇!

    不起眼的西皇,這才是真正的厲害啊!

    南皇之死,和這家伙脫不了關系。

    今日的大亂,可以說,都是西皇導致的。

    他贏了,成功了!

    大亂爆發,他跑了,也是這么多年,唯一一位跑掉的皇者。

    風云道人失笑,一旁,地邢睜眼,目瞪口呆道:“這也可以?”

    “為什么不可以?”

    風云道人笑道:“他跑了,裂縫補好了,和陽神類似,帶著力量跑了,除非源地徹底破碎,否則對他沒什么影響,他不跑干嘛?”

    “他能跑哪去?”

    “三界這么大,找個空間裂縫,隨便躲躲,不到世界末日,他不出來了,誰還能特意去找他殺他?”

    “……”

    地邢無言以對。

    說的沒法反駁!

    好歹也是一位皇者,還是可以全力以赴……不,三界到處跑的皇者,你去追殺他?

    殺了他,有好處嗎?

    實力相當的,不一定可以殺他。

    實力強大的,殺了他一人,未必可以補足缺陷,那殺了也白殺。

    既然如此,他人畜無害,你殺他干嘛?

    地邢無言以對,忽然道:“大人,您脫離了源地嗎?”

    “沒有。”

    風云道人淡笑道:“哪有那么簡單,何況……我若是脫困,可沒他這么簡單,殺一個南皇就夠了的。”

    風云道人笑著,再次看了一眼已經遁逃的無影無蹤的西皇。

    再次失笑!

    笑中帶著一些羨慕。

    聰明人!

    也是狠人!

    到了他們這地步,誰不怕死?

    誰不怕被人干掉了?

    誰不是努力在提升實力!

    他沒有!

    西皇沒有,他一直盯著南皇,南皇多強他多強,哪怕可以再次吸收星辰石,哪怕可以提升,他沒有。

    他拒絕了實力的誘惑!

    老子就盯著你!

    你多強,我多強!

    你死了,剛好可以補足我留下的窟窿。

    而其他人呢?

    神皇殺南皇,可以補足窟窿嗎?

    不可以!

    越強,越難脫困!

    而西皇……成功了!

    能忍人所不能忍,提升實力,所有人的夢想,西皇沒在意,方平當時是不懂15塊星辰石的珍貴,而今,除了幾位破億的皇者,任何人手中都拿不出這么多星辰石!

    南皇真的就兩塊,獸皇甚至都沒南皇多。

    西皇,足足15塊!

    方平和鎮天王既然都能提升,西皇豈會一點無法提升?

    他不要!

    他就要和南皇一樣,你這么強,我就這么強,隨便其他人怎么提升。

    他成功了!

    ……

    源地的大戰,因為西皇的灑脫離去,靜滯了瞬間!

    這位,居然跑了!

    大搖大擺的跑了。

    臨走的時候,還唱了首歌,展現自己對自由的渴望,哪怕方平,此刻也是佩服。

    你厲害!

    何止他,方平身后,斗天帝也是回頭看去,有些眼神異樣。

    辰,梟雄!

    是的,梟雄,盯著南皇無數年,不弄死他不罷休,可幾萬年來,南皇都當他是兄弟,是軍師,是人生的指路明燈,這不是梟雄是什么?

    南皇到死大概都沒懷疑過西皇!

    九皇一帝,死了一個,跑了一個,地皇不在,只剩下7位!

    而此刻,源地之中,三界的強者卻是不少。

    方平,鎮天王,蒼貓,書香,鴻坤,天狗,老張,鑄神使,足足八位頂級強者!

    若不是實力有差距,單看人數,甚至超過了皇者們的數量。

    可皇者需要鎮本源!

    此刻,正在和人皇大戰的書香,忽然笑道:“諸位,動搖本源,我們受傷隕落,也沒什么!讓本源震動,我想看看,師祖可否一人鎮本源!”

    話落,他鎮壓的那重天地,本源震蕩!

    轟隆隆!

    虛空裂縫爆發,書香口溢鮮血,哈哈大笑。

    “這算互相傷害嗎?”

    “哈哈哈!”

    轟!

    天地震動,巨大的裂縫,貫穿了一重重天地,開始動搖源地之本。

    鑄神使也是眼神一亮,哈哈大笑,“那就一起來!”

    轟隆隆!

    又是一重天震動!

    鑄神使也是鮮血狂噴,不過卻是依舊大笑出聲,你繼續啊!

    你能鎮壓多少重天?

    你能鎮壓幾皇留下的缺陷?

    神皇,你不是強大嗎?

    今日你試試看!

    這時候,鎮天王忽然狂笑道:“我艸,書香,你有一套,果然是讀書人壞水多,我居然沒想到!”

    轟隆!

    這一次,巨大的轟鳴,讓整個源地劇烈顫抖!

    鎮天王也放棄了鎮壓!

    來啊!

    互相傷害啊!

    老子不打了!

    就是放棄源地鎮壓,一皇一窟窿,你神皇鎮壓不鎮壓?

    不鎮壓,那就一起玩完!

    一位位新晉皇者,放棄了鎮壓,任由自己遭受反噬,鎮天王大吼道:“去破壞獸皇、北皇他們的源地,讓源地動起來,大家一起完蛋!”

    他們不但不鎮壓源地之蕩,還要繼續搗亂!

    死,那就一起死!

    讓源地破碎好了!

    看誰更怕死!

    新晉皇者,實力當然都不如那些老牌皇者,可此刻,卻是不管不顧,就看誰更狠,更惜命,更在乎!

    神皇眼神陰沉!

    他可以鎮壓三重天,甚至更多一些,可這些人現在破碎一重重天地,甚至還要破碎其他天地,再這么下去,整個源地都要炸開了!

    說實話,這也出乎他預料!

    在他想來,哪怕三界再出幾位皇者,也絕不是九皇一帝的對手。

    實際上,的確如此。

    可現在……

    現在一團糟!

    “昊,動搖造、坤他們的大道!”

    神皇低喝一聲,下一刻,東皇聲音遠遠傳來,嘆道:“造的大道是假的,坤的大道……也是假的!”

    假的!

    仙源,無法控制他們的大道了!

    “那動搖鎮的!”

    就在這時候,仙源那邊,一聲轟鳴響起,有人笑呵呵道:“徒兒,為師又救了你一命,你還真不小心,大道居然沒脫困,真廢啊,丟師父的臉,我先走了,你們慢慢玩!”

    丟下這話,陽神消失!

    不過,他臨走之時,倒是破碎了鎮天王被困在仙源的大道。

    而這,便是皇者對付三界皇者的殺手锏。

    可今日,鑄神使、鴻坤、鎮天王幾人的大道,卻是都脫困了!

    神皇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

    失策了!

    不用猜了,必然是上次大亂導致的,讓造這些人找到了機會,脫困了!

    難怪這些人有恃無恐!

    就在這一刻,東皇幽幽道:“天狗的道還在,也是唯一一位還在的!”

    是的,唯一一位!

    “汪!”

    一聲咆哮,響徹三界,天狗急了!

    該死,自己怎么會是唯一一個?

    其他人啥時候跑的?

    該死啊!

    太坑了吧!

    源地,八位新來的強者,居然七位不在仙源控制之中,沒天理了!

    
冒险丛林怎么玩
31选7今日开奖 今日吉林十一选五开 山东11选5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辉煌棋牌客服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 极速11选5怎么准确杀一号 竞彩足球比分怎么上传 nba官方 大庆麻将带宝下载 七乐彩专家杀号高手 360斯诺克在线直播 在线股票开户 填大坑能提现的游戏 老快3一定牛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