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399章 再上九重天
    九重天上。

    巨大的仙源耀射三界,仙源之上依舊密布紅色血管。

    仙源之下,一道倩影盤膝而坐,安靜,寂寞,如同雕塑。

    鎮守仙源!

    當年,這是其他皇者的任務,她時不時地還會來搗亂嘲諷幾句。

    今日,卻是她在此地坐鎮。

    哪怕她不想,可還是來了。

    天帝的命令!

    仙源是什么?

    是三界的命脈!

    掌握了三界所有本源道強者的命脈,擺脫仙源的有幾人?

    除了那些皇,三界擺脫仙源的也就張濤這少數幾人了。

    鎮守仙源,防止三界本源武者破壞,逃離。

    這不是鎮守,而是斷了三界武者的希望。

    “我終于活成了我不想活的樣子……”

    一聲沒說出的呢喃,在心中響起。

    靈皇沒有睜眼,鎮守仙源,注定了要和三界為敵。

    這些時日,不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比如,八重天中,時常傳來動靜,傳來喝罵聲!

    此刻,八重天,又有聲音響起。

    有人高聲叱罵道:“小娘皮,你這婆娘太冷血了!我石兄給你當舔狗當了數萬年,你這婆娘居然連斷了他在仙源之上的道都不愿,你還是人嗎?”

    “不,你早就不是人了!”

    “虧我石兄之前還勸方平,不要打上九重天,搶了你做婆娘!”

    “心真黑啊,有了老情人就忘了石兄這舔狗了?”

    “滾蛋!”

    后一聲是石破罵的,很快,石破聲音傳來,“胖靈,天帝那老家伙給你吃了什么迷魂藥了?老子不比他帥?不比他年輕?不比他壯?

    他要你守你就守,你憑啥聽他的?

    胖靈,鎮守仙源可不是好事,方平那小子遲早要殺上來,絕對的!

    仙源控制人族億萬人,他怎么可能放棄?

    這地方現在最危險,一旦方平殺來,源地無人來援,你死定了!”

    石破大聲道:“仙源是天帝要保的,其他人恐怕巴不得方平殺來,殺了你,再等天帝出手,試探天帝實力,我都明白,你豈能不懂?”

    “雖說方平答應蒼貓和小紫饒你兩次,可這小子心狠手辣,心黑又硬,上次已經耍賴去掉了一次機會,再有一次,下次你一定會死的!”

    “胖靈,不如投靠了方平拉倒,方平在源地之中也不是孤立無援,人間還有陽神在,搞不好也會被方平拉攏,這么下去,誰也救不了你!”

    石破大聲嘶吼,聲音從八重天傳來。

    他和亂現在搭伙了。

    天狗證道了,天辰被囚禁了,三界證道的證道,認命的認命,他和亂不想認命,還想求存!

    破仙源之道,是他們現在的目標。

    而鎮守仙源的靈皇,恰好又是石破的老熟人,此刻,兩人已經在八重天叫囂了好幾天,不斷洗腦,一個罵人,一個勸說,配合的倒是默契。

    靈皇充耳不聞,卻是微微蹙眉,顯然還是有些受影響的,只是不愿回話而已。

    就在這時候,石破忽然悲傷道:“好,這些我不說了,我再問一件事,當年殺向我的那幾只手,第一個是不是你?”

    靈皇陡然睜眼,冷漠道:“是本宮又如何!”

    “真是你?”

    石破不敢置信,語氣充滿了悲哀!

    “真的是你?”

    “那日,東皇告訴我,我還不敢相信……你……你要殺我?”

    無聲。

    石破悲戚道:“你要殺我……你真的要殺我!你我相識于微末,你證道之后,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故作癲狂,壞盡了名聲,只是讓別人知曉,是我石破癲狂要壞你清白,不是你靈得道之后,不顧往日情分拋棄了我……

    我原以為,多少還有幾分情分留下……

    哪知道……哪知道第一個要殺我的居然是你!

    你怎會變的如此絕情?如此冷血?

    成皇就是滅人道,滅情欲嗎?

    那這皇,不成也罷!”

    此話一出,亂一臉不敢置信道:“石兄,你們沒證道之前就認識了?當年還有一腿?這女人攀上了高枝就甩了你?”

    “還要殺你?”

    “我去,這不是潘金蓮殺武大郎嗎?”

    “這女人居然如此下……”

    轟!

    一只玉手擊破壁壘,瞬間殺向亂!

    哪怕靈皇不想理會,此刻也忍不住出手殺來,更是怒斥道:“石破,你找死,你敢壞本宮之名!”

    什么老情人!

    沒證道之前的確認識,可哪有石破說的那么曖昧。

    就是萍水相逢而已!

    石破這混蛋,居然故意誘導亂。

    該殺!

    靈皇雙目含怒,可惡,可恨!

    石破這登徒子,越來越可恨了!

    玉掌擊向八重天,八重天震蕩,而石破和亂早就臉色發白,瘋狂遁逃,朝地窟跑去,那邊有黎渚,地窟附近有方平。

    靈皇不敢亂來!

    跑了再說!

    至于石破,現在更是忙不迭道:“胖靈,誤會,誤會啊!我們是相識于微末啊,你得到之后的確拋棄了我,你忘了?

    以前咱倆一起組隊探索過本源的,后來你證道了,就沒探索了,你不是拋棄隊友嗎?

    誤會,都是亂這個混蛋亂說話,我不認識他,你別發火啊……”

    亂那是瘋狂大罵,這混蛋東西,剛剛不是你說的那么曖昧,老子怎么會往這上面去想?

    兩人互相甩鍋,靈皇俏目含煞,手掌一路擊穿多重天!

    轟隆一聲!

    石破和亂倒飛,血液噴涌而出。

    靈皇哼了一聲,手掌消散,留下石破和亂對視一眼,都是滿臉郁悶。

    靈皇倒是沒想殺他們,他們也是三界為數不多的頂級強者了。

    加上和人族交好,真殺了他們,方平真有可能馬上殺來。

    靈皇雖不懼他,可鎮守仙源才是第一要務,此刻,她也不想和方平沖突。

    加上石破也算老熟人了,這家伙一直如此賤!

    靈皇多少也有幾分習慣了這賤人!

    至于亂……現在充當的也只是當年天狗的角色罷了。

    ……

    動蕩的虛空中。

    亂和石破一臉郁悶,亂忍不住低罵道:“沒用啊,油鹽不進!大石頭,你這老情人搞不定啊,這控制著我們的大道算怎么回事?

    這要是破了大道控制,老子今日破九,明日證道,那也有點底氣。

    難道真要和那蠢狗學,要不是東皇不想弄死它,證道就是完蛋日!”

    當日證道的強者,就天狗那傻子沒擺脫大道控制。

    當日鎮守仙源的東皇若是愿意,隨時可以斷其大道,讓天狗重傷,無力再戰,任人宰割。

    這一點,三界強者看在眼中,記在心中。

    哪怕現在有人可以突破,也不敢突破,怕成為皇者的食物。

    這兩人,最近一直在這徘徊,就想通過石破和靈皇的老交情,能把大道給釋放了,假道變真道,不再受仙源控制。

    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靈皇根本不理會他們!

    若不是今日說的過火,都不帶搭理他們的。

    石破也是郁悶,無奈道:“不行的話,找方平他們想想辦法!反正方平不會放棄仙源的,這一點三界皆知。

    大家現在都等著他和胖靈沖突呢,到時候好渾水摸魚。

    可惜啊,這不是第一次了,現在天帝和神皇他們也在盯著,還真未必有機會。”

    上次,皇者們放松了警惕,沒料到會被鑄神使暗中偷梁換柱,放跑了幾位。

    現在還會放松警惕嗎?

    仙源,大家一直很重視。

    哪怕當初三界沒人可破九,都有幾位皇者常年坐鎮。

    之后,哪怕再抽不出人手,也有皇者分身坐鎮,現在也是靈皇坐鎮。

    三界的強者,如今恐怕沒機會再重復一次鑄神使他們的手段了。

    引走靈皇都不可能!

    兩人正說著,石破忽然瞪大了眼睛,亂沒感應到什么,側頭看去,下一刻,也張大了嘴巴,轉頭看向石破,好像在說,你這嘴巴開光了!

    有人來了!

    方平!

    方平身上都看不出任何氣息,就這么佇立在混亂的虛空中,背負雙手,抬頭看著天空,好像是在看仙源。

    他們不知道,方平是一直在這,還是剛剛來的。

    兩人居然之前都沒發現他!

    也沒發現任何異常!

    石破只覺得,這家伙就忽然出現在自己眼前了。

    “方……方平……”

    石破咽了咽口水,“你要去九重天?”

    方平好像才看到他們,側頭看來,淡笑道:“怕殺了你那老情人?”

    石破干笑,很快道:“你出手,天帝一定不會坐視,神皇他們巴不得天帝和你交手,天帝殺了你,你能引出天帝一些實力,其實得不償失……”

    顯然,他認定了方平能對付靈皇。

    “仙源……”

    方平喃喃一聲,很快笑道:“石兄,你說仙源我會放棄嗎?”

    “不會!”

    石破想都不想,不可能放棄的。

    這可是事關人族武者存亡的東西,方平怎么可能會放棄。

    “那勸說我干嘛?”

    方平依舊面帶笑容,“靈皇懂,天帝懂,大家都懂!誰坐鎮仙源,遲早都會和我交手,蒼貓也好,林紫也好,無法改變什么!

    靈皇……還不夠換人族武者命脈的!

    哪怕違背了誓言,無法留手,我也不會客氣什么。”

    雖說答應了林紫和蒼貓,可方平不會真的那么呆板。

    強者交手,命懸一線,誰留手,誰就可能死亡!

    靈皇又不算弱,上次交手,爆發接近8500萬卡。

    這樣的強者,還未必是全力以赴。

    方平豈敢真的放松?

    除非最后對方真的毫無反擊之力,還有命留下,那方平才有可能順勢完成諾言,否則,他不會太當回事的。

    說著,方平看向兩人,笑道:“二位這幾日進展如何?”

    亂郁悶道:“你不是都看到了?”

    他就不信方平沒看到。

    咱倆被打下來了!

    都慘成這樣了,你還問進展。

    方平笑道:“靈皇這種女人,油鹽不進,光靠說是沒用的,得打!這種女人,心高氣傲習慣了,看誰都是高高在上,豈會搭理你們。

    打她一頓,不行就兩頓,不行就劈死她,她死了都會覺得技不如人,死的不冤。

    靠說,她能理會你們?”

    兩人訕訕,還真是這樣。

    石破無奈道:“我們豈會是她對手。”

    靈皇很強的!

    他倆才哪到哪,哪怕之前借著源地動蕩有些提升,兩人也只是破了二門,開始接近三門,氣血3000萬卡出頭,遠不如靈皇。

    說到這,石破又想到了之前的事,急忙道:“你現在要去九重天?”

    “對。”

    這也太快了!

    石破心中嘀咕一聲,真快,現在距離大戰,剛過去三天!

    你又來了!

    難不成方平又有了提升不成?

    這才三天呢!

    方平的確有了提升,吸收了那么多的星辰石,豈會沒提升。

    他和別人不同,別人要不提升肉身,要不提升本源大道,而方平,需要做的是擴充本源世界。

    別人很容易達到一個極限,方平卻是不會。

    本源世界擴充,現在萬米直徑都不到,這才哪到哪?

    所以,他還有上升空間。

    而其他人,很多人卻是到頭了。

    此刻的方平,實力再次有了進步,而且還不小。

    氣血:0(3100萬卡)

    精神力:0(310000赫)

    原力:3100原(6200萬卡氣血)

    玉骨:99%(附氣血質變)

    本源世界:9999米

    戰法:平亂刀法(+20%)

    力量掌控:100%(+20%)

    極限氣血:8680萬卡

    星辰石沒有全部吸收完,方平雖說沒有大的瓶頸,可本源世界到萬米,和大道萬米類似,還是有一些阻礙的,方平并沒有直接提升到萬米直徑以上。

    在9999米卡住了一段時間,方平也沒強求,實力有提升就行。

    此刻的他,爆發力已經超過了8500萬,這是沒算上自己那柄刀,算上的話,9000萬卡肯定有的。

    靈皇若是只有上次的實力,那必然不如方平。

    有時候不單純是數據差距的問題。

    方平現在容納3100原力,肉身基礎6200萬卡。

    靈皇肉身強度一定不如他!

    這些皇者,雖說本源已經不再增幅,都已經歸一,可實際上,看似肉身強大,卻是虛浮的很,本源的力量還是本源的力量,只是沒有明顯的增幅感覺而已。

    他們的增幅,現在最少也有1倍!

    換言之,靈皇的肉身基礎撐死了5000萬卡不到。

    歸一,這些人歸一的不成功。

    或者說,除了天帝陽神這種,其他本源皇者都不算歸一,漏洞太多,那本源世界和大道,就是最大的漏洞,不填補起來,如何歸一?

    ……

    “要一起上去看看嗎?”

    方平笑了一聲,兩人對視一眼,亂齜牙笑道:“當然,要是能趁機斷了大道控制,那也好。”

    他們膽子可不小,膽子小,都不敢在八重天叫囂了。

    方平踏空前行,所有空間裂縫如同遭遇了強敵,紛紛避退,居然都沒裂縫切割他。

    石破和亂對視一眼,都是震撼。

    這家伙現在越來越厲害了,進步快的嚇人!

    “妖帝他們幾位最近在做什么?”

    方平忽然問了一句。

    如今,三界還沒證道的破八,其實不算多了。

    除了初武那邊,也就妖帝、掌印、封……這些人了。

    當然,還是不算少。

    不過之前一戰之后,這幾位有些受打擊,黎渚和鴻坤都證道了,天狗、鑄神使幾位都成功了,他們這些后面的人,反而越來越難,也越來越危險了。

    亂大大咧咧道:“還能干什么?等死啊!這幾個家伙,又不敢招惹靈皇,又不敢現在證道,修煉也差不多都到盡頭了,不等死還能干嗎?”

    方平笑了一聲,等死?

    不會的!

    三界的破八,沒一個會甘心等死的!

    這些人,恐怕都有各自的算計,可惜,實力差了一點,運氣也不算好,沒有鴻坤、黎渚這幾位的機緣,證道恐怕還差了許多。

    當然,破三門破九,還是有希望的。

    可三門之后的斷道如何過?

    仙源的控制如何破?

    這大概是他們現在頭疼的地方。

    鑄神使破神器骨,鴻坤破能量種子,天狗吞噬了數千萬地窟生靈,天狗這辦法不適用于其他人,他們可沒天狗的好牙口,天狗修煉的就是吞噬之法。

    這一點,可不見得人人都能用。

    何況現在地窟尊黎渚為皇,黎渚也不會坐視的。

    心中想著事,方平踏空而行,直破九重天。

    九重天上,靈皇站起,手中長劍出現。

    不再是之前的淡漠,而是凝重。

    鎮守九重天,鎮守仙源,這就是麻煩,都知道是麻煩,否則也不需要鎮守了。

    可方平,來的還是太快了!

    ……

    海域。

    黎渚再次出現,也是仰頭看天,此刻,太陽之上,好像映射出兩道人影,黎渚也是失笑搖頭。

    遇到方平,靈皇大概要哭。

    尋常皇者,哪怕要去找麻煩,也不會隔三差五的就去。

    方平倒好,這才三天,又跑去了!

    今日不知道,會不會再度引起大戰。

    黎渚笑了一聲,也好,讓方平繼續吸引火力吧,越是亂,越是沒人在意其他人。

    黎渚不再冒頭,瞬間消失。

    ……

    源地。

    微微顫動了一下。

    下一刻,有人同情中帶著戲謔,“靈看樣子又要挨揍了,不知道會不會被打死!”

    能這么說話的沒幾人。

    這話,正是鎮天王說的。

    這家伙,此刻大大咧咧的,騰空而起,巨大的虛影投射在源地之上,笑呵呵道:“諸位道友,有沒有什么神器可以看戲的,隔空看戲不好玩!

    不行的話,來個人去人間,把那肥貓的窺天鏡搶來!”

    有人輕笑出聲。

    下一刻,一面鏡子騰空,地皇淡笑道:“不需要窺天鏡,我這風云寶鑒也能一觀三界!”

    轟隆一聲!

    源地之上,出現一幅畫面!

    正是九重天仙源附近的畫面。

    鎮天王掃了一眼,笑道:“鴻,你這家伙這些年沒少干壞事,這風云寶鑒,連接了三界靈脈,還接通了仙源,還真準備當一回史官?”

    風云道人,收集三界強者訊息,活者留其名,死者隱其名。

    以前還幫人收尸,身后的棺材都有無數。

    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想的。

    地皇笑道:“當一回三界文明記錄者也不錯,三界文明消逝,再造三界,若是能發掘出風云寶鑒,也能還原而今的三界歷史!”

    這一面寶鑒,記錄了太多的強者。

    九皇四帝,天帝陽神,如今證道的新皇,攪亂風云的方平,守衛人族的武王,戰天戰地的初武……

    這里,記錄了他們的一生。

    這里,留下了他們的影像。

    地皇笑道:“你們說,若是三界覆滅,天地重開,若干年后風云寶鑒被人發現,我們這些人,是青史留名,還是臭名昭著,遺臭萬古?”

    “呵……”

    一聲嗤笑,說不出的嘲諷。

    嘲諷什么?

    沒人知道,也許都知道。

    前半生光輝,后半生污濁,這就是而今的強者。

    沒人再說話,鏡面上,出現了幾道身影。

    方平好像發現了什么,側頭看了一眼,靈皇也是面色冷峻,看向觀戰眾人,好像也發現了他們。

    地皇不在意,若是這兩位連他的監察都發現不了,那也太小覷他們了。

    鏡面中,兩人并未打破虛空,破滅監察。

    他們能做到,可是沒做。

    畫面中,方平聲音都能聽到,玩味道:“你們嫌無聊的話,我以后天天給你們看戲,靈皇不嫌麻煩,以后每天我來找你玩玩。

    玩死了靈皇,再來一位陪玩,我可以陪你們玩到全部死光為止。”

    好大的口氣!

    不過卻是沒人說話,有人發笑,有人無所謂。

    他們只想知道,方平這家伙,這次又上九重天干嘛?

    他難道不知,就算擊敗了靈皇,天帝也不會讓他得逞?

    就算天帝不出手,神皇他們也會阻止的。

    ……

    九重天上。

    方平笑了一聲,看向靈皇,淡淡道:“一邊玩去,我看看仙源,一直沒看過,對這玩意倒是好奇的很,你可別招惹我,不然打死了你,別說我辣手摧老太!”

    靈皇怒目相視!

    石破和亂對視一眼,接著亂忍不住低罵道:“狗眼看人低,咱倆這么說,早就被人打死了,方平這么說,光他么瞪眼了!”

    轟!

    一掌拍來!

    靈皇的確不想和方平現在沖突,可受不了這倆混蛋在旁邊落井下石,你倆沒這實力就閉嘴!

    方平氣血一震,震碎了巨掌。

    不管靈皇變色的臉龐,看向那巨大的仙源,喃喃道:“還是第一次看到仙源,這造型……真丑!當年第一次入地窟就覺得這東西太丑,不標準,不夠渾圓,一直不得勁……

    現在再看,的確不是圓的,鑄神使是不是打造的時候想女人了?

    怎么還有個凸起……”

    ……

    源地。

    鑄神使面色漆黑。

    接著,忍不住看向鏡面中的仙源,半晌,越看越異樣,吐槽道:“誰他么干的,好像是凸了一塊……”

    凸起了一點點,不細看,還真沒在意。

    過了一會,有人失笑道:“不是凸起了一塊,是其他地方被削平了一些,那家伙自己干的,殺了太多強者,斷了太多大道,人族那一片大道更強,反而凸起了。”

    此話一出,鑄神使釋然,吐氣道:“我說呢,合著他自己賊喊捉賊,別說,不說不知道,一說……我去,這家伙到底殺了多少人?四周居然都給薅禿了!”

    強者大道都很粗大,斷了一根又一根,能不禿嗎?

    鎮天王幾人嘿嘿直笑,笑的意味深長。

    現在是禿了,過些時日,也許就碎了呢。

    
冒险丛林怎么玩
qq分分彩官网五找75505 河北20选5开奖 爱彩票比分直播 百度 南粤36选7 大嘴棋牌安卓 新疆11选5预测 20选5今日开奖 怎样买平特一肖赚钱 四人麻将玩法 25选7有多少种 7m篮球比分直播网 快速赚钱的网站 大地棋牌app下载 海南4+1玩法中奖缴税 大众麻将全集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