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1406章 為武王賀
    源地外。

    方平真身具現,站在門外,朗聲道:“書香前輩,晚輩前來拜訪!”

    方平聲音震蕩源地。

    這一刻,源地中強者幾乎都聽到了他的吼聲。

    這家伙怎么又來了?

    當然,這次不是直接闖入,而是在門外等著。

    人皇幾人更是奇怪,這家伙不是剛答應了要襲殺東皇嗎?

    怎么跟著秦鳳青后面就來了!

    特意聯系書香他們的?

    那也應該找鎮天王才對。

    眾人不解,不過也沒人管方平。

    他不進來就行!

    出了源地,這些皇者一部分力量要在源地鎮壓,哪怕人皇幾人,現在出了源地也不見得是方平對手。

    這家伙下黑手的專業戶,摟草打兔子,順手干掉一位皇者一點也不用驚訝。

    ……

    方平吼聲傳出。

    過了一陣,門戶震動了一下,書香從門戶中走了出來。

    不過出門和不出門,書香的氣息變化很大。

    在源地內部,雖然也要鎮壓裂縫,不過難度低很多,出了源地,隔著門戶,隔空傳遞力量鎮壓,消耗極大,書香氣機瞬間下降了一大截。

    “人王!”

    書香面帶笑容,朝方平拱手施禮,個頭還是孩童大小。

    方平輕笑道:“前輩近日可好?”

    “還好還好!”

    書香笑容滿面,“鎮大人和造大人他們都在,其他人也不敢妄動。”

    他稱呼這些人為大人,也是習慣。

    昔年的他只是書童,比起這些皇者極道的座上賓,地位差距很大。

    哪怕到今日,書香也不沒改變這些稱呼。

    方平愈加笑容燦爛,這是好事。

    就怕書香證道成功,會產生不一樣的心思。

    書香本就破九多年,這一次證道之后,這些時日提升還是很快的,現在的書香,方平無法精準判斷,不過感覺上去,極限應該有6000萬左右。

    這時候,也是他們這些新晉皇者的高速提升期,再過一些時日,達到了極限,再提升就難了。

    “晚輩今日前來,有一事相詢。”

    “人王請言!”

    書香有些意外,方平不找鎮天王他們,而是找自己,想問什么?

    “前輩,你對人族是何看法?”

    書香微微一怔,這算什么問題?

    盡管不解,書香想了想還是道:“你我皆人族,三界除了妖族,不管是地界人族,還是上古人族,包括現在的新武人族,其實都是源于同源!”

    “同源?”

    方平淡笑道:“現在那些老古董,把自己當人族的可沒幾個了!幾乎都是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仙神,哪還有什么人族之說!

    前輩說是同源,他們可不會認可。”

    書香正色道:“不管力量多強大,大家都來自人族,這一點,主人在之時也常常提及,力量是力量,哪怕吾等進化的更強大,種族不會變化。”

    方平笑了起來,這小老頭還挺可愛啊!

    就喜歡聽這種話,事情應該好辦的多。

    “前輩,那您覺得當代人皇,我說的是武王,而非紀,前輩覺得武王如何?”

    “武王……”

    書香也不是傻子,此刻好像明白了什么,微微凝眉。

    方平想讓自己認可武王!

    或者說,認可這位王者,人族的王者,真心去認可。

    書香遲疑片刻,緩緩道:“武王我雖然了解不多,不過通過只言片語,也知武王是人族四萬年來,少有之賢王!”

    說著,頓了頓道:“不過我上古之時就追隨主人,到如今,已經快要三萬年了!武王雖賢,雖強,可比之主人……”

    后面的話他沒說,可他覺得武王遠不如戰天帝。

    既如此,他覺得自己無法認可武王當自己的領袖,不是他看不起武王,而是珠玉在前,他不想將武王和戰天帝等同。

    方平并不意外,笑道:“那王金洋算是戰的后裔或者生命傳承嗎?”

    書香微微凝眉,很快,點頭道:“算!”

    “那既然算,王金洋認可武王,前輩覺得,是否能代表戰天帝其實也認可武王!”

    這是偷換概念。

    書香知道他的意思,此刻面露為難之色。

    方平又笑道:“前輩,武王實力也許不如戰天帝,可要說其他方面……”

    方平正色,低沉道:“我覺得,人族四萬年歷史,比得上武王的……不說一個沒有,絕對是鳳毛麟角,戰天帝也不如!”

    書香臉色微變。

    方平遙指本源宇宙之外,沉聲道:“人族覆滅在即,危機四伏,亂世呈現,武王什么實力?哪怕不知皇者存在,不知天王存在!

    以他絕巔實力,地窟絕巔數以百計,他壯大新武,讓人族安居樂業,人人吃飽喝足,不用為生計發愁!

    四萬年來,哪個時代,沒人餓死,沒人凍死?

    新武沒有!

    新武之人,生老病死皆有,戰死地窟者數以千萬計!

    可新武中興之年,人族面臨大敵,三界皆敵,卻是安居樂業,開創了人族盛世!

    老有所依,幼有所養,權利之爭,內部之患,新武最少!”

    方平語氣激昂,“他開創了盛世!中興了人族!沒有他,哪來的魔王方平,哪來的三帝轉世,哪來的人族諸強!”

    方平語氣從激昂到平靜,“前輩也許覺得,武王實力不夠強,沒有戰天帝那般灑脫,一人鎮三界!可我還是要說一句,前輩,戰天帝畢生所想是什么?

    傳道三界?

    當個教書先生?

    三界人人都成為強者?

    還是別的?

    那我告訴前輩,武王做的比戰天帝要強,戰天帝的戰堂走出了幾人?

    武王執掌武大,讓華國億萬民眾,人人有書讀,有武學,有道傳!

    全國布武,全民布武!

    武大,走出了一位位人族英雄,是英雄,也許不是強者,可他們為人族而戰,戰死異鄉,卻是不曾有一人后退!”

    “戰天帝能做到嗎?”

    “武王做到了!”

    “他能讓我這般桀驁之人,為人族慷慨赴死!”

    “戰天帝能嗎?”

    方平低沉道:“晚輩并非貶低戰天帝,戰天帝很強,強的可怕,甚至晚輩覺得,論天賦,論實力,論人品,三界無人能及!

    可他強在一人!

    哪怕戰天帝用戰堂傳道,武道絕學,絲毫不做隱藏,也是氣魄驚絕之輩!

    可比起武王,晚輩覺得,還是差了一些。

    也許,這就是他們常說的大家和小家之分。

    戰天帝想的,終究還是自己的小家,自己的小圈子,而武王,晚輩卻是真的覺得,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戰天帝可為霸主,絕世強者,卻是做不到一族之王!

    我也不能!”

    方平誠懇道:“王者未必需要多強,他們靠他們的魅力,魄力,能力,眼力,去發掘那些人,去讓那些強者,能人,各司其職!”

    “所以,武王當人王,當人皇,人族沒有不服的!不管是我,還是鎮天王,或者其他人,都服他!”

    “我們這些人,可以開疆拓土,可以殺敵,可以鎮壓三界,卻是無法讓民眾過上想要過的日子,盛世!”

    方平一臉誠懇,“前輩,認可,并非是為奴!只是認可他人族之王的地位,認可他對人族的統帥,調度,認可他對人族的奉獻。

    前輩,武王對人族的奉獻,難道還不夠嗎?

    我覺得,他已經做到了極致,三界四萬年,哪怕上古時期的神皇,天帝,對部落的奉獻、真誠、熱血也不如武王!”

    書香微微有些恍惚。

    他沒想到,魔王方平,居然如此推崇武王。

    是真的有些意外!

    他在人間待過幾天,那段時日,武王只是在幕后做一些事,人間大事其實是方平和鎮天王做主。

    以他對方平的了解,以及方平的跋扈,書香覺得,方平哪怕不奪權武王,其實也沒把武王太當回事。

    可今日,他發現自己好像錯了。

    方平很認可武王對人族的統領!

    甚至他自己,都把自己定義為打手、先鋒。

    人族之王,自始至終,都是那位武王。

    不算太霸道,不算太圣道,書香覺得很是尋常,當然,也有些不尋常。

    魔王,居然是真心認可,他真的有些意外。

    “武王……”

    書香呢喃一聲,這個不算太熟悉,記憶也不算太深刻的武者,這一次忽然讓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想獲得一位皇者的認可,哪有那么簡單。

    此刻的書香,還是沒有認可那位非皇。

    不過,書香還是有些動容,半晌,緩緩道:“人王,之前在人間那些時日,我并未游歷過人間,主人一生都在傳業授道,最是重視傳傳道授業。

    武大之名,我也有所耳聞。

    人王,今日書香可否游歷一遍武大?

    不止武大,包括人間的一些學堂、私塾。”

    “可以!”

    方平哈哈笑道:“就現在,擇日不如撞日!免得前輩覺得我們裝模作樣,我也想讓前輩看看,在這戰亂之時,在這滅族之危前夕,人族到底如何?

    盛世……永存!

    強者不滅,武王不滅,人族便是盛世!”

    書香動容!

    好大的口氣,好強的自信!

    書香不再說什么,也沒有分身降臨,直接真身離去,雖然降臨人間的他,實力會大損,最多留下三成,可他不在乎。

    人間強者真想對他如何,真身降臨也沒用。

    三成實力,足夠了!

    ……

    地球。

    隨著大戰不斷爆發,上古隱秘漸漸傳出,滅族之危就在眼前,人心微微有些動蕩。

    然而,強大的人王方平,坦然自若的武王張濤,一位位依舊在奮斗征戰的人族強者還在前面撐著,雖有人心動蕩,卻是依舊保持了和平安定。

    新武百年,帶給人族最深刻的一個印象不是別的,而是天塌了,強者頂著!

    天還沒塌,強者還在!

    那人族就不會滅亡!

    盛世依存!

    如今,已是7月。

    往年這時候,已是暑假。

    不過如今戰亂即將到來,假期已經被取消,一所所武大依舊在開學。

    一批批新生涌入,一位位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帶著向往,帶著激動,帶著興奮,帶著一些恐懼和害怕,卻是依舊堅定了進入了武大。

    哪怕,他們還弱小,未必有機會參與那最后一戰,最巔峰的一戰,他們依舊在奮斗!

    為了傳承,并非武道的傳承,而是新武精神的傳承!

    武道必爭,武者不退!

    強者戰死,他們補上,哪怕亡國滅種,也要在戰斗中滅亡,絕不會在屈服中跪地死亡!

    ……

    “殺!”

    喊殺聲沖天,這是一所普通武大,大操場上,一位位年輕武者,彼此切磋,招招見血!

    虛空中,書香和方平都在觀看。

    書香并未多看,這種切磋對他而言,太過弱小。

    他在意的并非這個,而是在這喧囂的喊殺聲中,教學樓中,一位位老師,一位位學生,還在繼續上著課。

    講解地窟,講解古文明,講解初武,講解本源。

    傳道,授業!

    武者,并非純粹的屠夫,莽夫,殺才!

    他們是武者!

    窗外的喊殺聲,并未讓那些還在上課的學生們受到太大的干擾,他們在汲取著各種知識,為未來更加強大做準備。

    他們一個個問題提出,老師們不厭其煩,一次次地指點著,教導著。

    “武大……”

    書香有些恍惚,這就是武大?

    類似于戰堂的存在?

    是,都很弱,不像戰堂,去的人,最少也有絕巔境。

    在這,都是一群年輕人,都是弱者,可他們對知識的渴望,對武道的渴望,卻是比那些去戰堂的強者還要濃郁!

    老師們兢兢業業,學生們認真聽講,傳道授業解惑。

    “這……”

    書香有些震撼,有些動容。

    他之前沒來過這些地方,此刻忽然來到這地方,忽然覺得,主人一生追求的……好像就是這些吧?

    比戰堂更純粹!

    方平看他傻眼了,笑道:“前輩,這只是其中一所武大,我帶前輩看看其他的武大!”

    “好!”

    書香點頭,他想看看,這是特殊情況,還是普遍情況。

    ……

    一所武大,兩所武大,三所……

    漸漸地,書香沉默了。

    太多了!

    一個華國就這么多,世界各地,都有類似于武大的機構,此刻,都處于這種狀態。

    很快,書香沒再管方平,自顧自地破空到了一地。

    這不是武大,只是一所偏遠的小學。

    而現在,一群還懵懂的孩童,在認真聽課,沒有受到外界的影響,他們在讀書,在識字……

    書香囈語般道:“要滅族了……這些孩童,此刻教授他們知識,還有用嗎?”

    都要亡國滅種了啊!

    此刻,不該全民備戰嗎?

    不該專注于提升強者實力嗎?

    哪還有精力管這些孩童!

    戰亂之時,普通人顛沛流離,惶惶不可終日才是常態!

    哪有這樣的!

    他側頭看去,遠處,一座城市,一座不算優雅的小花園中,一群老人,居然還在談天說地,暢談未來。

    談自己的孩子,在征戰的孩子!

    談自己的朋友,已經戰死的朋友。

    談未來,談和平,談養老……

    好像……這還是盛世!

    皇者?

    皇者又如何!

    皇者來了,強者去斬殺,強者殺不了,前赴后繼,一代代武者都會去廝殺,直到亡國,直到滅種!

    子孫戰死他鄉,那是榮耀!

    會悲傷,會流淚,會哭泣,卻是不會跪下!

    他們這些老人,最后時刻,也能提刀再戰,哪怕傷不到敵人絲毫!

    書香愈加震撼!

    他來過人間,待了幾日,可他要不在戰的墓地外待著,要不就去鎮星城,他沒有在人間細細游歷,更沒有關注普通人的生活。

    今日……他看到了!

    書香側頭看向方平,有些難以置信道:“如何做到的?”

    哪怕天庭最輝煌的時期,也做不到這一點!

    安居樂業!

    開民智,傳文道,傳武道,各司其職,好一個盛世!

    “一代代新武人,用他們的鮮血澆灌出來的!”

    方平平靜道:“這盛世,并非武王一日之功,是整個新武人族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弱小之時,在校內,師長庇護,在校外,陌生人族前輩庇護!

    我入地窟,闖禍不斷,沒人苛責我,那些前輩,只會默默承擔起一切,迎擊強敵,斬強敵在地球之外!

    我強大之時,受前輩們激勵,哪怕自私,哪怕怕死,也愿為這盛世添磚加瓦!

    我方平,若是生在地窟,那就是魔!

    真正的魔!

    內外皆是魔!

    可我……生在了這盛世,生在了新武,生在了這片讓我又愛又恨的土地上……

    我被他們束縛了,心甘心愿,連我這樣的魔頭都可感化,這些人,才是真正的魔!

    所以這人間,其實是可怕的魔界!”

    方平輕笑道:“蠱惑人心的魔界!讓一位位天才,一位位強者,甘愿赴死!這不是魔界嗎?這不是魔道嗎?哪怕死,都覺得自己死的值!”

    書香沉默不語,半晌,忽然道:“人王,若是人族最終只剩下你一人,你是要繼續死戰到底,還是……逃離這戰爭,找個無人之地……”

    方平平靜道:“不會只剩下我一人的,因為……要死,那也是我先死!不是我偉大,而是不得不如此,人族之心齊聚,就在于此!

    強者戰于前,強者戰死,弱者再戰,前赴后繼,一代代傳承至今!

    強者沒死完,其他人如何死?

    我不想死,可我說了,這就是新武,你不想死,你也要去戰,并未他人約束,而是你自己要去戰,不得不戰,這就是武道!”

    “這才是武道?”

    書香喃喃。

    這才是武道嗎?

    這……是主人追尋的武道嗎?

    書香不知道,不懂,可他忽然覺得,也許,這才是主人真正追求的!

    所以,最后一刻,主人來了人間,不單單是故土難離,還有,他想葬在這片他喜歡的武道世界中。

    “難怪……”

    書香囈語般道:“難怪鎮喜歡這里,難怪陽神不離開人間,難怪短短數十年,人族發展到了如此地步,哪怕明知皇者強大,依舊愿戰!”

    這一刻,他有些懂了。

    他傾聽著四周的聲音,他聽到了。

    聽到了牙牙學語的孩童,在告訴父母,告訴長輩,長大了要當人王,當武王,殺敵于外,愿戰死他鄉,也要讓這人間和平……

    偉大的夢想,幼稚的說法,也許若干年后,這些孩童會覺得今日之話很羞恥。

    可書香忽然覺得,若干年后,若是人族再次遭遇危機,這些孩童,也許真的便是下一個人王,下一個武王!

    這種感覺,來的那么強烈!

    書香吐了口氣,忽然笑了起來。

    笑的旁若無人!

    “主人……書香好像明白了……”

    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不是太明白。

    既然如此,那不如讓書香在這片世界,多待一段時日,多了解一些時日,甚至是,融入這個世界!

    “武王大人,書香想在人間停留一段時日……”

    “前輩叫我張濤便可!”

    遠處,張濤踏空而行,笑道:“人族也有地位之分,也有強弱之分,不過只要你遵紀守法,你就是自己的皇,無需叫我大人,我也當不起前輩如此稱呼!”

    “人人都是自己的皇?”

    書香再次笑了起來!

    好大的野心,好大的口氣,好大的魄力!

    換在之前,他會笑,嘲笑。

    可現在,他忽然覺得,不該去嘲笑,而是該去高興!

    下方,有人聽到了“武王”二字,有人昂頭看天,下一刻,下方,山呼海嘯般的呼聲響起!

    “武王無敵,人王無敵!”

    “……”

    喝聲傳遍這個小城,喝聲此起彼伏,傳蕩人間。

    沒人匍匐跪地,只有興奮,只有激動,只有熱血!

    這就是人間!

    這一刻,書香也是熱血沸騰,忽然躬身,朝張濤行禮,低聲笑道:“書香,愿這盛世……永存!”

    盛世!

    轟!

    天現大道,張濤哈哈大笑,踏空而行,轟隆一聲,精神之門破!

    氣血之門已破,精神之門再破,此刻,第三道門戶近在眼前!

    生命之門!

    破門,便是破九!

    張濤繼續前行,很快,走到了第三道門戶之下,哈哈大笑道:“今日,張某破虛門,諸位皇者,張某失禮了!”

    轟隆!

    第三道門戶再破,已經鍛造玉骨的張濤,破三門,需要的只是大道前行。

    而今,一位強大的皇者,認可了他的統治,認可了他的理念。

    一日間,張濤踏破三門!

    比起黎渚,他在人間要更得人心!

    源地顫動,武王雖沒跨越斷道,破真門證道成皇,可今日,武王破三門,還是讓源地震顫,這一刻,哪怕天帝和陽神,都不由投來了視線關注!

    武王,當代人皇,也許是第一位,也許也是最后一位!

    “為武王賀!”

    一聲暴喝,從方平口中傳出,三界震動!

    “為武王賀,為人族賀!”

    吼聲四起!

    不遠處,書香有些別扭,卻是笑了一聲,低聲道:“為武王賀,為人族賀!”

    
冒险丛林怎么玩
打麻将天胡是什么兆 2020年云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遇乐棋牌app下载 老快3跨度走势 31选7开奖结果走 福州麻将怎么胡牌 诺安股票基金净值今 网上任务赚钱平台 3d定胆王独胆定位 国标麻将群 英超18到19赛季赛程 大地棋牌手机版下载k 浙江快乐十分十二选 福彩东方6十1生肖开奖结果 澳门足球即时比分网 捕鱼又来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