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604章 我武王還是有幾分面子的
?    宗師宴圓滿成功,賓主盡歡。

    宗師們陸陸續續帶人離去,方平這個小輩也是禮儀十足,一直送到校門口,依依不舍地和眾多宗師道別。

    對于那些沒買到神兵的宗師,方平也是連連保證,下次有神兵,一定親自送到諸位宗師手中。

    到場宗師,無一例外,對方平都是滿意至極。

    教訓起后輩來,那都是拿方平當例子,當榜樣。

    看看,什么叫青年領袖?

    這就是!

    ……

    方平還在門口送人,魔武待客大廳。

    張濤、南云月、李德勇、田牧、吳川,外加魔武的一眾宗師,則是分別落座,閑談起來。

    此刻,眾人的話題都是方平。

    盡管大家離校門口很遠,可在眾人眼中,校門口發生的一切仿佛近在眼前。

    張濤聽了片刻,輕笑道:“也不知道對魔武是禍是福。”

    “禍害的是別人,得利的是魔武。”

    吳奎山也笑了一聲,在方平跟前,他是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可當著別人的面,那還是褒贊有加。

    自從方平進入魔武,大一時期不說,大二接掌魔武武道社之后,給魔武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能進九品,李老頭能堪比九品,呂鳳柔突破……

    這些事,無一例外,都和方平有極大的關系。

    沒有方平,今時今日,魔武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聽到吳奎山這么說,眾人都是失笑不已。

    笑了一陣,張濤臉色嚴肅起來,沉聲道:“奎山,這一戰你們真要打?”

    吳奎山沉默了起來。

    一旁,李老頭開口道:“要打!咱們也不怕把心思說開了,我們不許天門城主走!”

    李老頭眼神冷厲道:“這些年來,他殺了魔武太多太多人!學校的仇怨不談,在場的,老吳,我,鳳柔誰和他沒仇?

    老師死在了天門城中人手中,老師待我如子,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我,老黃,吳川,都是老師的學生。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仇豈能不報!

    哪怕政府不同意魔武全校出戰,我也會出手的,一定要趁現在,殺了他!

    一旦他離開了外域,難道我們還能去禁區報仇?”

    呂鳳柔淡淡道:“我等這一天,等了11年了!”

    幾人說完,吳奎山輕聲道:“我也等了太久太久,部長,我知道這事很麻煩,也許會影響一些大局。可容我自私一回……

    11年前,我犯下了大錯,我的女兒死了,不止是我的女兒……”

    吳奎山眼神略顯黯然,輕聲道:“還有那些老兄弟,他們……因為我的驕傲,因為我的大意,都死了!我的同門,我的學生……全都死了!”

    11年前,死的不止是他的女兒。

    方平一直沒注意,吳奎山好像一個學生都沒。

    當年的吳奎山,已經是七品武者,在校任職多年,豈會真的一個學生沒收。

    可那一年,他的學生全部死在了地窟!

    全部!

    那一年,他發現了一個小型礦脈,只有一頭七品妖獸坐鎮,吳奎山自恃實力強大,可以收拾那頭七品妖獸。

    他帶著自己的學生,女兒,一幫老兄弟,準備奪取礦脈,讓他們更進一步!

    當初,呂鳳柔正在閉關,若不然,呂鳳柔他也準備帶著一起去。

    意氣風發的吳奎山,那一年剛剛50出頭,而他已經成就宗師數年,老校長已經一再表示,由他接任校長一職。

    人生何等的圓滿!

    然而,那一次的打擊,差點讓他崩潰。

    呂鳳柔痛苦,他比呂鳳柔更痛苦!

    那幫老兄弟,老朋友,學生,女兒……幾乎全軍覆沒,哪怕活著的如李長生,也是精神重創,一代天驕蟄伏了十年之久!

    這些年來,他很少留在學校,也就最近一年在學校待的時間長點,以往,他幾乎一直在外面,在地窟。

    就是不想面對這一切,不想看到一些地方。

    此刻,九品的吳奎山情緒波動的厲害。

    是,要是真的按照政府的安排,按照政府的打算,天門城主撤離,那就讓他走。

    一位一直主戰的地窟九品,現在要走,那是好事。

    天門城主哪怕在妖植一脈中,也是主戰的那一種。

    其他地窟,高品之戰其實不算太多,而在魔都地窟,高品之戰,隔三差五地發生。

    魔武老校長這位八品強者,都被打的金身即將崩潰,可見參戰次數之多,消耗之大。

    這樣的堅定主戰派,現在要走了,真的是好事。

    接下來,魔都地窟這邊,也許可以安靜幾年。

    哪怕有九品強者來接任城主,還得安置天門城眾人,短時間內不會再開戰。

    可很多時候,大局縱然重要,然而武者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

    仇深似海的仇人要走了,魔武這些宗師,誰能甘心?

    魔武的那些老人,誰能甘心?

    也許現在這幾屆的學生,和天門城沒有什么太大的仇恨,可他們有,血海深仇!

    就在眾人沉默至極,送人離開的方平邁步進門。

    一進門,方平就笑道:“部長,打上一場是好事,并非真的完全是因為私仇。

    如果真的為了私仇,那我就不會提出讓全校師生出戰。

    老師們想報仇,那就咱們自己上就得了,還用得著拖家帶口地一起上陣?

    之所以現在提出來戰一場,也和魔武的一些問題有關。

    現在的魔武,有問題,很大的問題,我清楚。

    自從去年開始,魔武發展極快,實力增強了一大截,可也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咱們口中說著地窟威脅如何如何大,地窟多么多么危險……

    可實際上,除了少數一些人還在堅持下地窟,其他的學生……現在恐怕都未必把地窟當回事了。

    在他們眼中,地窟是什么?

    地窟就是一片寶地,就是任由我們馳騁的寶藏地,什么流血,什么犧牲……那都是傳說了!

    可這是傳說嗎?

    如今的局勢非但沒有好轉,反而愈演愈烈。

    武大學生不是軍人,可武者都是戰士!

    現在,該戰上一場了!

    讓這些膨脹的家伙明白,地窟到底是什么,武者到底是什么!

    他們習武是為了什么?

    學校敞開了供應資源,這些資源從何而來?

    每一塊能源石上,都是武者的鮮血,他們用的都是先輩們用鮮血換來的資源。

    這兩年,我雖然獲得了一些東西,可說句難聽的,我方平大大小小的戰役也經歷過不少次,廝殺之下,重傷垂死也不少一兩次……

    我可以給那些弱者提供資源,但是我無法容忍他們那些錯誤的偏差想法。

    我的東西,也不是憑空來的,不是真的下地窟就能撿到的。

    長此以往下去,我擔心魔武會養出一群白眼狼,那這不符合我的初衷,也不符合人類的初衷!

    武者必爭,武者必戰!”

    方平長篇大論,說完,走到大廳中央,環顧四周,笑道:“諸位老師不用覺得這次是為了私仇而戰,不用覺得因為自己的緣故連累了誰!

    不存在這些!

    進入武大的第一天起,所有人都要做好和地窟開戰的準備!

    別說如今魔武強大,不比天門城弱,就是真的弱,弱十倍,該戰還得戰!

    我們能準備的都準備了,能給的都給了,這時候不戰,難道真要養到六品境,七品境?”

    南云月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知道目前天門城的實力如何嗎?”

    方平點頭,開口道:“九品兩位,八品金身一位,七品三人!當然,我知道,真要開戰,以地窟的尿性,恐怕還會增援!

    地窟這邊和我們開戰,那是向來都是他們人能比我們多,我們不能比他們多。

    如今,魔武這邊,校長九品,李老師八品,加上我,七品5人。

    如果開戰,其他城池恐怕最少會增援3到5位七品武者。”

    “你既然知道,那你哪來的自信能贏?”

    方平笑道:“如果只是如此,那我就有這樣的自信!七品的都交給我,八品的,幾位老師圍殺他們,九品的,校長和李老師出戰!”

    “挺囂張。”

    張濤淡淡道:“真要增援三五位七品,那就是6到8人,那時候可不會和你單打獨斗,你確定你能殺敵?”

    “哪有百分百的勝算,能打,那就打一場!”

    方平回道:“如今這情況,對我們而言,已經準備到了極限!要不然,再等下去,我們強大了……那面對的對手也會愈加強大!

    魔武哪怕出了10位九品,可真要開戰,對面來的就是20位九品!

    既然一直處于劣勢,那就盡量將劣勢拉到最小距離!”

    “其他城池增援怎么辦?絕巔境出手怎么辦?”

    張濤淡淡道:“你考慮過嗎?”

    方平點頭,笑呵呵道:“肯定會考慮的,部長,這事就全指望您了……”

    張濤一聲不吭!

    南云月笑了起來,田牧咕噥道:“都已經準備好了,還打什么馬虎眼……直說就是了。”

    張濤瞪了他一眼!

    九品了不起?

    這混蛋東西,再敢挑釁,他一巴掌拍死他!

    田牧沒看他,直視前方,好像剛剛根本不是他說的一樣。

    張濤還算好說話,不過再好說話,真要發飆,他也怕。

    都多大人了,真要當著小輩的面,被張濤揍了一頓,多丟人。

    張濤沒再理他,看了一眼其他人,沉吟片刻道:“根據軍部的情報,目前,天門城高品強者數量的確如你所言。

    不過天門城還有接近10萬的軍隊,其中武者還有上萬人!

    中品境武者,也有千人之巨!

    這些武者,并非新人,他們和希望城廝殺多年,都是百戰之軍!

    魔武的老人都經歷過,也都知道,這些人并不弱,大軍廝殺之下,就魔武現在這情況……恐怕要死傷一大片!

    軍部這邊,并非真的一點不能出手。

    可你們如果想單獨和天門城交戰,那軍部的人必須要防御妖葵城出兵。

    所以,軍部不能再給你們提供幫助,防止妖葵城出手。

    包括妖鳳城,那邊也需要駐扎一批武者,這兩城是距離天門城最近的城池,這已經做到了極限,政府無力再擴充兵員。

    其他地窟都是如此,兵員緊張,無力抽調。

    武安軍這邊,目前正在清剿紫禁地窟的一些敵人,也無法出動……”

    方平點頭,吳奎山此刻也恢復了平靜,開口道:“部長,絕巔會出手嗎?”

    “不會……魔都地窟是青狼王的地盤,不過天門城是妖植一脈,而且天門城的情況有些復雜。原本,天門城屬于另外一位妖植一脈真王麾下勢力。

    結果,天門城主后期轉投了門戶,讓自己的后裔拜師槐王,所以嚴格說起來,天門城又屬于槐王一脈。

    可天門城主轉投槐王,這讓那位妖植一脈的真王很不滿。

    至于青狼王這位妖命一脈的真王……妖命一脈目前還沒確定要不要參戰,也不會在這時候插手你們的事。

    我和槐王已經做了約定,魔都地窟,槐王不會出手。

    天門城和魔武可以相對公平地交戰……不過,相對公平,不代表一定不會出現變故。

    槐王……只答應了其他城池的九品不會出手。

    可真到了關鍵時刻,七八品武者增援,也許比你們想象的要多,當然,這還得看天門城主能不能拉到增援。”

    說到這,張濤再次看向眾人道:“總而言之,真要開戰,你們不會有援軍,天門城未必。你們沒有援軍,那是因為我們抽不出那么多人,縱然能,也不可以!

    不能因為魔武的戰爭,再次爆發一窟之戰。

    能和槐王約定九品不會插手……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極限……”

    張濤輕嘆一聲,他和槐王碰過面。

    因為上次沒能拿到本源氣,槐王的確對鎮天王的本源氣充滿覬覦,可為了確保自己能贏,槐王雖然拿天門城當賭注,可也添加了很多限制!

    他的目的是本源氣,可不是為了讓自己麾下勢力去送死的。

    如果送死能換來本源氣,他也愿意。

    可送死換不來,那就虧大了,上次本就巨虧,這一次槐王可不干這事了。

    說著,張濤又道:“九品境,只能吳奎山出手!八品境……可以再邀請一位金身幫你們,七品境只要在10人以下,那就沒什么問題。

    這些,并非我提出來的,而是槐王!

    要知道,天門城實力可不怎么樣了,他既然敢提出這些,意味著天門城后期肯定有增援的。

    我把這一切和你們說清楚,到底要不要戰,你們自己決定!

    而且,真要開戰……你們不能在希望城!”

    這話一出,方平臉色一變。

    張濤輕嘆道:“希望城是華國在魔都唯一的據點,希望城最重要的任務是守住通道,而非殺敵!你們大戰之下,一旦希望城被攻破……那就毀了華國在魔都地窟幾十年的經營!

    所以,你們必須另尋駐地,也就是說,失去了希望城的防御。

    當然,真要有人受傷……可以退回希望城。

    可在野外駐扎,那危險就更大了。”

    一旁,李德勇接話道:“軍部這邊,會幫助你們盯住妖葵城和妖鳳城的大軍,大軍團不會讓他們侵襲,可個別武者,我們恐怕無力去管。

    當然,軍部會派一支小兵團幫助你們,指導你們如何進行軍團作戰,其他的……軍部無能為力。”

    “戰還是不戰,諸位自己決定吧!”

    張濤再次嘆息一聲,如果魔武堅持,那這一戰下來,也許會出現很大的問題。

    魔武全軍覆沒……都未必不可能。

    方平看了一眼吳奎山眾人,緩緩道:“校長,諸位老師,我們高品境武者先表決,同意出戰的,超過半數,那我們再征求導師和學生們的意見。

    如果導師和學生們,大半都不同意,那就不進行大規模的決戰……我們去襲殺他們!”

    說到這,方平看向張濤,詢問道:“部長,我們襲殺天門城武者,這個沒問題吧?”

    張濤回道:“這個看你們自己,但是這種無限制的廝殺……也許更危險。對你們而言,更危險。之前,田牧差點被殺,若不是命硬,已經死在了地窟。”

    一旁,田牧也沒在意這個,不過還是提醒道:“你們千萬要小心!天門城主實力比想象的要強大,他手持九品神兵,奎山未必是他對手。

    而天門樹,戰力也很強,關鍵是,天門城和天門城主配合之下,實力更加強大。

    所以真要交手,一定要分開這一人一樹。”

    方平應了一聲,接著看向吳奎山幾人,詢問道:“幾位老師的意見是……”

    “我同意!”

    “同意!”

    “同意!”

    “……”

    幾位高品強者,除了劉破虜不在,無一例外,全部選擇了同意。

    這一天,他們等的太久了!

    “那待會召集全校導師開會!”

    “導師這邊如果過了,再召集學生開會。”

    事關生死,方平這些人雖然是魔武的核心,是頂梁柱,可人心不齊,冒然發動全面戰爭,很容易出事。

    說到這,事情大致有了結果。

    這次就算導師學生不同意,這些高品強者,也會發動高品之戰。

    這時候,張濤輕咳一聲道:“和槐王完成這樣的約定,很難。”

    方平開始翻白眼!

    老張……好樣的!

    這時候,還沒忘了薅羊毛。

    心里罵歸罵,方平還是笑呵呵道:“部長,這一次我們真要滅了天門城,那也是為人類減少了一方大敵……”

    張濤輕笑道:“你們真要贏了,剿滅了天門城……”

    張濤頓了頓,忽然道:“聽說,你方平很早之前,奪權的時候,說過一句,想在地窟弄個駐點?”

    這話一出,吳奎山幾人咳嗽了起來。

    說話怎么這么難聽呢!

    啥叫奪權?

    我們是放權,放權懂不懂!

    我們專心于修煉,主動讓方平這個小輩幫著干活,方平就是個出苦力的,你會說話嗎?

    還絕巔呢!

    不知道這話一出,把我吳奎山得罪了嗎?

    張濤可不管他們,笑了笑道:“如果你們真贏了,而且還是那種滅殺了他們全部高品的贏了……那么……天門城就是你們魔武在地窟的駐點!

    這是人類進入地窟之后,第一次!

    前提是,你們能守住天門城!

    還有,地下的礦脈,如果毀了,那就算了。

    如果沒被毀,魔武可分三成,剩下的政府要拿走。”

    見方平好像要說話,張濤臉色鄭重道:“礦脈全在,你們守不住!地窟其他城池必然會攻擊你們!而且,你們不要覺得政府在謀奪你們的好處。

    覺得政府沒出力,可實際上,你們應該清楚!

    這一次到底有多危險……一旦妖葵城和妖鳳城出兵,那魔都地窟,上萬的軍部武者,恐怕都有生命之危!

    給你們制造出相對公平的環境……那就是出力,而且比你們想象中要更難!”

    一旁,田牧這次沒和張濤作對,而是說了句公道話:“贏了,三成的礦脈其實是你們白撿的。以前,這種事不可能發生。

    我想你們自己也清楚,大戰就算贏了,礦脈能被你們拿走的可能性不大。

    張部長這次還是出了力的……”

    張濤略有欣慰,田牧這刺頭,總算說句公道話了。

    卻不想,田牧話音一轉,一臉無所謂道:“大戰結束之前,如果你們還有余力,讓人去挖礦就是了。挖多少算多少,都是你們自己戰時的收獲。

    戰時收獲,那是不算在后期分配中的。

    真要有信心,挖走了一半,留一半再分,也一樣。”

    張濤手掌一動……這時候他很想拍死這老東西!

    方平輕咳一聲,田師兄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

    其實,這也出乎他的預料。

    上次,差點剿滅了天南地窟,人類都沒能獲得一座巨礦。

    現在張濤這意思,如果贏了,能拿走天門城的巨礦?

    想到這,方平略顯好奇道:“部長,那個槐王,這么好說話?”

    張濤淡笑道:“那也要看是誰出面,我武王的名頭,哪怕在地窟,也是有幾分威懾力的!”

    一旁,南云月嗤笑一聲,也沒多說。

    武王……武王的名頭的確有幾分震懾力。

    可你張濤和槐王是敵人,人家管你武王不武王的,張濤付出了什么她不知道,可南云月知道,價值應該超過巨礦!

    要不然,槐王會答應他?

    而對張濤而言,他有什么好東西能打動絕巔,并且價值在絕巔眼中超過巨礦的?

    南云月哪怕不知道具體情況,也有了猜測。

    虧張濤這老東西還有臉吹噓!

    
冒险丛林怎么玩
微乐麻将辅助淘宝 黑龙江p62中奖规则 分分彩计划软件安卓 香港六合彩天线宝宝 福建37选6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精准三头中特公式规律 今天晚3d试机号 浙江20选5开奖官网 网赚联盟兼职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号码 雷神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 发财一码期期免费公开 麻将机遥控器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