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球高武 > 正文 第826章 以真王為祭!(萬更求訂閱)
    方平他們在觀戰。

    御海山外。

    隨著韋家老祖到來,能來的差不多都到了。

    張濤原本有些滑落的氣勢,忽然上揚了起來,輕嘆道:“掀翻了這個棋盤……難啊!”

    話落,張濤身前的水晶書,原本已經崩碎,此刻忽然恢復如初。

    “既然都到了,那就殺他個痛快吧!”

    張濤陡然狂笑,人皇之道,歸一之道……主戰,也主守!

    一眨眼,身前書籍陡然膨脹無數倍!

    之前,孔令圓一柄折扇,強壓12位九品。

    孔令圓,非張濤學生,可曾向張濤問道。

    此刻,張濤身前書籍,如同遮天巨幕,一眨眼,也罩住了多位真王強者!

    并非楓王這些人,而是槐王那群弱真王。

    包括姬鴻、槐王、竹王、青狼王等多位真王,這些人實力弱,一直在后方攻擊,大概有七八人。

    此刻,張濤書籍放大,瞬間罩住了他們。

    書中,泛現出一個個文字。

    “守!”

    “護!”

    “防!”

    “御!”

    “鎮!”

    “……”

    “鎮壓他們一分鐘,諸位,殺!”

    26位真王強者,一下子被罩住了7人!

    楓王這些人看的目眥欲裂!

    武王……歸一道到底融入了多少道?

    比他想象的更強大!

    這家伙,絕對有殿主級實力了!

    “攻破他的大道書!”

    楓王暴吼一聲!

    7位真王,雖然弱,可再弱也是真王,張濤只是丟出了大道書,本人并未主持,可以攻破,而且很快就可喲,還能反噬武王,這是好事!

    然而,被罩住的7人……好像有些猶豫,攻擊起來,有些綿軟無力。

    楓王愈加目眥欲裂!

    該死!

    他忘了這些弱小真王的心思!

    既然被罩住了,那就被罩住吧,不用打出去死戰了,今日復生之地的真王都瘋狂了。

    之前那是沒料到如此,被拖入了戰爭。

    現在這些復生真王,好像要來最后的爆發,這時候出去……第一個死的就是他們。

    而且張濤好像故意罩住這些人!

    姬鴻,命王之子。

    青狼王,疑似二王棋子。

    槐王,也是個有問題的家伙,之前沒能坑殺,反而死了松王。

    ……

    罩住這些人,那是一群問題最嚴重的真王,張濤可以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

    26人,眨眼間7人被罩住。

    剩下的19人,對上了人類10位絕巔。

    張濤放聲大笑,猖狂無比道:“今日屠了你們!”

    他沒罩住自己身前的5人!

    換句話說,他要以一對付12人!

    12位真王,還有多位頂級真王。

    “猖狂!”

    楓王幾人都是怒極,真的太狂妄了,姬鴻這些混蛋,出工不出力,就不怕真被復生武者翻盤?

    “殺!”

    5大強者,迅速殺向張濤。

    7人再不怎么出力,張濤也需要耗費大量的精力去鎮壓他們,此刻也是張濤最弱的時候。

    轟隆!

    空間戰場中,沒有空間裂縫,這本就是空間裂縫內部。

    真王能量的爆發,撼動虛空,卻是沒再破滅空間。

    5位強者聯手,打一個不是全盛期的武王,那也是輕而易舉。

    張濤竹枝抽動,眨眼間被百山王的高山鎮壓住了。

    足足十多座山,疊加起來,瞬間鎮壓住了竹枝。

    赤手空拳的張濤,依舊勇猛無比,徒手格殺起來,一拳撼動虛空,打的迎面而來的樺王倒飛而出,空中血液狂噴。

    楓王趁此機會,一柄長戟出手,一戟穿過張濤的肩胛骨。

    張濤依舊悍勇,暴吼一聲,抓住長戟,生生捏爆!

    這并非神兵!

    絕巔強者有神兵的不多,一般神兵也無用,這是眾人的本源大道顯化,融入精神力和能量鍛造而成。

    “憑你也配殺我!”

    張濤怒目,一擊捏爆長戟,再次一拳轟出,楓王手中再次呈現長戟,一戟攜帶無限殺機,殺向張濤!

    身后,另外兩位真王也是瞬間爆發,一拳一掌,齊齊殺向張濤。

    被轟飛的樺王,鎮壓竹枝的百山王,此刻都是瞬間殺來。

    格殺武王!

    擊殺了武王,復生武者自潰!

    “殺!”

    張濤再次怒喝,拳破虛空,再次一擊打爆了長戟。

    可此刻,也是寡不敵眾,被其他人攻殺而來,腳下踉蹌,口溢鮮血。

    張濤咆哮,聲如洪鐘,下一刻,一柄長劍在手,一聲“破空”出口。

    破空劍!

    比原版都更像原版!

    就在此刻,不遠處,李振也在動用破空劍,看到張濤劍芒覆蓋整個空間,哪怕他們這些人都猶如針刺,不由低罵一聲!

    瑪德,學了老子的東西,比老子爆發的還強,還有天理嗎?

    “破空!”

    李振也是怒吼一聲!

    今日武王逞威,開創古今未來之壯舉,以非皇者境身份,以一人之力,戰十二位真王,哪怕其中原因很多,可今日之后,武王之名也足以震懾萬古。

    從古至今,非皇者,無人可如此!

    哪怕那7位真王,都是個打醬油的貨色,都是出工不出力,張濤也足以讓后世謹記。

    魔帝可曾如此?

    鎮天王可曾如此?

    這些強大的絕巔,也許也曾以一敵眾,可無人如張濤這般,戰雙手之數的真王!

    武王逞雄威,冥王絕不弱于人!

    “唯有以殺止殺,殺出個朗朗乾坤!諸位老祖,拼了!”

    李振怒吼!

    他和張濤,兩人攔下足足16位真王,8位老祖,對付10位真王,可以嗎?

    可以!

    更別說戰王、劍王都在!

    戰王這時候也是咬牙切齒,陡然大笑道:“罷了罷了,老子今日也讓你們嘗嘗戰王的厲害!”

    話落,從未動用過神兵的戰王,這一次,手中陡然出現了巨大的……烏龜殼!

    烏龜殼一出現,戰王迅速鉆了進去,眨眼間,四肢伸展,頭顱呈現,套著龜殼,迅速殺向對面真王!

    人群中,蘇家老祖放聲狂笑,笑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烏龜殼?哈哈哈!烏龜殼!蔣老鬼,難怪你一輩子都不曾動用,哈哈哈,笑死你大爺了!”

    “去你大爺的!”

    戰王那是放聲狂罵,你懂什么,好東西,神兵!

    絕巔境的烏龜殼打造的!

    老子以前沒機會用罷了!

    防御很強的!

    ……

    同一時間。

    南七域。

    蒼貓喃喃道:“咦,好像是我吃了大烏龜丟的殼子,咋被他撿走了?”

    方平:“……”

    方平壓根不出聲了。

    這時候的他,震驚于張濤的強大,也震驚于張濤的狂妄。

    這家伙瘋了吧!

    12位真王,老張絕不是對手!

    這時候的他,已經力不從心,方平已經看到他接連受傷,被人重創,金色血液遍灑虛空,這還是張濤第一次露出如此無力的樣子。

    從認識張濤到現在,他從未露出過如此頹相。

    他向來都是自信滿滿,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哪怕上次被很多真王追殺,他也一切盡在掌握中,絲毫不緊張。

    可這一次,方平感受到了他的無力。

    “你……裝的嗎?”

    方平喃喃。

    蒼貓卻是搖頭道:“好像沒裝了,可能還有保命的底牌,不過……他大概快到極限了。”

    一戰對戰12位真王,哪怕其中7人不出力,張濤也無力再裝了!

    他真的發揮到了蒼貓所感覺的極致!

    方平聞言臉色再次沉重,能贏嗎?

    真的可以贏嗎?

    哪怕張濤一人拖住了這么多真王,可此刻他和李振都已經力不從心了,李振已經被人一刀劈斷了右手!

    這位華國明面上的第一人,被萬人敬仰的神秘李司令,這一刻如同大海孤舟,風雨飄搖。

    金色血液不斷灑落,血液金色越來越暗淡,很快呈現出了紅色!

    到極限了!

    這么下去,他會戰死在這的。

    剛踏入第二條道的李振,以一敵四,根本做不到,他透支了一切。

    ……

    “蔣老祖!殺一個啊!”

    李振大吼,他撐不住了啊!

    張濤也是!

    如此下去,他和張濤戰敗,華國危矣。

    張濤……到底在想什么?

    之前說的偽裝受傷,此刻不再是偽裝受傷了,這一次稍有不慎,10位絕巔就要栽在這了!

    戰王面色通紅,汗如雨下。

    到了絕巔境,還汗如雨下,那也是透支的表現。

    此刻聽到李振狂吼,罵罵咧咧了一陣,吼什么吼。

    我不想殺嗎?

    真以為真王好殺嗎?

    老子也撐不住了!

    他們8人,對付10位真王,其中沈浩天那邊,戰一個都搖搖欲墜,他以一敵二,哪有那么簡單。

    就在這時候,張濤忽然吼道:“還有30秒!”

    那些真王哪怕磨洋工,這時候也開始攻擊書籍了。

    最多30秒,防御被破。

    到了那時候,懸了!

    7位真王再有心思,一旦破界而出,也會對他們出手,造成極大的壓力。

    戰王聞言心中也急,陡然怒罵道:“真以為老子可欺?”

    “死!”

    一聲暴喝,響徹空間戰場。

    下一刻,一聲轟天爆鳴響起。

    戰王倒飛而出,只剩下頭顱,頭顱眨眼間恢復出肉身,龜甲卻是已經消失。

    和他對戰的兩大真王,這時候也是重創無比。

    戰王直接穿著龜甲,自爆了龜甲和自己的肉身,不惜以死相戰!

    作為戰力榜前列的絕巔,如此搏命,對方哪有不被重創的道理。

    兩人當中,一人軀干炸裂,頭顱也是飆射而來。

    而戰王主動搏命,掌握先機,肉身恢復的瞬間,一把抓住對方的腦袋,厲吼一聲,金光映射天地,穿破虛空,直接照耀整個御海山區域。

    “今日再斬一王!”

    這一聲怒吼,震碎了空間,御海山都在動蕩。

    轟隆!

    頭顱炸裂,精神具現體呈現,剛呈現,戰王如同猛虎,飛撲而上,雙手撕拉一聲,直接將精神具現體撕裂。

    “死!”

    轟隆隆!

    天地顫動,天空之中,血色再現。

    又一位真王隕落!

    今日,第四位真王戰死。

    “楊王!”

    吼聲再起,楓王一戟扎穿張濤的喉嚨,怒喝一聲,厲聲道:“竹王!爾等想死嗎?”

    7位真王!

    居然沒有攻破張濤的防御,你們裝弱裝的太過分了!

    因為你們,又一位真王戰死了!

    楊王和他還算交好,就這么戰死在了這,這讓楓王極為憤怒。

    天植王庭,這一次也損失慘重。

    紫蘿王、地葵王、松王、楊王,四位戰死的真王,都來自天植王庭,這一戰結束,恐怕要出大事了!

    楓王還在怒吼,戰王已經直撲第二位真王強者了!

    而第二位受傷的真王,這時候也是眼神冷厲,沒有繼續死戰,而是瞬間朝姬鴻他們那邊遁逃而去!

    這7人故意的!

    他們故意避戰,著實可惡!

    戰王要搏命,找他們去,他不奉陪了!

    這時候,姬鴻眾人好像也在發力了,打的書籍開始龜裂,即將要出來了。

    看到這一幕,戰王一臉的不甘。

    恐怕來不及擊殺第二人了!

    哪怕對方被他重創了。

    就在這時候,兩道身影呈現,眨眼間闖入了戰場。

    兩人氣勢恢宏,一言不發,迅速殺向那位受傷的真王強者!

    “好膽,螻蟻之輩也敢對本王出手!”

    這位真王勃然大怒,兩位非真王級強者,居然闖入真王戰場,找死呢!

    “殺你足矣!”

    陳耀祖仰天長嘯,攻殺之劍快如雷霆,直奔對方頭顱。

    張衛雨一桿長槍浮現,也是瘋狂嘶吼,奮力迎戰!

    今日,當戰至絕巔,以真王之血鋪設大道之路!

    轟隆!

    轉瞬,爆鳴聲響起。

    陳耀祖長劍折斷,這并非神兵,也是他的大道具現物,他的神兵,早就在之前一戰中損毀。

    噗!

    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遠處,張濤陡然長嘯道:“戰他!不死,絕巔必成!陳耀祖,此生,唯有一次機會,不成既死!”

    李振怒吼道:“無戰功,不可死!以真王血,晉級!”

    人類兩大領袖,紛紛暴喝。

    陳耀祖也是面目癲狂!

    唯有這一次機會了!

    這一次不成,死!

    “陳某愿戰!”

    陳耀祖怒喝,赤手空拳,陡然殺上前去!

    張衛雨也是一聲不吭,兩位頂級九品,圍繞著這位真王浴血廝殺起來。

    真王強者不可匹敵!

    可他們也是抱著必死之心,戰一位重傷真王,不死就成絕巔!

    楓王一掌拍碎張濤的右手,再次怒吼道:“爾等還要看復生之地再多二真王嗎?”

    張濤在搏命了!

    此刻的他,走不開。

    姬鴻7人出來,瞬殺兩位非真王,圍殺其他復生真王,此戰大勝,以數位真王隕落為代價,擊潰了復生之地最強的華國!

    可這7人不出來,兩人一旦成就真王,再殺一位重傷真王,這一戰,那變數就多了。

    “咔擦……”

    龜裂聲響起,張濤的書籍開始正式處于崩潰狀態。

    就在此刻,張衛雨一聲厲喝,神兵長槍一槍扎進對方的胸口,速度快到了極致,眨眼,長槍自爆!

    受傷的真王,口中溢出一口鮮血,也是雙眼血紅!

    被戰王擊潰那就認了,被兩只螻蟻擊潰,生不如死!

    “去死!”

    這人被張衛雨自爆長槍傷到了胸口,胸口出現了一個坑洞,這時候也是憤怒無比,一掌拍出將張衛雨半邊頭顱拍碎!

    張衛雨頭顱龜裂,卻是不管不顧,再次殺上前去。

    眼看著對方第二掌即將拍出,一旁,陳耀祖忽然仰天長嘯,這一刻,黑暗虛空,劍芒如炙!

    “成道于新武,那便是新武劍!”

    一聲大笑,傳遍虛空。

    一柄長劍,陡然呈現在黑暗空間中,長劍爆發出耀眼的光輝,一劍從天而落,斬擊那位真王。

    “該死!”

    對方突破了!

    這一刻,陳耀祖率先一步晉級了絕巔。

    真王強者,正要拍碎張衛雨的頭顱,可這時候,不得不轉向,一掌拍擊長劍!

    轟隆!

    一聲巨響再次傳出,陳耀祖長劍再次破碎,可對方手掌也被斬成了兩半。

    “可惡!”

    “更可惡的在這!”

    與此同時,只剩下半邊腦袋的張衛雨,暢聲大笑。

    一桿長槍突兀呈現,一槍扎穿對方的胸口,洞穿!

    空間戰場外,虛空中,陡然呈現出兩道虛影!

    一人持槍,一人持劍!

    兩人戰真王,三招未死,絕巔大道洞開!

    轟隆!

    與此同時,張濤書籍破碎。

    楓王大笑道:“縱然突破,又能如何?”

    縱然剛剛戰死了一位真王,那又如何?

    25位真王,對方12人!

    個個半殘!

    還怎么戰?

    武王垂死,冥王垂死,如何戰?

    意外之喜!

    這一次,復生武者居然死戰到底,逼迫的神陸諸王不得不死戰,如今,12位復生真王被堵在了這,這一戰全殲對方,復生之地再也不成禍患!

    “如何你大爺!”

    就在這一刻,剛剛沒了對手的戰王,好像被人忽視了。

    卻是陡然出現在那位受傷真王身后,暴吼一聲,一拳砸爆了對方的腦袋!

    陳、張二位新晉絕巔,此刻也是配合默契,一劍一槍破空而來!

    轟隆!

    一股精神力炸開,天空居然有血雨凝聚。

    今日戰死真王太多了,足足5位!

    這也是千年來,戰死真王最多的一次,大道崩潰,越聚越沉重。

    這一日,大半個地窟都看到了南域的血紅色!

    遮天蔽日!

    能源太陽都被映射成了血紅色,血日!

    5位真王之死,大道不斷崩潰。

    加上前些日子才死去的玄玉真王,短短數月,6位真王隕落。

    ……

    這一刻,天植城。

    黎渚不再飲酒作樂,遙看南方,臉色復雜。

    隕落多少真王了?

    哪怕相隔十多萬里,他也看到了南方那濃郁的血紅色。

    一旁,天榆守護也是捏碎了酒杯,似哭似笑道:“隕落的真王,起碼有5位了!”

    “大戰還未起……張濤這一次可是下了血本了。”

    黎渚忽然輕笑一聲,微微搖頭。

    真的下血本了!

    擊殺一兩位真王,武王付出的代價未必有多大。

    擊殺了5位以上……武王這次恐怕也是麻煩大了。

    “真可惜啊!”

    黎渚忽然感慨一聲,可惜……本王不在。

    今日,擊殺武王,也許有希望的。

    可楓王那個廢物,加上那些家伙貌合神離,恐怕還要出變故,想殺武王,難啊!

    ……

    王戰之地。

    內圍。

    一座巨大的皇宮中。

    數道虛影漂浮在宮殿上方,好像看穿了界壁,看透了一切,看到了南方的一幕。

    有人聲蒼老而又低沉:“諸王隕落,外界……亂了。”

    “亂世將至,大亂前兆罷了。”

    “以諸王之血,迎接亂世的到來吧!”

    “……”

    ……

    5位真王,接連隕落。

    這一日,一處處地界,都有動蕩。

    一些界域之地,包括括蒼山,都有動蕩。

    界壁顫動,能量潮汐提前爆發。

    禁忌海深處,好像也有生物踏空而出,遙看南七域方向,不知是喜是悲。

    安靜了千年,自從魔帝失蹤之后,神陸無一日如今日,真王隕落不斷,血雨覆蓋數萬里之遙。

    
冒险丛林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是哪的 新西兰4.5彩开奖 河北排列7 2020股市行情最 德州 开元 app下载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7号 浙江20选5中奖条件 皇冠比分网即时比分 localhost 如何买股票新手入门 棋牌软件开发多少? 四人单机麻将免费下 一分赛车是正规彩票吗 欢乐棋牌游戏 青海十一选五网上投注 独胆王三天计划3d 北京麻将馆旧版